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46章 小满 九

几人正说话时,外面喧闹的人声忽然静了下来。

王崇恩猜是杜如海来了,便当先迎了出去。才迈出房门,便见脸色阴沉的杜如海正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在他的身后,还跟着大理寺少卿徐龙辉。两人的身上都带着酒气,显然是才从酒桌上下来便赶来了这里。

王崇恩上前行礼,才走了半步便被杜如海止住了:“延清,怎么回事儿!”

王崇恩垂首说道:“退之和江先生正在调查死因。”

“粱书?”杜如海闻言便皱紧了眉头,说话的语气中满是不信任的味道,哼了一声后,迈步就要进入客房,却被身边的徐龙辉给拦住了。

“杜大人留步,不如把这里交给下官处理可好?”

杜如海向徐龙辉拱了拱手:“家门不幸,只好有劳徐大人了。”

徐龙辉拱手回礼后便进了客房,杜如海则在外面与下人了解情况。

徐龙辉现在门口蹲下,就着斜射而入的阳光观察地面,见地面光洁如新没有半点儿尘土,这才迈步进屋与粱书打了声招呼,之后便蹲在地上开始检验尸体。

他先是用手指试了试柳世才的体温,之后才开始验看尸体。他的动作小心而仔细,光是头上的伤口就足足看了一刻时辰,之后又逐寸向下检查了尸体的每个细节,包括尸体的手臂和脚下的油糕也都没有放过。

验看完毕之后,便走到书桌旁提笔蘸着残墨将所见事实一一记录了下来,不多时便有一张工工整整的尸格摆在了桌上。徐龙辉放下手中毛笔,转身开始勘验房中的情况。

因为柳世才是撞破脑袋死的,所以徐龙辉特意把检查的重点放在房中的陈设上,此时的他目光宛如鹰隼,敏锐而仔细的观察着房中的每个细节,确认所有花盆、砚台和顽石上都没有血迹之后,最后才把目光转回到餐桌上。

经过柳世才的撞击,原本摆在正中桌子明显偏向了一边,桌上餐具的位置也都发生了变化,他比量着餐具摆放的位置与筷子滚落的方向,忽然便皱起了眉头。

接着,他蹲下身子,直视着染血的桌角终于还是摇了摇头,转身又把室内的情况写在了纸上。

粱书还是头一次见徐龙辉查案,与他相比,粱书那种大咧咧的勘验方式简直可称粗鄙。只是不太清楚他此时的表情意味着什么,便问道:“徐大人,你看出什么来了?”

徐龙辉挑了挑眉,不答反问:“你们来了这么久,不如先说说你的看法?”

粱书略皱了皱眉,与江屿对了个眼神之后,便把他们的三人得到的消息和疑惑都说了出来,说到尸体的姿势与丢失的酒杯时,徐龙辉的脸上毫不掩饰地挂上了赞许的微笑。

“不错不错,你们能做到这种程度已经很不简单了。”

粱书挑了挑眉:“怎么,你还看出什么来了?”

徐龙辉呵呵一笑,指着桌面说道:“喏,就是这里,你没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不仅是粱书,王崇恩和江屿也都凑了过来,三人围着桌子好一阵研究。徐龙辉捻着短须看三人,只待他们全都摇头,这才迈步上前,指着桌上的汤盆说道:“问题就在这里。”

徐龙辉手指的是一小盆鸡蛋羹,因为桌子受到撞击的缘故,盆中的汤水洒了出来,把桌面弄脏了好大一块。

江屿看了看汤盆,又看了看地上趴着的尸体,忽然猛地一拍额头:“哎呀!草率了!”

不等粱书发问,他便指着汤水洒出来的地方解释道:“你们看,因为桌子受到撞击发生了晃动,所以盆里的汤水才洒了出来。”

粱书皱眉:“对呀,这有什么问题吗?”

江屿点了点头:“确实有问题,如果撞击来自左边,那么盆里的汤水应该向右撒出去才对,可你们看,汤水洒出来的方向竟然也在左边……”

江屿的话点到为止。粱书和王崇恩则把目光移向了柳世才的尸体,两人异口同声道:“这个现场是伪造的?”

两人说完,便把直勾勾的看向了徐龙辉,后者没有表态,反而捻着短须在屋里溜达了起来。

粱书啧了一声,对王崇恩道:“还是要先找到和他一起吃饭的人才行,这个人不仅爱吃油糕,还不想让人知道自己喝了酒……太奇怪了……”

江屿却走到书桌跟前,提起徐龙辉用过的毛笔,蘸了蘸砚台里的残墨后,问道:“徐大人,刚才你写字的时候,可曾注意过毛笔是否被人用过?”

徐龙辉一怔,略一思量后才断然摇头:“没有用过,我记得很清楚,毛笔是干净的。所以,他们原本是想要写什么东西的,可不止为何却发生了争执?”

王崇恩却摇了摇头:“可是我问过下人,都说没见有人从丙子房里出来啊。”

徐龙辉正好踱到后窗跟前,探手推了推,见窗户闩着便随手提起窗栓往外一推,一幅夏日荷塘的景色便刚好跃入眼帘。他的目的却不是窗外的景色,目光向下一扫,便瞧见窗外的地上一片狼藉,似乎是有人从这里跃窗而出后仓皇逃走时留下的痕迹,从泥土湿润的程度看,应该是新留下的痕迹无疑。

“难怪没人看见,原来凶手是从这里离开的。”

见此情形,徐龙辉的心中便已有了计较。他喊过粱书等人一同观瞧窗外的脚印,自己却走出客房,对等在外面的杜如海说道:“我们在窗外发现有人逃走时留下的痕迹……”

杜如海一惊,本就阴沉的脸上立时蒙上了一层阴霾:“这么说世才他……真的不是意外?”

徐龙辉点头:“除此之道房里还有别的疑点,在厘清疑点之前还不便妄下结论。”

杜如海长叹一声:“看来只好麻烦徐少卿了,只是不知老夫能做些什么?”

徐龙辉的心中早有定见,见杜如海出言询问,便说道:“既然是从荷花池边逃遁而去的,想必鞋子与衣摆上难免沾有泥污,杜大人不妨先把宾客集中到一起检查一番,若是案发时有人刚好不在正厅,而他的身上又有泥污,那十有八九便与本案有关。”

杜如海闻言点头称善,转身便吩咐管家去把所有下人全都集中起来检查他们的衣服和鞋子。而他自己却与徐龙辉回到前厅去与宾客解释去了。

江屿用手指在窗台上抹了一下,窗台上的尘土立时便显出一条明显的痕迹。江屿正要说话,外面却响起一个女子焦急的声音。

“听说这里有郎中?郎中在这里吗?”

这女子的声音十分陌生,三人不由都是一怔,耳听那声音越发焦急,江屿赶忙出声应道:“这里这里,我就是郎中。”

他一边说一边往客房外走,走到门口时,正好遇上一个小丫鬟。丫鬟一见江屿,先是皱了皱眉,似乎并不相信江屿是个郎中。在得到王崇恩的证实后,小丫鬟才不情不愿的请江屿随她过去后宅。

“夫人听说侄少爷出事儿便昏了过去,您赶紧随我来吧!”

王崇恩听说是柳氏昏倒了,不等粱书发话,推着江屿就往前走。粱书也想跟着过去,可眼下屋里只剩下他一个人,又不能把尸体单独留在这里。“诶”了两声,见那两人都没有回头的意思,便也只好做起了看尸人的工作。与他一起作伴的,还有几只绿头大苍蝇。

这才五月,怎么就怎么就有这么多苍蝇,果然是因为杜如海为人陈腐吗?

在荷花池的另一边,江屿正被王崇恩推着进了内院。

脚才跨进月亮门洞,立时便有两个壮硕的婆子冲了出来,口称大胆!挽起袖口就要捉拿江屿,幸亏被小丫鬟及时制止住了。听说江屿是来给妇人看病的郎中,两个婆子也不含糊,十分默契的抬手在对方脸上抽了四个耳光之后便退了下去。

连串动作如行云流水并无半分拖沓,仿佛是一出已经排演过千百次的戏码。

与前院相比,内院的布局倒显得更精致了些,不过在一众下人的催促之下他也无心细看,径直被带到正房去了。

正房中的陈设甚是古旧,才一进门便觉眼前一黑,几个呼吸之后才渐渐适应了房中昏暗的光线。

此时的柳氏正斜躺在一张春秋软榻上,双目紧闭牙关紧咬。江屿赶忙上前,一手搭在夫人的脉门上,另一只手则去翻动她的眼皮。丝丝缕缕的真气缓缓流入柳氏身体,确认对方只是急火攻心闭住了气脉之后便放了心。

只是他这次出门没带药箱,常用的银针和药丸都没在身上,便只好催真气打通气脉。江屿的内力棉柔如水,缓缓冲击着柳氏的心脉。

围观的下人看得清楚,柳氏紧锁的眉头渐渐舒展,不多时,随着一声长长的叹息,柳氏再次睁开了眼睛。

江屿这才松了口气,慢慢把手从柳夫人的脉门上移开。眼见主母醒了,众人的脸上也都有了喜色,直到这时,她们才肯相信眼前的年轻人确实是个郎中。不,应该说是个神医。寻常的医生看病都是先诊脉再服药,何曾见过只用诊脉就能治病的医生。

柳氏才醒过来意识还有些模糊,昏黄的眼珠动了动,最终定焦在年轻郎中的脸上,老人的心神又是一阵恍惚,颤声道:“贤儿……是你吗?你终于来接为娘了吗?”

柳氏一边说着一边拉住了江屿的手腕,刚才还虚弱无力的手掌,此时却把江屿的手腕抓的生疼。

“诶?”

江屿虽然被吓了一跳,却没有强行挣脱柳氏的手,而是顺从的任由她抚摸自己的脸。适才还冰冷的手掌,摸在脸上的时候却格外炽热。

“母亲……这位是江先生,是他救了您呢!”

一旁的杜鸿雁见状赶忙上来解围,双手握住母亲的手掌,轻轻摩挲着为她缓解激动地情绪。

听见女儿这么一说,柳氏这才自知失态,本就虚弱的身子顿时又软了下去,杜鸿雁被吓得低呼了一声。

江屿这才说道:“夫人这是急火攻心阻塞了气脉,已经被我疏通开了,静养几日就能恢复的。”

听见江屿的嘱咐,杜鸿雁盈盈起身施了一个万福:“多谢先生妙手。”

柳夫人此时已经彻底清醒了过来,忽然又想起自己的侄子已经殒命,不由又是一声悲呼。杜鸿雁闻声慌忙反身跪伏到床边,拉着柳氏的手,又是一番好言安慰。

江屿默默摇了摇头,借过笔纸写下药方,准备递给杜鸿雁时忽然瞥见她的绣鞋鞋底很脏。

同类热门
  • 地府不招新地府不招新白怕|悬疑若欢喜,天生的无情无感,你可以说她冷血至极,也可以说她这个人逗比至极。明明是自己撞车死了来到地府,发现自己身上的秘密还真被自己给猜中,突然想还阳为自己讨个公道了,那只好把地府拆了。 还默,地府的鬼差,百年前为人时是一国的王爷也是冲锋陷阵的将军,后来,他将自己做成厉鬼,也是一方鬼王。 冲锋陷阵鬼将军,为见一人不轮回。 非黑即白若欢喜,抽筋剥骨莫还离。
  • 汝梦如梦不入梦汝梦如梦不入梦张雅味|悬疑我曾梦过,世人不再识我,也曾梦过,世人皆知我。每个梦亦真亦幻,有的让我魂牵梦萦,有的让我梦中心悸,大梦初醒后,什么是梦中,什么是现实,已无法再分清。
  • 感情风云录感情风云录契约者.CS|悬疑一场感情引发的情感生活,因为亲生子而起的风波,许多人牵连其中,许多人快乐后又痛苦,许多人付出了生命来完结一场放不下的爱情……
  • 僵尸先生,不许动!僵尸先生,不许动!萌奇了解一下|悬疑捉鬼斗尸、降妖除魔、医卜星相、五行八卦,这些连娜都不会! 但她会打架!妖魔鬼怪老惹事,多半是太闲,打一顿就好了。其他不会的慢慢学就是了! emmm实在打不过的话……连娜看了眼身后的男子。 “老公,帮我!” 被混合双打的妖魔鬼怪:“……” mmp!为什么僵尸会帮人类对付妖魔鬼怪? “因为爱情。” 【灵异为主,言情为辅,女强双洁】
  • 原来生命也就这样原来生命也就这样王爱德|悬疑一部带有悬疑性质的现实性小说,参杂着人性和各种感情
  • 异界除妖师的现代生活异界除妖师的现代生活我是大祸害|悬疑当体格噩梦转变成现实,一个人的思维悄然发生变化,他们还是他们,同时他们也不在是他们。 从多数人变成少数人,少数人企图拯救多数人时。 你觉得它是异类,但他或者它们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人类思维,有了繁衍的能力,即便不需要依赖那小部分人的转变,也能生活下去时。 还活着的小部分人还能坚持,他们是异类,而我们是正常的人类吗? 不,在大众的眼中,你就是异类,与众不同的异类。
  • 我的老婆是鬼皇我的老婆是鬼皇秦始皇灵|悬疑在半夜临近十二点时在西山公墓门口有两个人正在窃窃私语。 翎羽绅:要不是看在你是我兄弟的份……
  • 思斗思斗雨天思|悬疑某一天,世界突然坍塌,原本明亮的苍穹变成了暗红色。一只只恐怖的怪物降临人间。 人心泯灭,末日之中的搏斗,有与人的,也要与怪物的…… 我要活下去,我要找到你,妹妹! 但也因此我答应了一道神秘的声音。可帷幕之下……
  • 特工大小姐:腹黑丫头你别跑特工大小姐:腹黑丫头你别跑三月蓝叶|悬疑每一个案件的背后都有属于它自己的故事。人心的善恶真美在这一刻体现。十五岁拥有异能的她,励志去探索那些隐藏的故事,在经历了无数的悲欢离合之后,她做出了选择……宫影蓝,一定会是个与故事相伴的女孩
  • 侦探143侦探143阿尔卑斯WL|悬疑一场策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