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优胜客app下载

第4332章 遭遇绑架【4】

这时候财门主挥了挥手说道:“哎,其实刀门主也不用如此费心。”收回手站起来继续说道:“不过刀门主有此心,我也不能辜负他的美意,这样。。下个月我准备给刀门一票〝鱼〞,做为刀门这次的经费。”
   老四听到财门主的许诺吃了一惊,这一票〝鱼〞的意思就是一箱金条,这是大手笔啊。不过转眼老四想明白财门主的意思,这是在堵刀门的嘴。告诉刀门别来试探和打听,办好事就行。办好了财门有的是钱,办不好你刀门以后就别想有什么好日子。
   “多谢财门主,我一定会将财门主的〝意思〞转达给大哥的。”说完老四就要告辞。
   这时财门主说道:“四当家是有才之人,在刀门屈居老四,何不到我财门来,我让你做二把手怎么样。”
   这是想我给他在刀门做眼耳啊,这财门主打的什么注意。想不明白的老四说道:“多谢财门主的好意,不过我从小在刀门长大。习惯了,要是去别的地方还真不适应。”
   “哦,没关系。财门的大门永远为你开着,什么时候你觉得习惯了就什么时候来。”财门主不以为意的说道。让人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
   “要是财门主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看到财门主示意自己可以走,老四对着财门主抱拳告辞。
   回到刀门,老四把在财门的一切都与门主禀报,可是他省下了最后财门招揽他的事。
   听到老四所说,刀门主思考了会说道:“此事我知道怎么做了,你先去休息吧,有事我通知你。”
   等老三走后刀门主来到自己做的交椅,伸手转动交椅上的狮子头。交椅慢慢的移开,露出了一个向下的通道,刀门主从通道慢慢走了下去,交椅自动合了回来。
   警局审讯房内,刘海与马队长正做在张梅的对面。刘海对着张梅说道:“张梅你把那天的事情经过详细的说下,在对比我们现在掌握的情况,看看漏掉什么没有。”
   “我儿子怎么样了?”张梅的眼里只有自己的儿子,其他的都是次要的。
   “你儿子还没有醒,但是我们已经把他送往县医院,那里有医生照顾他。而且有人24小时保护他的安全,你就放心吧。”
   听到儿子没事,张梅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对着刘海说道:“其实我知道的不多,那天我去菜市场……后来看到儿子和那些人打了起来,我当时气晕了过去,醒来后就把受伤的儿子送往万佛山。就这些了。”张梅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然后又紧张的问道:“我儿子会被枪毙吗?”
   “这个…”刘海想了想,硬着头皮说道:“我就直说了吧!你儿子不管是什么原因杀人,那都是犯了杀人罪的,而且一次还杀了15人。鉴于你儿子没有满16岁,根据新出来的未成年保护法规定,会把他养到16岁在进行制裁。”
   本来张梅觉得会被马上枪毙,现在听到新出来的还有什么保护法,可以让儿子多活三年。张梅想到要是到时来个什么特赦,那儿子不就由死刑变有期徒刑了吗?这样的例子是有的,为了确定自己的想发是可行的,张梅只有求助刘海,毕竟他可是机制里的人。
   同是父亲的刘海,为了张梅有个盼头,不至于想不开自寻短见。刘海叹了口气对张梅说了慌:“你这个想法也不是没可能,就看你儿子是不是能赶上。所以你要好好的,别到时候他出来看不到你。”
   “嗯,对。对。对。”张梅使劲点头,一连说了三个对。想到儿子还有活下去的希望,张梅压着的大山一下子消失大半。
   看到张梅缓过来,刘海问道:“张梅你仔细想一下,当时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特别的地方,好像没……”张梅仔细回忆,突然说道:“对了。我记得当时,有个摸包客对着那瘦猴子说什么,什么门来着。就要来了,还不回去会被发现的。那瘦猴子听到很生气,说别管我。那见不得人的老头只知道把我关起来,连门都不让出。”说完张梅也不知道对刘海有没有用,看着刘海陷入沉思,张梅沉默下来。
   初听张梅的话刘海确实没想到什么有用的,不过他自己想了想。这里面有点线索,“见不得人的老头应该是四门带脸谱的门主,老头那不就是爸爸吗。是本县的方言,啊!差点错过了。那被谭志兴敲破脑袋的瘦猴子是某门主的私生子,四门的门主是不准有下一代的。难怪……”
   想到此处刘海兴奋的拍了下桌子,对着马队长说道:“你马上带着张梅去停尸房看看,那瘦猴子的尸体在不在。我要去找陈局长汇报情况。”
   县医院停尸房,马队长和张梅赶到时。冻此次事件尸体的柜子全都空空如也,马队长不信邪的全部看一遍,结果确实是不在了。马队长想到这尸体肯定有什么线索,现在消失了。他带着张梅匆忙的往回赶。
   刚刚来到警局门口,就看到两位局长准备出门。马队长赶紧上前说道:“局长。不好了,尸体全都不见了。”
   “什么,不见了?”刘海吃惊的问道。不过很快想到这才正常,四门这么快,那自己刚刚的推理就完全正确。对着马队长说道:“赶快派人出城搜索,一定要赶在四门毁尸灭迹之前找到。”
   马队长立马打起电话安排人去搜寻,知道此时关系重大,马队长亲自带队出城去找。
   这边刘海安排好张梅休息,他与陈震奇一起到办公室等待消息。
   县城某郊区。此时有两人正站在15具尸体旁边,脸谱男在前,此人正是财门门主。后面站着的是一个全身套黑袍裹得死死的人,不知道是男是女。
   财门主对着尸体说道:“你死了也好,我就不用提心掉胆的。你放心,毕竟我们父子一场,我会给你报仇的。”转过身看着黑袍男说道:“影子,处理好这里。”说完不管那黑袍,财门主自己走了。
   影子找来一桶汽油,对着15具尸体狂倒。直到把一大桶油倒完,拿出打火机,打燃丢进尸体。看到大火烧了起来,影子消失在夜色中。
   “队长你看,那边好大的火光。”一警员说道。
   马队长顺着警员指的方向看去,黑烟滚滚说道:“糟糕,是汽油在燃烧。快,马上通知大家赶去。”
   马队长带着同事十万火急的赶来,最终还是晚了。大火已经到了快要熄灭,尸体都成灰烬。诅丧的他们只能回到县城。
   听到搜寻回来的马队长报告,刘海知道这次又丢失了除去四门的机会。陈震奇安慰道:“小海呀,没关系。总有一天我们会除掉四门,只是晚点罢了。”
   “嗯,老哥哥说得是。”刘海回答道。
   “忙了一天大家都累了,你通知下去都回家休息,养好精神明天还有很多事情。”表面上陈震奇没什么,其实他现在的压力比谁的都大。一下子死这么多人,而且还是在严打就要到来的时候。憔悴的陈震奇上车往家里开去。
   县医院二楼重症病房,病房外有两名警员正坐在门口聊天,病床上谭志兴如尸体般躺在那里。这时窗户慢慢的被人打开,来人正是影子。他轻手轻脚的翻进病房,确定病床上是自己找的人。影子慢慢抽出匕首,正要走过去对着谭志兴刺下去时。
   “我过来给病人吊营养液,你们谁和我进去?”门外想起一女护士的声音。
   影子知道机会丢失,果断的跳出窗外,消失在黑夜中。
   警员打开房门,让护士进来工作,他在一旁看着。这时护士换好营养液,看到窗户是开着的,对着警员气愤的说道:“你们怎么搞的,不知道病人极度虚弱吗?还把窗户开这么大。”
   警员看到窗户确实是开着的,不好反驳。一脑子问号说道:“不对呀!这窗户明明是我亲手关上的,怎么可能还开着。”
   “我管你有没有亲手关上,总之现在,立刻。马上去关掉。”护士对着那警员吼道,看到警员把窗户关上后护士说道:“虽然这人是杀人犯,但是现在是你们保护的对象,你们就不能尽点职责。都是些什么人啊!还吃国家粮。”气愤的护士带着空药瓶走了。
   躺在病床上的谭志兴还不知道,他差点就去见阎王了。而此时的谭志兴正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他感觉已经在这地方呆了好久了,或许是一个月,又或许是一年。总之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谭志兴快要疯了。他拼命的寻找着出口,可是到现在还是一无所获。已经不在想出去的他,只想有一点点的光亮就好了,不过这都是奢求。不在抱希望的他,反而安静下来。
   就在这时黑暗的空间突然传出一个声音,那声音很冷,很阴暗。给人的感觉特别恐怖,就像是死神要来收割灵魂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