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87章 生死(结局)

容煜真的没想到,他还没查出凶手,苏浅浅当晚就病倒在床上了。

“咳咳。。。”苏浅浅每日在床上,一咳嗽,便是一帕子的血。

“这可如何是好?”碧云觉得苏浅浅这病来的突然,刚想去找大夫,就被红荔拦下了。

“大夫说了,夫人咳血是正常的情况。”

苏浅浅看着红荔的嘴脸,不知道为何,从她眼神中看出一丝惊慌,便唤了娘亲派在身边的常嬷嬷。

“嬷嬷,去给我找个。。。靠谱的大夫。”

红荔眼神恍惚,在屋里团团转。

苏浅浅最难受的时候,只是攥着碧云的手,只感觉发作的厉害,但似乎也撑不了太久了,恍惚间她看见天边的云彩,苏府的一草一木,她这是。。。想家了。

-

苏浅浅死的消息,传到容煜耳朵里的时候,他还有些不相信。

“好好一个人,怎么可能?”

容煜觉得前一秒,仿佛她还在他面前,扭扭捏捏。

当他真的看到苏浅浅一动不动脸色苍白,才知道她好像真的去了。

“苏浅浅,你在骗我对吗?”容煜觉得,很有可能是苏浅浅故意死遁,想逃离王府做的把戏。

“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就是觉得我偏袒祁月娇,生气了?”

“还是你想回苏府,都可以,想和离我也可以满足你,你如何要和自己的身体过不去。”

容煜紧紧攥着苏浅浅的手,直到御医当着他的面,确认苏浅浅已经死了,似乎是中毒而亡。

“你们怎么照顾她的?”

容煜把苏浅浅周围的丫鬟婆子全部捆起来,严加审问,红荔却显得非常可疑。

“我,我不是故意害夫人的,是祁月娇威胁我爹娘的性命啊。。。。。”红荔受了许多罪,这才透露真凶。

容煜听了先是愣住,觉得怎么可能是她?后来想想,祁月娇的每一步似乎都有计划,她对苏浅浅的污蔑,其实他也知道,只是祁月娇是他心尖的人,他愿意多偏袒她一些,可是她如何能如此狠心,似乎变了一个人。

“你在骗我。”容煜看了红荔一眼,告诉下人继续审问她,便匆忙去见了祁月娇。

祁月娇在烛光下,温柔的绣花,看到容煜来了,放下手中的物件,朝着容煜飞奔过去,扑倒他的怀里,谁曾想容煜直接撇开了。

“夫君,这是。。。”

容煜黑这个脸:“我有话问你。”

祁月娇似乎猜到了什么,眼神有些闪烁:“有什么事情,夫君尽管问。”

-

三月后,煜王府祁氏死于重病,据说和那煜王正妻一种死法,咳血而亡。

这煜王也彻底打了光棍,不过旁人都觉得是他本人克妻。

苏丞相自从苏浅浅走了后,老了许多岁,憔悴了不少。

苏鸾依今日得空,携苏夫人一同到宫中拜见苏贵妃。

苏贵妃倒是咬牙切齿把容煜骂了一遍,然后又叫嫂子不要生气,浅浅的死也不是煜儿故意的,煜儿能否被封为太子,还要看苏家在朝堂上的主力,此时正是关键时期,而苏浅浅的死,也不能动摇容煜和苏家的联盟。

苏夫人点头应下,只是苏鸾依倒是心里憋着一口气。

“二殿下如此不珍惜浅浅,为何我们苏家还要帮他?”

苏夫人抓着鸾依的手,实际上这是苏浅浅死后,利益最大的选择,对二殿下,对苏家都好。

容煜自从死了正妻和白月光,似乎对感情之事更加无欲无求,自愿领兵到边疆平定战乱,倒是这一盘棋下的让很多人都摸不着头脑,朝堂之上风云巨变,很多人都转而投靠容钦的门下,认为皇后的嫡子倒是更有机会被立为太子。

-几年之后,皇帝重病,容钦被立为太子,谁知容煜直接造反,硬生生杀出一条血路,登基为帝,本来容钦能有一条活路,却不知道为何被容煜一箭封喉。

起因只有容煜自己清楚,容煜抄家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他的一副藏画,画的倒不是容钦的妻子沐翩郡主,倒是那个在容煜心底很久没有出现的,苏浅浅。

容煜不知道为何心中一股邪火,索性把这个和他争夺皇位的兄弟杀了。

登基后,容煜安置好后宫,后位却空着,追封苏浅浅为后,安抚了苏家,倒是缺点什么,偶尔看着这幅画,容煜总觉得画中的苏浅浅一点也不像她,安安静静弹着古琴。

他的手摸着画纸,有些怀念,又觉得愧疚。

和画卷放在一起的有一个破旧的兔子钱袋,倒像是有些年头的东西,容煜虽然没见过,但是却觉得似乎和苏浅浅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今日容煜好奇,打开这个破旧的钱袋,发现其中藏着一副地图,画的倒是传说中药王谷的位置。

为何容钦会藏着这个,传闻中的药王谷,能让人起死回生,这容钦和苏浅浅的交情,他不清楚,不过应该是不浅薄,否则容钦为何会至今留着这些?

有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从他心中燃起,他忍不住想起什么,或许苏浅浅没有死。

不过没有死,他也不会去找她,只是希望她若是还活着,回来便是,若是回来他自会奉上皇后之位,弥补之前的疏忽。

“派人寻找地图中的药王谷。”

容煜把事情吩咐下去,看着天边升起的朝阳,不知道为何燃起了希望。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妖妃倾城:皇上,请您一边去妖妃倾城:皇上,请您一边去久涂|古言无忆就吃个泡面睡个觉就穿越了?而且不废吹灰之力就当上了皇后,从此,无忆就在后宫里横行霸道,皇上,娘娘今天把曦妃的寝宫烧了,某君说:烧几个都没问题皇上,娘娘今天带一群人在御花园赌博,某君说:送给她一点银子去,皇上,娘娘今天让身边丫鬟打遍了后宫,某君:给她一把鞭子。无忆玩遍后宫,手撕白莲花,脚踩绿茶婊,唯独玩不了某君,皇上,不要啊,臣妾小日子来了,某君邪肆一笑:朕可以浴血奋战~
  • 炮灰重生:仙姝归来炮灰重生:仙姝归来提灯姬|古言林语死了,又重生了。那些前世害过她的人,一个都逃不掉!且看她小小仙姝,一步步除掉害她之人,坐拥美男无数,登上九霄揽月!
  • 废柴小姐初长成废柴小姐初长成鸢枭离|古言万年难得一遇的穿越戏码居然被她遇见了,居然穿越到一个整日被欺负的废柴小姐身上。这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简直是个废柴。最可怕的居然还是无意中招惹了个腹黑的恶魔王爷,。 某日里灵泉池边 “本王救了你。”某王爷得意的看着浑身湿漉漉却怒火朝天的女子。 “我差点就能晋升,被你打断,你说是在救我?!”wtf?!女子更气了,什么鬼道理。 “没错。” “好,就算是你救了我,那您现在能走了吗!”某女子咬牙切齿的瞪着眼前的人,恨不得一巴掌拍过去。 “不行,我救了你,就要为你负责。” 啥?“你哪来的鬼道理?救人还要负责?。” 某王爷突然深情款款的凝视眼前女子,眉眼里闪着柔情。 “因为是你,才想要负责到底。”
  • 冷心王妃请站住:王爷的一世情缘冷心王妃请站住:王爷的一世情缘斐梨心|古言5岁的她被亲爹放到了贫苦人家,就因为她长得太丑?青梅竹马的皇子,把真正的贫苦丫头当成了她。她成为了穷丫头的影子,舒晨瑶,舒暮心,两人只有一个可以取得成功。世人皆知的秘密,他难道就真的不会怀疑吗?恍若谪仙的王爷,众女子的梦中情人为何苦苦的追寻她?她的清萧哥哥真的是当今太子吗?成为王妃后,两位活宝,又将怎样发生先婚后爱……
  •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我向苍天借明月|古言他,爱新觉罗•胤禛,历经九龙夺嫡,最终君临天下;她,名门闺秀,才貌双全。原本天作之合,佳偶一对,却阴差阳错,与爱擦肩。一个错付真心,一个心字成灰,一步错,步步过,错过今生,错过来世,何时才能真心真意爱一回? 姐妹情深,兄妹情深,侯门一入深似海,爱恨情仇无止休。天赐良缘,天作之合,千里姻缘一线牵,鸳鸯误点为哪般。爱新觉罗•胤禛、年冰凝;爱新觉罗•胤祯,年玉盈,两兄弟、两姐妹,阴差阳错遇见你,生生世世不分离。 本文讲述雍正皇帝与年妃的爱情故事,基本尊重历史,不宫斗,不滥情,不虐恋,数字军团靠边站,康熙也只打打酱油,偶尔搞笑,基本煸情,志矢不渝、无怨无悔,只为写出我心目中的四爷,写出我心目中的爱情。
  • 花千骨之情重回恋花千骨之情重回恋冰cold|古言花千骨,重生琳,他失去了记忆,她还未有,她还愿意做他的,曾经的,小徒弟吗,愿意和他在一起吗,当东方彧卿和杀阡陌做出了抉择,会怎样?一切都是未知的谜.........
  • 大佬们带我躺赢大佬们带我躺赢超灵哒|古言[空间]+[系统]+[种田文]+[团宠]+[甜宠]+[美食文] 高冷恨嫁男VS逗比不婚女 非池中之物(男主)VS全书宠儿(女主) 穿越后温宠儿看着还过得去的家在努力奋斗发家致富,后来,她富可敌国了。 可TM的为什么告诉她温柔的娘是大佬,常年不在家的爹是大佬,认了个便宜师傅还是大佬!周围的人都是大佬,就她是个渣! 温宠儿:呜呜呜~你们为什么不早告诉我!那样我就可以依偎在你们怀里躺赢了! (小剧场) “师傅,我有多少个师兄弟师姐妹啊?” “三千” 到后来温宠儿才知道她的师兄可以以一敌千。 (温宠儿过生日) “宠儿这是为师特意为你找来的看喜不喜欢?” 看着面前的圣旨,温宠儿激动了,“喜欢喜欢,师傅您 又年轻了!” “给你的”林非池推过自己准备的礼物。 打开一看,满满一盒子的钱,“师兄你又变帅了!” (跟谁姓) “孩子跟我姓你们同意吗?” “听娘子的!” “听儿媳妇的!” “听宠儿的!” .......... 简介无能请看正文。 本文纯属架空,勿考实,勿深究,勿模仿,勿当真!其中可能有许多不合理的地方,欢迎指出。
  • 戏精嫡女追夫记戏精嫡女追夫记慕牧梓|古言我,沈梦溪,居然穿越在我的游戏角色上―喜欢舞刀弄枪的侯府嫡女!!什么弱鸡少爷,什么邪魅皇子,都给本小姐闪开!我就想做个温柔的女孩子有那么难嘛~
  • 半缘落暮半缘君半缘落暮半缘君狐氏妖妖|古言九灵界:不可避免的狐仙大战中,狐族知名的废柴她竟然一步登仙,成为传世的灵物——玄月玉狐。他是万俟仙,是九灵界不可超越的存在。当她受尽生不如死之苦时,他不离不弃;当她承受剔仙之苦被人带走,他却抛弃一切只为寻回朝思暮想的她;当她倍受邪术反噬,他只求她一切安好。她叫落小暮,当他万箭穿心,她却无能为力;当他走火入魔,她便永远站在远处等他回头;当他即将长眠,她却用自己性命换取他的长存。这是她欠他的......--------------------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月明屋下,只求能永伴石墓下长眠的君,流下清清泪,永伴君三世。【繁华落幕】
  • 包笑女仆宫琉璃包笑女仆宫琉璃穿越星|古言翩翩君子,宜然有斐。憨憨琉璃,宜室宜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