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56章 思念着你

一舞毕,满城热烈的掌声经久不息。

君圣修满目柔情,在她手背上落下一吻,夜暖雪唇边一抹醉人的弧度,牵了下裙摆回礼。

满场的祝福声和赞美声,君圣修牵着夜暖雪的手,在全场晃了一圈,共同切开了生日蛋糕。

之后,他便把人拐出了大厅。

满天星辰闪闪发光,一轮圆月散发着柔和的光晕,绿叶在风中沙沙作响,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清新的花香。

“滴!”门开了。

再一声“咔哒”,房门紧闭。

夜暖雪还未反应过来,便被压在门上,堵住了小嘴。

所以的思念,担忧,心疼与害怕,全部融进了这个吻里。

他的吻有些粗鲁,但又不失温柔。

夜暖雪有些被动的承受着,但能清晰的感受到他的情绪,眸中也浮现出心疼,环上他的脖颈,轻轻的回应他。

得到她的回应,君圣修显然更加放肆了。

将人抱到屋内的沙发上,更加用力的吻了下去。

室内的空气逐渐升温,大脑已经有些不清醒了。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才分开,一条银丝暧昧的拉扯开,显得更加淫靡。

夜暖雪轻轻抿了抿唇,双颊绯红,眸中水光滟潋,让君圣修有种不管不顾把人压在身下的冲动。

不见的这几年,夜暖雪又长开了不少,举手投足之间愈发有倾国倾城的风采。

君圣修压下心中的冲动,将人抱进怀里,埋在她温暖的颈窝处,嗅着她身上令他心旷神怡的清香,闭上眼睛,喃喃着:“暖暖,我等了你好久,两年了,你终于回来了……”

夜暖雪摸了摸他柔软的黑发,眸中尽是柔色,“我回来了,让你久等了。”

“别再离开我了好不好?”君圣修像个孩子一样,软软的乞求着。

“不会了,我不会再离开了。”夜暖雪抚着他的背,柔柔的安抚着。

得到了她的保证,君圣修仿佛安心了一般,整个身体都放松下来,依恋的抱着她。

夜暖雪也不急,就这么抚着他的背,无声的安抚。

过来很久,君圣修调整过来,稍稍松开夜暖雪,望着她的眼睛,“暖暖这些年都去了哪里?为什么我怎么找都找不到你?”

这也是他最疑惑的地方。

毫不夸张的说,这两年他几乎把整个世界都翻过来了,却丝毫没有夜暖雪的踪迹。

夜暖雪眨巴眨巴眼睛,“想知道?”

“嗯。”

“那先放开我。”

君圣修闻言,乖乖的放开夜暖雪,血色双眸专注的看着她。

夜暖雪伸出手,白嫩的掌心空无一物,点点金光浮现于掌心上,交织着形成一朵金色海棠花。

见状,君圣修眉头轻挑,“魔术?”

“不是。”夜暖雪摇头。

手掌一握,一柄金色长弓出现在手中,拉住弓弦,金色长箭自动搭好,手一松,长箭飞驰而出,在夜空中炸出一朵金色烟花。

“这是我的神力,通俗的来说,就是魔法。”夜暖雪转头看他。

然后君圣修就看见她那光洁的额头上浮现出一朵金色海棠花印记。

“所以?”君圣修抚上那朵花。

“因为我的特殊性,雪恋的家人将我送进了试炼之境,那里相当于另一个空间,所以你才会找不到我。”

“而我需要完成十二重试炼才算过关,但中途出现了一点意外,试炼是完成了,我却沉睡了两年才醒过来。”

同类热门
  • 短裤配短裙短裤配短裙哦好嗯|现言初入校园,充满好奇。这里那里都没有加家里的影子可是,我们在校园里总会很美好不是嘛?
  • 恰到好处的温柔恰到好处的温柔花花萝卜心|现言“我要你娶我!”我想:大概或许有可能在最后可以遇见我们彼此!
  • 强缚的爱情强缚的爱情蓝十一|现言他洛奈奈的青春就像一场阴沉的暴雨,偶尔会被太阳那灿烂的光芒刺穿,可是那三个阴魂不散噩梦般的男人却如那惊雷和闪电,给他的人生造成种种严重的破坏。那三个男人给予的,从来就不是他想要的,生来就有着畸形的身体的他,拼命的用完美来掩盖自己自卑的心,可是那三个男人偏偏要残忍地把它一层一层的撕去,摧毁他的骄傲,碾碎他的尊严,埋藏他所有的星光璀璨,只留给他伤痕累累血流成河,终于他在希望和失望交替的恶性循环中绝望了,麻木了,把心放在了岁月的棺木里,下藏在时光的墓园中······
  • 我们的青春已不在我们的青春已不在紫苏子子|现言她有着一群很好的伙伴,在青春时她遇见了他。各种悲欢离合,各种承诺灰飞烟灭,只因我们的青春已不在。
  • 魇少的磨人小妖精魇少的磨人小妖精令狐左左|现言一男人将木千默擒在墙上,低头与她平视:“你觉得你是我的什么?” 木千默看着眼前帅到人神共愤的脸,有些无语:“不知道!” 男人宠溺的噗笑一声:“就一麻烦精。” 看着步步紧逼,将她抵在墙角的某不要脸,她惊呼:“喂,男人!你别惹我麻烦!” 他嘴角带笑:“不惹你麻烦,让你成为我的麻烦精。” 她问:假设时光重返,两年前的那个夜晚,还会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吗? 他说:如果没法忘记他,就不要忘记好了。真正的忘记,是不需要努力的。 令狐左左一把屎一把尿一手扯大的亲娃,请看【魇少的磨人小妖精】
  • 此去经年,你从未走远此去经年,你从未走远瓶中莹|现言单纯漂亮的女白领碰到内敛清冷的总裁,他们究竟会擦出怎么样的火花?究竟是命运的安排,还是上天一次不怀好意的玩笑?“唐晓悠你有男朋友吗?”宋煜杰突然问。干嘛突然问这个问题?!她想了一下还是如实回答:“没有,还没有碰到合适的。”“什么样是合适的?我这样的算不算?”他状似不经意地问。“呵呵,宋总您真会开玩笑。”“没错,我就是开玩笑的。”唐晓悠:“……”真是冷死人不偿命啊。
  • 爱上你多么幸运爱上你多么幸运紫雪薇微|现言这是一对由青梅竹马通过各种套路各种试探逐渐转变成情侣爱人的平凡爱情之路【注:文中社会背景什么纯属虚构!!!】
  • 只等青梅赖竹马只等青梅赖竹马苏南岸|现言“不就是骗了你一二三四五六七八块钱吗?你至于赖我家不走吧!”夏安然双手插腰愤愤的说到。“哦?是吗?我记得这些年你从我这骗走的加起来有八万四千三百二十四块六毛三”江无恙淡定的说着,某人吐血“靠,你至于算这么清楚吧,你又不差这么点钱”“可我就想要回来毕竟我爸妈赚钱不易我不能这么浪费”说完江无恙还一脸醒悟太晚的模样,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怎么没拿镜子照照他那一身名牌“我不急你慢慢还我就先住这了如果按每月200元住个几年也就够了”“不要,,。。,”
  • 一夜惊喜:闪婚娇妻太撩人一夜惊喜:闪婚娇妻太撩人桃林桃落|现言楚幽跟厉昭分手的第二天,收到了他跟白家千金的订婚请帖。订婚当日,楚幽喝的大醉,等第二天睁开眼睛,一个男人正赤裸着胸膛坐在她旁边。但楚幽怎么都没想到,命运跟她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这个月姨妈迟迟没来,加上中午吃饭时楚幽忽然恶心反胃,她呆愣过后以最快的速度买了验孕棒回来,此刻楚幽坐在马桶上看着上面的两条杠,感觉整个人像被雷劈了一样,脑袋里一片空白。--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唯爱可抵岁月漫长唯爱可抵岁月漫长浪人苒苒|现言第一次见面洛翎熙抱住他大腿求饶; 第二次见面洛翎熙不计前嫌帮他付了钱; 本以为这次之后他们再不会遇见。 然而造化弄人 他们第三次见面,男人居然撕破了她的衣服! 洛翎熙极度生气,霸气的扬手给了男人一巴掌:“臭流氓,小心我让你跪下来求我!” 男人双眸危险的眯起清冷的目光盯着她说:“就凭你?简直找死!” 本以为女人会求饶,可事后男人才知道是自己错了。 洛翎熙:这叫忍一时风平浪静! 自此之后洛翎熙的每次倒霉事都与他有关。 她无奈地说道:“这是什么孽缘让我总碰见你!” 他却勾唇邪魅一笑,在她耳边轻轻说到:“不,这不是孽缘,是缘分让你成为我的人,沁入我的心!” 几年后再见面的两人, 会擦出怎样的火花; 相爱相知相依相偎相伴的两人,面对命运该做出如何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