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管理 龙八游戏

第9012章 嗜血龙狮

“我说我一个也没捅你信么?”高宇不经意间,目光就落在了赵君岚的耳垂上,小小的耳朵在光线的照耀下晶莹剔透,煞是可爱
  “我信!”出乎高宇意料的是,赵君岚竟然想也不想的就点头道。
  “那我说马蜂窝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你信不?”高宇继续问道。
  “信!”一样的斩钉截铁!赵君岚听着高宇的话,越发的肯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测!有人在暗杀高宇!
  “那我说,天上只掉下一个马蜂窝,而马蜂都是从哪一个蜂窝里出来的你信不信?”高宇再次一脸严肃的问道,心中却在嘀咕着:“这傻丫头,怎么什么都信?我就不信这个你也信!”
  “不信!你看够了没有!”赵君岚忽然转过头来,恶狠狠的瞪着高宇,原本英姿飒爽的脸上挂上了一抹红晕煞是好看、可爱。
  “额没看够,看着它就有种思念的感觉,怎么可能看够。”高宇也是脸皮堪比城墙之人,耍流氓被抓了现成,还能脸不红心不跳的回应道,仿佛耍流氓的人根本不是他一般。
  “思念的感觉?那是什么感觉?”赵君岚被高宇的话弄得有些糊涂,摸了摸自己的耳朵,一脸疑惑的问道。同时心中升起一股甜甜的感觉这个死木头,竟然还会说这种浪漫的话,我还真看走眼了。
  “因为它特像我奶奶给我做的水晶猪耳朵!”
  “你去死吧!我踢死你个死!”
  “砰砰砰!”
  “嗷警察又杀人啦!救命啊!”高宇抱着小腿哀号道。可惜他们不知道,这条街上已经空无一人,所有的住户都紧闭门户,一丝空隙都没有荒凉的街道上有的只有如同云雾般的马蜂群!
  更加诡异的是车窗上的玻璃外面,此刻已经变得坑坑洼洼,起伏不平,而且玻璃的厚度还在不断的变薄!而坐在车里的两人,看着窗外扭曲的画面,还以为那是积了太多马蜂体液的缘故
  与此同时,街道的尽头,一辆消防车呼啸着一个急转弯,冲进那条被马蜂笼罩的街道。然后再也没了声息。
  JH县消防大队,一名面容刚毅的男子快步冲进联络室,沉声道:“谁让萧羽峰那混蛋独自出工的?”
  “没人同意,他自己拉着小王偷偷开了辆消防车跑的。当大家知道的时候他已经在去事故现场的路上了。怎么了?周大队长!”一名身着消防队队服的年轻女子见男子门也没敲就冲进来,顿时脸上挂起了不悦的表情,很公式化的说道。最后还不忘记点出来人的身份,看似尊敬,其实讽刺的意味更浓。
  “无知的女人!滚开!”周大队长懒得理会她,一把将其推开,快步走到联络台上开始连接萧羽峰所在的消防车。
  “你!”女人见周国廉行为如此粗暴,而且竟然还敢骂自己,顿时脸色一片铁青就要发火。这时,一直站在屋子里的另一名男子拉了拉她的衣袖,示意她暂且忍忍。
  女子恶狠狠的瞪了一眼那名拉她衣服的男子,但那股怒火,还是忍了下去。冷冷的盯着周国廉的背后,不再说话。
  周国廉这时一边尝试着连接萧羽峰坐在的消防车上的联络器,一边不屑的说道:“我不管你们萧家的背景有多深厚,只要你们进了我消防大队的门,就得遵守我的规矩,否则我周某人绝对会把你们扫地出门!”说完也不给那女子开口的机会,直接对着联络器怒吼道:“萧羽峰,我是周国廉队长,我现在命令你原地待命,一切等我们过去再说!”
  “嗡嗡!”然而联络器里没有传回任何人的回话声,只有一串嗡嗡声
  “喂!喂!萧羽峰!回话!”听见联络器里的古怪声音,周国廉急了,大吼道。身后的女子更是站不住了,快步冲到周国廉身边,这次周国廉没有阻止她,还给她让了让位置。女子见此,感激的看了一眼周国廉,然后直接跟着大叫了起来:“羽峰!回话,我是大姐!”
  “嗡嗡!”仍然以是一片嗡嗡声正当两人快要绝望的时候,一个断断续续的声音响起:“队长我是小王,快来,好多蜂,好多!”
  “小王你坚持一下,我们马上就到,坚持一下!”周国廉闻言,心脏猛的一跳,知道出大事了,然后回头对着其他人吼道:“通知所有人集合!准备出发!”
  “是!”跟着周国廉一同进来的两人,同时道,然后快步冲了出去。
  “小王,羽峰怎么样了?”和周国廉不同,那个女人更关心萧羽峰的下落,因为她就是萧羽峰口中的大姐萧玲!
  “他他死了他有话让我带带给你们他说这次他总算做了次大英雄他长长大了!”然后小王的声音彻底的沉寂了下去,话筒中只有一片嗡嗡声
  此刻,萧玲嚎啕大哭,不断责骂着自己为什么不阻止萧羽峰而周国廉则是怜悯的看了一眼萧玲后冲了出去
  “算了,不收拾你了,叫的那么难听不说,腿还硬的跟铁板似的,踢得我还嫌疼呢。哦,对了,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呢,为什么不选择开车离开?”赵君岚揉了揉踢高宇的那只小脚,气哼哼的说道。
  “开车?当然不行,车的马达声很容易激怒马蜂。”高宇用一副你狠白痴的眼神瞥了一眼赵君岚说道。赵君岚闻言顿时羞得满脸通红,刚刚就是她开的枪,将马蜂彻底激怒的
  “那现在总可以了吧,这群马蜂该疯的都疯了,不该疯的估计也不会在乎咱这点马达声了。”赵君岚有些不服气的说道,同时手指指着玻璃外面依然在自杀式撞击玻璃的马蜂群道。
  “现在也不行,当然,如果你能透过马蜂的身体看清前面的路则另当别论。”高宇耸了耸肩膀,指着车的挡风玻璃上那层密密麻麻的马蜂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