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3章

这阵仗如今的侍卫们可真没见过,长平长公主如此大胆,竟敢擅闯勤政殿。

外面这么热闹,皇帝好奇地朝外望了一眼,“外面是谁在喧哗呀?”

姚公公正在一旁侍奉皇帝,闻言就朝皇帝说,“陛下勿急,奴婢这就让人进来回话。”

还没等姚公公传唤宫人进来,长平长公主就一脚踏进了勤政殿的大门。

“皇兄。”长平长公主走上前,朝皇帝行了一礼。

“长平?”皇帝惊讶地抬头望去,“你这是……”

还没有等长平长公主回话,皇帝就上下打量了她一眼,“你怎么还是这副打扮,瞧瞧你,一个好端端的女娇娥都成什么样了?”

长平长公主倒是没在意他说的话,“皇兄,我听闻皇兄想为小妹过继子嗣以承家业。不知可是皇兄的主意?”

皇帝顿了顿,一时没有回答,二人对视了一眼,皇帝这才回了长平长公主,“怎么?朕不是想着皇妹你膝下荒凉,若是有了子嗣傍身,也能一叙天伦之乐呀。”

长平长公主便回道,“小妹也明白皇兄是为了我好,不过毕竟是我的嗣子,怎么也要让我满意才行,不是吗?”

不对劲,不对劲,什么时候长平这么好说话了,让她过继子嗣她就过继子嗣。

皇帝觉得不对劲,盯着长平长公主上下打量了几眼,“皇妹,你?这是想开了。”

长平长公主对着皇帝微微一笑,“皇兄,这件事情其实我已经考虑过了。”

她朝前走了几步,靠近皇帝,叹息了一声,“我也知道皇兄是一片好心,想我夫君是何等英雄人物!总不能让他没有血脉传承,以后去祭拜也没个后人烧份纸钱。”

长平长公主说着这话,略微垂着头,低着眸子。将自己的表情藏在无人可见的角落。

皇帝听着同胞妹妹这一番言语,心底却很是不满,定国公早已成了一抔黄土,长平竟然还念着他呢,也不想想自己是皇家的女儿。

不过皇帝虽然这样想着,神情中却并未表露出来,长平如今手里还握着他想要的军权呢。

“你呀,早该想通了,当年若是如此,定国公的位置还能轮到他们家老二去坐,更重要的是你将来也能有个依靠。”

皇帝语重心长,朝着长平长公主劝道。

长平长公主点头,“我知晓皇兄的好意,不过这过继子嗣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总要找一个顺心如意又不会拆散别人一家的儿女才是。不然岂不是成了我的过错。”

皇帝听罢,摆出一脸同意的神情,“既然皇妹你已经想好了,,放心,朕会把事情办好的,到时候你可得好好挑一挑。”

长平长公主与皇帝的这一番交谈过后,皇帝便使亲信安排下去,到时候带几个孩子给长平瞧一瞧,挑一个看得上眼的。

且不说皇帝和长平长公主之间的官司。江盈袖和陆远之间的亲事订了以后,江盈袖便琢磨把成亲的日子给定下来,不然出了什么变故就不好了。

毕竟北梁那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直盯着她,这些日子,她很多事都没怎么过问。还好赫连郓派来的人不是每天都盯着她,不然她早把人打回去了。就算她不想惹麻烦也不想这样被监视的。

只不过还没等到最合适的机会,江行俭的态度也有点摇摆不定,说是同意了,但也没交代什么。

这天晚上,江盈袖就给宋家送了信,请外公出面帮忙将婚期定下,免得江行俭出尔反尔,又想把她拿去给自己铺路。

好在陆远是个争气的,殿试也肯定榜上有名,和江行俭当年比起来也不差什么,更不消说他还有一位大儒老师,出身卢州书院。

婚期定在七月初五,是个宜嫁娶的好日子,还有几个月的时间慢慢准备,正好宋家人也能留上几个月,等送外甥女出了阁再回卢州。

未婚夫妻俩便准备在宋家见上一面,陆远早早地便到了宋宅等候。江盈袖的动作也不慢,很快就赶到了。

“盈袖”,陆远刚巧抬起头来,便见江盈袖一身十分利落的打扮走到他面前来。

“致之”,江盈袖朝他打了个招呼,拎过旁边的椅子坐了下来,“我来找你是有正事要和你商量。不知你可曾听说陛下要在琼林宴上为长平长公主择选嗣子?”

“哦,当真有此事?”

陆远刚考完殿试,最近几天都呆在家中没有出门,一心修养身心,毕竟是刚刚经历了一系列科举考试的年轻人。精力都被用尽了。

江盈袖点头称是,“说起来长平长公主要想过继,应该早年就会办这件事情的,更何况一直以来都是皇帝热衷于此事。”

陆远从这话里听出了江盈袖对长平长公主的关注,看来长平长公主果然是许多女子的榜样。江盈袖也不例外。

“照这样说来,这个嗣子也不好当。”陆远思索道,“长平长公主也不一定看得上。”

“那你觉得长平长公主看得上哪样的?”江盈袖用一种微妙的语气询问道,好奇中带着几分疑虑。

“嗯,莫非你有这样的意向?”陆远好奇地问出了声。

江盈袖摇头,“我还没想着占别人家的便宜,更何况这能是啥好差使吗,陛下这些年的态度还不够清楚明白吗?”

这个嗣子也必定是要去夺陆家军的,就算没成功也能给长平长公主添堵。

不过这些话她还没打算说出口,陆远对于她而言如今也只不过是个比较和谐的合作者而已。

陆远也觉得这话很有些道理,这些年皇帝岂止是对长平长公主一人不满,朝堂上的女性官员都要走得差不多了。

“既然如此,咱们不去凑这个热闹就是了,而且陛下心里面必然是想让长公主过继一位皇族子弟的。”陆远打定主意要远离那是非地。

二人交流了一番,便各自散去,江盈袖这些日子也忙着呢,很多事都要她拿主意,还要处理宋氏的嫁妆,她自己的陪嫁单子也要规整起来。

上一章第62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王妃太美王妃太美玉冉|古言她,富家千金,明明身家过亿,却贪财无比。为了一点小钱,害自己坠落山崖。佛曰:坠崖永远不会死。的确,她没有死,而是穿越了。穿越就穿越吧,没什么大不了的,可她居然害自己的亲姐姐也穿越了!小郡主在王府聚众赌博,整日坑下人们的钱,还不放过皇兄皇妹,见钱就两眼放光。下人被她坑就算了,皇兄皇妹也只当她是在玩笑,可是,她居然还坑皇上的钱!“夫君,我荷包空了。”“这一百万两银子拿去,我们家有钱。”
  • 穿越至尊魔女穿越至尊魔女熙尛寒|古言她因为车祸穿越到一个不知名的朝代,脸上就被人扇了一巴掌,火辣辣的!她是皇上的妃子,却被人轻松带走!他霸道,冷酷!从此两个人就牵扯不断!“沫沫,如果天堂不是你的梦,那我愿意陪你血洗人间,共下地狱!”一双血红色的眼睛,深情的看着她!一次意外,她掉落山崖,回来过后,看到自己爱的人怀里抱着别的女人!她走火入魔,血染江湖!一夜之间灭了一个镇!她恨他,恨他的背叛!当她一剑穿过他的身体!“风!”“我的沫沫还会回来吗?我一直在等待着沫沫回到我的身边!”那一刻,她清醒了,但是却失去了他!
  • 咏贞调咏贞调昔无言|古言一部写孔四贞和她原配老公的故事,基本历史架构应该还是真实反映历史版面的,但由于知识所限,不排除有错漏。文中一直充斥着哀伤和悲凉,不喜误入。
  • 一品女爵:瘫王爷宠上天一品女爵:瘫王爷宠上天王谣歌|古言一抹甘甜的龙涎香味道,手掌传来温热的体温和有力的心跳,她赫然发现自己扑在一名男子的怀里!大齐国独享尊荣的一品女爵,却因家族没落遁世而自小被禁足,不准踏出府门半步。直到十五岁及笄那年偷溜出去,在京城大街上险遇紫眼妖男,由此她的命运发生了巨变!堂堂女爵寄人篱下一味隐忍苟活,任人践踏欺辱,尤避不开居心叵测之人的算计。她被迫与瘫子王爷定下‘卖身三年’的契约,结成同盟。约满‘合离’之时,他将她紧拥入怀:“待我拱手河山讨妳欢,本王可有幸与妳生生世世海枯石烂!”
  • 吸血鬼大君的治愈吸血鬼大君的治愈六月寒蜩|古言以朝鲜个别历史人物为背景,纯属虚构。 晋城大君李怿被哥哥燕山君李隆设计陷害,含冤而死,李怿的夫人慎彩景为救李怿死在李隆刀下。被吸血鬼赋予重生力量的李怿带着仇恨靠吸食人血为生。一百年后李怿遇见了善良纯真的柳时善,时善的温暖感染了李怿,并让李怿放下了百年来的执念。李怿听从了时善的劝告:与其在黑暗中苟活,不如在灿烂中死去,结束这罪恶。李怿在阳光下消散的治愈故事。
  • 安慕情传安慕情传风已动|古言安禅以为这辈子自己会归隐山林,不问世事,奈何后来不得不离开竹林深处的茅屋,离开清风明月的云涧,孤身来到宫墙高筑的京都,进入穷不旮旯的战王府,呆在善权谋却不善言辞的战王身边当打手。本以为,打遍战王敌人便可功成身退,继续归隐。谁知,战王大人说:“本王还剩一个敌人,那便是本王自己,你若走了,本王寂寞,说不准会跟自己打起来……所以,除非你打赢本王,否则你始终没有完成任务……”开玩笑,战王武功盖世,什么时候才能打赢他?
  • 冷妻难逃:邪尊追妻忙冷妻难逃:邪尊追妻忙月流荧|古言她,祭潋幽和伙伴们莫名穿越来到异世,走散的日子里遇见一只妖孽在后紧追不舍。她问“我有什么资本能让堂堂邪尊追着我不放”他回答“你当然有了,我不是你的资本么?”她一如既往的冷漠回道:“滚”说完扭头就要走,某只妖孽见此连忙抓住她的手“想知人意自相寻,只愿深得你心,白首不相离。”……
  • 风轻云淡,似水流年风轻云淡,似水流年镜天飞雪|古言她,沧澜璃歌,好不容易逃了出来。孤独一人当她拥有了很多后,却又再一次失去,变得一无所有我恨这个世界……那么,你知道蓝花楹的花语吗?那便是在绝望中等待……宁愿绝望,也不要一次又一次地将她救起,再将她推入深渊。
  • 妃来奇缘妃来奇缘兰宝儿|古言她貌美倾国倾城,她冰冷蛇蝎美人,虽为姐妹,却各有心结。命运弄人,姐妹二人再无亲密,终是走上敌对之路。她心中只有病公子,而她心中只想过平凡生活。她为了男人仇恨冷血的她,她为了自由痛恨自私的她,姐妹二人渐行渐远······三年之约,她亲手杀了她,双手沾满温热鲜血,望着她隐藏多年的纯净笑容,她失心疯了,原来最心狠手辣不是妹妹,而是她这个自诩干净的她·······
  • 摄政王入赘不摄政王入赘不燕羽飞|古言容玥最大的成就,不是在乱世开荒种田占有一席之地,而是逼得大安国摄政王安睿不得不入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