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两性关系 博鼎娱乐app

第1102章 潞安大鼓

“哦,**!”小姑娘的反应更是夸张,一屁股做到了地上,一边向后挪动身体,一边狠狠地踹了展柜一脚。
   而就是这一脚,引发了难以想象的大骚动,按理说原本应该是固若金汤的防弹玻璃展柜居然在小姑娘的一脚之下变得粉碎,在四下散落的碎玻璃中,木乃伊踏着蹒跚的脚步从破碎的展柜里迈了出来,伸手就向小姑娘抓去。
   可怜的小姑娘险些吓尿了裤子,一边尖叫着向后退去一边发疯一般的向木乃伊踹了过去。好死不死的刚好踹在了木乃伊的脚腕上,已经坏死风化了几千年之久的木乃伊哪受得了这个?脚踝登时就裂成了两段,木乃伊摔倒在了地上,依旧不依不饶的向她爬了过来。
   “滚开!”爱德华一脚踢开了木乃伊,双手抓住小姑娘的胳膊向后拉去,想要把她救出来……当其他的游客将警察和保安叫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个小丫头正一脚一脚的踢在珍贵的木乃伊身上,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正想办法把破坏珍贵文物的罪魁祸首拉开。
   ——————
   坐在爱德华和那个名叫莉莉安的小姑娘对面的警察非常的恼火,不是因为这场大骚动,而是自己原本可以边喝茶边看报纸度过已经开始下雪的下午,但是这个报警电话把他的美梦破灭了。
   “你们是怎么把展览柜敲碎的?”虽然心里很不舒服,但是这名警官还是履行了自己的职责,开始提问做记录。
   “我没有敲!而且我们也不是一伙儿的!只是碰巧都在看那个木乃伊罢了——”爱德华竭力的为自己辩护,但是莉莉安小姑娘接下来的话却让他再一次陷入了困境:“是那个木乃伊!那个木乃伊活了,向我笑来着,还冲出来想要抓我!这个大叔他也看见了——”莉莉安指着爱德华大声说道,声音之大,引得四周忙着工作的警员们都看过来。
   “我说,你们说谎话也要找一个过得去的理由吧,如果这么耗下去的话,你们走不了,我也下不了班,对谁都不好——”警官正在想如何让两人认罪,这时候,另一名警官拿着一份报告来递给了他,警官拿起来一看,不由得愣了一下,再一次仔细阅读了报告书之后,警官无奈地将报告书扔在了二人面前:“很不可思议的一件事,虽然展柜变得粉碎,但是从现场的痕迹来看,展柜的碎裂是由内部压力导致的——这是照片——”
   两个人拿起了照片,一看之下惊得险些跳起来:照片上的情况明确的显示了,玻璃是从内部崩出来的,因为展柜内部一块玻璃的碎片也没有。
   “你看,我说的吧,我什么都没做!”莉莉安大声的说道。“这时候怎么就是‘我’而不是‘我们’了?”爱德华在心里吐槽道。
   “也许的确是这样,但也不排除你们用了其他的什么方法,总之,现在已经是晚上了,你们今天做完笔录之后就可以先回去了,但是随时都可能传唤你们,所以你们暂时不能离开市里,希望你们做好心理准备。”
   “喂——这不行——我的家离这里有好几个小时的路,我今天需要回家——我父母就要出国去了,我得帮他们收拾东西才行!”莉莉安很不满的说道。
   “我们会出面联系你的父母,你不需要担心,你可以先去警察局所属的地方住几天,等到没有事情的时候就可以回家了,毕竟,很快就是圣诞节了,还有,这位先生如果愿意的话也可以去住。这是地址——”警官拿起笔,在一张卡片上写了一个地址,递给了莉莉安:“对了,为了保证你不乱跑,你们的证件就由我们替你们保管,整个纽约只有我给你们的地方可以提供住宿,当然,如果你愿意住那些充满了醉汉和**的小公寓就另当别论了,祝你愉快,小姑娘——”
   ——————
   “**!****!混蛋……”在骂出了自己所知的所有的脏话之后,莉莉安终于是发泄的差不多了,转过身来对着爱德华发泄道:“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刚才为什么不说话啊?”
   “你让我说什么?说木乃伊对我眨眼睛?想要掐死你?换做是昨天的你,你会相信吗?”爱德华也很恼火,自己只是去寻找些灵感,怎么就遇到这这种事?
   “你也看见了?木乃伊对你眨眼睛?他是在对我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莉莉安挠着自己的头发,和下午那个青春靓丽的小姑娘判若两人。
   “我怎么可能知道?好了,我们先等警察的结果吧,地址在哪里?我送你去——”
   “给你——”莉莉安把小卡片递给了爱德华。
   “哦,这里我家不算太远,要不要先去我家吃点东西?”爱德华一看地址,距离自己租住的公寓不过两条街的距离。
   莉莉安虽然脸上浮现出了不信任的目光,但是肚子里“咕噜咕噜”的叫声却出卖了她,在盘算了一下钱包里的余额之后,还是点点头,表示同意。
   ——————
   爱德华的住处是纽约旧城区的一所廉价公寓,虽然是独栋的小房子,但是却只有一个房间,整个房子的面积加起来不过五十平米,虽然面积非常小,但是胜在房租便宜。
   爱德华正要拿出钥匙开门,忽然一个人从暗处冲了出来,一把抓住了爱德华的脖领子,大声吼道:“你这个混蛋!到底去了哪里?打你的电话也打不通,公寓里也没人,房东说你中午就出去了——”来人正是米静,只见米静穿着一件黑色的长款皮衣,脸已经冻得通红,近乎歇斯底里的咆哮道。
   爱德华被卡的喘不过气来,还没等说话,莉莉安就在一边说道:“她……是你的女朋友?”
   “放屁!”米静一把推开了爱德华,指着爱德华的鼻子大声喊道:“谁是他的女朋友?你虽然有自由言论的权利,但是请你不要侮辱我——”
   爱德华似乎被自己的美女编辑打击得不轻,垂头丧气的打开了门:“还是先进去暖和暖和吧——”
   “也就是说,你想要我相信,你们遇到了木乃伊的袭击?”米静碰也不碰桌上的快餐式意大利面,只是端着杯热水,连靴子也没脱,就这么靠在狭窄的厨房里,冷冷的说道。
   “是真的!米,相信我!莉莉安也看到了!”爱德华咽下了嘴里的方便食品,为自己的信用辩解道。莉莉安见米静没有表情的眼睛转向了自己,连忙放下了速食披萨,不迭的点了点头,可怜巴巴的看着米静,看样子,小丫头不但饿的够呛,也被吓了一大跳。
   “唉——”米静叹了口气,把没动过的热水递给了莉莉安,“你们怎么这么倒霉,居然摊上了这事情——”
   “米——你是愿意相信我们了?”爱德华的眼中闪现出了光彩。
   米静揉了揉额角:“暂时相信你们罢了,你们最近出门还是小心点吧,实在不行的话,还是去找警察吧。”
   吃过了简单到简陋的晚饭之后(米静连水都没喝),几个人简单的聊了几句之后,米静就准备起身告辞了。
   “米,你要走了么?”爱德华可怜兮兮的说道,仿佛是深闺怨妇一般的视线让米静有些受不了。
   看到连惊吓带疲劳,已经困得直点头的莉莉安,又看了看外面,外面已经下起了鹅毛大雪,米静再一次叹了口气:“你今晚睡在厅里,我带着莉莉安在你房间,要是你敢进来……”米静眯起了眼睛,伸手隔空一划:“我让你后悔没被木乃伊掐死!”爱德华下意识的捂住了裤裆,连连点头。
   看着身边轻声打鼾的莉莉安,米静轻轻地帮她盖上了被子,靠在床头沉思起来:自己来到美国已经三年多了,想不到还能遇到这种事。如果这件事是真的,那自己就应该赶快想办法和爱德华解除合同,让自己置身事外,虽然感觉有些对不起他,但自己实在是没有兴趣搅合进去。
   “明天就和他说一说合同的事情吧,希望他能够忽略掉违约金的事情——”米静这才有机会四下打量了一番,爱德华的房间和所有三十岁的单身宅男一样,堆满了美女杂志(H的居多)、空的零食口袋、乱扔的脏衣服,墙角时不时的有蟑螂爬过,米静低头闻了闻被子,马上皱起了眉头,体贴的用被子把莉莉安包裹起来之后,米静就这么穿着毛衫在莉莉安的身边躺下,心里做出了决定,明天上班之前一定要换衣服。
   已经是一点多了,米静翻来覆去的就是睡不着,最后干脆枕着胳膊,侧身望着窗外,雪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了,这时,米静突然猛地坐起了身,因为她发现,一个小小的影子蹲坐在窗台上,窗外刺骨的寒风似乎没有对它造成任何的影响。
   米静吃了一惊,一只黑色的小猫正蹲坐在窗台外面,这是一只纯黑色的小猫,看上去只有四个拳头那么大,身上没有一丝的杂毛,如果不是它琥珀色的眼睛实在是太明亮了,在漆黑的夜幕下,根本不可能发现它,而现在,这只小猫眯正一动不动的蹲坐在窗台外面,看着屋子里的两个女人。
   米静下意识的起身下了床,冰冷的地面透过厚厚的连裤袜传递到她的心里,米静不由得打了个哆嗦,缓缓地来到了窗边,拉开了窗户。
   外面的冷风呼啸着冲进了屋子,吹得米静眯起了眼睛,打了一个冷战,正当米静打算把那只可怜的小猫抱进屋子的时候,那只小猫却躲开了米静的手,转身跳到了院子的围墙上面,对着米静叫了一声,米静小心地探出头去,只见黑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不见了,但是,米静似乎从空气中嗅到了一丝不对劲的气息。
   公寓外的大马路上,似乎有一个庞然大物正在马路上行驶,看样子并不是大型的卡车,随着远处的黑影变得越来越大,米静穿过风雪,看清了马路上到底是什么东西:一辆两匹马拉着的战车正向这个方向驶来!
   漆黑的毛皮,血红的眼睛,黑色的鬃毛仿佛是漆黑的烟雾一般不断地聚散离合,怎么看也不是一般的马,甚至已经超出了生物的范围,而他们拉着的,则是一辆金色的战车,上面雕刻着各种繁复精美的花纹,盘子大小的马蹄印和宽大的车轮踏在雪地上,发出了别扭的声音,而上面的骑手,却更是让米静险些咬了自己的舌头:一个身上缠满了破布条的高大身影,正驾驶着这辆诡异之极的马车向这边奔驰而来,这场面能够让所有看到它的人毛骨悚然!
   那辆马车在空阔无人的马路上疾驰而来,从视线尽头到公寓原本至少有两公里的路程,可就在米静吃惊的功夫,这段路程就被缩短了一小半!米静正纳闷自己的眼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的时候,她分明看见了,驾驶马车的木乃伊居然对她笑了,漆黑的大嘴仿佛是吞噬一切的黑洞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