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青春 台湾宾果超级号开奖

第991章 吸血2

强者面前,凡人不过是蝼蚁。
   青王蛇只是扭了扭了身躯,只消不过短短几息的时间,那些人就从此界消失了。之前还是热闹嬉笑,此时恐怕只有青王蛇压过来的恐惧,甚至还未来得及品尝到死亡的痛苦就一命呜呼了。不知道逃窜时的看客们有没有想过向强者们求救?反正他们急于运行法力,米有注意过其他,有没有求救的信号都是一样的结果。有些修行者举得庆幸,一介凡人,还是有些有用处的;有些人觉得可惜,一介凡人只能拖延几息的时间。
   青王蛇吞吐蛇信,双目凶光毕露,蛇尾律动有力,正是伺机而动。
   肉和尚三人从青王蛇出现的第一时间就闪避到附近,快速的击杀数人后,堪堪躲过了青蛇的第一波攻击。三人凑在一起,警惕的注注视着其他人,如果还能剩下来的,想必都是有一战之力的对手了。功力不深的、或者是伤势太重无力再战的都已经被清理的差不多了。
   青王蛇四处打量着还可以站着的人,可以再战的人也是同时看着青王蛇。冰冷的女人,她的眼神也是冰冷的,似乎是蛇的同类。洁白的大腿一闪而过,起身时一柄修长的长剑出现在手中。剑身像是南极的冰晶所制,狭窄细长,泛着白色的雾气。看着寒冷无比。
   “先杀了这畜生吧。”机械般的声音出现在另一个方位。一个金属的灰色隐隐呈现出锋利的气息。
   虽然大家都是有默契的看着大蛇,可一时间谁都没有动。操控着大蛇的麻衣也是听了下来,看着四周脸上泛着阴森的笑容,显得有些得意。
   水家李叔护着水流金,几乎是躲到了阵法的后面,避开了青王蛇的视线。旁边还站着一个中年人,是应邀前来助拳的唐二爷。此时发出助拳的邀请,以当前的局势来看,无疑是变相的,笑着脸、真诚的、相当客气的说一句:您来陪着我一起死吧。
   不是吗?昨晚有多少人坐在酒楼里等着要一个说法;夜间又有多少人围在这阵势之外;不管是看阵法的、还是等着妖兵出世的、或者是因为求魔者来的。来的人目的性一个比一个的强,不管是来干嘛的,看见好处就在眼前,有这个能力还不顺手办了?更何况昨夜间,着片林子里不知道死了多少人,能够或者走到场间的,都不是省油的灯。
   唐二爷此番来的目的,是看好自家的少爷。长孙躺在床上,也算是完好无损了,可以说已经没有理由留下来了。
   而唐二爷留了下来,与李叔一起站在前面,护着水流金。除此三人,护阵的其余人等都已经化成肉泥、变成刀下鬼了。
   李叔从唐二爷的眼中看出了慎重,示意水流金离开。唐二爷微微点头,不给水流金说话的机会,语气平淡的说道:“我家少爷就托给您照看回家了。”
   说罢,两人再无表情。
   水水流金天赋不错也算得上是勤勉,但面对如此阵仗无论是经验还是功力都有些过于勉强了。即便是这几代中家族最优秀的弟子,但毕竟还是一个年轻人,心志显得稚嫩了些。可是年轻就是希望,只有让希望一直存在、慢慢的强大起来,才能让其他人有希望,才会有信心、有动力。不得不说的是,最大的希望其实还在阵中。
   水流金看着李叔,没有说话,微微点头。李、唐二人笑了,一个笑的很欣慰、一个笑的很赞赏。
   他没有就此立刻遁走,被他们护在身后,看着他们显得矮小的后背,忽然有一种懦弱的挫败感。这与一个人是否成熟无关、与一个人是否强大无关。
   青王蛇动了!此时正是离开的好时机。
   李、唐二人同时转身,一人拍出一掌。二人送出水流金,便一起迎击青王蛇。其他人本就没有想要逃走,便也主动的应战。历来都是富贵险中求得的。
   水流金感觉自己的身体轻飘飘的飞了出去,没有听到丝毫的声音。他还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之中,仿佛进入了一种空灵的境界。小的时候,父辈的身材高大,总要仰着头才能看到他们的面庞。他们的后背很宽敞,可以任由自己嬉戏。慢慢的发现那些后背窄了好多,然后觉得自己的后背也是那般大小了。最后,觉得父辈们的老了,至少自己的身高已经超过了他们,不再需要仰仗那样的后背来憧憬自己的梦想了。而今日,才发现,自己好像从来都没有离开过他们的后背一样,有莫名的儿时的高兴、也有这些年徒有空白的茫然困惑。一股旋风从战团中席卷而来,吹进了水流急的胸怀,感觉有些空有些冷。他在风中转过身,目光坚毅,自行运功离开。回头看时,战团中亮起五彩斑斓的法宝,青王蛇左扑右闪、头尾并用,一时焦灼,早已无暇顾及是否有人离开了。
   选择离开的还有三人。
   王虎极不情愿的护着说书老人向远处走去。说书老人总是一副天一教的弟子本就应该救人于危难,这是理所当然的神情,让王虎很是头疼。而说书老人说的又是极其的大声,出于对本教的维护,王虎纵然是千百般的不乐意,可还是护着他。
   说书老人想想甚是无理取闹。
   从第一步离开开始,脚底下就不稳健了,三两步就会滑倒。滑倒的时候往往会巧合的碰到修行者的尸体,那双手巧不巧的下意识的摸到他们的兵器或者是法宝。转眼间,说书老人就爬了起来,那件法宝也就不知去向了。其间,也会碰到一些受伤的不能独自离开的人,说书老人弯着腰,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了一句:抱歉,弄疼你了。
   另一具修行者的尸体明明就在右侧的十步之外。怎么走也不会走到那里去的,可是下一刻说书老人已经在那里摔倒了。小天赶紧跑过去,往老人身上扔了一条小虫,笑嘻嘻的就跑开了,老人站起来的时候,右手里握着一支钱袋子。
   “小东西,能这么做吗?”脸色通红,嘴角上的胡子都翘了起来,随后及其自然的把钱袋子装进了裤脚。
   这一下,老人终于顺畅的走到了一个足够安全的地方。说什么也不再离开了,说是为了收集讲故事的素材。而王虎也是没有说什么,就此停了下来。
   说书老人不停骂着小天,王虎则是站在原处望着青王蛇的方向。说书老人不理会王虎,气呼呼的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睡了起来。王虎躬身,脸上却没有一点恭敬的神情,做完这些站在远处就这么看着。
   这个年轻人的城府太深,说书老人说了这么多年江湖的故事,也是有些搞不明白了。
   刚才,王虎不愿离开,看见青王蛇不加入战团,也没有协助百姓离开。就刚才的情形看,他也没有想过要离开。看见道路上有人行动不便,也不会援手,只是跟着自己走到了这里。
   到了这里之后就更加的奇怪了,若是不愿意来,此时刚好可以走啊。他只是站着、看着。着实是糊涂了。
   “我以后不扔给你了,我拿给你好不好。”小天站在说书老人的旁边,终于是承认了错误。
   “懒得理你。”小天听到这句话又开始笑嘻嘻的了。
   说书老人双目微闭,双盘而坐(注1),一副仙风道骨。
   王虎随行的师弟很不明白,不知道为什么师兄会阻止自己救人。之前是,此时还是。他很不高兴,面对师兄不敢表现出来。内心深处有一种东西将到倒塌的感觉慢慢的涌现。
   法宝不停打在青王蛇的身上,控制法宝的人没打一下就要换一次地方。这样的庞大身体如果打在身上一下,死了倒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清莲手中一朵莲花,开的正盛。轻轻一捻,花瓣漫天飞出,将青王蛇笼罩在其中,而清莲则是换了一个方位,重重的喘息了几下,随即就走,断然没有停留。
   花瓣盛开如艳,轻飞如蝶。
   落在青王蛇的身上,发出阵阵的金属的声响。坚硬的鳞片上都是道道刀痕,有的则是割破了肉体,流出血来。青王蛇很是生气,蛇尾在半空中摇摆,抓住了清莲喘息后就要遁走的时机,尾巴像是龙筋做成的鞭子一样带着风声甩了过去。
   清莲只觉得面前突然压力骤增,还不明白怎么回事的时候,一个鬼魅般的身影拖着一个金色的巨物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砰”
   地面上被砸出一个坑。清莲睁开了眼睛,自己站在地面上,旁边是鬼道人,坑里的赫然是肉和尚。鬼道人看见蛇尾就要要了清莲的性命,身法甚是诡异,便到了肉和尚身边。此时的肉和尚也是一阵着急,见到鬼道人顿时心里明了,运了功法就是金刚加身。鬼道人拖着肉和尚,以肉和尚的金刚之身当做盾牌替清莲挡了一下。这一招蛇尾力大势沉,生生的将三人打在了地上。最后关头还是鬼道人施了术法,带着清莲完好的回归地面。如果带着肉和尚,鬼道人的术法是不是就不能奏效了?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老鬼,你这是几个意思·····”肉和尚从坑里爬出来,痛的龇牙咧嘴,又看了一眼那个坑。当真是个坑啊!
   清莲抿嘴一笑,实在是不方便说话。青王蛇看到如此情景,怒的跳了起来,对着三人又是一尾。
   三人急忙跳开,可是想象中的声响没有传出来。蛇尾没有落下,众人都是一阵狐疑。此时,青王蛇的注意力在一具尸体上。尸体上有些腐烂,但是全身都咋轻微的颤动。青王蛇看着这颤抖的尸体,神情显得紧张。大嘴一张,蛇身整个的张开,如果这是一个人,我们可以说它的表情是:高兴。
   注1:养生或者是传统武术中高级的静坐法,为佛教禅宗必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