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7章 子玉动情

不知怎地,照顾秦子玉慢慢变成了白苏的专属工作。

不管秦子玉如何讲究,白苏也不恼,每日耐心给他喂食,换药。

那日她正给秦子玉背上鞭伤擦药,秦子玉突然问:“小白从前也是这样照顾白景行的吗?”

白苏明显顿了顿,“我对每个病患都是如此。”

“哦……”秦子玉语气中略带失望,“我以为只对我如此呢。”

白苏轻笑,“伤刚有点好,又开始油嘴滑舌了。”

“被一个女子这样照顾,很容易爱上她。”秦子玉斜眼看着白苏。

白苏反驳他:“照你这么说,我的病患岂不是都要爱上我。”

“是啊,我看那个魏哲天天来找你,好像对你有点意思。”

“我在他面前是男人,难道你觉得他有断袖之癖?”白苏好笑道。

“反正我不会那么殷勤照顾一只兔子,早一次晚一次,一日要来你这儿送两次草料。”

“呵呵……”白苏词穷,想了想,“那明日我将兔子放了吧。”

秦子玉狭长的眼睛笑得像只得意的狐狸。小白还是很在意我的态度嘛。

早知道那个魏哲有所企图,就不该让白苏留着那兔子。

第二日,魏哲陪白苏去放生兔子,那兔子被白苏养的肥肥胖胖,好像一团绒球。

只是兔子才跑出没几步,空中突然投下一片阴影。

一声长啸后,空中有一只形似雕类的大鸟向兔子俯冲下去。

“哎呀!”白苏惊叫一声,向兔子扑去,想来个雕口夺食。

“白军医不可!”魏哲大喊一声。

那兔子也机灵,看到阴影居然转身反向白苏跑来,寻求庇护。白苏几步把兔子扑在怀里。

天上的大鸟箭一般向白苏冲去,距离越来越近。白苏紧紧护住兔子,这可是她养了好久的,多少有点感情。

远处传来一声呼啸,那大雕听到指令,扇动翅膀,来了个急停,但它的翅膀还是扇打在白苏脸上,带起一阵劲风,刮得她生疼。

不远处一人骑着黑色骏马小跑过来,那人身姿挺拔,随着马儿奔驰的节奏操控着马,看起来骑术精良,英姿飒爽。白苏看了片刻。

待他来到近前,居然是带着青铜面具的苏意。

苏意怒道:“你为何突然扑向海东青的猎物,不知道这样会受伤么?”

白苏忙道:“还好,我没受伤。”

苏意冷声道:“呵,我说的是海东青从空中俯冲,又令它急停,这样它很容易受伤。”

白苏愣住,张了张嘴。

原来我在你心里,还不如一只鸟……

泪意涌上心头,白苏突然感觉他真的不是白景行。至少不再是以前的他。

白景行不会对她这样无情。

“你心疼你的雕,难道我就不心疼我的兔子?放它出来走走,刚走几步就遇上一只恶鸟要啄它!我不护着它又该怎么办?”白苏理直气壮的开始怼他。

“哼。”苏意无意与一个女子争执,吹声口哨,带着海东青走了。

白苏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终于不再纠结那面具下到底是谁的脸。

-------------------

秦子玉的手慢慢恢复,这日已可以拆下夹板活动。

其实他之前已经暗暗动过,似乎手指没有残废,还是能听从指挥,曲张自如。

“今日开始就可以活动手指了。”白苏整理着纱布,“还有这个膏药,涂在伤口上,能让疤痕变淡些。”

“真的可以动了?”秦子玉笑眯眯的问。

“嗯,你握拳试试。”

“唔……”秦子玉皱眉,闷哼一声。握拳的时候有点痛楚。

白苏走到他身边拿起他的手,按压几下,“恢复的时候韧带有点粘连。不要紧,平时多活动手指,拉开了就好。”

“嘶…啊,小白轻一点。”营帐中传来秦子玉暧昧的声音。

“你忍忍,快好了。”

“恩……”又是一阵隐忍的闷哼。

两个侍卫原本是来找白苏讨点伤药的,他们对看一眼,促狭的笑笑,想不到秦军医还是个……

还是去找老杜吧。

“今日营地里的人为何如此少?”白苏边帮秦子玉活动手指边问。

“你不知道?苏意带了一队人马,直捣匈奴在西河口的阵地。墨将军说匈奴总不时来骚扰,看来又欠收拾了。”

原来他出征了,白苏低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啊!小白……”

白苏一走神,下手重了点。“不好意思,今日差不多已揉开了。”她说着开始整理自己的医药箱。

“小白,我恢复之后,你打算何时离开?”秦子玉悠悠问到。“不如和我一起。”

“和你一起?”白苏惊讶的看向秦子玉。“你家不是在京城吗?”

“对,前些日子收到家父传书,他要我尽快回京。”秦子玉摸了摸鼻子。

白苏觉得秦子玉许是家中有事,才急着回去。“我对京城并不熟悉,还是回宋家村吧。”

秦子玉似乎早料到白苏会拒绝,转移话题问道:“小白,我记得你说过想开一家医馆?”

提到医馆,白苏的眼睛亮了起来。她不止想开一家医馆,她想开连锁医馆,还想培养一批医术先进的大夫。

“对呀,这是我的愿望,有生之年一定会实现。”

秦子玉见过很多女人,但是这个时代的女人大多依附于男子,相夫教子有个好归宿就是多数女子一生的心愿了。

“其实,我不光想开一家医馆。还想把我爷爷留下的典籍好好整理成书,发扬光大。培养一批医术过硬的大夫。无论男女,都可以学习我白家的医术。

然后我想在各地开起连锁医馆。等医馆盈利了,再建立医学院,让大靖朝的大夫,都可以到医学院进修,与各地的名医交流自己的医术和心得。这样大靖朝的总体医学水平都会得到提升……”

白苏滔滔不绝的讲起来,她还从未向任何人透露过自己的宏图大志。因为这个世界的人必然会嘲笑一个弱女子这样的想法。

秦子玉凝眉看着白苏,深受震撼。

难怪她从不吝啬白长越的手记,也从不对自己的医术藏私。和她相处的这些日子,秦子玉和老杜的医术都有了质的飞跃。

一个弱女子,她掌握高超的医术之后,想的不是为己牟利,却心系天下苍生。

他们秦家也是医学世家。主要靠经营药材这一块牟利。可以说大靖朝一半的药材生意都掌握在秦家手里。

饶是如此,他们秦家的几个男儿恐怕也没有这样的胸怀和宏愿!

“小白,我……”秦子玉唤了她一声,心中激荡,似有千言万语想对她说,这时外面突然欢声雷动,远处传来战士们的呐喊……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侠若为皇侠若为皇斯盖|古言在江湖他是侠,在庙堂他为皇。从侠客到皇者,那些他爱的和爱他的,他是得到了更多,还是失去了更多? 为侠抑或为皇,依旧等待着他的选择。
  • 有女不寻常有女不寻常最喜小儿|古言盛元初年,摄政王晟明渊是深受百姓爱戴的战神。战神手下一支修罗卫,征战沙场所向披靡,被传为降世神兵。晟元八年后的今天,摄政王晟明渊是狼子野心天下皆知的乱臣贼子。上梁不正下梁歪,其手下的修罗卫便是那无恶不作的恶霸之流。朝臣言,那人朝上与陛下平起平坐,朝下乘坐帝王规格的车辇。贵戚言,给王爷送礼,多多益善。百姓言,摄政王府里没女眷,一府的幕僚,实则皆为男宠,听说他喜欢京城百香楼的花魁娘子肖玉儿。这样一个人,却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骑着高头大马,穿着大红喜袍,领着乖得像群哈巴狗的修罗卫,打京城开道,红妆绵延,直往大晟南方一个破落小山村而去,迎娶一名寻姓小村姑。天下万民言,哪来这么个厉害女娃?吓死宝宝了。
  • 天才魔女桃花多天才魔女桃花多千羽彩霞|古言“娘亲,那是爹爹啊,为什么我们要跑?”一只毛茸茸的小狼屁颠屁颠的跟在女子身后说道。“我知道,”女子低眉,随手拉下一边的柳枝折了一根丢给了小狼,”拿去给他,就当是昨晚的报酬。”一个小男孩将手中的柳枝塞到男子的手中,“娘亲说,她不是一个随便的人,这个就算是信物了,她会回来找你的。”说完男孩灰溜溜的跑了。男子紧紧的捏着柳枝,目光狠厉的看着远方,“女人,你以为你跑的掉吗!”【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三嫁冷王:刁妃升职记三嫁冷王:刁妃升职记莎含|古言穿越遇到前夫喜欢白莲花,呵呵,渣男直接休掉!出门撞见冷酷王爷表白绿茶婊,坏了人家好事。NND,小气王爷屡屡跟她过不去。怎么说她也是一个现代女,岂能向权势低头?一边和冷酷小气王爷斗得不分上下,还要防着前夫和那白莲花的表妹。真叫一个热闹!好不容易脱身出逃,王爷你这主动跑来,还闹个失忆,嘿嘿,那就不能怪妾身下狠手。新仇旧恨咱们一起算!【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逆生:拐妃二嫁逆生:拐妃二嫁鹤倾柳|古言正值少女年华的柳倾竟重生于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妃身上,更为惊悚的是她还是逆生长。看着镜中的小女孩,柳倾不禁扬天长啸: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呀!
  • 穿越之山鸡变凤凰穿越之山鸡变凤凰人鱼茉茉|古言穿越是个技术活,一不小心穿成了异类,那可真是人间悲剧! 白晓悠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儿,就落草为鸟,吃了一杯具的狗血。 可她不认命,长得丑又怎样?飞不高又怎样? 狗前猪后忍一忍,山鸡也会变凤凰。 打不倒,气不馁,假以时日,待她飞上枝头,定叫曾经欺负她的人屁滚尿流,哭爹喊娘。 可那个神古绝色的小王爷,宠她一只鸟,到底要想怎样? 插科打诨,嬉笑怒骂,不笑不虐不成书。 一本正经,谈情说爱,不情不愿两世欢。 这是一段没有任何历史考证的穿越逗逼文,据说女主就是当真,穿成一只鸟,从此一段非人非鸟的生活……
  • 守君如玉将华年守君如玉将华年易君新.|古言霸道狠戾的祈王容珩PK扮猪吃虎长公主祁易弦 异魄归来,四海归一,皇家长公主祁易弦权倾朝野,英姿飒爽。竟一心向大漠黄沙,学那女娇娥“木兰君”,长枪一动,凤朝鸣。 坐拥君主印的祈王容珩,身姿迢迢,长相俊美坚毅,手里掌握着满倾朝野的生杀大权,他嗜血又暴戾,偏执又霸道。 “殿下为君,吾为臣,待君如玉,应该的……” 容珩却唯独对那娇憨的“妹妹”祁易弦起了不为人道的心思,放在心上如珠如宝的宠了多年的小姑娘,怎么能嫁做他人妇呢? 容珩:“祁易弦迟早要嫁人,那个人凭什么不能是本王?”“试问天下的不慕名利的枭雄,有多少人能放弃名利陪你仗剑游天下?但是本王会!”“祁易弦你嫁给谁本王都不放心,唯有嫁给本王,本王亲自照顾你,本王才放心。”
  • 红颜乱世:异族公主倾天下红颜乱世:异族公主倾天下柳家宝児|古言南海之外,有鲛人,水居如鱼,不废织绩,其眼泣,则能出珠……三年里,她嫁过两次人!欢天喜地第一嫁,惊慌落跑!阴差阳错第二嫁,利剑穿胸!前皇后妒恨咬不放,野皇兄弑父夺江山。烂桃花源源不绝甩不掉,盼良人有苦难言只能逃。一颗初心,善待天下。拖着一条鲛尾,她且伤且退。当退无可退时,她开始绽放倾世芳华!而他,一路相伴,无意为王,只为一个她,遥居深阁却挥手沉浮天下。浪逐白沙滩,她用力将半片竹节扔进海里:“我记你一路相随的好,也记你剥鳞取脂的痛。再让我嫁?把东西找回来再说吧!”
  • 仁贤王妃仁贤王妃宥皙|古言现代少女无意穿越成妃,与“傻王爷”的爱意绵绵
  • wuli王爷:扑倒磨人小妻wuli王爷:扑倒磨人小妻青青伊凉|古言二十一世纪的王牌驱魔师意外穿越到架空王朝,不仅身体缩小成七岁,还是丞相府的四小姐。第一次见到慕临天,苏伊心里就有一种强烈的欲望,那就是征服面瘫男神,把他收入囊下!第一次见面,她这样介绍自己:“大哥哥,我叫苏伊,今年七岁。肤白貌美气质佳,能打怪,能杀妖,下得了厅堂,上得了炕!生得了猴子,修得来门窗。别看我现在是个小豆丁,但我保证最多六七年,姐一定是长腿细腰大.波,浪!三百六十招,招招让你幸福爽歪歪,怎么样,考虑我做你的童养媳?”慕临天素来的冷漠脸,此时勾出一道邪魅的笑容……她是又萌又贱的小奶娃他是帝都最神出鬼没的潇洒王爷,不仅身材挺拔、英俊潇洒、器大活好!更是能一招秒杀一只厉鬼,除妖路上的绝佳好伴侣!这是一个扑倒与反扑的故事,且看腹黑与腹黑之间能擦出什么样的火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