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26章 番外五 与黑无常的恩怨

黑无常,在还不是黑无常的时候,这个世界也还是有灵气的。

那时候,人也是能够修炼,可是,却没办法飞升,只能做个会点小法术的,活久一点的道士。

那时候,山川河流,茂林之间精怪不少,一道响雷能劈死不少小精怪。

那时候,他还是个几件茅草房里人家的,只会上树掏鸟窝,下河捞鱼的小屁孩。

那时候,她是对面青砖瓦房人家里的小姑娘。

嗯,是比他家里好。

两个人算是青梅竹马吧,可算不上是两小无猜。

两个人从来都是互相猜忌的,因为互相使绊子。

这样的日子,在两个人的打打闹闹之间也就过去了,转眼她就十二岁,他也是十二岁。

可是他不着急,她家里人却着急相看人家说亲事了。

他家反正是不配的。

不用那个村头地主家的胖小子对他说这话,他也是知道的。

茅草房的人家,跟青砖瓦房的人家根本计较不一样。

她是地主家最受疼爱的小闺女,他是草民家里要拉扯下面弟弟妹妹的大哥哥。

这怎么能一样呢。

他也从来没想过,他有自知之明。

可是她没有。

十五岁及笄时候,她跑到茅草房旁边来找他,说她不想嫁给村头的小胖子,让他努力挣钱买地娶她。

她说,她说服自己的爹娘了,只要是能在一年里面挣到一块田,她爹娘就答应婚事。

那时候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我有时候脾气不好,我爹娘也知道,我哥哥们也不想我以后嫁过去受气,要是嫁给你们家,他们就不担心我以后会有气受,只是担心你家一直穷,所以只要你证明你有能力,我爹娘就放心了。”

说完,她似乎还怕他担心,又道:“你放心,我爹娘一直以为我花钱大手大脚的,其实我有私房钱,够买一块地了,十二岁开始我就在存钱了呢。”

他当时心里说不上来什么滋味,只是冷冷看着她。

“你问过我吗,谁说我要娶你了?我娘已经在给我相看媳妇了,你要嫁给谁,关我什么事?”

他看着她哭的稀里哗啦,随后恨恨回家。

只是他一直觉得自己比她懂事,现实,也知道人不能做白日梦。

原本以为就这样了,谁知道,忽然,一个大师来到了这里。

那个大师很厉害,得了绝症得人一下子就能救活,还能求雨求天晴,帮助所有需要帮助的人,听说是个好人。

几乎所有人都开始信奉这个大师了。

包括她家里。

只是他不信。

有什么好信的,信了又不是能长生不老,又不是不会死。

该有什么生活还是什么生活,大师说是可以求来世,既然喝了孟婆汤就忘了所有的事情,求来的来世还有什么用?

大师不要钱财,不要他口中的身外之物。

他要人。

要合适得童男童女,说是要收为徒弟修行。

可是看了一圈没看到资质合适的,最后挑中了地主家的小女儿,挑中了她。

她是不肯的,她也不信这些,地主和地主婆叶舍不得。

好好的女儿谁要送去当道姑。

可是,谁能知道这里的人好似都没了脑子,都跟着大师一样。

他在她被逼迫的时候,站了出来,却被大师一眼挑中,说是童男童女都找到了。

这个大师不是个好人。

他知道。

她见他也来了,她便也来了。

两人相见,她还在闹着脾气别扭的和她说话。

他还是冷淡。

他只是想,怎样知道这个大师到底是如何的。

终于,在两个人二十五要献祭时,他终于是找到了机会。

他偷偷换了这个大师最后时候需要的东西,一番暗算。

可是他低估了,低估了一个邪士这么多年身上的底牌。

就在他以为自己要死到底时候,她冲了上去,虽然救下他一命,可是那邪士最后时候以灵魂为诅咒,诅咒她生生世世都要在二十五岁的时候惨死。

后来,老死的他,见到了勾魂的鬼差。

但是因为他除掉了那个邪士,做了一辈子好事,正好地府缺人,他可以去试试。

他去了。

从此以后,每二十五年,都会去勾一个可怜鬼的魂。

一直到他成了黑无常的时候,还是在勾她的魂。

那一次,他本来得到好东西,终于可以作为交换,解除她身上的诅咒。

可是谁知道…

一切来的如此突然。

他为她走了后门,冒着去掉地府差事的代价,将她的魂魄偷偷带到了另外的世界里来。

在这里,她终于可以好好的过一辈子了,不是之前那样,只活到二十五岁就惨死。

后来,那个世界的白无常发现了,跟他做了一个交易。

所以他再也没有出现过,只偶尔看看她做了哪些事情。

她不出所料的,还是闹大了事情,改变了历史。

地府的人不能干预阳间的人和事。

借着她,没了后面按照历史来说会出现的东方地府的忙碌时期,再不回有那么多惨死冤魂,弄的他们之后头疼。

所以,那边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反正这不是本世界的问题。

他知道,这一世过去,他是最后一次勾她的魂,为她送行了。

她从此以后,每一世,可以好好的幸福活到老死,再不会惨死。

他们之间,和再不会有任何牵绊,她都不会在她管辖的范围内了。

这么多年了。

他一时还有些惆怅。

要是当初两个人不是童男童女,还会有这些事情吗?

可是不必了,因果已经断绝。

他呢,只需要当一个好好工作的黑无常,她,在那个世界里面好好生活。

再不会有任何交集了。

这个话多,脾气又不好,还老是自以为是的女子,再也不是他的责任,再也不需要麻烦他了。

有时候,他路过忘川,看着那上面的摆渡人,会想,要是当初将灵泉给她,她是不是也能混上个地府的职位?

说不定还能当上下一任孟婆?

还是算了吧,黑无常想,在这里,迎来看往,看别人的故事,看多了,心就淡漠了,太无趣,还是喝了孟婆汤,每一世都活生生有滋有味更好。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夙槿非卿夙槿非卿白止待續|古言洛晟寒,你还有没有良心?夙槿,多年的夙愿,便是木槿花开,用我的魂魄换你所爱之人。
  • 弃妇驯夫:妖孽王爷送上门弃妇驯夫:妖孽王爷送上门三千七宝|古言【山村无盐下堂妇VS妖孽腹黑残王爷,男女主双双穿越,1v1,HE】她,冷艳高傲的大龄女博士,雷厉风行、能力变态,人送外号“灭绝师太”。他,冷酷腹黑的“神秘黑狐”司徒大少。商海博弈,阴谋阳谋,她与他,是积怨多年的死对头。一场车祸,她沦为山村无盐下堂妇,他成了残腿王爷,两人半斤八两,谁也好不到哪里去。可是,一道赐婚圣旨让她这下堂妇下嫁给残腿王爷是怎么回事?洞房花烛夜,看到昔日的死对头画风突变,由妖孽腹黑的“黑心狐狸”突然变成了磨人的“小妖精”,她只剩下了凌乱……是一脚踹开呢?还是直接扑倒呢?
  • 重生之娇娥锦绣重生之娇娥锦绣黑线|古言赵娇娥前世貌美懦弱,被圈养一生。自阿母被休,阿父在狱中自尽明志,便成了后母砧板上的肉,逼嫁二次。落水重生回十一岁,一切都还来得及,绝不重蹈复撤!
  • 嚣张娃娃倾城妃嚣张娃娃倾城妃Ann浅默|古言据说某公主倾国倾城,据说某公主心狠手辣,据说某公主神通广大,据说。。。。。。如果书好看就推荐给你身边的人吧!或是收藏,砸些票票吧!
  • 公主监国公主监国沏骨|古言皇帝病危,时局动荡,不安势力蠢蠢欲动,皇族诅咒甚嚣尘上。恶名昭彰的监国公主,大婚前夕接手命案,深陷祸国谣言;只手遮天的禁军统领,行事诡谲,奉命随侍左右,护一世平安。智囊团一二三,愤青京兆尹,中二刑部侍郎,毒舌随从,外带不靠谱郎君一枚。奇案迭起,桩桩件件直指唯一的谜底,到头来却不过一场镜花水月。棋盘上风云变幻,执棋的人却化身为卒;长孙姒不知道别家监国公主是什么样的待遇,只知道自己水深火热。以前是扑面而来的美貌郎君,现在是从天而降的诡异案子。
  • 前生如梦前生如梦楠茗公子|古言初见时,她一身白T恤,浅蓝色牛仔三分短裤,他骑马狂奔,玄色长袍在风中飘起,长长的头发,被风吹着有几分凌乱,某王爷眯着一双好看的丹凤眼,打量着挡在马前的某女子,腹议“这是个什么装扮”。 后来,她便成了人前弦王爷恃宠而骄嚣张跋扈的侧妃,只有她自己知道,他有心爱的女子,宠她不过是为掩人耳目。 王府内外一团红色的喜气,红得刺目。书房内“王爷,戏已落幕,灵兰来向您辞行。”某王爷一脸错愕,看不清喜怒语气淡淡道“今日是本王大喜之日,喝杯喜酒再走吧。”几杯烈酒下肚,再醒来,本来该新婚洞房花烛的某王爷,正睡在她旁边,她扶额.....,实在无颜面对,拿上收拾好的包袱,溜之大吉。。。。 再见之时,他是高高在上的帝王,她是别国雍容华贵的摄政王妃,只是她身边那个叫她母妃小萝卜头是个什么情况?
  • 将军家的下堂妾将军家的下堂妾不见悲秋|古言为了报恩,身为御史千金的她,不惜与家人断绝关系,只为嫁进将军府。一妻一妾,她甘愿当妾。新婚当晚,八百里加急,他只顾着与正妻道别,而她只看见一个匆匆而去的背影。 再之后,便是他战死沙场,尸骨无存的消息。 不到一年的时间,他曾经的正妻,被当今陈王明媒正娶,十里红妆,羡煞旁人。 而她,以一个妾的身份,照顾着将军府的一老一少一病,直到…… PS:1V1,作品类型正在申请修改
  • 锦衣夜行:霸气公主谍恋特种兵锦衣夜行:霸气公主谍恋特种兵安未识|古言大国相争,谍影重重。她是南珂王朝最强最霸气的昭明公主,风华绝代,精于计谋,手握重权;他是特战部队特种兵,最痞最无赖的神枪狙击手。她潜伏敌国青楼争花魁,隐于江湖女扮男装作杀手,多重身份随意切换,撩妹撩汉两不误,她率罗云门三刹千里追杀前任,他为国家争夺国宝神玉却突然穿越,刚好搅了她的追杀计划,误打误撞救了自己的未来情敌,还和情敌互换了灵魂和外貌,被迫代为登基做傀儡皇帝,他侥幸逃脱,与她在青楼再遇,一夜迷情,从此生死爱恨纠葛不断。两国相争,朝庭后宫权谋算计,两大古代间谍机构上演古装“谁是卧底”。穿越古代照样玩转远程狙击,相爱相杀一世久,谍战虐恋共天长!
  • 倾本是谁倾本是谁乔紫|古言冷情邪性的王,为她弃爵位抛妻妾。危险霸情的皇,为她血洗后宫三千。温情冷酷的双面太子,只看她一眼,便发誓非她不娶。红颜绝色,红颜祸水,今夕几度轮回。倾本是谁,倾慕谁?倾的是,记忆里那抹轻飘的香,还是眼前手里那朵,流香花?(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陌上花开之情劫陌上花开之情劫翟笙|古言21世纪少女王濡沫,在一次月圆之夜莫名其妙地穿越到一个架空世界,遇上腹黑太子,杠上风流阿哥,撞上霸道异国王子……这一切是巧合,还是命中注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