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4章 栽赃陷害

“啊~嚏~”

繁缕站在卖桂花糕铺前,刚咬了一口桂花糕,突然被一个喷嚏袭击,嘴里的桂花糕全喷射在路人的衣服上了。

“准是祥安在念叨我了,你以为我真的会帮你找那只野猫吗?我才不会呢,它消失了正合我意,我趁这机会要吃好吃的,玩好玩的。”繁缕嘀嘀咕咕地埋怨道。

“麻烦老板行行好,施舍点吃的给我吧!”一个熟悉声音在繁缕耳旁响起。

“滚开!臭小叫花子!”卖桂花糕的男摊贩大声骂道。

繁缕转头看到站在她旁边托着一个破碗的小乞丐是长鸣,长鸣耷拉着脑袋准备走向下一家摊贩。

繁缕拦着长鸣,投了一两白银到长鸣的破碗里,沉声说道:“你自己拿钱去买吃的吧!”

长鸣始终低着头,感激地说道:“谢谢!谢谢,小姐大方施舍!”

繁缕自嘲道:“长鸣,你看我像富家小姐吗?”

长鸣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吃惊地瞅着繁缕,他先是一愣,然后是目瞪口呆,紧接着是尴尬地红了脸,他缓缓地问:“你是胡水……不对,你是繁缕吗?”

繁缕点头:“是我。”

长鸣拿起碗里的一两白银递给繁缕,说道:“我不能收你的银子,还给你。”

繁缕不解地问:“为什么?”

长鸣红着脸说:“你自己还要存着银两上交给干爹的,我不忍心拿你的银子。”

繁缕乐呵道:“你不必担心我,我过得很好,我给你的银两你买点食物带回去偷偷分给其他伙伴。”

长鸣直接把银两塞到了繁缕的手中,卑微地说:“对不起,我弄脏了你的手,但是我不想收你的银子。”

繁缕生气地说:“长鸣,你怎么变得固执了?”

长鸣不作解释,准备离开。

繁缕追着展开双臂拦住长鸣:“你先别走,我还有话想对你说。”

正在此时,两队穿着统一制服的衙役提着灯笼风风火火地出现在街头,打破了街上的喧闹,众人惊讶地看向衙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领队的捕快展开手里的一副画像,对着众人威严嚷道:“各位乡亲,今日有一位达官贵人丢失了一件重要的宝物,这宝物就是这画里的翡翠绿葫芦,有谁捡到的,请速速交上来!如若发现私自偷藏,不愿奉还者,则逮捕问罪,一律按偷窃罪处置!”

众群众面面相觑,纷纷表示自己没有捡到绿葫芦。

繁缕倒是惊出一身冷汗,她用食指撩起衣襟,瞄了一眼怀里藏着的绿葫芦,佩服自己的眼光很准,佩戴着绿葫芦的主人果真是一个富贵的官家公子。

领头的捕快再次发话:“没有人捡到是吗?那对不住各位乡亲了,请排好队,我们要对各位乡亲一个个搜身检查了,感谢配合!”

繁缕赶紧拉起长鸣的手悄声说:“快跟我来。”

长鸣以为繁缕有什么急事,二话没说跟着她跑到偏僻的角落。

繁缕把藏着怀里的绿葫芦拿出来,直接塞到长鸣的手中,小声地说:“听好了,你拿着这东西藏在虎爷的住处,回去的路上,机灵行事,千万别让人看见这宝贝。”

长鸣盯着被繁缕紧紧抓住的手,好奇地问:“这是什么宝贝?”

繁缕松开手急着说道:“你想不想早点从虎爷的魔掌逃出来?如果你想的话,就按我说的话去做,不要多问。”

长鸣看见自己手心里的宝物是一个翡翠绿葫芦,瞬间明白了繁缕的意思:“这是借刀杀人的计谋吗?”

繁缕推了一把长鸣,说:“你明白就好,快点走!别让我失望。”

长鸣把绿葫芦藏好在身上,告别时对繁缕说道:“你放心,我一定会把这件事情办好。”说完便匆匆离开,消失在黑暗的街角里。

繁缕等长鸣走远后,才想起要去找祥安汇合,她在原地跑了小跑了四五圈,跑出满头大汗,见到祥安后,她气喘吁吁地说:“小姐,我满大街都找了,就是没找到黄喵儿,我猜黄猫儿肯定投奔到别的富贵人家去了,你就别找了,这时辰也不早了,我们也该回府了!”

祥安听到繁缕这么一说,心里特别难过,忍不住哭道:“我养了它也有些日子了,我们都产生感情了,它怎么说跑不见就不见了呢?”

繁缕拍着祥安的肩膀安慰道:“小姐,这有什么好伤心的!有可能是黄喵儿在街上看见它以前的旧主子了,跑回到它前主子那里去了,还有可能它自个跑回钱府去了。”

祥安抹干眼泪,冷静地说:“我宁可相信它是回钱府了,走吧!我们回去找找。”

繁缕挽着祥安,祥安提着红兔子灯笼准备回钱府。

刚走四步,就被一个眼尖的高个子衙役拦住了去路,问她俩去哪里,繁缕机灵的答话:“我家小姐是陪同老爷夫人一起出来赏花灯的,结果在人多的地方,我们与老爷夫人走散了,我们准备自己回府里。”

高个子衙役提起灯笼照着祥安和繁缕认真地打量了一番,一脸严肃地问繁缕:“你们是哪户人家的孩子?”

繁缕道:“我家小姐是云秀绸缎庄的钱老板的千金。”

高个子衙役冷冷地说:“不管是谁,等搜完身再走。”随即喊了一名老妇人帮忙搜祥安和繁缕的身。

在被老妇人搜身时,祥安疑惑看着高个子衙役问道:“为什么搜我们的身?”

繁缕插话明知故问:“是不是哪位大人物丢了贵重的物品?”

执行搜完身的老妇人,沙哑地声音禀告高个子衙役:“没有。”

高个子衙役看向祥安和繁缕:“你们是否捡到一个翡翠绿葫芦?”

繁缕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哦,我想起来了,我在人多处寻找我家老爷夫人时,我被一个鬼鬼祟祟的乞丐撞了一下,我见到那个小乞丐长得贼眉鼠眼,急冲冲的跟着一个穿着华丽的公子哥,然后又急冲冲地折回来,小乞丐手里握着一串绿色的流苏,应该是玉佩,最后我看见那个小乞丐往街角逃跑了。”

执行搜完身的老妇人听繁缕说完话,突然打开了话匣道:“官爷,在这镇上只要有人带金银珠宝上街准会被偷,但总是无人发现小偷作案,乡民街坊一度怀疑是流窜的乞丐作案,因没有证据,每回去衙门告状的人都是失望而归。听说这些流窜的乞丐都是被一个赌坊的恶霸胁迫训练成扒手了,八成这翡翠绿葫芦让乞丐给偷了。”

高个子衙役听老妇说完话,立即向领头的捕快招手喊道:“杨捕头,这里有线索!”

杨捕头迈着流星大步走到高个子衙役身边,沉声问道:“什么线索?”

高个子衙役指着繁缕回道:“这个小姑娘看见一个乞丐偷了大公子的翡翠绿葫芦。”

杨捕头躬着身子问繁缕:“你真的看见乞丐偷绿葫芦了?”

繁缕镇定回答:“是我亲眼所见,不过我听说偷东西的乞丐都是被一个大坏人指使干的,他们偷不到钱财,不能交差会被挨打挨饿,希望你们解救这些可怜的乞丐。”

杨捕头的双眼瞟向祥安问道:“你是谁家的小姐?这么晚就你和小丫鬟上街么?”

高个子衙役插话禀告:“她们说是云秀绸缎庄钱老板的女儿,陪同钱老爷和钱夫人赏花灯时走散了,她俩着急想赶回钱府。”

杨捕头站直身子,转头吩咐高个子衙役:“两个小姑娘走夜路不安全,你负责送她俩安全到钱府,然后你再去街角找我们汇合。”

高个子衙役双手抱拳大声应道:“是!”

话音一落,祥安和繁缕被高个子衙役催促指路,急赶着护送她俩回府,繁缕挽着祥安走在前面带路,高个子衙役跟在她俩身后。

祥安对于刚发生的状况一脸懵的状态,很佩服繁缕能言善辨,不知道她见到乞丐偷的是否是木言成公子的绿葫芦?

祥安回头客气地问高个子衙役:“大哥哥,你们是不是在替木言成公子寻找丢失的绿葫芦?”

高个子衙役挑眉一皱说:“不认识你说的是谁,这丟东西的人,任何人别乱打听。”

繁缕笑嘻嘻地扭头接话:“官大哥,我家小姐只是好奇心重而矣,我们小孩子家不会胡乱打听。”

高个子衙役只“嗯”地一声,不再出声。

祥安不好意思继续追问高个子衙役,只是望着繁缕说:“送我红兔子灯笼的公子就叫木言成,他问过我有没有见过绿葫芦样式的玉佩,你见到乞丐偷的是他的玉佩吗?”

繁缕假装回忆,迟疑回答:“好像被偷的是这位公子。”

祥安义愤填膺骂道:“臭乞丐不学好,竟学偷东西,难怪招人讨厌!想必木言成公子贵重的东西被偷,肯定心急死了。”

繁缕听到祥安说出这番话,感觉到非常刺耳难听,她的心也像是被一根刺中了心,感觉到难受和生气,这一刻她特别讨厌祥安,她忍不住替乞丐辩驳道:“那些乞丐是被坏人逼迫去偷东西的,他们有不得已的苦衷。”

祥安天真的看着繁缕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繁缕瞥了一眼祥安,淡淡的回了一句:“我听说的。”她不想再对祥安多说废话,连忙转移话题:“小姐,我们到钱府了。”

祥安开心地回头对高个子衙役喊道:“大哥哥,我们到了,你就送我们到这里就可以了,谢谢了!”

高个子衙役看见祥安指的“这里”是一处宅院的偏门,不解地问:“这儿不是大门呀?”

繁缕推开偏门,侧转身微笑地接话道:“官差哥哥,这偏门近,这还是府里的人给我家小姐提前开的门,特意等我们回来的,您忙您的事去吧!辛苦您送我们一趟,谢谢了!”

高个子衙役冷冷地说:“好,你们注意把偏门锁好,别让盗贼溜进府。”

祥安点头哈腰微笑答道:“知道了,谢谢大哥哥!”

等祥安和繁缕走进府里,关上偏门后,高个子衙役才离开。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红颜桃花劫红颜桃花劫旧江|古言一世桃花,她只为他而舞,那年桃花树下,互许誓言。红颜是劫也是缘,望眼前尘,不过昙花一现……
  • 嫡女帝凰嫡女帝凰灵琲|古言明镜儿: 十年前,亲眼目睹母亲与外祖父一家人惨死。 十年后,当年的杀母仇人,竟成了她的继母。 世事果然很难预料…… 当她突然出现在王府,看到继母惊愕的表情, 微微一笑道:本郡主没死掉,是不是很惊喜? 墨王府死掉十年的嫡女郡主,突然华丽回归。 消息传开后,帝都内,一时间掀起层层风浪。 未婚夫婿却在此时上门,当众与她解除婚约。 本属于她的嫡女之位,也被后来的继姐抢走。 想让她沦为别人的笑柄,可惜她从来都不是任人欺凌之辈。 这辈子她奉承的就是:本郡主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得到。 突如其来的一桩命案,一时间轰动朝野,她亦被牵涉其中。 随着命案的真相揭开,那些被封锁起来秘密慢慢浮出水面。 继母开始恐惧不已; 继姐对她畏惧不已; 后宫的黑手伸入王府; 帝王也时不时的试探; 江山动荡,朝臣、商贾、百姓一片混乱。 ----------------------------------- 墨君离: 想要好好保护你,最后才知道,你的双手早已经沾满鲜血。 顾成玉: 当我执念成魔才发现,一念佛,一念魔,你早已应用自如。 温慎涵: 原以为你只是被宠坏的女孩,没想到你的另一面竟是恶魔。 青之炫: 我想得到你的人,你想要我的命,这个世界果然是很公平。 明烈日: 我为你动了心,却了情,你却告诉我,你的心早碎落一地。 梵明朗: 最后才明白,原来守护你,不只是一个承诺,却无关风月。 梵明日: 那一日,是我们大婚的日子,我要踏出天宫,亲自迎接你。 此文是《丞相的世族嫡妻》姐妹篇,一对一的结局,希望大家喜欢。
  • 浮生书录浮生书录凝雪染倾颜|古言简介:瞬息千年光阴斗转,木是潇潇江也滔滔,烟火几度早已谢幕,落似尘灰繁华尽坠。容颜迟暮,花则无数,费心染一季寒霜凄苦,错将相思赋。纵君旖墨情牵一怒,袖手浮生书录,却仍是不敌风靖初,到头来尽是输。时过境迁是人非物,绝情断爱再难回顾!醉卧香如故,一夜细回溯。慵懒路途,难免糊涂,忘却风靖初……轻倚姻缘树,少年白衣露,再遇那年红妆枯骨,何忍再尝情之毒,我已不是风靖初,能否祭奠过往酌酒一壶?君旖墨:青丝白头是我,欢颜笑望是你,你用那目光冷冷将我推入最绝望的、地狱。风靖初:你说过你最大的心愿是能感受,我也说过我最深的遗憾是不能拥有,是你、我如何放手?
  • 倾世妍华:无双帝君心尖宠倾世妍华:无双帝君心尖宠苏陌默|古言她是九重天上第一人,神王之女,位同帝君,可是却对那个不懂七情六欲的他动心。神女之泪,天帝恩准让她进入轮回道,经历九世轮回。某神女简直想骂天,谁说她得了抑郁症!分明是她想进入轮回道下凡玩儿,谁知道竟然会被封住所有记忆!当轮回的转盘开始翻转,当这场轮回出现意外,当她开始懂得世间之真情,她的命运,开始由她自己掌控……
  • 逍遥狂妃:邪相宠妻无度逍遥狂妃:邪相宠妻无度吖吖熊|古言五年前,朝政动乱,改朝换代,她从高高在上的名将之后变成了人人可欺的罪臣之女,颠沛流离;他从嗜血而生的杀手平步青云,命运一朝改写;五年后,她忘却前尘,是破云将军的义妹,是江湖中赫赫有名的“医毒”,来去自由,无人敢惹;他是权倾朝野的离相,杀伐决断,却令女子趋之若鹜;一场不算巧合的初遇,他步步紧逼,给了她一场又一场的惊喜,只为娶她;她以守为攻,对他说了无数个不,只为避他;见招拆招之后,他轻笑;“云迩,你赢不了我的!”她手扬休书轻笑,“所以我要休了你!”而他眸光淡定,“可仅有我宠得起你!”
  • 倾绝毒后:帝君专属小奴隶倾绝毒后:帝君专属小奴隶翎希子|古言魂穿?对不起,姐是身穿,赶不上潮流!奴隶?对不起,姐只适合拿手术刀,当不起奴隶!通缉?对不起,姐有背景,有本事你就来抓!敌人?对不起,姐没有放在眼里,乖乖躺上来姐就放你一马!别人是魂穿,她是身穿;别人穿越就算是个废材也有个小姐身份,她穿越却是被人抓去当奴隶;别人穿越就逆袭,她穿越就被皇帝惦记上了;别人穿越强大朋友一大堆,她穿越先招惹强大敌人一大堆!敢动姐?先撒一把毒药!再把你拉到姐的实验室看看你的内脏是什么颜色!可姐那么嗜血,怎么有一个比姐还变态的?不仅看着姐解剖活人不眨眼,还教姐如何更加嗜血?教完就给姐滚蛋!什么?不可以退货?这是什么无良商家?等等,不是说只限于教学吗,为毛要把姐扑倒?
  • 废柴小姐初长成废柴小姐初长成鸢枭离|古言万年难得一遇的穿越戏码居然被她遇见了,居然穿越到一个整日被欺负的废柴小姐身上。这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简直是个废柴。最可怕的居然还是无意中招惹了个腹黑的恶魔王爷,。 某日里灵泉池边 “本王救了你。”某王爷得意的看着浑身湿漉漉却怒火朝天的女子。 “我差点就能晋升,被你打断,你说是在救我?!”wtf?!女子更气了,什么鬼道理。 “没错。” “好,就算是你救了我,那您现在能走了吗!”某女子咬牙切齿的瞪着眼前的人,恨不得一巴掌拍过去。 “不行,我救了你,就要为你负责。” 啥?“你哪来的鬼道理?救人还要负责?。” 某王爷突然深情款款的凝视眼前女子,眉眼里闪着柔情。 “因为是你,才想要负责到底。”
  • 第一次做恶毒女配第一次做恶毒女配铸才同学|古言哪个恶毒女配有我这么凄惨的!?一睁眼就被打的半死不活,外加羞辱毁容。
  • 女帝月白女帝月白一斤柠檬精|古言从大家闺秀到将军夫人,从后宫之主到一代女帝,荣华富贵权势滔天从来都不是秋月白的追求,但她却在命运的安排下走上了这条通往权利巅峰的路。
  • 这个王爷很特别这个王爷很特别猪儿虫是虫|古言母不疼父不爱穿去古代很意外。这个王爷很特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