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经济 am登录网页

第2809章 有我在(4)

第78章 荒唐
   真实要命……这个嗜好何时能改改。
   整天在他的耳边吵闹,说什么要抱孙子……
   天!他银野彻还怕没有女人要么?
   “我们家彻儿绝对是极品中的极品,再也找不到这么完美的男人了……”银妈妈的样子好像是很骄傲,是啊,有个这么帅的儿子,谁妈不高兴啊……
   “够了!妈!如果你来就是为了这事,想前三步左走……不送!”银野彻无奈地看了看自己的母亲,凌厉地说道,每次必须要来强制性的。
   萧染染吃惊地张了张小嘴,这还是刚才那个少爷吗?貌似方才还很亲切,怎么没过一会就变脸了?
   “萧染染!愣着干嘛?送客!”
   “啊?哦哦……”
   哎,少爷真实阴晴不定。
   “不好意思哦,伯母……”萧染染惋惜地看了看银妈妈,哎,跟她在一起,感觉有妈妈在身旁的感觉呢。
   银妈妈的脸上却没有丝毫沮丧,就像是家常便饭一样,笑盈盈的。
   天啊……怎么会有这样的母子呢?
   “呵呵……木有关系啦。我们家儿子羞涩呢……我看得出来,你喜欢我家彻儿……”银妈妈起身拿起火红色的小包包,正要抬脚。
   萧染染的脸‘哗’地一下红到耳根……可爱极了。
   “伯母……其实我和少爷……”
   “我知道我知道,爱情这小事伯母早就晓得啦……好好跟彻儿相处哈……”银妈妈刚要走到门边,就被银野彻一手退了出去。
   在快要快上门的那一刹那……
   “染染!其实我看彻儿的眼神就知道,他绝对对你有点意思呢……还有……”
   “碰”!
   一声巨响,银野彻猛地踹了一下门,所有的‘杂音’都停止了……
   这该死的老太婆!没事竟然说这个,尤其是在这小丫头面前。
   “儿子,你要幸福,老妈看得出来,你看染染的眼神里充满了爱意……”银妈妈在门外淡然地说道。
   她之所以每次都这样给他‘相亲’,是因为她真的不想再让儿子挣扎在痛苦之中了。
   想到上次那个苏韵儿……她就有些后怕,真怕因为这个女孩子,把彻的一生都给断送了……
   她也知道,儿子是个很含蓄,很重感情的男人。
   苏韵儿提出分手后,彻整整一年都魂不守舍的,简直就像变了一个人。
   再接近一年里,就开始玩弄女人……她知道彻是在麻痹自己,但是自从银士诚说彻有个女佣后,便再也没有跟其他女人有过接触……
   或许,她家的彻宝贝已经找到了真命天女,那个清纯无邪的小女佣……萧染染。
   银妈妈故意说得那些暧昧的话。
   银野彻和染染都陷入了尴尬的窘境中……
   “额……少爷,我去给你做晚饭吧……稀粥我还可以的啦……”天啦天啦……她必须赶快走。
   “站住!”
   银野彻怒喝道,萧染染停止了脚步。
   “啊?有……有事么?”笨蛋!没事叫你站住干嘛?萧染染抬起泛着红光的小脸蛋,羞怯地看着银野彻。
   刚才银伯母的那句话对她有些触动,她对少爷有意思?
   听到这句话,她的心微微颤动了一下,没想到听到这样的言语话会有这么强烈的反应……
   “你在害羞?呵……”银野彻走上前一步,冰冷刺骨的指尖抬起萧染染娇嫩的下巴,无味地质问道。
   她终究还只是个小丫头罢了……
   “我哪有?”说完,小手抹了抹脸,哇!好烫哦,这是害羞吗?
   “呵呵,最好不是这样。”丢下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走过萧染染的身旁……“你害羞时……很可爱。”
   一句带着宠溺的话在她耳边响起,痒痒的,空气中弥散着有种叫‘暧昧’的因素。
   少爷刚才说什么?很可爱?呵呵,是在说她呢……
   那好!既然少爷说她害羞时可爱,那么以后要多多害羞呢……
   一股清醒的头脑涌上来,萧染染摇了摇小脑袋,紧闭着眼眸。
   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少爷说她害羞可爱,她就要装害羞?是还想让他说自己很可爱?
   嗷嗷嗷!怎么会有这样的心理呢……
   萧染染!你真的变成一个坏女人了,你明明喜欢韩牧尘,你现在还是韩牧尘的女朋友,可是你却想让少爷说自己可爱?你是何居心啊……
   伯母的话回荡在她的耳边,她的意思是……少爷也有那么一点点,一点点喜欢她么?
   呃……这怎么可能的事,能与少爷在一起的女孩,应该是那种超级超级完美的吧?
   她这么渺小……如此平凡。
   娇小……她的身材确实很小呢,个头顶多也就才一米六露头吧。
   可爱……她可爱吗?可爱吗?
   哎,苦恼哦。
   完了完了,她今晚是怎么了?
   为什么伯母说少爷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她就要看看自己是不是那一型的?
   啊啊!太怪了……荒唐啊。
   好饿啊,做饭吧。
   萧染染走进厨房,这里是她最陌生的地方了,还是女佣呢……从来都没有尽到女佣的职责。
   小时候她生病,妈咪就给她做稀粥,甜甜的,糯糯的。
   染染自顾自地胡乱做起粥来,却没想到竟然真正和妈咪做的差不多!不就是把米放少点,水放多点吗……
   哈哈!难不倒她这个风榆优才生的……
   “哇哦!味道还不错……”萧染染用勺子舀了一勺,很好吃。
   门外的银野彻靠在门边,戏谑地看着像小猫偷食的她……
   “嘿嘿……少爷要是知道我做了这么好吃的饭,会不会夸赞我一下呢?”萧染染傻兮兮地想到,小手端着个瓷碗,一副憧憬的样子。
   嘿!这丫头又开始犯神经了……
   “喂!发什么愣呢!”
   “啊!”
   破碎的响声充斥了整个房间,碗里的粥洒到了地上,还有些米粒溅到了萧染染的脚丫上……
   嗷嗷!真是惨啊!以后再也不穿这样的拖鞋了!
   “没事吧?烫到没有?”银野彻赶紧抱起萧染染,心急如焚。
   “啊?我那个……”其实根本就不是很烫的啊?
   少爷好像很关心她的样子呢?萧染染乖乖地蜷缩在银野彻的怀里,没有出声。
   哎,谁让少爷吓她的,他当然要负责拉!没错没错……就是这样,他才会这么紧张的……
   “你这个笨蛋女人!滑稽又狼狈!”银野彻把萧染染报到了浴室里,立刻用凉水冲着她的白皙透明的小脚丫……
   他的大掌轻轻地抹了抹有些泛红的肌肤,将凉水轻轻滴落在上面,有缓缓地替她按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