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6章 提拉的心思

暗道里静悄悄的,总队长甚至能听到自己粗重的呼吸声,手电筒的亮度并不高,光线照不远,前方的黑暗让他感到恐惧,不知道会有什么东西在前面等着他。

他小心翼翼地往前走着,脚底下的沙粒沙沙作响,忽然,一抹暗黄色的亮光出现在暗道的尽头,他心里一动,快步走上前,发现那团亮光是一盏挂在墙上的壁灯,而在壁灯两侧,道路出现了分歧。

“里面暂时安全。”总队长掏出对讲机。

“斯科特,留五个人在地下室里,守着门,以防万一。”

“是。”

他盯着土黄色的地面,地上的脚印很杂,似乎有很多人经过这里。

身后的通道传来脚步声,斯科特带着老头和特警小队赶到了。

“看起来这是个矿道。”斯科特朝空气中闻了闻,他知道这种矿洞里的味道。

“是的,这下面是个金矿。”老头指了指右手边的道路。

“左边呢?”

“左边……通向地面的托利矿场,一个矿场里的酒吧。”

斯科特弯下腰,仔细检查着着地面和墙壁,皱了皱眉。

“脚印太多了,根本分辨不出来。”

“喂,你知道诺曼往哪走了么?”总队长盯着老头。

“大概去矿场的酒吧了吧?他好像有不少朋友在那边。”

“是吗?”总队长的眼睛亮了,那些朋友说不定就是蝾螈的那伙人。

“他的那些朋友,都是些什么人?”斯科特问道。

“都是些矿工。”

“矿工?就只是矿工么?没有其他人了?”

“我不清楚,在矿场酒吧里的人不就是些矿工么?”

“……”

总队长皱起眉头,一言不发地看着左右两条路,又拿不准主意了。

“兵分两路?”

这似乎是唯一的选择,但斯科特知道,就目前的形势来看,已经很难再追踪到诺曼了,即使追踪到,由于战力减半,最后可能无法对蝾螈做有效的打击。

换句话说,此次行动已经失败了。

……

街上一个人都没有,马路上也是空荡荡的,我从没见过商厦周边是这样一番景象,不由自主地咽了一口唾沫。

“上车。”

提拉的白色轿车还停在商厦旁边,她打开车门,我小心地钻进了副驾驶的座位上,尽可能地不蹭脏脚底板的周围。

对我这样的高个子来说,车内的空间还是有些狭窄,我尽可能地蜷缩着身体,使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狼狈。

“座椅可以调整,开关在椅子旁边。”

“嗯。”

调整座椅的时候,电话响了,是麦香打来的。

由于东陵市全城戒严,父亲的出院时间推迟了,医院刚刚给她去了电话,今天下午就不让我们去医院了,现在是非常时期。

我早该想到的,早知道是这样我还和提拉在外面乱晃悠什么啊,留在喜鹊不就得了。

马路上一辆车也没有,提拉的车速不慢,在马路上一辆车都没有的情况下,红绿灯也失去了意义。公交停运了,街边大大小小的商店关全都门了,学校将学生们封锁了起来,土建工人们也暂停了作业,城市的血液不再流动,东陵一下子成了一座死城。

这样的景象是我生平仅见,我望着街道两侧的高楼大厦,它们比任何时候都要安静,而这样的安静让人十分压抑。

还有犯人潜伏在东陵市,不将其找出的话,这场煎熬将会一直持续下去。可上午的会议并没有让调查有所进展,喜鹊和政府的关系其实并不融洽,如果在这次事件中不能互相妥协的话,就会逐渐内耗,而这绝对是件坏事。

“不去医院了?”她忽然插了一嘴。

“嗯。”

“住院的是你的亲人?”

“嗯。”

“是你爸爸还是妈妈?”

“是我父亲。”

“他得了什么病?”

“肾病,需要长期治疗。”

“要花很多钱吧。”

“嗯。”

“所以你真的是为了钱才想进入喜鹊的么?”

“是的,这里的待遇更好,这是最重要的原因。”

“你已经知道第五棉厂的工资了?”

“3000圖夫的周薪,薇飞姐跟我说了。”

“什么?3000!你搞错了吧,薇飞姐她是这么跟你说的?”提拉瞪大了眼睛。

“是……”

“哈哈哈……”提拉忽然笑了,她好像明白了什么。

“你笑什么?”我皱眉道,难道薪酬的数额不对么?

“3000圖夫是第一棉厂的周薪,而第五棉厂,则是600圖夫的周薪。”

“什么……差了五倍?”

“薇飞姐野心不小啊,她这三年里一直在想办法凑齐第五棉厂的人数,因为人数不齐的话,是没办法参与每年年初的排名战。”

“排名战?”

“通过排名战来考察各个棉厂的整体实力,并予以划分,从一到五工作内容和待遇各不相同……详细的情况你去问薇飞姐吧,排名战的事该由她告诉你。”

承诺的薪酬一下子少了五倍,任谁都会心情沉重,难以接受。但即使少了五倍,600圖夫的周薪也依然是我在学院的两倍,而且通过排名战,薪酬或许还有上升的空间,第一棉厂到第五棉厂之间差了五倍,也就是说在排名战每上升一名,薪酬便会增加600圖夫。

600、1200、1800、2400、3000。

提拉是第一棉厂,她的周薪是3000圖夫。

“街边就没有一家开着的店!我们中午吃什么啊!”

她叫嚷使我回过了神。

“先欠着吧……”

“不行。”

“那怎么办?也许我家旁边的小吃街还有开业的店,但我觉得你不会喜欢吃那里的东西。”

“你怎么知道我不喜欢吃?”她看起来有些生气,我盯着她那身洁白的羽绒服,没再说什么。

十五分钟后,我们到达了小吃街,提拉将车停在路边,我同她转了一圈,果然,没发现一家开门的店。

“呃……你这个骗子。”提拉捂着肚子,看起来十分委屈,我知道,她现在肯定是饿得厉害,得赶紧找点东西给她吃。

“我家里有些点心,不如先给你垫一下肚子?”

“带路。”她低下脑袋,声音急促。

十分钟后,我找出房门的钥匙,打开了门。

“你在这儿等一等,我去拿点心。”

“你什么意思?是怕我的鞋弄脏你的地板么?”

“你说什么?”

“都到你家门口了,却不请我进去坐坐?”

“啊……”我愣在门口,当然,我是不愿意让提拉进我家的,具体为什么我也说不上来,可她既然要求了,那我也不好拒绝。

“请进吧。”我侧过了身子。

“这还差不多。”

她从我身边经过,缓缓地朝客厅走去,边走边打量着四周,我忽然觉得很不自在,赶忙前去厨房,冰箱上面有麦香留的塑料盒装的曲奇饼干,等我拿着饼干出来的时候,提拉已经坐在沙发上了。

我将饼干放在茶几上,却发现她两眼发直。

“你不是饿了吗?快吃吧。”

她心不在焉地看了一眼盒子,伸手将盖子打开,小心翼翼地拿起一块饼干,轻轻地咬了一小口。

“味道不错,我还不知道东陵还有这么好吃的曲奇饼,比商业街里的那些半成品强多了。”她惊讶地盯着盒子,点了点头。

“你喜欢就好。”我不知为什么松了一口气。

“不过你可别想只用一盒饼干就打发我,我要吃的是主食。”她仰视着我。

“可我现在上哪给你弄主食?”我挠了挠头。

“你平常都怎么吃饭?”

“一般都自己做……”

“哦?这么说你做菜的经验很丰富喽?”沙发上的提拉眯起了眼睛。

“还可以吧……”

“手艺肯定不错吧。”

“你什么意思?”我皱了下眉。

“你知道我什么意思。”她坐直了身子,脸上挂着令人难以琢磨的微笑。

“提拉,我很感谢你送我的衣服,但你不能……”我不知该如何表述自己的想法。

“不能什么?”

我摇了摇头,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说,我和提拉昨天才刚见面,今天上午她把我打了一顿,中午送了我一件衣服,下午又来我家,让我做饭给她吃。

可我们这算什么,我心里可没把她当朋友,况且我对她完全不了解,就算她是槟榔的女儿,我也不能无底线地去讨好她。

“你不欠我什么,薛子鱼,那件衣服是我之前承诺你的,而你的谢意我也已经收到了,如果你对给我做饭很抵触的话,主食的事情就算了。”沙发上的提拉眯起了眼睛。

“等戒严过后……我会再抽时间请你吃饭的,请吃饭……和亲自下厨做菜,是两码事。”我结结巴巴地说。

她没再说什么,又吃了一些曲奇饼。

“提拉小姐,如果你喜欢,这一盒你可以拿回去吃。”

“这就要赶我走?”

“没有……”

“不,我能看出来,我在这儿让你很不自在,你心里其实并不想让我来。”提拉翘起了二郎腿。

“提拉,我们得谈一谈。”我坐在了沙发旁边的软椅上。

“谈吧。”

“关于我的测试……一开始明明是吕薇飞负责的事,提拉你为什么要参与进来呢?我要进入的是第五棉厂,不是第一棉厂吧?”

“吕薇飞不是瓶盖,她不懂怎么测试你的能力。”她水蓝色的眼睛盯着我,嘴角依然挂着微笑。

“而且,我对你……的瓶盖力很感兴趣,我接触过的瓶盖不少,也算见识了不少千奇百怪的力量,但像你这样的……”

提拉又回想起了昨天在她眼前变成雾气的手提箱,以及上午薛子鱼周身涌出的那种看不见的气体。

“……你上午那样打我,只是想让我使用那力量?为什么不直说?非要动手?”

我撇过目光,不知道该说什么。

“因为我完全不了解你。”提拉背靠沙发,放下了二郎腿。

“什么?这是什么逻辑?不了解我就打我?就不能坐下来好好交流么?”

“人有好多种,有强势的,有弱势的;有主动的,有被动的;有激进的,有沉稳的;有真性情的,有善于伪装的;有聪明的,有愚笨的;有真诚的,有虚伪的……想比和你做言语上的交流,我更愿意相信肢体上的交流能使我更有效率地了解你。”

“肢体上的交流……你这跟动物有什么区别?人类是有语言的!交流思想为什么不能通过言语沟通呢?”我质问道。

“言语存在欺骗性,不确定性,也就是谎言,而身体却不会撒谎。”她仰起脖子,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

简直是一派胡言。

我站起身来,有些不屑地俯视着她。

“那我们还谈什么?你再打我一顿好了。”

“你应该明白的,人性格上的有些东西,仅仅通过言语是表现不出来的,而且,我已经知道了你是个愚笨的人,根本不会去伪装自己的言语。”

“你……”

“不过,我还是对你不够了解,如果不来你家,我根本不知道你还会依赖这种东西,虽然喜鹊不禁烟,但吸食香烟会损害身体健康……”

提拉忽然从沙发下面拾起了一根烟头,丢到了茶几上。

“你搞错了吧,我不吸烟。”我摇了摇头。

忽然,我的瞳孔骤然紧缩。

那是本的烟头。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未来魂王未来魂王未来的灵魂|科幻2120年,异族入侵地球,仅仅一年的时间人类近乎被逼上了灭绝的境地。人类在绝望中诞生了希望,极少数人类的灵魂产生异变,这些人得到了类似于异族的超能力。异族王子为了从内部击溃人类,利用魂能入侵到了王宇的灵魂之中,阴差阳错反让王宇将其囚禁在灵魂深处。自此,王宇灵魂突变,在他身边发生了一幕幕让人无法想象的奇迹,他成为了人类唯一的希望,被人类称之为未来。
  • 万千星辰皆为你万千星辰皆为你寒酒公子|科幻听说男追女隔层纱,女追男隔成纱? 为什么在乔千叶这里,女追男就成了铁网,还放点的那种。 为了他,她不惜穿越回来,只为了与他重逢。最后的最后却依旧回到了僵局,原来过去是不会被改变的。 “那万千星辰,皆为你,又都不如你。”她笑道,却只换做一滴泪。 这是你以为的简介吗?不,你错了。 “小斯斯,姐姐追你两世了,你让我亲一口能缺块肉啊!” “不听不听,人家不听!”
  • 梦中奇幻之沙特姆梦中奇幻之沙特姆LY未来|科幻他是一位孤儿,没有爹,没有娘.一生只为乞讨.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遇到了从前的自己。他为了帮助从前的自己复活,从而走上了与平常人不相同的道路,为了解开命中封印,勇敢的躲过了命中三劫.在他人生的路途中,他经历了太多:从乞丐,到沙少,到….他见到了太多的离合悲欢,太多的感伤.他依赖的,其实想要让他死.他尊敬的,却一直利用他.他恨的,却在暗中帮助他…,他一心想称霸天下,而在最后他却放弃了.冥冥之中,由天注定.生死轮回,再现江湖.百世轮回,前世转变。沧海桑田,荟荟众生。命中注定,谁能改变。是缘是劫,谁来告诉.今生今世,永生永世.不离不弃,陪伴永生.当初的誓言,早已忘却…
  • 梦幻太空梦幻太空云上鲲鹏|科幻浩渺银河,云云星系。 邓龙从地球跨越星辰大海到达祖冲之星圣地山,只为阻止银河系黑洞吞噬银河系中仅存的五个有生命星球。 且看一阶凡夫俗子如何逆天而行,逐步成长为遨游于梦幻般太空之中,整合宇宙力量,向混沌世界宣战的第一人。
  • 狂野战队狂野战队蜗牛很慢|科幻小说版《生化危机》、《学院沉默录》妖魔入侵地球,猎食人类,校园则成了一块猎食圣地。当沐文宇带领着同学、伙伴与虫雏战斗时,一种由人类转变成了妖魔腐尸出现在了视野中。然而腐尸之迷尚未解开,更加强大的高级妖魔又接二连三地出现。当救援部队全灭、同伴相继死亡、原计划落空时,沐文宇他们还能否冲出死亡校园?
  • 觉迷觉迷王廷珽|科幻轮回的灵魂逐渐觉醒,寻找此生的目的,试图改变未来。
  • 快穿:女配大人不要急快穿:女配大人不要急弥七七|科幻生活了十八年的迟悠悠,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自己是被一只拖鞋拍死,迟悠悠留下的唯一的遗言是:哪个王八羔子扔的拖鞋,粗来!姐姐保证不打屎他!!!当她墓碑之上写着:池悠悠享年十八岁死亡原因:被一只拖鞋正中脑门而光荣牺牲......当然生为带有光环和金手指的女猪脚肿么可能会这么简单的屎了腻?????ω?????这时候,伟大的大银来了(此处应该有掌声)(?ヮ?迟悠悠:(崇拜)大婶(神)偶要抱大腿......傲娇的系统:切,跟着我吃香的,喝辣的,看遍人间美男纸......
  • 阿丽塔前传天坠之战阿丽塔前传天坠之战引力弹弓|科幻阿丽塔战斗天使同人文作品,在阿丽塔在废铁城废墟 失忆之前的经历。人类对地球的需求超出了它的极 限,他们渐渐地将目光转移至了外太空,穿越星系寻 找合适的栖息地,并逐渐衍生出了地球火星两大势 力。然而,驱使着人们向深空探索的不是高贵的品 德,而是内心的贪婪,驱使着他们手足相残,使得地 火联盟相互对立,而就这样,战争爆发了,这不是一 场为了取得独立的战争,而是一场孤注一掷的战争。 同根同源的两大文明,最终大打出手,如同小孩般的 向着对方投掷着死亡与毁灭。而就在这种时刻,阿丽 塔出生了,在这十几年的战斗之中她所经历了什么, 她又为何最终来到了撒冷之下的废铁城?而作为一个天 坠之战的战士,她又在这场大战中背负着什么样的角 色?
  • 快穿反派请坐好快穿反派请坐好南国青城|科幻作为系统届大佬,003一直坚信自己无论遇到多废的宿主,都可以带她走向人生巅峰。于是,0031脸骄傲的对菜鸟宿主说:“小菜鸟看着吧,系统大佬带你装逼带你飞。”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看着不远处的宿主手撕丧尸,大战仙尊老祖…… “三蛋,你说谁是菜鸟?”女子玩味的一笑。 系统默默地捂住了自己的脸,脸肿中 “娘子,你再看那个系统,我就忍不住把它给拆了。” 反派一脸占有欲的看着女子 系统:默默地滚到角落待着去了。
  • 真理的国度真理的国度数学之光|科幻想尝试一下纯学科性质的作品是否也可以成为一种文学模式,虽然艰深了一些,但是各人有各人的看点,各取所需即可。目前有两部的构想,为未来数学漫记的构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