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94章 触底反弹,底在哪里

“他奶奶什么时候到啊?”叶安宁眼睛里充满了血丝和疲惫。

“明天一大早。我会在家多待两天,你只管去上班。”蒋成给叶安宁拿了一罐橙汁。

“哦!你这年后准备去哪里?”叶安宁转着手中的饮料罐。

“可能会去宁夏和内蒙古。哪里有生意去哪里,没有固定的工作地点,只不过看工程量大小,待的时间长短不一样。我们现在也慢慢的缓和了,今年可以缓过来了。”蒋成看着叶安宁说道。

“那好啊!”

“你明天上班行不行?”蒋成看到叶安宁的状态有点担心。

“没事的,这么一遭早晚都得经历。只不过没想到会这么早。”

“爸爸一走,你多给咱妈打打电话,多劝慰劝慰。”蒋成听到卧室里皓皓吭吭唧唧的声音赶紧起身查看,皓皓想要上厕所了。

“原来以为自己长大了,自己都是父母了,可是等到爸爸走了,才感觉自己还是那个孩子心。爸爸一走,自己真就彻底成为大人了。”叶安宁看到儿子囊成沟沟壑壑的脸,也从沙发上站起来。

“手机,看看谁啊。这么晚了!”蒋成正抱着皓皓,听到自己的手机响了。

“给,是他奶奶!”叶安宁疑惑的提高了声音。

“大成啊!你爸爸滑倒了,又伤到脚了。”田芳急匆匆的说道。

“怎么回事?没大事吧?我爸爸现在在哪儿呢?”蒋成把皓皓放到床上轻轻的拉上门,站在阳台推拉门前。

“九点多起来上厕所,外面黑,结冰了,没注意,滑倒了。我们刚到医院没多大会。医生检查了,伤筋动骨一百天啊!在医院里估计得待上几天了。”

“没大事就好!我明天回家一趟!”

“你不是还得上班啦?”

“没事,过两天去。”

“明天呢我去不了,你跟安宁说说让她请假一个月,等你爸爸恢复了,我再去。”

“你好好照顾爸爸吧。”蒋成动了一下嘴,看看叶安宁,挂断了电话。

“老爷子没大事吧?”叶安宁听到了对话,心里如万马奔腾,又痛又酸。她立马看到了自己的未来,又是一片漆黑。她感觉老天都在跟自己恶作剧。

“没太大事,就是得养着。我去给大哥打个电话,你早点歇着吧。明天。。。。。”蒋成刚想说让叶安宁明天上班,但是孩子怎么办,谁看着呢。自己要回家一趟,上次爸爸摔伤,都没及时的回去。他也想家,想念爸爸妈妈。因为没钱,感觉自己成了那个不忠不孝的人了。

“我明天在请一天的假。”叶安宁没多说什么,叹了一口气。侧躺在床上,她的眼睛如同这城市的夜,闪着微弱的光。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古道西村古道西村王凯宏|现实于是,在后来玉明的生命中就有了这样一种诗意的表达:叶子的心愿是回到树上/在苦难伸出舌尖的时候/信诺在一些不幸的故事中/虚幻地触摸/无法充实,如空濛的雾气/我相信夜莺的歌,充满灵魂/从此,几个世纪/叶子深深懂得这叙述/所有柔情的色泽/还有清婉的乐声/叶子的心愿回到树上/梦幻,爱与童年/都在九月里潜移默化/像花瓣,夹着整个绽放的希望。
  • 缘来缘去终有缘缘来缘去终有缘雪儿静子|现实缘来了,挡不住;缘去了,有归处。缘来缘去,无非一个“情”字,了然自知,无关风雅;心念沉淀,无关其他。
  • 陈川陈川夏仲|现实陈川很多年以后还记得,晦暗的天空下破旧的车站只有他和父亲,水稻已经收割,看不到起伏的稻浪,只有层层叠叠光秃秃的梯田。空气中带着沉甸甸的水汽,夹杂着土腥的气息。后来车来了,他上了车往车窗外看去,父亲的人影越变越小,最后只能看见苍茫的山林。他转回头,玉带一样的白石路面正在前方铺陈开来。
  • 逍遥在农家小舍逍遥在农家小舍绰号桂花|现实离开喧嚣的城市,回到淳朴的农村。捉鸡遛狗,养鱼钓虾,种菜植树。回归到自然之中却意外致富,开始了小小农民的逍遥生活。
  • 唯爱系列之恋上罂粟花唯爱系列之恋上罂粟花梅星雪|现实一纸契约,一个红本本,两个人平行的轨迹相交,是一直缠绕,还是愈来愈远?她是杂志主编,却被迫为养父的公司牺牲,与豪门大少联姻,等待她的究竟是什么?一场交易,一场背叛,还是获得幸福?他是豪门大少,心心念念地只有他的丫头。对于联姻,是被逼的无奈之下的选择,但是心又陷入了迷茫,到底该何去何从?
  • 对不起,我不想再辜负对不起,我不想再辜负钟时七|现实“你比你父亲高明多了,输在你手上我不丢人。”林勇诡笑着道,虽然戴着手铐,却依旧一副运筹帷幄的样子。 唐可遇看到他这样子就烦,“颖儿,你在这里等爸爸,我去和这老头说两句话然后就带你去找妈妈。” 唐可遇走到林勇跟前,仔细打量了他一番,实在是想不出他还有什么可以嘚瑟的地方,莫非他还真以为他那眼高于顶的儿子可以东山再起,“林总,忘记告诉你了,您被捕的消息我特地告诉了书聪,估计他现在正马不停蹄地往警局赶,不过,不知道会不会刚巧遇上一场交通事故呢……” “你………你………你”林勇心头一震,往后跌了一步,唐可遇连忙扶住,凑到他耳边“林叔叔,其实我从来都没有失忆也从来没有失明,那都是我一步一步为您精心设计的……为你我演了二十年的戏,也算是仁至义尽了,你入狱之后我会好好帮你打理公司的,你放心。” “颖儿,我们走。” “爸爸,我们去找哪个妈妈啊?”颖儿很为难地问道。 “这……颖儿想找哪一个啊?” “我最喜欢晴雪妈妈,可是你把她爸爸吓得瘫在了地上,而且还让警察叔叔给他戴上了手铐,她会不会不理我们?” “那我们不找她不就好了。” “一点都不好,她答应给我介绍女朋友了,我不能爽约。” 唐可遇:“……”
  • 我不知道你是如此爱我我不知道你是如此爱我这半醒那半醉|现实用这样一本书阐述角落里的爱情,本书我坚信百分之九十九的人不曾经历,让你品味另类爱。有时候我们误会了爱人,用世俗的眼光看待了伟大的爱。心灵的忠诚高于肉体的归属,躺在同一张床上的人不一定是爱你的,肯为你成功背负黑暗肮脏的人一定是爱你的。希望能得到读者的真诚点评,帮助我更好的写东西,第二次写东西有不妥处请直言。
  • 不惑四十不惑四十回丫|现实改革开放四十年,使中国走向繁荣走向世界。计划生育,改革开放,下岗下海,不包分配,港澳回归,奥运世贸,地产暴富,网络电商,中美贸易……在飞速发展的改革洪流中,普通人的普通生活。进入四十不惑,却比谁都更迷惑。
  • 花落时节又重逢花落时节又重逢尘苒苒|现实两个富商喜欢一个城市小丫头------洛晓筱。一个以暖男式进攻,一个以霸道式进攻,谁胜谁败?结局如此不完美。一场虐心的战斗即将上映。。。
  • 六弟的半生六弟的半生一页夜微凉|现实他有个失踪的便宜老爸、还刚好阴差阳错地有了和便宜老爸一样的爱好.亲生父亲不待见.结果踢野球踢进了监狱坐了几年牢、进职业原本以为走上人生巅峰却被人再次打回原形.几次想认命但是都放不下那份热爱、足球.不应该是这么踢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