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42章 瘟疫

西境之上,自那晚过后宗政无相的身后便多了个小跟班,为了查勘他言语是否属实便令一位头领携二十军众一同去往他口中所说的山洞,清晨去晌午归,头领对其描述句句在理,宗政无相这才放下心中防备。

另一边,黎族帐内,首领也正与诸位部将商讨此事。寒越军虽然被赶出了峡谷,但似乎并未如他们所料一般进入前方之地,更是留在了丘陵之地。

“怎么回事?明明都在计划中,为何突然不走了?”

“莫非有什么变故不成?”

“我早就说过,就该在峡谷中将他们诛杀免得夜长梦多,你们不听非要如此,这下随了愿了!”

“此事是我考虑不周,本以为领军之人是个毫无作战经验的人,不曾想却是个麻烦!”首领说道。

“叫我说,不如现在出击命两侧人马进攻,让他们死在那丘陵之地也省的再多事端!”

“不可啊首领,丘陵之地那是幽族的旧地,我们虽已将其收复,但对那地形依旧不够了解!贸然出兵,很有可能回中埋伏!”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道要等到他们援军来打到我们面前来才出手吗?”一个腮帮胡子的部将说道。

“不如,派两个人前去打探一番,一来可以了解丘陵之地的地形,二来观察一下他们的中军部署!”

“也罢,就按托纳所说的去办!”首领说道。

托纳是黎族的智者,多场战役都是他策划的。他本是老首领手下的军师谋将,后来老首领死了他便跟了现任首领,此人是个心思极深的人,其余部将也只能遵循军令行事。

————

————

靖州,不知为何忽然间一种传染性极强的病在坊市间传开。已有千人死于此病患,更甚有多人身患其兵,当地郡守对其也是束手无策,找遍了靖州郡城内所有的医师,皆无良策。

“大人,若是此事再不解决,不出半月靖州的人怕是要死绝了。”

郡守身穿黑色官袍行走在官道之上,望着街两边坐躺的百姓两目噙着泪水心里也不是滋味。

“我已将此事交由辅政司,这件事体大需陛下亲自定夺,你我也是听令行事。”

“前不久来此察探的医师讲,所患此病者四肢无力、双目发昏、体肤发热胸中烦闷,咽喉干裂,这倒是让我想起了一桩病症之例。”

“快讲,不要卖关子!再慢一时,不知我城中要死多少的无辜百姓?”

“此病倒像是瘟疫,先秦《素闻.本能病》篇中写道,厥阴不退位,即大风早举,时雨不降,湿令不化,民病温疫,疵废。风生,民病皆肢节痛、头目痛,伏热内烦,咽喉干引饮。此两类病症倒是吻合!”

“既如此,可有何解决的办法?”郡守问道。

“目前根本无法确定根源,所以无从下手!现如今最重要的是查清楚病因来历,也好对症下药!”

“天呐,难道是要亡我靖州郡的百姓吗?”郡守仰天长啸。

“郡守大人,您已经三天三夜没睡好觉,你是此地的官首,身体绝对不能垮,还是快些回府休息!”

“看这一路受苦的百姓,你叫我如何能够安心?快,带我去前面!”

“是!!”

————

————

清晨出发,黄昏刚至。顾寒缈终于到了宗门前,此刻落雨宗大门紧闭,门前不见守门人,他心生奇怪,上前叫门三次依旧无人回应,于是便自己推门而入。

“为何今日无人?”他一边走一边说道。

“站住,众弟子皆在大殿中听大长老训诫,为何你在屋外晃悠?”

顾寒缈看向那说话之人,面容清秀身袭玄色弟子服,一看便是新人,不认识他正常。

“哦,我在外游行刚刚归来,正要去见大长老!这位师兄,不知可否带我去见长老们?”

那名弟子围着他转了一圈打量道,“我宗弟子需穿宗门服饰,为何不见你穿?”

“半路上遭遇劫匪,被偷了!”

“既然如此,那更要去见长老们受罚!身为宗门弟子,竟然连自己宗门的服饰都保护不了,其罪不小!随我一同去见大长老!”

顾寒缈觉得这人挺有意思,于是便跟随他一同前去,“等等,能够将我这匹马安置好,并给些草料!”

“真够麻烦的,你,将马牵到马厩去,给些草料!”

“是,师兄!”

“这下总算可以了吧!跟我走!!”

大殿中大长老正站在众弟子面前讲授宗门所遵训诫条例,忽然听到门外有争吵声,于是便看向外面说道,“何人在外面争吵?”

拉扯顾寒缈的弟子连忙跑进殿中,“回大长老,我带着巡视的弟子在院中发现一个牵着马但不穿我宗门服饰的人在乱晃悠,眼神十分放肆。我怀疑此人是外面来的奸细,所以带他来见长老!”

“哦,既然如此,那就把他带进来吧!”大长老说道。

“喂,听到没,长老叫你呐,你自己走进来吧!”

顾寒缈手持双刃从众弟子中间穿行至大长老面前,那少不经事的弟子指着顾寒缈的鼻子说,“大长老,就是他!”

大长老见到顾寒缈时脸上毫无表情,顾寒缈则是咧嘴一笑,“大长老,好久不见啊!”

“你小子,总算是舍得回来见我了?”

那弟子觉得有些奇怪,“长老,你们认识???”

“岂止认识,这宗门中除了新进弟子之外没有人不认识他。是吧,潜龙!”

当最后两个字从大长老口中蹦出时,众弟子们都惊呆了,将刚才大长老的训诫抛之脑后纷纷议论道,“他,他就是遣物司巽风长老口中所说的潜龙?”

“啊,就是那个位列杀手榜第十的潜龙?”

“哎,你们是多久没去遣物司了,自从潜龙师兄挑战宗门七子七子之后他的排名已经是前五了。”

“不会吧,这么强,看这不像啊!”

“还有啊,据说潜龙是这么多年来唯一一个从通道中进来的弟子,短短一个月时间便从新进弟子晋升银级,三招击败明月阁的首席。”

“都肃静!!”大长老的威严之下,众弟子们纷纷闭上嘴巴。

“今日训诫到此,各峰弟子都回去吧!”众弟子散了之后,大长老一改常态的看着顾寒缈说道,“多日不见,你的修为精进了不少,比起之前似乎更为浓厚些!”

“这还要多谢宗主和七位长老们当年对我施治援手,没有你们也就没有今天的我!”

“好啊,为人处事平津且不倨傲,宗主闭关但其余长老们都在长老殿中,我带你去见他们。”

“大长老先请!”顾寒缈说道。

大长老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而后在前方引路。“知道吗?自从你散功之后,我本以为你此生再也无法修行,可你却着实给我了一个大大的惊喜!像你这样的天纵之资,世间罕见啊!”

“大长老谬赞了,我实在是担不起天纵二字!”

“自你离开之后,宗门大改,宗主破境在即选择闭关,由我和其余六位长老暂代宗门事务,期间虽遇到几个不错的苗子,但与你相比总是要逊色些!”

“你是我见过的修行天资最佳的弟子,只可惜宗主说了,你并未拜入落雨宗任何一位长老们下,所以并不算是落雨宗的弟子,但在我心中,你丝毫不亚于七子中的任意一个!”

“我与七位首席终究还是差些,但我会努力的!”

“好,有此心不怕平生事不成!”

长老殿中,诸位长老们正坐着自己喜欢做的事。长老殿是落雨宗中仅次于宗主阁的地方,除却长老首徒和宗主之外不允任何人踏入,但顾寒缈却是个意外。

“诸位,我带了个小朋友来见你们。”

“小朋友,师兄,你何时交的小朋友?我怎么不知道。”明月问道。

“明月,这个小朋友你也认识。”

“我也认识???”

“你还救过他,你们几个也都救过他,而且对他还很熟悉。”

“莫非是???”巽风一个激灵站起来说道。

“诸位长老,好久不见啊!”顾寒缈手持双刃走至长老殿中与各位打招呼,巽风立马凑上去,“是你小子!!”

“正是,此前离开时匆忙了些,没有与诸位长老好好告个别,这不我今日特此前来赔罪。”

“赔罪,空着手赔罪?你这是醅的哪门子罪,不知道这长老殿不允许带利器吗?”

“这???”

大长老拍了拍明月的肩膀,“好了,就别对立了!他离开时,也不知到是谁整日念叨?”

“我,我才没有呐!!”明月连忙撇过头说道。

其他几人看着她纷纷笑道,“有没有说你,你脸红个什么劲儿啊,莫非你喜欢上了这个小子?”

“三师兄,你也开始取笑我?”

“好了,不开玩笑了!潜龙,哦,不对,该叫你寒缈了,不知此时来落雨宗有何事啊,我可不信你是来找我们几个喝茶的。”

“实不相瞒,我有一件要事需要各位长老帮忙!”

“看吧,我就知道他来准没好事!”明月说道。

“你说,我们听着。”

“此事事关重大,诸位可曾听说过孤山剑场?”顾寒缈握紧手中剑说道。

“孤山剑场,就是那个在江湖上存在数载的杀手组织,听闻有个什么六剑士,还挺厉害的。”

“不错,正是他们,前些日子他们偷溜进京都城,杀了两个不该杀的人,所以我???”

“你是想让我们去干掉他们???”

“不,孤山剑场的存在对江湖而言并不是件好事,他们存在一时就没有落雨宗的出手之日,诸位蛰伏已久难道就不想活动下筋骨吗?”

大长老自然是听出了言外之意,“此事体大,还需向尊主请示!江湖事就该江湖了,落雨宗蛰伏极北雪原数年早已不问俗世,此刻却被人给打了一巴掌,绝不可就此翻过,但需从长计议。”

“不如,你在落雨宗住上几日,宗主就快出关了。”

“也好,听闻菱月首席和苍落首席喜结连理,不知他们如今在何处?”

“哦,你说他们呀,宗主为了让他们二人度二人世界特意另辟一处我带你去啊!”巽风长老说道。

“那最好不过!那,长老???”

“去吧,年轻人之间有话题,不必陪着我们这些老家伙们,玩够了就来长老殿,我们随时都在!”

“那小子,先行告退!”

巽风和顾寒缈结伴通行,其余四位依旧忙着做自己的事,唯有大长老和明月长老望着他们的背影慨叹,“年轻真好啊,是吧!”

“一点都不好,只要那小子来准没好事。”

“有时候,要多听听自己的内心想法!明月,终有一天你会明白的!”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江湖之雾锁临安江湖之雾锁临安旧日容颜|武侠南宋开禧年间,正值开禧北伐的关键时刻,太行山义军首领丁一品奉命南下联络官军,在江北一座小庙借宿时突遭不明身份的杀手袭击。同伴死伤殆尽,只逃出他一人。丁一品来到临安,想查明真相报仇雪恨,在替同伴郑斌交还遗物之时,被其未婚妻夏百合误认,他也对夏百合一见倾心。而夏百合的哥哥殿前指挥使夏震看出他一身武艺,也希望为己所用,极力拉拢。丁一品想查明真相,而杀手一方临安府十三差官却想除掉他而掩埋真相。背后的主谋却始终深藏不漏。
  • 驭麟天下驭麟天下芦下笋生|武侠承平不乱世,乱世不承平,乱世经久承平,承平须臾乱世。但看我人立海岸,剑指青天,乱世承平,在吾一念。不痴不赤子,不屠不男儿,斗斗杀杀,离离分分,朝堂江水,家国仇恨,一剑横膝,无嗔无恋。人心不可测,儿女情更深,武绝一国,智凌百万,舍取留归,愁杀男儿,沥胆披肝,难诉无悔。
  • 书醉江湖书醉江湖笔舌|武侠这里是最真实的江湖,这里没有以武超脱,没有长生证道。 这里有的只是属于每个人自己的故事,而江湖便是记录这些故事的书籍罢了。
  • 十步一杀人,千里不留行十步一杀人,千里不留行韩生客|武侠吾有三把剑,一曰天子剑,二曰诸侯剑,三曰庶民剑。吾有三条道,一曰王道,二曰臣道,三曰侠道。天子剑,伏尸百万,流血千里,为王道。诸侯剑,攻城略地,报国尽忠,为臣道。布衣剑,十步杀人,千里不留,为侠道。
  • 倚梦记倚梦记庞飞烟|武侠一部扑朔迷离的穿越之旅,一段超越时空的爱恋悲情,一曲情深义重的兄弟义歌,一场正邪之间的绝世较量。本书着重写出了朋友之间的义和男女之间的情,在恩爱绯恻之中流淌淡淡的哀愁,在勾心斗角之内体现义气深重。六百年的穿越大戏,六百年的惊世情义,《倚梦记》,金庸先生笔下两大神功的巅峰对决,还不来看,更待何时?新书《八荒斗神》已开始更新,请书友们多多支持,飞烟拜谢!
  • 轩辕大陆之孤独剑神轩辕大陆之孤独剑神彼方剑语|武侠一支从大赛得胜归来的家族,回到皇都却遭到了谋杀?为何他们已为国家作出贡献却还是要被灭族?少年孤身逃生,只身一人前往另外的大陆,他能找到父亲临终时对他说的“极限”吗?他又能成为救世主去揭开藏了一万年的阴谋吗?
  • 大剑大剑九指书魔|武侠怒海平天凌云榭,浊浪横飞,指点西风烈。缁衣如浪人如铁,不动岿然,听尽鸥声咽。多少劫前一别,人己老,乡情怯。大好河山盘赤龙,妖魔横行,人鬼共世界。宗庙倾颓玉柱斜,雾锁中华,九州泣血。愿效盘古无神斧,抖衣振眉,只手向天借!
  • 家族春秋家族春秋宅男凌云子|武侠民国是一个乱世,但是唯有乱世才会出现英雄。杨峥,一个大资本家少爷,四大家族的最大掌门人,看似玩世不恭,实则背后还有一重身份:螳螂门传人。家父离奇死亡,更让他坚定了决心:报仇!
  • 魔君凌天魔君凌天晨亮|武侠世人所称之为魔头的魔道至尊是他的义父,那一年所谓的名门正派将他的义父逼死于悔心崖,十年后玉石俱焚的他和名门正派也同样葬于悔心崖,在莫名之间,他又再次新生,本以为这次他可以好好做人,但是复仇的罪火又让他堕入魔道,在他与魔性缠斗的时候,只有他师父的声音在耳边不断的回响:“魔,不该君临天下。”
  • 这个江湖爱八卦这个江湖爱八卦熊大便当饭|武侠震惊!华山论剑竟有如此内幕…… 揭秘!某门派掌门人起床时血染衣襟,真相竟是…… 痛心!知名高手夜宿客栈,惨遭异性下黑手…… 江湖舆论,由我主导,我说是真,那便是真,我若说假,任你巧舌如簧,言之凿凿,这天下也无人会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