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3章 直挂云帆济沧海

第二年春闱,林君廷考中了秀才,而温静初不负众望的夺魁会元公。

同年秋,林君明竟然以最后一名的成绩考上了举人。

因姚县丞贪污腐败被查抄,林君明替补了他的位置,跟随梅傲雪做事。

梅傲雪因为治理梅县有功,得到了上封的赏识,请表申请提拔梅知县,却被京城礼部侍郎赵恺扣留。

神武国二十五年,果然大旱,大旱后是虫灾。

汐颜帮助二哥林君明献策给梅傲雪,发明了水车和井田,解决了部分地区干旱的情况,并将去年生产的农药献出,帮助农户杀虫。

监狱前车之鉴,梅傲雪没有直接将之力旱灾的方法和农药上奏朝廷,而是通过温静初搭上了太子这条线。

太子在朝廷上直接将此事上奏皇上,并且愿意亲赴江南治灾。

皇帝龙颜大悦,但是他并没有同意太子下江南,而是赐给温静初一把尚方宝剑,以御赐钦差的名义下江南。

江南道的旱情得到了很大的缓解,农药不仅保护了庄稼,也保护了桑园。江南的损失减少至少八成。

治灾的佳绩传回京城已经是腊月天,皇帝十分满意,直接将梅傲雪调回了京城,官升四级三品翰林院院士。

在梅傲雪的举荐下,林君明接替了梅县县令一职。

林家的商船已经从一艘变成了三艘,分别去往不同的方向。李家几个当家的男子分别负责一条远洋船,林孝贤便可安心坐镇后方了。

年前,林家好事成双,不仅林君明升官,张若萱还给林君廷生了一个大胖小子。稀罕的沈月茹和林婉柔抢着抱。

恍惚间,重生后又过去了四年。

这四年里,林君廷考上了进士,与梅傲雪同在翰林院任职,都是忠实的保皇党,拥护正统太子。

林君明娶梅傲雪的女儿梅书怡为妻,两人育有一女,名唤娇娘。

林君廷和张若萱四年又添了两个小子,林家从此男丁才开始旺盛起来。因为只有娇娘一个女娃娃,当真是被众人捧在手心里,当眼珠子一样疼爱,是个名副其实的娇娘子。

温母从小就喜欢汐颜,一心想要讨来做儿媳妇,可惜林家人太疼爱汐颜,始终不松口。

当三元及第的温静初打马御街后直接穿着御赐的锦袍,带着关门上门提亲的时候,林家终是被感动了。

自古有句话说的好,榜下捉婿。很多达官贵人就转等着放榜的时候,从榜上有名的才子中挑选女婿。甚至有人直接带着媒婆等在那里,别说,每年都有好几对还真是这样促成的。

温静初精明的很,付过琼林宴后直接来林家提亲,这是要避开那些有心拉拢的人,先把亲事给定下来。

温静初是太子太傅的亲传弟子,他的亲事要么从太子党的官员家眷中选择,要么是娶一个不干涉朝政的人。

当然,无论汐颜是不是这两种人,他都一定选择凤汐颜。

风崇善在林君廷入朝为官后就认出了他,他是赵恺的人,也是三皇子的党羽。所以,于公于私,他都会坚决打压林君廷,还有梅傲雪。

他根本没有把林家人放在眼里,可以说这么多年来,他都根本没有想起这家人。没想到资质平平的林孝贤能生出两个这么优秀的儿子。

这都要怪那个自视甚高的梅傲雪,也不知道当年那个认死理,光会吟诗作对的穷书生,怎么会成长为现在这般城府极深的程度。

要不是见过梅傲雪,赵恺又派人前往扬州查证,他真的不敢相信现在站在朝廷上和赵恺分庭抗礼,帮助太子处处打压三皇子,次次都识破三皇子计谋的人,会是梅傲雪。

不过,姜还是老的辣,赵恺侵淫官场多年,赵家又是开国的望族,多年积累,难道还怕一个小小的翰林院院士。

风崇善本想认回凤汐颜,用来代替自己和赵恺之女生的凤倾舞参加选秀。

他和现任所出的女儿将来是要嫁给三皇子为妃,日后就是皇后,那时他就是国丈了。又怎么会嫁给皇帝老儿,给他殉葬呢。

前世,林家示弱,加上没能认出风崇善伪善的面目,她才会认贼作父,配上林家满门的性命。

再世为人,她早不是那个不经世事,被爱情蒙蔽了双眼的无知少女了。

她活着的每一天,都希望将前世的仇人抽筋扒皮,报仇雪恨。

“庭轩,你没认错人吗?凤大人真的是你姑父凤思谦?”

林孝贤皱着眉头问林君廷,这可不是小事,不能随便乱认,此事牵连甚广。

林庭轩一身红色松鹤官袍,笔直的站着,相比过去气质更加沉着内敛。

短短几年,林孝贤已经认识到,他的两个儿子都是已经能独当一面的人物了。

他做梦都没想到林家能有今天的盛况,恍惚间,林孝贤想不清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林家一步一步崛起的。

或许,是从汐颜摔坏了脑袋,大病一场之后吧。

林君廷认真的点头:“儿子已经着翰林院负责卷宗的同袍查过了,不会错,当年的凤思谦就是今日的风崇善。”

林君廷平静的将事情的大致经过说给林孝贤,听得林孝贤愤恨不已。

“婉柔为他生儿育女,一生守节,他竟然为了攀附权贵,抛妻弃子,停妻再娶。好一个读书人,好一个当朝的大官,父亲当年如何就养了这么一只白眼狼。”

说道激动处,林孝贤忍不住胸口气的生疼,他是替婉柔不值啊。

林君廷给父亲倒了一杯茶,安抚他坐下来。

“父亲,不必与此人生气,暂时也不要告诉姑姑。此人这些年一直跟在其岳父礼部侍郎赵恺身后,是三皇子的党羽。

赵恺此人生性狡诈多疑,城府极深,在朝中的势力也是千丝万缕。不知道明里暗里有多少爪牙。我想他们早就知道我是谁了。

也一定在策划着不为人知的阴谋来对付我们,我们必须提早防范。”

“庭轩,你真的长大了,以后这个家都要靠你们兄弟了。记住,婉柔和汐颜是你们的至亲,没有汐颜,林家和你也不会有今天。莫要让外人欺负了他们。”

林孝贤欣慰的看着越来越稳重的儿子说道。

风崇善的想要以妾的身份认回妻女,最终没能实现。林家先发制人,打了赵恺和风崇善一个措手不及。

让他们偷鸡不成蚀把米,不但没能认回人,还损失了一些声誉,皇上对此颇有不满。

神武国三十六年冬,北方游牧民族来犯,如前世一般,烧杀抢掠,直逼京城。太子请命出征。

林君廷带着汐颜所默兵法和钩镰刀制作图纸,助阵太子,而梅傲雪坐镇后方。

太子率军亲争,士气大涨,加上太子运筹帷幄,神兵利器钩镰刀专门对付草原骑兵。一具夺回失守的城池,并且大败鞑子,俘获地方大皇子。

皇上于神武门亲迎凯旋的将士,京城百姓皆夹道欢迎。奠定了太子登基的关键基础。

汐颜一身男装,站在林家在京城开的九层九楼上,透过望远镜观察神武门上圣驾一行。

三皇子轩辕瑾瑜站在一众皇子的最末,有如前世她初见他时一样,是皇子里最不受宠最没有存在感的一个。

只是,那时他是装的,所以能气定神闲的自斟自饮。

而如今,他失了所有的先机,脸色阴沉的扭曲。苍白的脸完全湮灭在阴影里,恐怕心里恨到了极点。

那又如何,我就是要看着你一步步的败落下来。像是被拔掉了牙的雄狮,看着最恨的人一步步走上王位,成为这天下的霸主,而你,只能是活在别人阴影里的可怜虫。

因为,你活该如此。没有人是注定要为你的春秋霸业而牺牲的。

或许,皇帝临幸了你的母亲,却无情的将其抛弃,放任宫人欺辱你,是他罪该被你害死。

可是我呢,我那么爱你,为你付出了所有,你却让我那同父异母的妹妹活活剜掉我的双目,殉葬皇陵。

汐颜收回望远镜,命人朝下边的将士们抛洒鲜花。

漫天的花雨,浪漫的让人忘记了这些凯旋的战士,之前经历了怎样的浴血奋战。

人们似乎只在乎那些胜利归来的人,却不记得那些埋骨战场的亡魂。

汐颜默默的收回视线,这世界,弱肉强食,天之道。

神武国三十七年冬夜,风雪交加。

三皇子孤注一掷,策划了庚申政变,企图弑君杀父。

经过一夜的奋战,叛军被全歼,三皇子被俘。

九死一生的皇帝悲伤的看着被士兵控制的三儿,痛苦的问道:“你为何要如此对朕。”

此时,满脸皱纹的皇帝似乎真的是一个伤心欲绝的父亲。

三皇子冷冷一笑:“为何?敢问父皇,儿臣在你眼里是什么样的?敢问父皇可还记得当年被你临幸的华美人?”

说完,不等皇帝回答,径自朝宫外走去,或许他早就有了答案,不然又何来今夜的政变。

皇帝久久不语,颤抖的双手出卖了他的内心。

皇帝最终没有杀三皇子,却将参与政变的臣子全部株连九族。

皇帝为什么不杀三皇子?或许,是因为想起华美人低眉顺眼的温存。

或许,是因为想起了那个在雪夜的御花园等着见父皇的孩童。

又或许,仅仅是因为三皇子已经再无一兵一卒可以谋反。

三皇子终此一生,也只能孤独终老在皇陵守墓了。

经此一事,皇帝竟宣召禅位于太子。

太子登基,第一件事就犒劳追随他多年的臣子。

朝堂之上,进行了一次大换血。

“温爱卿呢?”皇帝看着一众朝臣问道。

温静初可谓是支持太子登基的供股之臣,第一次上朝竟是不见人影。

大臣们互相观望,不解温大人为何不来上朝。

林君廷出列:“回陛下,这里有一封温大人托臣交给陛下的信。”

皇帝看完信后,叹了口气。

“传朕旨意,即日起,封温静初为右丞相。不管他身处何地,只要朕坐在这里一天,他就是我神武国的丞相。”

而此时的温静初,正端着红豆粥,一幅小厮模样的守在汐颜的身边。

“娘子,你就吃一口吧,你看看这红豆粥又香又甜,为夫从早上就开始熬了。”

汐颜将身子转过去,对着大海的方向。

“不吃,有点晕船。”

这是汐颜第一次出海,没想到自己竟是个晕船的体质。

“那你先吃点粥,等会吃了晕船药就好了。你不是要去见那什么罗德岛的朋友吗?这样不吃不喝,可是到不了那么远的啊。”

一提罗德岛温静初就生气,什么托西亚,什么杰姆斯,一听就不是正经人。什么人,竟然让他千辛万苦娶到手的娘子惦记。

两人你来我往的说着话,巨轮在蔚蓝的大海上,驶向广阔的新天地。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咫尺红颜:泪倾天下咫尺红颜:泪倾天下夏筱慧|古言那一年,她穿越而来,他着墨色长衫,沐月光而立。他说,她闯了他为王妃种的海棠花林。一年后,他的王妃病逝,她成了公主,却甘愿留在他身边做个婢女,只因,她爱他。三年,她把心交付给他,他却是已经谋划三年,只为设局杀她,让她身败名裂。他说,他根本不爱她,只是为了替他爱的王妃报仇……
  • 鬼眼医妃鬼眼医妃墨煌糖|古言人说农历的七月十五是鬼节,这一日千万不要做亏心事,不然会遭到报应。不管你信不信,于静潇是信了!穿越前,她被婴灵按在洗脸盆中淹死,她以为自己的霉算倒到头了。穿越后,她重生为一个丑陋的低贱官奴,被卖给一个傻子当老婆!好不容易摆脱了恶婆婆,混到宫里,当起了三姑六婆中的产婆。不想却遭人陷害,被丢入冷宫去刷马桶。最倒霉的是,怕鬼的她竟能看到那些吓死人的婴灵!尼玛!人倒霉到这种境界是否也是一种才能呢?好吧!人要脸,树要皮,电线杆子要水泥!她于静潇还非要摆脱这倒大霉的背运,立誓踏上幸福的康庄大道!对了,千万不要做亏心事哦!不信?摸摸你的脖子,是不是有一双冰凉的小手……【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邪王的绝色宠妃邪王的绝色宠妃湘岚潇依|古言她本是华夏国最年轻的上校,却因能力太高被国家害死。她,是宰相府远在边塞的嫡女。本是草包的她,却一直在韬光养晦再一次出现在众人面前已然是一个霸气,直爽的宰相千金。皇宫里的阴谋阳谋,战场上的重重惊险,江湖又是一番血雨腥风,这还怎么让她睡觉。她,风轻云淡,清冷腹黑,想着笑看风云乱,谁知进了风云中。迷雾笼罩的双眼,轻轻勾起的嘴角,看似亲和温煦,实则拒人千里,秉承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生活着,导致更多的人来犯,她可不好欺负,既然来了就虐吧。
  • 重生之:侯门假闺娇重生之:侯门假闺娇短豆角|古言赵青青这辈子不想做什么侯府嫡长女了,更不想嫁给皇子做什么有朝一日母仪天下的白日梦了。她只想老老实实的找个老实人,安安稳稳顺顺当当的过一辈子。“哎,这位美少年,看看妹妹我肤白貌美人品佳,不如今晚咱俩就花前月下谈谈人生聊聊理想呗!”美少年转身:“……娘,你认错人了,我爹在厨房给你做红烧肉呢……”
  • 花落若相怜花落若相怜夏沫巧儿|古言赵乐(yue)灵湖泊村的村民,最寻常不过的老百姓,却因为病重的娘亲下嫁给黎城首富倾落言。本来以为嫁给他,娘亲就有钱治病了,谁知嫁给他三天不到,他却突然对她说:“对不起,我救不了你娘,你走吧!”面对突如其来的打击,乐灵所有的期望瞬间覆灭,她决然离去。满心凄凉回到湖泊村,却没想到第二天她的家被大火烧毁,连同娘亲烧得只剩下一堆灰。一个黑衣人携着一条蛇出现在她面前,笑着告诉她:“其实你不姓赵,确切的说你应该和我一样姓墨。”倾落言,英俊秀气,德才兼备,是城里赫赫有名的人物,可惜在他十七岁那年与人厮杀不小心毁了容貌,从那以后性格突变得淡然冷漠,并且整日以面具示人。他不想一人承受独孤,另外又为了寻一人真心相守,十年来倾落言娶了十七位新娘,但是前面十六位新娘,则在新婚当晚瞧见他的容颜,都被吓得惊慌失措落荒而逃。赵乐灵是他娶的第十七位新娘,但也是最后一个,倾落言本来对她没有抱太大希望,可她是唯一一个见了自己容貌却不逃走。甚至扬言道:“倾落言,你想要恢复容貌是吗?我帮你,纵然白蛇难遇,我一定要给你捉来,不管你长什么样,我也不会嫌弃,我一定要爱上你,并且成为你的两味药。”
  • 命中劫:乱世离殇命中劫:乱世离殇妖妖零妖妖|古言云若楠爱他入骨,此生非他不嫁。可最后国破成了亡国公主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刺杀他,她万万没想到刺杀不成反倒一跃成了他的后宫爱妃之一。她拿匕首抵住他的脖子,“把我留在身边你就不信我杀了你?”他笑笑,“信,但不留我会后悔一辈子。”
  • 穿书女配之抱紧大反派穿书女配之抱紧大反派艾艾多|古言【反派腹黑王爷×慵懒贵美人】一朝穿书,她成了书中的炮灰女二。 面对原主最后的悲惨命运,她决定远离女主and男主,改变最后的命运。 紧紧抱紧书中反派大boss的大腿 ———— 叶梓萱:“王爷您累吗?” 墨辰羽:“不累啊。” 叶梓萱:“你骗人,你在我心里跑了一天能不累吗?” 墨辰羽宠溺的看着眼前的女子心想:这辈子,你别想在逃走了 【1v1】甜文本文唯一男主
  • 本王独宠的公主王妃本王独宠的公主王妃上官甜甜01|古言女主小樱因为一场车祸来到了古代当上了公主,经历过一路上的坎坷后小樱和王爷的爱情故事。
  • 爱若无期爱若无期雲韵儿|古言这是一段被尘封的记忆,这段回忆的主人也不堪提及此事,然而它却被轻风心系。时隔多年,终于还是浮出水面,而今人物皆非,三兄弟形同陌路,同样的生活,不同的待遇,造就了他们不同的性格。大哥,沉着冷静,铁石心肠,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接管家业,却无实权。为博母亲欢心,放弃自己所爱之人,迎娶她人。二哥,自幼游手好闲,性格散漫,从不过问家业,只想闲云野鹤,了此一生。命运捉弄,最终还是没有逃脱家族的束缚。三弟,憨厚老实,待人谦和。无意间得知秘密,性情大变。驱兄嫂休发妻,割袍断义。三个不同命运的选择,酸甜苦辣,误会、失望、仇恨、阴谋、陷害,最终三兄弟能否收获美满婚姻、冰释前嫌?
  • 废柴小姐初长成废柴小姐初长成鸢枭离|古言万年难得一遇的穿越戏码居然被她遇见了,居然穿越到一个整日被欺负的废柴小姐身上。这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简直是个废柴。最可怕的居然还是无意中招惹了个腹黑的恶魔王爷,。 某日里灵泉池边 “本王救了你。”某王爷得意的看着浑身湿漉漉却怒火朝天的女子。 “我差点就能晋升,被你打断,你说是在救我?!”wtf?!女子更气了,什么鬼道理。 “没错。” “好,就算是你救了我,那您现在能走了吗!”某女子咬牙切齿的瞪着眼前的人,恨不得一巴掌拍过去。 “不行,我救了你,就要为你负责。” 啥?“你哪来的鬼道理?救人还要负责?。” 某王爷突然深情款款的凝视眼前女子,眉眼里闪着柔情。 “因为是你,才想要负责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