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47章 介入朝局

次日一早,绍渊便做好了准备,待柯凡派人来接。

自上次寻得“玉衡”以来,“开阳”便没了动静。近来,绍渊常和鑫云一起在长安城里到处转悠,一是真的享受这样和云儿的相处时光,二是希望某日可以感应到“天权”的存在,却一无所获。他不得不猜测,也许“天权”在长安自己无法轻易接近的地方――皇宫之内。故而,听到柯凡为译者烦忧,便主动提出帮忙,希望有机会可以进入皇城,探查“天权”。

看来柯凡是真的着急了,居然亲自来接绍渊。

绍渊把风泽也带了过去,解释道:“他的母亲是乌丸人,自小生活在匈奴语和通古斯语混杂之地,我顺便带他去玩玩。无妨吧?”

“无妨,无妨。不过索伦使者说的不是这两种语言,通匈奴语和通古斯语的译者典乐是有的。”

“使用同一语系的人,有时地域不同,说出来便也会不一样,不过其中都是有关联的。”绍渊微笑着边说边上了马车。

风泽嫌弃的看了一眼马车,勉强跟着绍渊上了车,好想念虎虎的纵越狂奔啊!

招待使者的驿馆在西安门北不远处,占地很广,索伦使者占据了其中的一个精致小院。此时已是五月天,正是花儿繁盛,争奇斗艳的时节。

刚到院外,就听到里面有说话声传来,绍渊示意柯凡让人不要通报,先在院外听了约一刻钟,而后才又起步入了院子。

“柯大人!”索伦译者生硬的过来招呼,随后用手指了指天,道:“魏言克滴欧布?”

柯凡一脸懵的看了看译者,又看了看绍渊,做出一个无奈的表情。

“乌贵,捏特,必西……”绍渊连续说了好几个词,终于看到译者露出了个了然的神情。

他侧头看着柯凡,道:“刚才我在院外听了一会儿,发现他们的语言并不单独属于某种语系,似乎与每种都有关联,再加上地域独特的发音,确实有些难懂。”看到柯凡又皱起了眉头,又道,“大人不必忧心,给我一点时间,让我和他们一起生活几天,多多交流,我应该可以勉强做个译者。”

“左公子,你有把握?刚才你们说的是什么?”

“他刚才指着天问话,言中提及‘魏言’,‘魏言’在北方的有些部落里是指首领,也就是皇帝陛下,我猜他是想问是不是皇帝陛下召见。我回他的话是几种语言中表示‘没有’的意思,最后一种他听明白了,而这是我所知道的最北边的语言了。我有些把握,可以试试!”

“实在是太好了,我让人安排左公子的房间。”

这是,后院突然传来一阵喧哗哄闹的声音,柯凡用询问的眼神看了看索伦译者。

译者咕噜了一句,绍渊半猜半译,“他们可能在后院摔跤,我们去看看吧!”

一边的风泽听得,脸上立即高兴了起来,拉了拉绍渊的衣服,表示自己想去,绍渊点了点头。

“左公子请!”

“柯大人请!”

转入后院,哄闹的声音更大了。

在一个木制的圆台上,两个汉子光着上身,扭打在一起,身上的肌肉遒劲有力,汗珠在古铜色的肌肤上蜿蜒。旁边有七八个索伦使者和几个奴仆在围观,不时发出喊声。

不一会儿,稍年轻些的被压在另一个人的身下,无法动弹,他挣扎了好久,只得嘴里喊了一句什么,另一人放开了他,站起身来,向周边的人做了个“谁再来?”的手势。

绍渊见风泽跃跃欲试的样子,对他点了点头。

风泽一下了蹦上了圆台,高声道:“我来!”

台上的汉子见上来一个孩子,对着柯凡连连摆手,又看着译者,嘴里叽里咕噜的说着什么。

译者来到绍渊身边,说了半天,勉强听懂了几个词,“太小,受伤……”

绍渊微笑着用好几种语言说:“无妨!”

风泽将自己的上衣脱下,露出嫩白无暇的皮肤,稚嫩的肌肉亦非常可观,他挺直身躯,用乌丸话道:“我是草原上的狼伢儿,是天空中的雄鹰,我是受长生天护佑的勇士……”

绍渊看着风枞,心中五味杂陈,乌丸王族的血脉带给他的那些与生俱来的东西,无法磨灭……

索伦勇士不知是听懂了还是被他的气势感染,双臂张开,微微弯腰,摆出了摔跤的起手式。

两人很快纠缠在了一处。风泽的身形比对手娇小许多,但力气极大,那人没有想到,差点一接触就被风泽摔了一跤,随后就认真了起来。

绍渊一边看,一边听旁边的人说话,参考着当时的语境,猜测着他们说的意思,再加上一个半吊子的译者,居然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约一刻钟,风泽没有悬念的战败了,不过对方也累得不轻,丝毫不敢看不起这个明显还没有成年的孩子。

“师兄,我也要留在这里,他们好强!”相比于在山里和师傅的比试,看来风泽明显更喜欢这种更依赖于力量的较量。

当晚,苏顺回宅子告知了鑫云,又拿来了一些生活必须品和绍渊的药,几人便留在了驿馆,和索伦使者同住同吃。

风泽非常高兴,虽然语言不通,但是打起来过瘾啊!平时的沟通大多依赖偶尔相通的几个字和手势。

三日之后,绍渊已经基本可以和索伦译者正常交流了。

这些索伦使者所用的语言果然如绍渊当初猜想的一下,是北方几种语言的混合,又加上独特的乡音。绍渊记忆力过人,又略通这些语言,通过这几天对他们语言的分析,便可融会贯通了。

柯凡大喜过望,特意跑到甄邯面前去夸了绍渊,把甄邯的兴致也勾了起来。

下朝之后跑到了驿馆看绍渊怎么和人家沟通,顺便下棋。

绍渊把甄邯介绍给了使者头领,索伦王子伊德尔。

伊德尔从绍渊处得知来人是天朝大官,右手用力拍上自己的左肩,发出“澎”的一声,然后对着甄邯行了个九十度的弯腰礼。

甄邯赶紧把人扶起,回了一揖。

“师兄,人家问陛下何时召见?”

“今天朝上陛下问起此事,估计就在这几天了,你快告诉他,然后我们对弈一局吧!”甄邯边说,边看着伊德尔的脸,又注意了一下在场的另几个索伦人。

到了绍渊屋里,两人摆开棋局,他们相熟之后,相处一贯放松,绍渊将身子斜倚在软椅上,苏顺了然的过来替他捏肩。

甄邯看了看绍渊的脸色,道:“小师弟累了?棋就算了吧!”

“肩有些酸,师兄只要不嫌弃我坐姿不雅,陪你下局棋也是无妨的。”

“今日我执黑子!”甄邯拿起一子,落于棋盘中,随口问,“这个索伦国在哪里啊?”

绍渊亦落下一子,“坚昆向北还有很远,说是他们的国家建在哈而乌苏湖旁。我们还是孤陋寡闻,此地闻所未闻!”

“坚昆向北?”甄邯沉吟着边说便又落了一子,“可是他们的长相……如果单凭他们的长相,我会推断他们是匈奴东胡部落的。不过匈奴和再向北的部落大多是游牧生存,活动范围大,互相通婚,血脉彼此交融也是正常的。”

绍渊将这几天所见所闻又在脑中过了一遍,并未发现可疑,因想得入神,忘了落子,甄邯关心道:“沐安,若是太累,我们改期吧!”

绍渊放下白子,微笑摇头:“师兄小心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三国桃花源三国桃花源烟湖木槿|历史一梦千年,二十一世纪宅男一觉醒来,竟然发现穿越到陶渊明所记桃花源村一名垂髫童子身上,是修身齐家还是治国平天下?且看主角如何带着一群与世隔绝,不闻世事的人争霸天下。
  • 白马长风白马长风荞麦清汤|历史苏桓,蜀中人氏也,幼无大志,略读书经,空得一才子之名,然天降奇缘,竟穿越于异世,兵戈缭乱之地,成就医神文仙。(不发女频了,果然这书还是适合爷们看。)
  • 明末乱世特种兵明末乱世特种兵sui悟空|历史明末乱世,崇祯年间,外有异族入关抢劫,内有陕西起义军,朝政腐败,土地兼并,民不聊生,一特种兵王志因一次任务穿越明末,娶公主,兴科技,扩疆土,且看王志如何振兴大明。
  • 民国佣兵民国佣兵菜君0|历史穿越民国,作为小人物,如何在历史的洪流中尽自己的那一份力。且看小人物在乱世的特公小分队。
  • 郭凡的捕快生涯郭凡的捕快生涯茶杯里的天地|历史中原王朝,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自唐宋元以下,迭次更新,又进入了一个崭新的朝代。 岁月匆匆,倏忽百年,本朝皇帝在位已满五十年。皇帝寿过甲子,年高倦勤,养生深宫,懒问朝政。 其时,东宫久虚,二王争位,势同水火。而朝廷内外,文武百官热衷于结党争权,以致于贪腐横行,局势糜烂。官宦士族,骄奢日盛。全国土地兼并,愈演愈烈,天灾频发,民生艰难。 于是,有识之士,忧国忧民,朝野上下,纷纷挺身而出,惩奸除腐,刷新政治,改革经济,舒纾民困。图谋朝廷之长治久安,力求百姓之安居乐业。 当此大变革的时代,从一个山区的小县城里,走出了一位年轻的捕快,带着他的小伙伴们,不畏权贵,不畏艰险,敢于执法,尽职尽责,在世间留下了自己一段浓墨重彩,悲欢离合的传奇人生。
  • 玉琢成玉琢成路人木某|历史亲王世子,皇帝侄子,这么嚣张的身份,不好好的浪一把,着实有些浪费。
  • 天下陈氏出义门天下陈氏出义门月神镰刀|历史洪武年间,朱元璋为报复陈友谅,派兵屠杀义门陈。陈氏后裔大多逃往海外,亦有一些流落民间,隐姓埋名躲避追杀。 小书童陈义枫逃至荒山野林避难,后遇陈氏故交道衍禅师,随他来到燕王的地盘安身。 谁知,这燕王府看似平静,却暗流涌动,即将掀起滔天巨浪…… 这是一个社会底层的小书童,成功逆袭,走上人生巅峰的故事。
  • 风卷狂沙风卷狂沙因真实而感动|历史南宋初年,战火笼罩了神州大地,民妇唐菊花在危难之中生下了一名超级神童。后来由于种种原因又将其抛弃,饥寒交迫的神童巧遇了一位绝世高手,神通遇到高手,是被毁灭还是随之逆袭?是继续默默无闻,还是踏其通天之路?
  • 围棋少年之围棋高手围棋少年之围棋高手薛光道|历史本故事纯属虚构,为围棋少年第三部,以棋为主
  • 烨婼天下烨婼天下独舞落殇|历史且容我于朔风卷尘北风萧瑟的今夜,再听一曲倾尽天下。刀剑嘶哑,高楼坍塌,缠线千匝纷乱在天涯。犹看不尽,三里桃花夭夭尽皆染血;再留不住,半生荣华富贵转瞬昙花。九重高塔倾塌,负了天下也罢,千秋万代不过浮华,青春易逝,韶华易老,悲白发已挽不住,昨日繁华。寂寞独守,半生空牵挂,忆不尽,临安初雨,沔水旧赋,且饮青都半山半水,再看新朝春去秋来,只奈何千载悠悠,当时少年的梦中的楼上月下,站着眉目依旧的你啊,拂去衣上雪花,并肩看天地浩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