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9章 书信

婉娘陪着朱祁钰离开太庙。

“皇上,您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爱情吗?”

婉容开口问道。

朱祁钰扭头看了她一眼,回头继续走着:“我是男人,自小我就明白一个道理,男人永远只能喜欢名和利。因为历史的本相是胜利者的脸!”

婉娘眼神突然黯淡,旋即又问道:“那您爱皇后和杭妃吗?”

朱祁钰沉吟了一会道:“如果我是路边的乞儿,你觉得她们会看上我吗?当我在深渊时,一切都是黑暗;当我在天堂时,一切都是光明。”

朱祁钰说完加快了脚步,他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因为没有意义。

“可您现在在人间!”

这句话在婉娘心中回响,并未说出口,因为她怕说出来朱祁钰会恶了她。

这时远处跑了一名气禁卫,他俯在朱祁钰耳边一阵低语。

朱祁钰的眼神逐渐阴冷,开口吩咐道:“传令九门,若北方将士来京,鸣炮三声。”

“诺。”

气禁卫应声退去。

午门外,于谦带着几个文吏着急忙慌的往太庙疾行,赶巧碰上准备回皇宫的朱祁钰。

“皇上,军情急报。”

“瓦剌已经入关了吧。”

朱祁钰未停下脚步,于谦紧随其后。

“是,军报瓦剌西路已过大同,由也先统领,军力三万,不日将到灵丘。”

“三万都挡不住,边军越来越不行了。”

“因为太上皇被也先挟持在内,而且怕瓦剌有诈,郭登不敢轻出。”

于谦维护道。

“不行就是不行,不用替他们找借口。此战若得天之幸,军队改制刻不容缓。”

朱祁钰摆了摆手,继续道:“你去督军吧,想来不到旬日,瓦剌便会兵临城下,你我君臣当尽全功,我安排完家事,便去德胜门。”

“皇上万金之躯……”

不等于谦说完,朱祁钰打断道:“若城破,还哪来万金,去吧。”

“喏。”

于谦知道劝不了了,相处日久了,他也知道朱祁钰是个乾坤独断的皇帝,劝一次就好,再劝反而恶了他。

“皇后在哪?”

朱祁钰走进午门,问道当值的宦官。

“此刻应该在坤宁宫,陪太上皇后。”

宦官不确定回道。

“那就去找,确定皇后在哪儿?”

朱祁钰淡然道。

“喏”

宦官也顾不上值班,拔腿就往乾清宫方向跑去。

直到朱祁钰走到谨身殿西面的后右门,得到宦官来报汪皇后在万安宫。

“婉娘你去请母亲和杭氏到坤宁宫,小六带人把所有皇子皇女及太上皇嫔妃请去坤宁宫。”

“喏”

“喏”

等二人离开,朱祁钰带着仅剩下的四名气禁卫去了万安宫。

“呵,哈……”

刚到万安宫院外,就听到院墙里传来声声娇喝。

门口的值班太监看到朱祁钰刚准备行礼,就被示意禁声。

等了许久里面才没了声息,紧接着就听到汪皇后的声音。

“呼,许久未练,有些吃不消了。”

“皇后,您千金之体为何要这么拼命。”

“土木之战国家军队损失惨重,如今外敌趁国家空虚南下来犯,边军不可轻动,若瓦剌打到京城,我也可替皇上上阵杀敌。”

“您这是要做马皇后娘娘那样的女子嘛?”

“马皇后娘娘是我的榜样,她老人家辅佐太祖皇帝建立大明,我不奢望及其万一,只要能替皇上分担一些忧虑,也是应该的,谁让我是他的皇后。”

“皇后……”

“你个小妮子,先让我喝口水行不行!”

朱祁钰步入宫门,就看见汪淑贤一身戎装英姿飒爽的立在哪里,端着茶盏饮茶。

“叩见万岁爷!”

侍女、健妇纷纷跪拜行礼。

“噗……”

正饮茶的汪淑贤惊了一下,一口茶水喷出。

端着茶盏机械般的回头,看到朱祁钰不知何时站在自己身后,赶忙准备行礼。

朱祁钰一把扶起她,接过茶盏递给身后的气禁卫。

“换一盏温热的茶来。”

“喏”

气禁卫接过茶盏,叫起一位侍女换茶去了。

而朱祁钰卷起袖子为汪淑贤擦拭下巴上的茶水。

“谢谢!”

“啊……”

汪淑贤还没反应过来,一时间有些呆萌。

“问你个问题?我这个问题我一直想问。”

朱祁钰看着汪淑贤呆萌的样子,轻笑起来。

“你,你问。”

汪淑贤被他弄得有些不自然。

“你爱过我吗?”

“啊!”

汪淑贤很惊讶,他怎么会问这个问题。

朱祁钰没说话,而是静静地看着她,她被看的有些不自在。

二人沉默许久。

汪淑贤有些不好意思,也不想回答,转念一想,皱起眉头。

“皇上,瓦剌南下进犯,您当以国事为重。”

“我知道!”

“你知道,为什么还将心思放在儿女情长之上。”

一听朱祁钰的回答,汪淑贤连敬语都不用了,开始斥责。

朱祁钰依然保持着微笑,伸手给她抚平散落的发丝,眼神中多少有些伤感。

这一世还是没有人在意自己。

“我怕再不问,以后就没机会问了。”

朱祁钰深吸一口气,强压下自己的伤感,继续道:“好了,以后要漂漂亮亮的,我的女人不能丑,去坤宁宫吧,母亲也去了。”

他捏了一下汪淑贤粉嫩的脸蛋,凄惨的一笑,便转身离开。

汪淑贤愣住了,四目相对的时候,她看到了朱祁钰的情绪,可是有些话怎么也张不开口,还在犹豫不决时,感觉脸突然被捏了一下。

那一刻她内心是甜蜜的。

但,当她看到朱祁钰那笑容时,心中莫名的刺痛。

“喂,喂!”

朱祁钰听到身后不自然的喊叫,回身看了过去。

“等你回来我告诉你!”

汪淑贤笑了,笑的很开心,是因为一种从未有过的莫名清晰,让她很快乐。

“你们听到了嘛,等回来得给我作证。”

朱祁钰也笑了,笑的同样开心,原来这个世界还是有人在意自己的。

对汪淑贤重重的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

在朱祁钰转身的那一刻,二人都留下了眼泪。

汪淑贤流泪,是因为送夫出征前才明白自己丈夫对自己的情感。

朱祁钰流泪,是因为自己征战前才明白自己妻子对自己的情感。

从此刻起,二人的关系似乎近了一步,因为他们真正的正式向对方表达了自己的在乎。

汪淑贤体力有些不支,蹲在地上抱着双膝看着朱祁钰远处的身影,突然泣不成声。

侍女们也哭泣着安慰,越安慰汪淑贤哭的越厉害。

这时胡蕖带着一对女官走了过来,看到眼前的场景,忍不住问向一旁的健妇。

在健妇将刚才的经过讲述一遍后,胡蕖以往威严的脸上泛起笑容。

她带人上前将汪淑贤扶起。

“皇后应该开心才是。”

“可我,可我,在他离开的时候,心里老觉得失去了什么!”

汪淑贤抽泣的说道。

“那是爱!”

胡蕖扶着她往寝宫里走。

“原来这就是爱。”

“爱很简单,关心他冷热,在乎他安全,心里经常念着他,想着他,这就是爱。”

“可我是皇后。”

“您是他的皇后,同时您也是凡人,也会动感情,更何况你们还有了孩子这个牵绊。”

“下雪了!”

汪淑贤突然感觉脸上一丝凉意,抬头看到天空飘起了雪花。

他别忘了加衣服。

自己似乎还未给他缝制过衣物,往常都是杭氏的工作。

坤宁宫。

“殿下您起了。”

钱皇后从躺椅上起身,侍女赶忙上前侍奉。

“外朝情况如何?”

“回殿下,还没有消息,不过皇上遣人来了,见您没醒一直在外候着。”

侍女拿起温热的白绢给她擦拭红肿的眼睛。

“快叫进来。”

钱皇后推开侍女让她去唤。

“喏”

侍女将丝巾白绢交给旁人,便退了出去唤人。

不一会儿,她带着一名身穿麒麟服的气禁卫走了进来。

“臣,锦衣卫侍卫营副统领伍安,参见太上皇后,殿下千岁。”

气禁卫入门纳拜。

“可是有太上皇的消息了?”

钱皇后迫不及待的问道。

“回殿下,瓦剌挟持太上皇南下,已过大同,不日便到紫荆关。”

“呜呜……皇帝啊……”

钱皇后闻言便泣不成声。

“殿下安心,太上皇在瓦剌并未被苛待,朝廷也给太上皇送去了金银宝器,不会让太上皇受太多苦。”

“皇上可有救出太上皇之法?”

闻言钱皇后内心稍安,带着哭腔问道。

“回殿下,瓦剌此次兵锋直指京师,若瓦剌攻破紫荆关,兵临城下,皇上言或有救出太上皇的契机。”

“好……”

不过钱皇后刚发出声就立刻止住,她虽然忧心朱祁镇,但也知道如今京师守备空虚,若瓦剌兵临城下,毕竟是天下大祸。

“可有应对之法,抵御外敌?”

“皇上与兵部尚书于谦,已在九门外列兵以待,若瓦剌兵临唯死战。”

“唉,都是他的错……”

众人不用猜也知道这个“他”是谁,纷纷拜倒不敢言语。

“你去吧,保护好皇上,我们已经失去了一个皇上了。”

钱皇后不是不明事理的人,否则也不会被张太后选作成为朱祁镇的结发妻子。

“皇上让我来将两封书信交与殿下。”

说着从怀里取出两封信件,高举过头继续道:“皇上言,若他又不忍言之时,请殿下打开第一书信,信中会有对我大明以后的安排。”

“皇上,唉……”

钱皇后刚开口,却再也说不下去,叹息一声问道:“那另一封呢?”

“是,是……”

气禁卫有些磕巴了,他不敢说。

“说吧。”

“是皇上的遗书,仅让您一人看阅。”

“你说什么?怎么好好的就留遗书了?”

钱皇后声音骤然高了几分。

“哗哗哗……”

这时殿外穿了军队集结的声音。

“外面何事?”

“回殿下,门外是负责戍卫的锦衣卫,若事不可言,我等会护送皇子皇女及各宫嫔妃离开京城。”

“唉……”

钱皇后除了叹息还是叹息,此时她觉得自己的哭泣是多么无奈,徒增烦恼给朱祁钰。

“书信拿来,你退下吧。”

“喏”

气禁卫将书信交给侍女,便退出大殿。

钱皇后拿着两封书信。

一封上写着:示情而启。

另一封写着:皇嫂亲启。

她捏着两封信看了许久,才打开那封仅让她一人看阅的信封。

开篇白话,却情真意切。

“嫂子:第一次这么叫您,这几年来多劳您看护,让弟弟能过的舒缓,弟还想着怎么报答您呢,结果遇到这事儿。

说真的,我骗了您,我也不知道怎么救回我哥。因为草原上那群狼是喂不熟的,只要妥协一次,他们就会得寸进尺。

我做了皇帝,其实一点也不开心,若我是平常百姓,就不需要在家人和天下之间做选择。您是不知道有多难,愁的我都快秃顶了。”

钱皇后看到这里,脸上闪过一抹微笑,身旁的侍女还有些奇怪,这不是遗书嘛。

“之前我哥是皇帝,现在我也是皇帝,这个国家我们是站在最前面的,如果我们退了,那国家也就亡了。而且我也一直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男人的责任。

自盘古开天,三皇定国,五帝开疆,凡国遇大事,男当在祀与戎,泯躯祭国,即燹骨成丘,溢血江河,亦不可辱国之土,丧国之疆。

士,披肝沥胆;将,寄身刀锋;帅,搠血满袖;王,利刃辉光。

吾等无长幼尊卑,无先后贵贱,必同心竭力。顷黄河之水;决东海之波;征胡虏之地;剿倭奴之穴;讨欺吾之寇;伐蛮夷之戮。

遂沧海横流,儿立身无愧。任尸覆遍野,唯精魂可依。

望嫂子将此教导给后世子孙,让他们明白这天下不仅仅只有权势,更重要的还有他们背负的责任。

须知,一寸山河一寸血。

而我大明开国以来,不和亲,不赔款,不割地,不纳贡,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

这也必将是我大明终其一朝之信条。

弟,朱祁钰。

正统十四年,十月初一。”

看到最后的日期,钱皇后发现这是朱祁钰早就写好的。

一时间悲从心中来,泪水泉涌,却不似往日那般哭喊。

因为她此时才发现,自己往日哭喊想要引人注意的行为是多么的幼稚。

在国仇家恨面前,自己那点事又算什么。

越想越自责,越想越觉得愧疚。

“你比你哥更适合做皇帝!”

吴太后乘坐着车辇,手里拿着朱祁钰遣人给她送来的书信。

信中没有多余的话,只有那几段“自盘古开天”的遗言。这是朱祁钰前世在一部电视剧里看到的,他当时觉得这话特别慷慨激昂,于是便背了下来。

而如今被他当作自己的遗言,同时也是用来激励即将血战杀场的军人们斗志的一篇文章。

让他想不到的是,收到书信的两个女人都提前打开了信封。

“我的儿啊……”

一声凄厉的嚎叫,从车辇传出响彻整个坤宁宫院子。

“太后,太后,快传御医,传御医……”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三国之御女监国三国之御女监国叶秋桥|历史都市白领周玉,穿越到三国乱世,初来乍到,诡谲的局势就将他推到了最危险的境地。贼窝穷书生,乱世佳公子,青楼组织首脑,各种身份扑朔迷离,周玉占据的这具身体,到底是谁?生父被下毒,贼人兵临城下,周玉该怎么办?他是深陷泥潭,还是扭转乾坤?乱世之中,玩弄权谋扩大地盘,泡妞把妹陶冶情操,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
  • 江东才俊江东才俊一叶江水|历史东吴的百姓和群臣都觉得建安十三年的春天是十分值得纪念的,因为那一年他们的皇上,当时还只有个大将军头衔的孙权做了一笔极为划算的大买卖——他用一个江夏郡换了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将军。------------------古今分界线-------------------------------建安十三年夏,吴主权伐江夏,列阵夏口,太守黄祖使别部司马王岘对阵,岘忿祖久矣,阵前倒戈,取祖首级以投吴,权与祖有父仇,大悦,遂以岘为将……——《荆襄古事记》
  • 三国之烈风飞扬三国之烈风飞扬暖风醉i|历史重回汉末,雄烈儿振烈烈雄风。金戈铁马起于西凉,争雄天下,霸业未休!
  • 从将军到皇上从将军到皇上古木楼主|历史一个小小的将军是怎么大统天下,当上皇上的呢?
  • 恩怨天下恩怨天下笔行天下2|历史江宁岁月是杨昭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哪里有宠爱他的长辈,撒娇的小辈,逗趣的仆人小婢,还有梦中的那一缕白月光,但是这一切在帝王权势下灰飞烟灭。。。。。。 多年以后,兵临洛水,面对匍匐在地的昔日皇权他仿佛再也找不到当年的自己。他,一个悲剧的人物,在最弱小的时候遇到了最想守护的东西,当自己足够强大时却发现这东西已经随风飘散在岁月之中,大概只有午夜梦回才能依稀看到当年。 这是一个关于复仇的故事,也是一个关于天下第一国贼的故事,一个天下人眼中的反派为了已经被天下人忘却的忠直之臣复仇的故事
  • 黑色太阳黑色太阳胡元斌主编|历史本书分为南京大屠杀、百团大战、硫磺岛战役、远东突袭、空袭东京、核战纪实、滇缅远征七部分。具体内容包括:侵华日军攻陷南京、血腥屠杀无辜百姓等。
  • 獒唐獒唐苍山月|历史大唐......得魏晋之遗风,又承胡夷之奔放,无理儒之板古,避世家之横世。这是最好的时代,万里江山如画,四海呈平似锦。但,这也是最残酷的时代,皇权血祭父兄,欲望蒙蔽亲恩。自太宗起,子篡父、弟弑兄、父杀子、子叛亲、妻谋夫、臣逆君,李唐天下,似梦魇缠身,相杀不绝。皇权更迭,更如鬼獒啖亲而存!九犬一獒,这个流传于后世关于藏民驯獒的传说,真假姑且不论,但却真实地映照在这天唐盛世之上。那么,一只幼犬,弃于襁褓,游离獒群之外,又当如何百炼成獒,逆世而生呢?吐槽群:274736025全订群:531461799
  • 帝临四方帝临四方九殇殿下|历史乱世出英豪,顺世出能臣,时代匆匆变换,朝代更迭不断,问苍天,谁又能稳坐至尊之位,传至千秋万载。 莫不如,待万事安定之后,独身其外,不问朝政,寻一处山野幽静之处,与所爱之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莫待回首,天地之间唯有独身一人,寂寂终老,苦叹哎悔。
  • 我要下南洋我要下南洋纸老虎灬|历史嘉庆初年!这是最后的好时代了,郑信大帝余威犹在,德川家齐还能压制的住那帮穷疯了的武士,朝鲜李祘还在心里怀念着大明,越南阮朝刚刚放了法国人的鸽子!农学狗陈维带着一头叫做白爷的种猪来到了这个时代!他不想跟着王聪儿钻山沟,向南!南洋才有出路! 每天稳定两更,请放心收藏!
  • 重生之无敌吕布重生之无敌吕布九鼎大少|历史喝烈酒,骑好马,抢地盘,拥美人。重活一世,吕布高举方天画戟,朝着麾下众人怒吼一声,“众将听令,一个字,就是干!” 粉丝群号:611642175 喜欢本书的可以进群来探讨一下剧情,嗨皮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