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84章 关于本书

写这本书,是因为真的喜欢清穿,尤其是康熙爷那段时期。

小时候看步步惊心,哭得稀里哗啦,当时就在想,虽然历史无法改变,但还是想给我心中的他们,一个好的结局。

可是我自己看这本书的时候,才发现它有很多很多的缺点。

康熙爷培养出来的都是顶级人才,我写出来的却很幼稚。

所以会重新写。

等有时间的时候一点一点改,一点点打磨。

想给他们一个好的结局。

清穿,本身就只是借鉴了当时的背景,穿越过去就是为了改变。

我做不到,但是我希望我崽能做到。

大家可以把它从书架里删除啦。

会很长时间不再更新了。

希望下一次见面时,你们会看到一个更好的老九,更好的沐锦。

期待下一次相遇。

2020年10月15日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厂花护驾日常厂花护驾日常七杯酒|古言幼年女太子姜佑于朝纲崩坏,虎狼环视之时登基,成为了一只被各方势力垂涎的肥兔子。东厂厂公近水楼台先得月,挟天子以令诸侯,“好好”地护卫着形同傀儡的新皇。这是一个狐狸厂公养成傀儡皇帝,最后决定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故事。
  • 江雪夜江雪夜野猫会长|古言只管自家门前雪的陈向阳,也不曾想过会插足天下,为了那些与她毫无关系的百姓争权夺利,步步走到皇城,登上那权利的舞台。
  • 我是黛玉的义兄我是黛玉的义兄申唐|古言“林黛玉,林妹妹呀!贾宝玉有什么好的?干嘛为他流那么多眼泪?还有你啊,薛宝钗,你为毛要嫁给他?他要功名没功名,要本事没本事,要专一没专一,不就是长的好看点么?我比他好看多了!”苏子楚一手拿着红楼梦原著,一手拿着遥控器冲屏幕里的林黛玉和薛宝钗抱怨,还顺便自恋一下。 “哎呀!哥!你那么看不惯她们,就不要天天抱着红楼梦看了,快给我找个嫂子回来吧!”一旁的苏子谨一边吃着泡面一边吐糟自己的红楼迷老哥。
  • 嫡女重生之盛世王妃嫡女重生之盛世王妃冷墨熏|古言前世,在她五岁时,她的娘亲就去世了,但是她的娘亲临死前和她说让她做人要宽和温婉,可谁知,却常常被同父异母的姐姐欺负,不知何时,她从自己闺房中找出一颗幻彩琉璃珠,据说,那颗珠子只要好好利用,拥有者将可以主宰世界,她的姐姐得知那颗珠子,便一心想得到它,她的姐姐设计她,让她死无葬身之地!谁知,上天垂怜,让她重生,今世,她还是宽和温婉,只是,对她的姐姐狠下了心,她发誓,也要让她姐姐死无葬身之地!!!
  • 蓝青璃蓝青璃南田北雪|古言她,姬胧月,身为皇后多年的忠诚贴身暗护,却被皇后抛弃,追杀,就在她快要死的时候,一个来自现代的灵魂阴差阳错地穿越到她身上,改变了她的思想……后来,她在躲避追杀的时候无意间发现自己并非皇后捡来的孤儿,而是灭亡的蓝月国公主——蓝青璃!于是,这个思想先进的现代人,在古代掀起了一场复仇风雨。(前三章太啰嗦了,和后面的风格不一样)
  • 千帆掠过只为君千帆掠过只为君妖后望月|古言前世为书生,丢弃千金之女名誉,放弃自身闺誉,只为书生一句:此生小生有小姐如此美眷,人生无憾。得到一出“林婉一见长生误终生”之当红戏剧。最终,纨绔未婚夫死于书生之手,她终是得偿所愿,一世凄苦。 今世为纨绔:携带十里红妆,温柔含蓄逼迫纨绔未婚夫成婚。书生质问,轻飘飘一句:此生不要书生,要纨绔!且看重生归来之千金如何玩转书生,斗后娘,斗二妹,下嫁纨绔笑看人生。
  • 养君为患养君为患清漓盘泥|古言传闻中南御国的安宁公主美艳无双,倾城动人,一颦一笑、举手投足之间都散发着无数的魅力,可是直到现在,都无人能位居其左。百姓们对其津津乐道,纷纷将原因锁定在了其风流无情、心狠手辣的性子上。而身为当事人,安宁公主也颇为好奇,自己到底是无人可爱,还是无人敢爱呢? #惊!公主殿下竟大胆尝试圈养敌国遗子为面首# 一开始,魏阿瞒乖巧温顺但能吃。 后来,魏阿瞒乖巧?温顺?但能吃? 安宁公主:本宫好像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玩意儿。 魏阿瞒:我这么乖又这么有趣,殿下不如就嫁给我? 安宁公主:呵,那就看你,是不是会一直令本宫感兴趣了。
  • 芳菲欢芳菲欢筠意先生|古言原主是被人唾弃的小姐她穿越而来就要用这个身体在这里打出一片天他是沈国尊贵的皇子却只因为跟随自己的心被自己的父皇放弃固执的她遇上霸道的他会擦出怎样的火花
  • 盛夏似锦盛夏似锦自己就是自己|古言一缕孤魂飘入异世,前世狗血般的剧情告诉三娘一个道理,自己想要的只能靠自己去争取,浑浑噩噩的生活不仅能毁了自己还会毁了别人。 今生命运再强势的安排,也不能令小女子屈服。 缓缓而谋,徐徐而图,总能到过上理想的生活。 到那时,一切幸福都会悄悄的找上门。
  • 宫墙高筑之女人心宫墙高筑之女人心佑佑啦啦啦|古言宫墙高筑,锁住多少红颜若雪;回首当年,晃过多少绝世容颜。一一细数,才知错过韶华无数,可我还是不曾后悔,让你一次一次地伤害我。我不想恨你,只是你变本加厉,让我体无完肤。宫外清风,吹醒无数深陷之人;沉思未来,只求拥有安稳人生。历经沧桑,才知渴望回到最初,如今的我不似从前般单纯,何不就此放任自己病狂,放任自己善良。或是向往事说再见,勇敢面向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