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35章 番外,KING

我是KING。我的父亲,也是KING。自小,我就知道,我的父亲被他的好兄弟所杀。我从小,就有个志愿,是将来要做最优秀的杀手,为我父亲报仇。为此,我拼命学习。学习课业、搏击、野外生存等等。我甚至从小就热血难凉,亲自跟随印第安人学习沉浸心灵。随后,我成为一名特种兵,效力于美国海豹突击队。但我的目的不在于此。我只是一直在等待着杀父仇人的消息。

没有人知道我是老KING的儿子,因为我母亲是红灯区一个见不得光的妓,她皮肤小麦美黑,携带着八国基因,而我,是九国基因混血,可我生来,却是白人。母亲生下我之后,便不再从妓。但她也只能做最普通的纺织女工。

我很想知道我父亲是谁,但我母亲从来都不肯告诉我。母亲为了培养我成为更好的人,从小便送我去贵族学校读书、学习,还教授我钢琴,每天晚上睡前,都会给我读诗。我以为,我的人生,会这样平静安详地走下去。直到我母亲得知我父亲亡故的消息后,痛不欲生,她在极度的悲伤和每天高强度的工作中,终于累垮了最后的生命。临终前,告诉我,我真实的身份和所有发生的事情。

于是,为了给父亲报仇,我回到了父亲的家族。

父亲的家族在欧洲,是黑帮家族,势力非常强大。祖父老泪纵横地承认了我的身份,但继而却舍不得让我以身犯险。但我致力要杀死仇人。于是,祖父怕我报仇身故,便让十七岁的我,跟同样黑帮家族的一名长女联姻。而我,也想尽可能地投入全部精力到报仇上,于是,我同意了那场联姻,所以,我十八岁便有了自己的孩子。但那时,我还不知道我的仇人在哪里。所以我时常用暴力和情绪发泄自己的怒火。以至于谁都不敢靠近我。我也雇佣雇佣兵还或许仇人的信息,但因为我突出的成绩,众人反而说,我是所有他们见过的雇佣兵里,可以比肩穆的人。

哼,谁要跟他比肩。我要堂堂正正的杀了他。以他杀我父亲的方式。

25岁生日刚过不久,我得到一个消息,是由一名马华人士放出的,目标正是我的杀父仇人:穆。

此人杀了KING之后,一直东躲西藏,且被保护的很好,十多年没有任何人得知他的任何消息。但突然被曝出在大马国消失。于是,一个神秘的自称是“MU”的人,顺着这条线索,帮我找到了他。

原来他和一个同样在死亡悬赏名单里的女子,在泰国一个偏僻村落里,生活了快一年。那里吃水靠河,没有电。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在这样的环境中生活的。

穆觉察到我,我们开始了火拼。明里暗里,我们都斗,看谁能够斗得过谁,看谁能够第一个杀了谁。他为了不牵连那个女子,把我引到了其他地方。那时我还不明白那个女子对他的重要性。

后来,穆看出我武力值很强,或许他知道斗不过我,也或许真的是他已经老了,又或许,他真的另有目的。

他对我说,“知道当年我是怎么找到你父亲老KING的吗?是韩仕的父亲林业告诉我的。你要报仇,也应该杀了林业和韩仕,但你杀不了他们。”我问他为什么。他告诉我说,“因为韩仕和慕云天,是亲家。”

“慕云天又是谁?”我问穆。

穆说,“慕云天就是那个暴露我们身份的人。是他引你到这里来杀我们的。因为他妹妹嫁给了韩仕。所以,你永远不能真正为你父亲老KING报仇。”

“既然不能,你为什么对我说这些?”

“我只想跟你作笔交易。”

“什么交易?”

“我身边有个女人,知道一份秘密文件,只要你们能送她安全回家,她就可以把文件给你们,你们拿着文件,就可以让林业和他的家族、公司坐牢。”

“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些?”

“因为林业和韩仕不坐牢,我也永远都只能逃亡。放出消息的人,就是韩仕。他想让我死。”

我笑了,说,“谁不想让你死呢,穆。”

穆也笑了,说,“那你做这笔交易吗?”

“为什么不。”

其实,我跟穆做这笔交易,不单只是因为这份秘密文件,还因为我先去调查这个女人时,她在教室里给孩子们读诗的模样,像极了我的母亲。说真的,我不想杀她。雇佣兵都是为了钱,但我不是。我只是想要报仇,才接了这份单子。

那天,我叫我的司机送这个女人过境回国。但她却抢了我司机的车,一路开回来,发现我已经快要了结穆的性命,便发了疯一样用车来撞我。我翻身而过,受了轻伤。但她却以为我被撞死了,或许觉得我死不死的并不重要,她最重要的是去看穆的伤势。

我很气愤,从来没有一个人,敢这么对我。我看见她下车向穆跑过去,抬起手就是一枪,她背后中枪,应声倒下。

我走过去,看见倒在地上只能喘气的穆,和那个只在背后中了一枪的女子。

我笑了,带着玩世不恭的神情,用英语问道,“先杀谁呢?”好像是问他们,也像是问我自己。我一边说,一边往穆那边走去。我其实不太想杀那个女人,她给我的感觉,像极了我的母亲。而我的目标,也很坚定,就是要杀了穆,替父报仇。

谁想,我刚举起枪要杀穆,那个女子,突然用尽全身力气,一把抱住了我的腿,愣是不让我往前一步。

躺在地上的穆,用英语对我说,“不要杀她。求你……”却用中文对那女子说了些什么。我不懂中文,也不想懂。我举起枪,还是要杀穆。

“不……”那个女子死死地抱着我的腿,依旧执着地说。不知道是对穆说,还是对我说。

“开枪。”穆突然看着我,用英语决绝地说。

他这么说,我反而不想顺着他的意了。谁想这时,那个女子竟然用尽力气,突然反扑向我,想要夺去我手中的枪。

砰……枪走火,正打在那个女子腹部……随即,她发出轻微的叹息,如同一只脱线的风筝,一头栽了下去,倒在了地上。

“不……”穆发出难以置信的痛哭声。我从未见过一个人露出那般绝望的神情和发出那样悲伤的声调。我更没想到,这个杀人不眨眼的男人,也可以如此有情。我开始嘲笑他,你也有深爱的人吗?那你知道别人也应该有。你夺去了别人爱的人的生命,就要为此偿命。我依旧举枪,毫不留情地开了枪。

砰……

印第安人告诉我,打猎最重要的,不在于打,而在于猎,而更重要的一个仪式,是往生,便是要看着即将死去的生命的眼睛,知道他们流逝掉自己最后的一丝生命。于是,我便站在穆的面前,盯着他的眼睛,直到他透支掉最后一口气。

“安息吧。阿门。”我在胸前划一个十字,用手掌轻轻地合上了他的眼睛。

那个会读诗的女人,读起诗来像我的母亲一样的女人,我并不知道跟我的雇主是什么关系,我只是不太想杀她,但既然杀都杀了,就复命吧。不过,穆的名声,我还是顾得。我看得出来,他很喜欢这个女人,那么,就把他们埋一起吧。

我拍了视频给我的雇主。然后,我将他们二人一起,准备随地埋了。可就在我拖动那个女人的时候,我发现她居然醒了,她没有死……那一刻,我突然想帮穆完成他的心愿。

我学过很多技能,因为很多时候,我们中了枪,只能自己取子弹。我把那个女人抬到了一个兽医站,在没有打麻药的情况下,把我打入她背部和腹部的子弹取了出来。

她全程都是清醒的,取子弹那么痛,她居然都没有喊出来,更是没有掉一滴眼泪。后来,她恢复了身体,我问她,你是怎么忍痛的。她说,因为我要告诉你所有的真相。原来,是我的父亲先犯了错,穆杀心骤起,刻苦训练,杀之后快。而穆也为此付出了自己妻儿的代价。之后,他又开始了半生的流亡。

知道了所有的真相,我突然不知道这一切到底谁对谁错。而她只是说,“你们谁都没有错。”

她当然也问我为什么留下她的性命。我不想告诉她我母亲的事,也问了她关于那份能让林家坐牢的秘密文件,但她什么都不知道。我便只能对她说,我已经给雇主回复了杀了她和穆的信息,我不能自砸双脚,我把她流放在方圆百里荒无人烟的西伯利亚。

说真的,我只能把她安置在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否则,我的雇主一旦知道她没死,不单还会派人来杀她,也会杀我。一山总会比一山高,在赏金更高的前提下,没有人会想一试。曾经,穆是一个神话,便是那些为钱而来杀他的人,都死在了他的手下。但我不想活着那么累。我的目的已然达到,我只想安安静静地虚度我的下半生。所以,与其说是流放她,不如说是安置她。

可她不这么想。这二十年间的前一年,她没有一次不想要逃走。但是,她住在寒冷的西伯利亚,也无任何代步工具,一切只能靠走,可走到最近的有人烟的地方也需要十天,而我为了防止她出逃,每周给她配给一次食物,食物的量只有七天,而且还要省吃俭用才可以,否则就会饿肚子。

有好几次,她都决定省吃再生吃,把食物留存在路上,有一次差点走入有人烟的地方,但前方却出现了熊,她逃生不了,被熊挖破了半张脸,最后被当地路过的俄罗斯人带枪击毙熊所救。但她不通当地语言,用英语解释了半天都无结果,最后被一路追踪而来的我带了回去。

“你留在这里,才能活命。”我说。

“我不想活了。”她说。

我笑了,“你不想活也得活。”

后来的一天,她跟我说,“我能有个要求吗?”

“你说。”

“我想看书。”

一周后,我又来送食物,还带了2本书给她。第二周,我又来送食物,她又说,“看完了,可以再给我带书来吗?”

第三周,我又带来了几本书……可她看的越来越快,想要看的书越来越多,还给我写了书单。最后,我在图书馆办了书卡。就为了给她借书。因为这样,她才不会逃跑。我也不想再去追她。我甚至想过,如果她再想跑,就由她吧。但她此后,却再也没有跑。

随后的日子里,我带的书越来越多,她的读书笔记和一些随笔写的东西也越来越多。但我从来不去翻阅她的任何东西。

反正她也跑不掉。我想。

后来,她又跟我说,“我给我家人写信,你可以帮我邮寄吗?”

我笑了,说,“怎么,写信让他们来救你?”

她摇头,说,“不是。我只是想让他们安心。让他们知道我还活着。”

我鄙视她道,“省省吧,他们根本不知道你出事。”

她很困惑地看着我。

我对她冷嘲热讽,“你的那个好丈夫,韩仕,登录你的账号,还找来一个跟你一模一样长相和声音的人,时不时给你父母发一些你的照片和语音,让他们知道你活得很好。而且……”我说到这里,突然有点不忍心说下去。

“而且什么?”她追问道。

我决定,彻底让她看清那个男人的面目,便告诉了她残酷的真相,“而且,你的好丈夫,跟他的权势妻子,又生了孩子,还把那个孩子的照片视频发给你父母看,让你父母以为那是你跟他的孩子。”

她难以置信地看着我。我的目的达到了,我却开心不起来。

她似乎用了很久才消化了这个消息。她走到窗边,看着外面慢慢枯萎的蔓草和地衣,这里的春夏,只有两个月,很快,冬天又要来了。

很久,久到我以为她要枯化在那里了,她突然站起来,说,“挺好的。”

“什么?”我快忘记了这件事。

“韩仕幸福的生活着,我父母也不知道,以为我也很好的活着。挺好的。”她说着,慢慢踱步回了自己的房间。

这里很冷,我们都穿着厚厚的皮大衣,她应该再也没有曼妙的身材,这些年,她已经如同一朵开败的玫瑰,慢慢枯萎、慢慢凋零。可她却在这样荒凉的时间长河中,竟然一个字、一个字的写着属于自己的书。我不敢去看,怕她发现。而我本来只是想要流放她,我并没有想过,她该怎样度过她后来的人生。但她却做出了让我为之心动的举动。

那天,我本来要开车走人,我看见她坐在壁炉前小声读诗,突然想起多年前预谋要杀穆和她时,也曾看见过她在学校给孩子们读诗的情景。于是,我留了下来,我说,“给我读一首诗吧。”

她说,“我只念中文。”

“好,那就中文。”

但其实后来的后来,她也念英文的。

我年轻的时候,是个粗人,却为何在三十岁以后,慢慢的变成了一个文人?而她,就这样,她看啊、写啊,竟然不知不觉间,三十年就过去了。她也从一个四十岁的女子,步入了七十岁的年华。而我,也从二十五岁风华正茂,到五十五岁步入中年。

我曾经问过她,是什么让你坚持到现在的?她跟我说,她年少的时候,就这样,遇到困难,也难过悲伤,但过一阵子,她总能想通。能抓到什么,就做什么。但做的最多的,就是阅读和写作。只要不停的写、不停的读,就总可以得到救赎。

她总是让我想起蛇。冷冰冰的一种动物,在蜕皮的时候待在最黑暗的地方。她有时又好像一座孤独的岛屿,独自面对着无边无际的大海一般的痛哭和思绪,以灵魂的形态,去感知世间万物的力量。

我一直觉得她像很多沉默的人一样,只是一直在等待属于她自己的时代和时机,藏着这份荒凉和孤独里,让时间去证明一切。

但,我还是错了。

那一年,韩仕因胃癌亡故。又三年,他的遗孀雷华因涉嫌重大违纪入狱。我一直没有告诉她这些事,但一年后,我决定告诉她一切,因为我觉得,那些人都死了,我也老了,她可以自由了。而更多的,是我想要她迎来属于自己的时代。

那天,我推门进来,看见戴着破了一个镜片的老花镜的她,艰难的抬起头来看我,高寒的冷气,似乎彻底摧毁了她,我时常想,如果她在温暖的可人地域,是不是就能活得年轻貌美一点。但是,没有这个“如果”。

暮色给她的周身打上一层镀金。

我打开门,门口的车悍然而见,我说,“走吧,我送你回家。”

她安静地站起来,似乎没有听明白我的话。又或许,她早已做好一生都在这片土地上的准备。于是,我又说了一遍,然后,我像一个儿子,又像一个丈夫一样,带着爱意和爱慕去搀扶她。

她不可思议地看着我,问,“为什么?”

这么多年,她依旧是耳聪目明的女子。抛开了外形上的枯萎,她的精神,仿佛一股清泉,一直在汩汩地冒着清澈的泉水,虽然这股泉水很小、很小,有时,你甚至不能察觉。

我说,“韩仕死了。雷华入狱。你自由了。”

她丢开了我的搀扶,突然有点站不稳,颤颤巍巍道,“他死了……他竟然……死了……怎么死的?”她苍老的眼睛里,多年已经不见泪水,此刻,却如同沙漠上凭空多了一口泉眼。

我不忍心,但还是如实相告,“媒体报道,死于胃癌。”

她好像心情很平淡,点着头,走进了屋子。半天后,她走了出来,只是简单地拿了几件常穿的衣服。

“什么都不带吗?”我问。我没想到,她读了那么多年的书、做了那么多年的笔记、写了那么多年的作品,竟然一个都不带。

“那些,都不是我的。”她只是轻轻地说着,慢慢地出了门,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我们到了莫斯科,准备坐飞机,她突然说,“我想搭乘火车返回中国。”

我说,“火车票很贵,时间也很长。”

她说,“我可以忍受,我给你付钱。”

我疑惑地看着她。她笑道,“放心,肯定会给你。”

我没有再多说,真的给她买了火车票,她上车前,我去送她,其实我很想跟她说,“要不,我送你回去?其实我也签了证。”但我始终没有说。但她却对我说,“谢谢。”并且拥抱了我。

她上车以后还回了头,但我马上转了过去,我不想让她看见我偷偷落泪。

我不知道她是怎样坐了一路的火车,看了一路的西伯利亚荒原景色,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倒车、坐车回了家的。我只知道我是怎么回的那个小木屋,怎么样看着曾经与她生活了三十年的地方,就那样变得空空荡荡,这些年,她像我的母亲和恋人,与我相伴了这么久、这么久……终于,我翻开了她的作品。

这些年,我学了很多中文,看起来并不吃力。原来,她把自己的一生的经历、遇见的人们、悟到的道理,都巧妙地分门别类地写入了不同的作品中。不知道的人,发现不了,而只有我,知道所有的过往。但我依旧读的很累,这些无边无际的纷扰的思绪和文字,让我仿佛走进了一个大而深的迷宫。而当我读完她所有的作品时,我突然明白了她为什么写这些,又为什么不带走的原因。因为,她不管怎么写,都写的是孤独。一个无休无止的,各种情形、状态的孤独而单身的状态,即便那个时候,有人爱着她。

最终,我带着这些文字,回到了中国。我知道她说了很多年的N市,我找到了她。

原来,她的父母,在她六十多岁那几年相继亡故了。她的兄弟还健在,没有怨恨她没有回来给父母发丧。而她也没有解释。

我拿着书稿,跟她说发表的事,她却只是摇头。我不知道她是否后来见过她书中的那些人物。但我分个去拜访他们时,却都发现他们已然亡故。谁也没有想到,她是这些人中,活得最久的那个。或许,他们也不曾见过她老去的模样吧。我猜。

一个人在最美好的时代离开大众视线,留下一个美丽的幻影和传说,但这个人其实一直活到着,就好像毕业时,最后走的那个人,总是关门最轻。

当年她就一直跟我说,她不想自己活得那么久,否则她孑然一身,无人收尸。而我无处可去,最终却在她的身边找到一席之地。于是,我们依旧相伴,我对她承诺,我要努力活得比她长久,她笑着说一定可以。而她也兑现了承诺,支付了我帮她购买的高价的莫斯科到中国的火车票。原来,她刚上班没几年的时候,就给自己买了一笔利率很高的理财保险,但她从来没有取过,之后那笔钱便越滚越大。

她走的时候,阳光明媚。她的保险受益人写了我的名字,可我只取出了一部分用来出版她的作品,剩余的金额,全部转入了她兄弟的孩子名下。事实上,他们都以为我是她的儿子。毕竟,他们都不知道她那三十年的人生是怎么度过的,还都以为,我就是视频中的那个孩子。而老去的我,也早已丧失了老外的样貌,变成了一个普普通通的中国老大爷。

那些作品出版之后便引来了轰动,鲜花、掌声、闪光灯……媒体邀请我来谈谈作品和蓝若林这个人。我都不知道该谈些什么。毕竟,她35岁遭受了网络暴力之后,便以安然的身份活了五年,之后的三十年,又是那样的寂寂无名。

于是我便只能说,“网络暴力后,她一直蛰伏于写作,并不打算发表。但我觉得,这些作品,终是开卷有益,因为它们告诉我们,人生无论遇到了什么样的逆境,都要勇敢的往前走。至于她本人和经历……希望你们在作品中找到答案。”

我在掌声和闪光灯以及人们的赞叹声中下了讲台。谁会知道,我曾经的梦想,是做个优秀的杀手呢?她离开西伯利亚时曾说“那些,都不是我的。”而今天她的这些,又何尝是我的呢?

我时常怀念和感激当年的那晚我突然留下来,对她说,“喂,给我念段诗吧。”

她说,“我只念中文。”

“好,那就中文。”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落尽相思落尽相思酒君很爱酒酒|现言小希,你知道吗。 我还是和以前一样爱你。 你看那片秋叶,它落在你的脸,它在哭,你知道吗 小希,对不起,你快醒醒好不好,我还会留在你的身边。
  • 时光不逝即流时光不逝即流信醇|现言人生本是潮起潮落,或许本来就很平常,她又何必再去深究呢?曾经从未出现过在他世界里的,而现在,也该消逝了吧………
  • 满天星:男神别靠近满天星:男神别靠近亘空|现言他是天边的云,她是地上的泥,一次邂逅,一纸协议,从此两人的命运纠葛不清。好友为了职位明争暗斗,领导为了上爬步步紧逼,她努力要闯出自己的小天地,他为她出谋划策铺路搭桥,当她事业小成,他功成身退。她明白两人之间的差距,不越雷池一步;他压抑自己的心思,放任自流。然而,当她依偎在别人的怀抱,他心如刀绞。从此,他追她逃,她躲他找。终有一天,他化身腹黑狼,将她吃干抹净,一脸得意的笑……
  • 第一甜宠:国民男神暗恋我第一甜宠:国民男神暗恋我关洛嫣|现言人人都爱宋厉寒,人人都怕宋厉寒。宋厉寒帅气、多金、充满人格魅力。宋厉寒霸道、冷酷、冷血又无情。多数人求而不得的宋厉寒却独宠百晓暖。可是越追,娇妻越逃,逃着逃着,逃入别人的怀。小豆包:老爸,快追呀!
  • 豪门风月:boss强势撩妻豪门风月:boss强势撩妻闲雪踏月|现言(男女主一对一,身心干净,这是一个霸道总裁宠妻无度甜死人不偿命的苏爽宠文)白莲花心机婊拿着和渣男的亲密照挑衅她,她给了莲花一巴掌:“这么没水准的照片也敢来侮辱我的眼睛!果然是乌龟配王八,渣男配莲花!” 身后,一个帅出天际的男神朝着她走了过来,她上前,挽住男人的手臂,像是一个高傲的女王一样宣告主权:“我的男神是大叔。” ---- 顾霆熠,众人皆知他高冷矜贵,杀伐果断,却不知道,他宠妻无下限。 “大叔,他们说我没背景,不配嫁给你。“ “去将公司转让给夫人。” “大叔,他们说,我长得不美,配不上你的高贵冷艳,去查下哪家媒体,发律师函告他们诽谤。” 那时,林灿灿以为真爱就是大叔对她的极度宠爱,直到有一天他们的婚姻走到了尽头,她才知道天真害死人。 五年后,当她以为一切都结束了的时候,一个粉雕玉琢地小家伙跑到她面前,拉着她白嫩的手,开口:“美女,看你的面相,命中缺我,跟我回家做媳妇吧。” 林灿灿笑:“你看我们合适吗?” “我百搭,实在不行,大不了你先搭我爹,我搭你呗,爹,我给您找了个媳妇。” 林灿灿转过头,就看到那个俊美无涛的男人朝着她走了过来。
  • 重生玺之朗重生玺之朗鸢不在|现言文案/内容简介:如果说苏玺的死是悲剧,那苏玺的重生就是一碗热乎的狗血剧!某男:对不起,我不想伤害你,但我一直都把你当妹妹!苏玺抬腿ti飞:口胡!你明明是把我当宠物的!某女:对不起,我也不想这样,只是我们是真心相爱的,请成全我们吧!苏玺甩巴掌pai飞:放p!你们哪颗心不是真的!……某王子:哦!我美丽的公主,让我们幸福的生活吧!苏玺胳膊腿齐飞:哦毛哦!你个忘恩负义的大尾巴狼,赶紧洗衣做饭带孩子去!小萝莉苏玺很得意,让悲剧狗血一边去!看重生小萝莉如何在狗血里翻蹄亮掌,活出更狗血的人生!
  • 情欲泪海情欲泪海雨后的紫彩虹|现言人活着总会有这样那样好多好多的欲望,金钱上的,权力上的,情欲上的。爱恨情仇的挣扎中有人欢喜有人忧。葛锋,葛雅,葛晴,葛韵,葛家的四个孩子从小就因为对母亲葛姨的恨而痛苦不堪,葛姨也是悔不当初,虽想拥有一份完整的爱,却在寻爱的路上跌入了一片沼泽地,虽然也想竭尽全力的逃脱,最后却是越挣扎陷得越深,当要失去呼吸的一刹那,泪流了出来,如果自己可以再重新活过的话,她会选择一条清爽干净的路来走。可惜的是人这一生无退路可走。她唯一的希望就是她的孩子们可以原谅她,更希望她的至亲骨肉可以找到各自一生的幸福。当我---罗紫灿,走进白楼的那天开始,就注定了我与白楼里的人的爱恨纠葛。
  • EXO之王道cpEXO之王道cp离蔷|现言主要讲述exo的日常生活,伪现实,喜欢的书友们可以来看,六对西皮。
  • 众女国度众女国度豆中豆|现言每个人都有追求自由的权利!每个人都有潮起潮落的人生!你的人生由你自己决定没有人可以阻扰你的蜕变从现在起掌握你自己的命运记住你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主角警告:众女国度,汉子慎入!
  • 嗜血迷情:总裁的二手小娇妻嗜血迷情:总裁的二手小娇妻南宫汨汨|现言只因一场赛车。她险失一生挚爱的未婚夫;他险失一生宝贝的亲弟弟;“程一一,血债血偿,你必须照顾我弟弟一辈子。”“程一一,情债情偿,你必须照顾我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