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0章 番外篇

我叫樱儿,于弘治元年入宫,入宫以后,我每天在浣衣局辛勤劳作,终于在半年后,见到这宫里的皇后娘娘,皇后娘娘真美,难怪是皇上这十几年来唯一的女子。

说到咱们这位当今圣上,人们除了歌咏这位帝王的功绩之外最津津乐道的,便是皇上无一嫔妃,只有皇后娘娘一人之事,平民百姓之家都有一妻两妾,更何况权贵之家,当今圣上可是这古往今来第一人。

因为皇后娘娘怀有龙子选人到坤宁宫伺候,我被娘娘身边的抱香姑姑看中,有幸来到坤宁宫伺候,我才发现民间传闻竟然都是真的,这位皇上,果真与皇后娘娘如同民间夫妻那样同起同卧,一有时间就两人一起读诗作画,听琴观舞、谈论古今朝夕与共。有一回皇后娘娘生病了,皇上给他喂药自己却有些想咳嗽,但是怕惊扰到皇后娘娘直得忍着带出了内殿门才咳了出来,我当时目瞪口呆,虽说我爹也爱我娘,但是他也有一个妾侍,也从来没有这样做,最后听说这件事情还被史官记录了进去。

入宫四年后,皇后娘娘见我是个谨慎又不话多的人,让我在内殿贴身伺候,我才有些发现民间传闻是假的,这位皇后娘娘并不像民间传闻所说善妒跋扈且小家子气,皇上很爱跟皇后娘娘一起谈论政事,皇后娘娘也会出谋划策告诉皇上应该如何整顿朝岗,还跟皇上说,现在要休养生息。都说后宫不得干政,可皇上待皇后娘娘实在太好太好,哪怕前朝官员的调遣为容得娘娘分说一二。

娘娘心中知道两名国舅爷在外面做了一些圈田占地之事,但她不知道究竟有多严重,有一回被大臣弹劾到皇帝面前,娘娘听说了,就想去了解事情严重程度,谁知銮驾一到金銮殿,皇上便让人将那弹劾的大臣打了一顿板子送回府中了,娘娘常常对皇上说这样不好,可皇上却说太祖皇帝有令每个皇室宗亲都有一定的田地庄子府邸,可却没有说国舅,他们是静姝的弟弟,那便是我的弟弟,我不能将它们封王,多占些地就多占些地吧。

后来再有人到皇上面前弹劾国舅,皇上居然说出了朕只有这一门亲事,从此再不必来说的话,娘娘心中知道皇上是怕收拾了二位国舅让娘娘的面子过不去,便将太子叫来让太子去外祖家亲自说,太子登基以后,果然将二位国舅爷训斥一番,又将他们的田地还于百姓了。不过针对这件事情,娘娘在晚年还是有些悔恨的,觉得愧对了孝宗皇帝圣名。

我想,皇上定然是愿意的,有一件事情他并未告诉娘娘,这还是我那宫中为数不多的几个朋友之一江公公告诉我的,有个大胆的贡生魏庄渠,本是阁臣内定的状元,却在殿试时写「听说陛下每天在皇后宫中多,在自己宫里少」,于是好好的状元郎飞了,被贬到二甲第九名。

果然是年纪大了,一回忆起事情来就说个没完,皇上常常带娘娘出宫去玩,还在宫外种了一片荼蘼花林,这片荼蘼花林还有个很美的名字,叫做云梦泽。

伺候娘娘这么多年,总是有一件令我感到好奇的事情,那就是在腊月初七这一日,娘娘总是会独自一人出宫,有一回终于忍不住,我问抱香姑姑,皇后娘娘每年这天出去究竟是做什么呢?抱香姑姑仿佛想起了很久远很久远的事,最终还是叹息一声。

有一回抱香姑姑去给新进的宫女训话,我一人守在娘娘宫内,见皇上来了便按照抱香给我的说辞去说,皇上还是进了娘娘的宫殿,我以为娘娘不见了皇上定然要大发雷霆,跪在地上实在不知所措,可是他只是在娘娘殿中坐着,坐了好一会儿眼中满是伤心的神色,不知道是幻觉还是什么?圣上仿佛说了一句“苏瑾瑄,朕允许她记得你,那是因为朕大度,可来生朕若是遇见她,还是要同她在一起,生生世世,不离不弃。”

皇上走前吩咐我这件事情不得告诉任何人,若我说出口,定然灭我九族,我被向来温和的皇上吓坏了,后来谁也没有告诉,最终这个秘密伴随到我死的那刻。弘治18年,皇上轰世,新帝登基大赦天下,娘娘将我放出了宫,并给了我一笔丰厚的嫁妆,世人都说出了弘治皇上,是大明江山之福,百姓之福,可我觉得皇上的心里深深觉得有皇后娘娘才是他的福祉。毕竟皇上临终前回顾自己一生政绩,唯「承祖宗大统,在位十八年,为祖宗守法度,不敢怠玩」这么短短几个字。而他最铭刻于心的,便是「选张氏为皇后,成化二十三年二月十日成婚;至弘治四年九月二十四日生东宫,今十五岁矣。」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来到自己身边的日子,记得清清楚楚。(可加读者交流群156683795)

只是娘娘曾经那么憧憬过与皇上归隐山林的日子,曾经那么想。与皇上一同去到江南,看看大漠孤烟,看看都城山野。可惜在后来漫长而孤寂的日子里,娘娘心心念念的少年郎在也无法做到这个允诺。

同类热门
  • 冷王缠妻:契约王妃冷王缠妻:契约王妃花药|古言青衿觉得遇到安王萧毅是她这辈子的不幸,她本来已经决定和情郎相约私奔,却被他以家中亲人威胁,为了抹去父亲在朝中的罪责,她和他立下字据为证:这一辈子都必须在他身边受尽折磨与束缚。明明不爱,为何却在漫长的余生里心变得不再平静?
  • 红颜令:无妃天阁红颜令:无妃天阁一颗琉璃|古言本以为自己的付出可以让他回心转意,本以为自己的冷漠会让她心灰意冷。红颜不过弹指间,痴痴傻傻又千年!他是那被众女众星捧月的陌君,她是一个小小江湖游医。他冷漠邪魅,白衣萧萧,她坑蒙拐骗,无一不精!略施小计,她不经意间被偷了心!将就将就,他不由得迷失了心!
  • 乱世铮妍乱世铮妍就爱嗑瓜子|古言前世,稀里糊涂地被爹妈抛弃在乱军之中,历经各种凄惨之后默默死去。 重生后,第一件事就是在爹妈稀里糊涂的时候,把他们抛弃了。 姑娘是支潜力股,大到券商,小到散户,大家争相购入! 好吧,地盘我要了,财富我要了,军师我要了,将军我要了,这世道,没有什么是本姑娘要不起的! 新鲜出炉的书友群,欢迎大家来敲门:114017185
  • 神尊大人的被宠日常神尊大人的被宠日常依你笑|古言白澜十分庆幸,自己遇见了他,陪她一起度余生,虐奸邪,夺尊位,闯天地,救苍生……混沌之后,她耗时万年在神界创立水殿,独霸一方,却死于最信任的人手中……水澜,一代神尊,却死无全尸;苏澜,一介公主,却命运多舛;当一代天煞孤星遇上失宠公主,仙侠之路正式启程。
  • 无奈何卿本佳人无奈何卿本佳人海上花园|古言一穿穿进宫,虽是女儿身,但尴尬的是穿成太监身份,却能讨得各位主子的欢心,皇帝莫名情愫,让她情何以堪,不如出宫!没活路了!包袱甩一甩,奔向美好的春意人生!
  • 爷要追妻之傲世狂妃爷要追妻之傲世狂妃夏七天|古言一夕之间,家破人亡。万丈深渊,纵身跳下。再睁眼,已是来自21世纪惊才绝艳嗜血狠辣的顶尖特工。手刃黑衣杀手,笑得面不改色。血流满地,依旧如沐春风。杀她?下辈子都别想!孤身一人,傲然崛起。一身男装开始武状元之路...战临江,夺叶城。她是多谋善断名震四国的无双军师。翻手云来覆手雨,看不顺眼我就灭!无人敢欺无人敢惹,可偏偏有一腹黑无耻的北渊奕王贴上前来——***初遇时,拦路打劫。“此路我不开,此树我也懒得栽。但要从此过,留下银两来!”车内一声轻笑:“劫财没有,劫色...配合?”再遇时,遭他强吻。手中匕首毫不犹豫地刺了过去...“本王就喜欢野性难驯的小猫儿。”“训你大爷!”她忍不住爆粗。扑身压倒,狠狠揍这笑的极其无耻的男人。却惹得他轻笑不已:“原来你喜欢在上啊,早说嘛!”***世人皆知他是北渊国惊艳绝伦的天纵奇才,却也是最不受宠的懒散王爷。殊不知,震慑四国杀手组织的首脑是他,掌握万千情报,手握百万精兵的也是他。帝王设陷,毒药加身。陌上仟夜袭皇宫,一把揪住坐在龙椅上的北渊皇帝,凶神恶煞道——“先人板板的!我的男人你也敢碰?!”接下来就是一顿暴打,打人专打脸,打脸啪啪啪!第二日,陌上仟心情舒畅的躺在院内晒太阳。小厮急急慌道:“大人您怎么还没去上早朝?”陌上仟懒洋洋道:“因为接下来的一个月都不用去了。”小厮不解,故意不上早朝那可是大罪!正着急不已时,外来传来一声通报——“陛下身体抱恙,下旨暂停一月早朝!”小厮吃惊,陌上仟却摸着下巴暗暗想道:要是哪天不想上朝就再揍皇帝一顿好了!***她狠辣,她坚韧,她决然却也脆弱...“我一生渴望被人收藏好,妥善安放,细心保存。免我惊,免我苦,免我四下流离,免我无枝可依。但那人,我知,我一直知,他永不会来。”他嗜血,他邪魅,他万腔柔情尽给她...“弃江山,舍天下。用尽我一生,来换你一世安稳。”她眸若刀锋,嗜血一笑:“我好像又忍不住杀人了!”他递刀:“无妨,天塌下来有我顶着。”***四国天下,风起云涌。阴谋再现,纷乱将起。且看她和他如何强强联手——金戈铁马,与你执手笑看天下!
  • 驯夫记:枭宠狠毒王妃驯夫记:枭宠狠毒王妃小兰大人|古言一朝穿越,二十一世纪叱咤风云的黑道女王变身王府的无脑王妃,上有恶霸王爷,下有绿茶小妾。一朝灵魂转换,风云起,天下乱,无脑王妃惊才绝艳,斗恶王,掐绿茶,伐异己,诛恶奴。一不小心还招惹上了一只颠倒众生的大魔王。“启禀陛下,北国太子摸了王妃的玉手。”魔王淡定一挥手:杀了。“启禀陛下,青云少主摸了王妃的纤腰。”魔王眉头微皱:灭了。“启禀陛下,王妃带着王子去了迦南神宫,说是要跟迦南神君一起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畅谈到人生理想。”魔王再也无法淡定,霸气凛然一挥手:儿郎们,挥师北上,踏平迦南神宫。
  • 重生再为王爷妻重生再为王爷妻吃糖吖|古言女主前世被自己最心爱的人一杯毒酒送上了天。现如今重生,指定好好的和上辈子的夫君好好过一生。(女主这一生超甜)
  • 逃婚记逃婚记水流冰清|古言好不容易穿越了一把,结果却穿成了边陲小国的公主。爹不疼娘不爱就算了,还被一道圣旨打发去邻国和亲了。这是逃呢?还是逃呢?腹黑看上傻白甜,道路是曲折的,结局是欢喜的。【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报告大人公子又要搞事情报告大人公子又要搞事情欧阳萱妙|古言反穿回来后,欧阳念终于知道了。 所谓的初恋其实是别人专门请来勾引她的。 贴身的丫鬟其实早就被人收买。 所谓的叛国其实是遭人陷害。 爹爹战败其实是一场惊天阴谋 那个救她回去的人是摄政王。 那个暗中保护他的人也是摄政王。 那个传言不近女色的摄政王其实一直在暗搓搓的喜欢她。 欧阳念想,放着这么好的未婚夫不要,她之前一定是脑子被门夹了。 这一次,她果断抱上了摄政王的金大腿。 本以为从此可以横着走了,结果没横几天,摄政王他…… 失!忆!了! 失忆了摄政王一身煞气:你是谁? 欧阳念眨眨眼:你媳妇儿。 摄政王冷漠脸:你胡说!本王尚未娶亲,哪里来的媳妇儿! 后来…… 欧阳念看着拦住自己的人冷笑:“摄政王这是何意?” 夜冥轩:来接我媳妇儿回家。 欧阳念继续冷笑:摄政王尚未娶亲,哪里来的媳妇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