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8章 梦境之怀孕

到了饭点,林溪开车带着她的员工跟在曾宸赫的车后面来到了海鲜酒楼。她的员工有个共同的爱好就是都爱吃海鲜,每次做海鲜都不够吃。林溪毫不客气地点了几样平时很少吃到的海鲜,又点了几样平时她们常吃的,才笑嘻嘻地说道:“曾总,真是客气了,我们就不客气了。”

众人并没有因为曾宸赫在场而觉得拘束,有说有笑的,跟平时在店里吃饭并无二样。惜希吃着林溪给她点的海鲜粥,甜甜地说道:“林溪阿姨,你点的粥真好吃,谢谢你。”说完,笑眼咪咪地看着她。

林溪的心一下子就觉得变的柔软了许多,学着她的口气说道:“好吃,惜希就多吃些,不用客气的,是旁边的这位伯伯请客。”

惜希看了眼曾宸赫,说道:“谢谢,帅伯伯。”曾宸赫听到她的称呼,哈哈大笑起来,站起来抱住了惜希,说道:“林溪,你看,她比你有眼光多了。伯伯,最喜欢别人这么称呼我了,我发个红包给你。”

小文听到后,嘴里含着菜,连忙说道:“帅曾总,我也要,你是我见过的最帅的男人了。”曾宸赫对于小文的马屁很是受用,在包里拿出个红包,递给了她,说道:“小文,你也很好,比林希有眼力界。林溪,不好意思呀,只有两个红包,没有了。”

惜希把红包递给了她妈妈,宋希一摸到红包,便拒绝地说道:“曾总,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红包太多了,我不能收。”说完,把红包放到了曾宸赫的面前。

“宋希,我这是给惜希的,不是给你的。小文,你的红包要还给我吗?”曾宸赫说道。

小文连忙摇了摇头,说道:“曾总,送出去的东西哪有收回的道理呀。我才不还呢。”

曾宸赫笑了起来,说道:“果然还是小文最懂我的心,宋希,拿着吧,送出去的东西那有收回的呢。”

宋希一脸悻悻地拿回了红包,说道:“谢谢曾总,小孩子不懂事,你别介意的。”

曾宸赫看着她,宋希已不是他记忆中的那个模样,这几年想必过的很辛苦,一个女人带着个孩子,其中的心酸必然不少。“宋希,朝前看,生活虽然不尽如人意,但这个世界偶尔也擅长创造惊喜。你会遇到温柔的事物,带给你温暖的人,别害怕,勇敢地走下去。”曾宸赫用他都不曾察觉的温柔说道。

宋希抬头看了他一眼,却见他的眼中有星光闪现。她淡淡地说道:“谢谢你,曾总,为了惜希,我会好好地活着的。”

曾宸赫有些无奈,不想再纠结着眼前的话题,便招呼大家道:“多吃菜了,最近公司比较忙,多谢各位的帮忙,花做很漂亮,给司庆增添了不少光彩,谢谢各位了。我先干为敬,你们随意。”说完,一饮而尽。

林溪不能喝酒,小文作为主力,陪着曾宸赫喝了不少,曾宸赫有了些许的醉意。林溪帮他叫了个代驾,送他离开了。

林溪带着喝醉的小文和宋希他们回到了宿舍。几人扶着小文,费了好大力气才走到宿舍。这个宿舍只在当初租下来时,林溪来看过。她一进来,收拾地真干净呀,一尘不染。林溪看了眼小刘和小文,不可能是这俩收拾的,一到小文的房间,这个想法便被证实了。小文的卧室可是说不上干净呀,衣服放的到处就是,林溪皱了下眉,看着小文说道:“小文啊,房间还是要勤收拾下的,你这样怎么找到男朋友。”小文迷迷糊糊地答应着。

宋希倒了杯水给小文,轻柔地说道:“小文,喝点水了,这样舒服些。”

林溪和宋希从房里出来,她进了宋希的房间,果然,房间收拾地干净整齐,母女俩个只有一个小小的行李箱,想到曾宸赫今天下午说的事情,拍了下宋希的肩膀,说道:“困难都是暂时的,都会过去的。”

宋希用力地点了下头,招呼林溪坐下。林溪摆了下手,说道:“时候不早了,你们休息吧,小文,麻烦你多照顾些。”

宋希点了点头,说道:“我会的,您路上开车小心些了。”

林溪离开了宿舍,开车往家里赶。一路上,她觉得很是恶心,想吐又吐不出。林溪想着,许是吃的海鲜有些多了,她打开了车窗,窗外的空气进来,林溪觉得舒服了些。

回到家,陆正则已经回来了,他正坐在沙发上看书,见林溪回来,连忙起来抱住了她,说道:“怎么办呢,今天晚上没能和你共进晚餐,要怎么补偿呢?”

林溪闻着他身上的味道,温暖又熟悉,问道:“你吃晚饭了吗?我去煮点面给你。”陆正则抱着她,点了点头,道:“你陪我一起吃点,我去煮了,你坐这休息下。”

陆正则的动作很快,面很快就好了,清爽的鸡蛋面,上面放了几根青菜。俩人一人一小碗,吃了下去。林溪吃完,便觉得胸口很不舒服,她轻轻地拍了下胸口,说道:“估计是吃海鲜的时候没吃好,有些想吐。”

“没事吧,要不去医院检查下?”陆正则问道。林溪摇了摇头,道:“应该没事,如果加重的话我再去医院吧。要不,你陪我在小区走走,消化下就好了。”

陆正则笑着说道:“傻瓜,都这样了,还陪我吃面。走了,下去散下步。”说完,便背着林溪往楼下走去。

林溪趴在他的背上,笑着说道:“陆医生,我是下去散步,消食的,你背着我算什么事嘛,放我下来了。”散了会步,林溪果然觉得好了不少,陆正则牵着她,问道:“亲爱的老婆,可否容许我为你吟诗一首呢?”

林溪笑着点点头,陆正则轻轻地念道:“若是爱有障碍,便不算真爱。见风使舵的爱不是爱,变幻无常的爱也不是爱。爱是恒久不变的刻度,****都摧毁不了。爱是指引迷津的恒星,可以丈量的距离,无法丈量的珍贵。爱,不随时间而衰老,哪怕容颜已改变。爱,不随斗转星移而更替,而是到末日始终如一。如果这些话,有一天被证明是谬论,那么,就当我从未写过,世人也从未爱过。”

林溪静静地听陆正则念着,此时皓月当空,满天的星光似乎都被捧在手里,而爱人就站在身边,如此美好。

林溪最近这几天说不上哪里不舒服,她清楚地闻到了以前不曾闻到的味道,店子里各色花的味道,饭菜的味道,路上汽油的味道,她甚至闻到了筷子上洗洁精的味道。她也一直想吐,每天都感觉好疲惫呀,这几天,每每坐在沙发上看书,她一会便睡了过去。

今天,是小齐的百天宴。林溪忍着不适,来到了饭店。各种气味不停地往鼻子里钻,林溪强忍着,招呼着来往的客人。陆家、曾家还有白家,都是大户之家,来往非常多,和林溪想的简单的办个百日宴完全不是一个档次。

白苏还是没有瘦回孕前,她看到林溪,先是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问道:“最近不是很舒服吗,你脸色看起来不是很好?”

林溪摸了下自己的脸说道:“可能是最近事情比较多,没有休息好吧。你看起来气色很好呀,红润有光泽的。”

白苏捏了把肚皮上的肉,无奈地说道:“肉多的话,气色都显得好。林溪,我可怎么办呀,瘦不下来呀。”

林溪安慰了她两句,便被一旁的陆正则拉到了一边,陆正则让她坐下,说道:“你先休息会了,等下大哥会安排人来接待的。”

林溪抓着陆正则的手,笑着说道:“小齐,看上去又好看了些呢,真是一天一个样子。”陆正则拍了下的她的手背,点了点头,说道:“是呀,小孩子就是这样的,长大的过程是个充满惊喜的过程。等他们长大,我们就老了,我是老头了,你会不会嫌弃我呀?”

“你是老头,我就是老太婆了,那能嫌弃你呢,我还担心你嫌弃我呢。”林溪说道。

陆正则看着四下无人,捧着林溪的脸轻轻地吻了一下,说道:“你在我心里永远如现在这般的模样,乍见心欢,小别思恋,久处仍怦然。”

也许爱就是这样吧,时光的沙漏里,细沙流走的仅仅是光阴而已。年少的一眼便是一生,有幸,柴米油盐,烟火一生。不幸,身处春天,守着风雪,荒凉一生。

宴席结束后,曾墨芯拉着林溪聊天,林溪一阵阵地想吐,她干呕了一声。一家人的目光全集中到了她的身上,白苏激动地指着林溪,激动万分地说道:“你,你,你不会是怀孕了吧?”

林溪呆楞地看着白苏,看她的样子,白苏又有些后悔,万一不是呢,林溪该多伤心呀,正不知说什么好时,陆正则一直抓过了林溪,向众人说道:“爸、妈、大哥、大嫂,我带林溪先去医院了。”说完,不等众人回答,抱起林溪离开了。

曾墨芯也是楞了好久,白苏抓住她的手,说道:“妈,你说林溪是怀孕了吗?”

曾墨芯眼泪一下子流了下来,拍了下白苏的手,说道:“先不要慌,等下等正则的消息吧,万一是个乌龙,林溪会很难受的。”白苏用力地点了下头。

陆正则轻轻地把林溪放在车上,给她系好了安全带,这才往医院驶去。“正则,我有些害怕去医院,我们先自己用验孕棒验下吧。”林溪说道。

陆正则看着前方,想了一会,说道:“也好,那我们先回家,先自己心里有个数才行。”

到了一家药店,陆正则把车停了门口,“林溪,你在车上吧,我去买,等我下,很快就好。”说完,陆正则大步朝药店走去。

陆正则在计生药具柜台看了一眼,把各式的验孕棒、试纸每样买了一份,在店员惊愕的目光中买了单,大步流星般地离开了。

俩人回到家中,按照指示说明验了一下,第二道杠淡淡的,并不明显。林溪看到这样的结果,眼泪一下流了出来。她蜷缩着坐在沙发上,一句话也不说。

“林溪,许是时间太短了,这个东西要早上验才准的,我们明天再验一次就是了。我们一直不是很好吗,为什么非得要孩子的,你看呀,如果生个男孩,就是我的情敌,生个女孩就是你的情敌。”陆正则说道,一边上前轻轻地擦掉了她眼角的泪水。

林溪没有说话,抱住了他,久久不愿放开。

“林溪,之前我们都说好了,不强求的,我们可能和孩子的缘分尚浅,想开些。”陆正则安慰道。

“正则,让我自己静静好吗,我现在不想说话,你不用管我,我没事的。”林溪淡淡地说道。

陆正则吻了下她的额头,说道:“好,我去书房看会书,你有事喊我。”

林溪就这样蜷缩在沙发上发呆,直到夜色降临。她隐约地听见陆正则接了两个电话,应该是曾墨芯和白苏打过来的,陆正则的声音压得很低,她并没有听清他说的什么。

即使没听清,林溪也能想象到对方失落的样子,林溪不禁把头压的更低了,任由泪水滴湿了沙发。陆正则一直侧耳听着外面的动静,却不知如何安慰林溪,即使自己一再地表明孩子不是他们生活的必需品,此刻,陆正则忽然很恨所有关于孩子的事情。

等到天色昏暗,陆正则才从书房出来,林溪已经抱着腿睡着了,脸上还有泪水的痕迹。陆正则一阵心疼,轻轻地把她放平,找了床被子给她盖上,在厨房里忙碌了起来。

林溪被厨房里的饭菜味道吵醒了,她觉得一阵恶心,连忙朝厕所跑去。在厕所里待了许久,也没吐出来。林溪很是疲惫地躺在沙发上,陆正则蹲在她的对面,一脸郑重地说道:“林溪,现在认真回答我的问题,你只要回答我有还是没有就好。”

“最近有没有时常觉得恶心,想吐,能闻到平常不易闻到的味道,总是很想睡觉,觉得很是疲惫?”陆正则问道。

林溪点了点头,说道:“都有,我还总是想小便,每天觉得好累呀。例假本应该前天来的,现在还没有来,因为我的本就不准,我就没怎么在意。”

陆正则站起来抱住了她,说道:“再等几天去医院吧,我们再等等。”

林溪在陆正则的监督下,硬着头皮吃了些东西,便摇头不再吃了。陆正则也没有勉强她,说道:“我们下去散会步吧,应该会缓解下。”

林溪答应着,牵着他的手在小区里走了十几分钟,便嚷着想上厕所,俩人便回来了。

第二天一早,林溪把三个杯子都接了尿,把昨天买的验孕棒和试条全部用上了,第二道杠上那粉色虽然淡淡的,却是实实在在的存在的。林溪在厕所里大声地喊着陆正则的名字,浑身颤抖着。

陆正则听到声音,忙问道:“怎么了,你没事吧?”

林溪把验孕棒和试条递给他看,每一个上第二道杠都显现出来淡淡的粉红色,陆正则笑着抱住了她,说道:“老婆,恭喜你啊,你要做妈妈了。”

林溪泪中带笑,眼神格外的闪亮,看得陆正则的心里快融化了一般,林溪朝他灿然一笑地说道:“恭喜你呀,陆医生,你要做爸爸了。”

说完,便在他的怀里哭了起来,哭着哭着,又笑了起来。陆正则就这样抱着她,任由她把心头所有的情绪发泄出来。

“林溪,等下我带你去医院了,全面的检查下,为了宝宝,你现在先去吃饭,以后不要情绪起浮不要这么大,宝宝能感受到的。”陆正则说道。

“嗯,我知道,我都知道,不用担心我。等下到了医院,你就安心去上班,我自己去做检查就好了。”林溪开心地说道。

陆正则没有多说,现在只要林溪开心就好,他这一生所求也不过一个她而已。

陆正则出门前给李教授打了个电话,把林溪的情况给他详细地说了一下,拜托他好好帮忙做下检查。李教授笑嘻嘻地答应了,告诉陆正则直接带着林溪过来就是。

检查的很是顺利,林溪已经孕五周,双胎心。听到这个消息,林溪真的有些不敢相信,她看着陆正则,一遍遍地问道:“正则,这是真的吗?”

陆正则配合着她,回答的每一遍都无比地郑重,回答完后还郑重地向她道喜。林溪笑得眉眼弯弯,眼底无比的生动。这样的林溪,陆正则只在和林溪刚谈恋爱的那两年里见过。然后,林溪发现自己无法怀孕,和自己分手,到最后俩人重新走到一起,可那样神采飞扬的林溪却是见不到了。

陆正则抱住了林溪,在她的耳边说道:“林溪,这世间所有的美好,不过是得尝所愿。至此,所有的苦难都不存在了,剩下的就只有甜蜜。”

林溪用力地点了点头,眼泪又掉了下来。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爱如往事——你丫不爱请滚爱如往事——你丫不爱请滚小小蜡笔|现言她是个拥有复杂身份的千面公主,他是个冷酷却又温情的霸道男,当女强人遇见大男人,又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呢?当他背弃她们之间的诺言,她决然转身,即使身心俱伤也要骄傲的抬头:“江铭睿,现在是我不要你了!”她的一生只容许一段刻骨铭心,但那又怎样?她一样开心的活,却偏偏让他发现隐藏在笑容下的那颗伤痕累累的心。多年以后的相遇她有了两个可爱的宝宝,而他有了自己的家庭,这样的不期而遇能否让他们想起当初的“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是否还会抱怨“君生我未生,君生我已老”,是否还能做到“一生一世一双人”。她说:“人生若只如初见,我还是会一如既往的爱上你”。他回:“人生若只如初见,我愿转身让你快乐的活,也不愿看到活的如此辛苦的你,那样,会更让我心痛!”
  • 我妈我妈高兴凯|现言爹妈亲,爹妈也不算亲,爹妈不能永生存,满堂的儿女留也留不住,一捧黄土雨泪纷纷;亲戚亲,亲戚也不算亲,你有我富才算亲,有朝一日过穷了,富的不登穷的门;
  • 简少他总是想离婚简少他总是想离婚心婉瑶|现言你相信一眼万年吗?偶然的相遇,却又有着命中注定般的缘份,一旦认定了是你,便一生都是你,怎么也摆脱不了。当舞蹈演员邂逅至情至性的简氏独子,演就了一段感人至深的爱情故事。甜得腻人,虐得纠心,兜兜转转,终是有晴天。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 苏总别来无恙苏总别来无恙念念鸭|现言母亲去世当天,小三挺着肚子上门耀武扬威。她爱了几年的男人带着一纸离婚协议书甩到她面前:“签了吧,你净身出户,我们好聚好散”双重打击下,乔依依认了。离开了这个让她绝望,让她痛苦的地方。 五年后。她回来了,她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她了,以前的她柔弱,经不起打击,现在的她,强势,坚不可摧。 她回来有两件事,一给母亲报仇,二把羞辱过她的人都通通踩在脚下。 “苏总,别来无恙啊”女人的声音柔美动听。 男人心下一紧。 乔依依看着对自己穷追不舍的男人,“苏总,你这是什么意思?” “追你的意思”
  • 红指甲与金领结红指甲与金领结夜鸟化猫|现言所谓羁绊,是不管被海浪颠簸了多久,不管被狂风吹走了多远,到最后还是能重合。所谓羁绊,是不管时间长短,不管空间远近,即便没有重合,也永远无法分开。有关羁绊,总有人不想懂,但是却比任何人的感受都要深。
  • 留存的余温留存的余温朝筠|现言文案:记了多年的事,是年少时在夏夜里,和你一起吃过最凉的冰淇淋。 兜兜转转 心尖上的,仍是最初的那个人 何尝不是件幸运的事? 故事慢热,前期青春成长,后期婚恋。
  • 黑道总裁娇宠妻黑道总裁娇宠妻润曦|现言她十岁的时候被他带回家,才十五岁的他就已经有这一个成年男子的冷漠,可是对她却是无尽的宠爱与呵护。为她修建欧式城堡,为她在外打拼天下,就算他的双手沾满鲜血与黑暗,他也要把她保护起来,不要她受一点伤害。为博红颜一笑他宁愿放弃全世界。可是一天某女问道“爵,如果有一天我先离开这个世界,你会怎么样?”某男“我也会离开”【宠文+】小女神第一作品请支持
  • 替嫁新娘之夏捷替嫁新娘之夏捷博淳|现言为了帮母亲拿回遗物,已有男朋友的女主夏捷答应替姐姐嫁给沈氏集团的少东家沈家逸,据说这个男主长的丑而且手段毒辣,知道女主替嫁更是百般刁难。
  • 顾少,复婚请排队!顾少,复婚请排队!一笑倾城|现言离婚前:“顾行舟,作为你的妻子,我难道都没有一个曾经背叛过你的女人重要吗?”“舒婉,我劝你看清楚自己的位置,你不过是我花钱买来的工具而已!”离婚后:“舒婉,和我复婚,我的钱全部是你的!”“顾总,追求我的人有点多,你算老几?”
  • 你是我的眉眼弯弯你是我的眉眼弯弯寒江飞语|现言八年前,他是她青梅竹马的英俊少年,是她魂牵梦绕,诉诸笔头的盖世英雄。 八年后,他是说一不二的霸道总裁,是爱她助她,将她捧在手心的成熟男人。 唯将永夜长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 沈眉,我想就这样看着你,看你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