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7章 言锋

两军交战,不斩来使。也先这是要发难了。

哈铭告诉我,这一切都是与一个叫喜宁的蒙古籍的太监有关。杀使者的建议是喜宁提的,那日使者转达完他已经是太上皇的旨意,便退下了。也先自然勃然大怒,说要杀掉他。但是喜宁阻止了也先,说土木堡一役,京城及附近地区的精锐都已损失殆尽,此时入侵定能长驱直入。喜宁与也先的计划便是拥立他为傀儡,把郕王赶到南京,然后慢慢馋食大明南方的国土,最后统一中原,复活大元。

我奇怪,就问哈铭:“为什么你能知道那么多。”

哈铭说:“我本来就是蒙古人。伯颜帖木尔的人还不错的。我在土木堡被俘以后,便被派来侍奉朱先生。伯颜帖木尔见我是蒙古人对我还挺好的。我还挺喜欢伯颜帖木尔的。而且朱先生现在伯颜帖木尔的关系还不错。所以现在基本上伯颜帖木尔知道什么都会告诉我,有时候还会提醒我怎么才能保护好朱先生。”

听到这里,我不禁好奇,“上皇和伯颜帖木尔有交情吗?”

“朱先生在瓦剌打扫土木堡战场的时候,去掩埋明军的尸体。要是尸体上还有名牌,他就会把名牌收着。原来伯颜也是负责埋葬瓦剌军的尸体的,伯颜看见朱先生堂堂大明天子,却亲自掩埋部下。对朱先生很敬重很佩服的。”哈铭认真地说道。

哈铭长得很结实高大,年纪看起来却不大,说话时眼神里总是有光。

哈铭见我不接话就继续说道:“伯颜帖木尔还说,有时候有些事情,虽然他不能出面帮朱先生。但是他是一定会帮朱先生的。而且现在最要紧的是,朱先生可能要被也先在这场战争中利用了。”

我点了点头,心里知道的确是不妙。大明也是怕也先用他作为筹码威胁大明,才会把他推为上皇的。

我一边走一边听哈铭自顾自地说着,已经走到了军营的边上。忽然,袁彬跑了过来,喘得上气不接下气。

“你怎么来了,刚刚不是还在上皇帐里吗?”我不解道。

“刚~刚~刚刚也先”袁彬用力指了指营帐那边。

我和哈铭忽望一眼,心道不好,肯定出事了。

哈铭撒腿就跑,我也跟着。袁彬刚刚跑完,反而不及我跟得上哈铭。不过袁彬应该知道他在哪里,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应该已经被带到也先帐内。而哈铭应该也猜到了,他带着我在毡帐群里面左穿右插,一路往毡帐群里最大的毡帐奔去。由于也先的营帐在军营的最中心,而他的营帐则在军营的边上,袁彬刚刚比我们跑多了一倍的路程。于是我跑到也不是太过吃力,只是口干舌燥,说不出话来。后来袁彬告诉我,大漠就是这样,感觉多跑几步就喘不上气来。

哈铭差不多到达也先的营帐时,朝守卫叽里咕噜的说了几句,守卫便让开了。我们三人冲到营帐内,我和袁彬看见他的第一时间便来到他的身边。哈铭则跑到前头,似乎是把我们三人护在身后,又是叽里咕噜的几句蒙古语,然后便握拳单膝跪下。只见也先又是对哈铭说了几句蒙古语,哈铭便退到一旁。也先身旁立着一个没有胡须的人,想必那便是喜宁,而伯颜帖木尔也在,正站在也先的左下首,而哈铭也是退到了伯颜帖木尔的身后。

“大明皇帝,我送你回京好不好?”也先首先发话。

“岂敢劳烦太师如此劳师动众送朕回京。”他不卑不亢的回答。此时他用的是“朕”这个字眼,应该便不愿让也先等人小瞧了我大明皇帝的风范。

“不劳烦不劳烦,大明皇帝也封我为你们大明的太师就好啦。”说起来,也先抚须大笑起来。

“我大明的太师都是封赏为我大明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先烈。恐怕太师不合适。”他缓缓说道。

“我怎么就不~”也先差不多想跳起来。却被喜宁拉住,在他耳旁嘀咕了几句,也先一掌拍到桌上说,“你个朱祁镇竟敢骂本太师是死人。”

其实,我朝并非没有活太师的先例。太师地位尊崇,是三公之首。太皇太妃的父亲英国公便是太师,但是他应该也只是想拐个弯骂骂也先。分裂大明疆土的事,他怎么可能会做。

也先怒气冲冲显然是动了杀意,但是他依旧面不改色。想起他在帐中懊悔的样子,难道他也想寻死,又或者是他死也不愿分裂大明疆土?

这时候,喜宁又在也先耳旁嘀咕几句,也先渐渐眉开眼笑,后来便让我们都退下了。我心中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

我们走回他的毡帐时,我才发现我的手早就已经握在了他的左臂上,身上还在不停的发抖。刚刚差点,我们就都要死了。还没等他发现我的手已经握在了他的上臂,他便已经一手撑住了支撑毡帐的木柱,他的动作反倒是让我的动作看起来更自然,像是在搀扶他似的。

大概他也是身子软下来才发现我扶着他。他对我轻轻一笑,摆了摆手,示意我不用再扶他。

袁彬此时上前把哈铭听到的消息告诉了他,又补充道,“先生,那喜宁诡计多端,一计不成恐怕还有后着,只怕他在也先耳边说的不是什么好话。”

“也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你们都先退下吧,我想一个人静一下。”他叹了口气说道。

随后我和袁彬退出帐外,我不知道哪顶帐篷是我的,袁彬怕再出事不敢离开他半步,让我等哈铭来,让哈铭带我过去。我一路赶来,一来到便守了他一夜,今早又经历这样的事情。现在精神一放松,便想要昏睡过去。

这一睡,便是一天。醒来,我看见哈铭在。他说他没有办法再安排多一顶帐篷给我,只能在帐里挂了一道帘子。哈铭跟袁彬轮流陪着他,所以应该只用得着一张床,另外一张床就给了我。

“希望你不要介意。”哈铭说。

“清白什么的天知道我知道我便问心无愧,希望你们不要太拘谨了。”我都三十有多的人了,又怎么会介意呢。

说着我便请哈铭带我熟悉一下瓦剌军,我们一逛就是一天。回到营帐时,我已经累得不行,于是倒头就睡。

第二天,我醒了以后便发现队伍在收拾行装,似乎要到什么地方去。

他又被“请”到了也先的营帐里,我和袁彬没有随驾,我们被抓了。

下一章第28章 囚
同类热门
  • 太子强制爱:刁妃,哪里逃!太子强制爱:刁妃,哪里逃!花妖|古言小小无意穿越,却被人卖进了苍龙国,还非常荣幸的成了太子妃。洞房当晚,太子轩辕祈为了抗议这场婚事,居然当着她的面上演了一场惊艳大戏,用与那女子的落红给皇上交了差。为争一口气,小小居然让那女子——灵儿成了她的丫头,却不知这样的决定是养虎为患,也为另外蓄谋已久黑暗势力落了一枚棋子。没有了孩子,伤痕累累的她又该何去何从?【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愿得玲珑心愿得玲珑心简之尔兮|古言他本是一国太子,一朝国灭,他变成了人人喊打的逃犯! 她本是一国公主,本该万千娇宠,奈何流落他乡,渐渐失去该有的尊崇! 二人自有婚约,属天作之合,身份的改变让他们何去何从? 当各种阴谋算计撺掇在俩人中间,他们的选择又会是怎么样的呢
  • 我要回家当掌柜我要回家当掌柜七月苕华|古言她是吴江城内最大书院的大小姐,从小就立志做一个小掌柜,继承家中的小小书肆; 他是吴江城乃至南方最大的粮商,从十年前来到吴江,他此生的愿望就是遵循母亲的遗志,好好呆在故里,不去掺杂朝廷纷争。 可是,就在那白雪皑皑的兰长山,他遇到了她,以孤魂野鬼的模样……
  • 辞去青山又相思辞去青山又相思梧声|古言我曾答应过你,总有一日会带你走遍天下。我这人向来是最重承诺的,既然答应了便要做到。他坐在她的墓旁,仰头一口喝净了壶里的清酒。阿渔,我还在等你赴约。
  • 岚书岚书止川|古言女尊世界,男风初盛,三教之乱,五国纷争。她是李岚卿,一个有着十分才略又十分深情的女子,可对面站着的却是几个十二分殊于众人的男子。她为了爱人违背本心,却难得一晌偎人颤;他谋断天下,李岚卿却伴他人偕老;他深思远虑,李岚卿却为了他人倾尽心思;他痛苦隐忍,也只能把自己双手奉上送给李岚卿利用耗尽;他要李岚卿不要江山,却江山美人都离他而去;他等了李岚卿十几年,步步为营,百般算计,千般小心,只为做她的丈夫;......
  • 空华梦空华梦南舟久|古言一人沉浮,一生漂泊,到最后一场落英,一地冥花,葬了前生悲欢与爱恨。春华谢后,今生成空。可若是能重来,我不舍得错过——只因你是这凉薄世间我最温暖的梦。 一见如故,便倾心以待;往后余生,惟愿你安好。
  • 血薥桥血薥桥繁华落泪|古言她说:“愿君一生安好,我便此生无怨”.....
  • 摄政王,你家王妃又退婚了摄政王,你家王妃又退婚了千夜雨|古言“摄政王,不好了,你家王妃她又退婚了!”那个被所有人公认的废物、蠢材,空有北周权臣、当朝丞相嫡女,摄政王准王妃之名,忽然有一天,竟然不知好歹的退婚了,顿时,举国震惊。曾经的废柴摇身一变,身手凌厉、聪明睿智。废话,本小姐可是来自二十一世纪隐宗的全能天才,各项技能都是世界顶级!于是乎,在她身后从此多了一个怎么甩都甩不掉的男人。--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婚婚欲醉:总裁算账吧!婚婚欲醉:总裁算账吧!张逗逗|古言落魄千金婚约在身,为救被捕入狱的父亲和破产危机的公司,林默是应该背弃百依百顺的未婚夫?还是选择温柔体贴的男朋友,魅惑痴情的顾家大少!看我们霸道冷酷总裁如何斗智斗勇,完美收获小娇妻。
  • 相公是猎户相公是猎户萧鱼禾|古言为了一头猪的聘礼,方琳的继母要把她嫁给一个无赖,被逼无奈之下,她只好找了个人把自己娶回家。她的相公是猎户,会打猎来会煮饭,还会闷不吭声买朵花给媳妇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