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96章 为爱屠城

冥界东方不死城。

远方的空中一排排的魔域武士,齐刷刷的飞行在冥界东方城的高空之中,等待着号令,准备出击征战,高空之中的夜空闪着紫色的闪电,一道一道的狠狠的将夜空劈亮了不少,声音震耳欲聋,加上魔域武士的叫嚣呐喊声高起,这一切的一切,看似平静,但是黑裟知道,这一战,他们蓄势待发,为了心爱的姑娘的性命,为了心爱姑娘受过的伤与苦,这一站,就是夹杂着私人恩怨,夹杂着自己对冥界东西两方城的报复,可是!那又如何,这一切是冥界欠她的,今日,势必要为她夺会,那些她受过的耻辱与苦楚。

黑裟一袭白色战袍出现在了魔域武士的前面,俯瞰这地面,黑裟眼神之中露出一丝丝的蔑视,虽说是冥界的东方不死城,在他黑裟的眼中,不过是多了几具死侍罢了,别说东方不死城了,就是加上这冥界西方城,在他黑裟的眼中,这些又能算得了什么呢?

不过是自诩不死城罢了,对于这种自己给自己的小城起名字,还恶意伤害人类与她心爱的人,在他的眼中不过是如同蝼蚁一般的笑话,那些子虚乌有的恶意中伤,在整个魔域里广为盛传,只是他都不在乎罢了,任何事情在他黑裟的眼中不过是凡尘之中的一粒尘埃,只有碰上她的事,他才会无比在意,才会心中激起千层浪,为了她的性命,别说是屠尽一座城,就是上天入地对于他黑裟来说,也是在所不惜的事情。

“魔教圣主,今日别来无恙啊?”冥界的一个声音从地底突然冒出来,地面之上瞬间列出一道巨大的口子,一尊神似阎罗王的大泥土雕像破图而出,瞬间在地上慢慢的炸裂,只见那神像里面出来一位黑头土脸的面孔,坐在一把巨大的银色座椅之上,形象神行都有五米十尺之高。

“好一个别来无恙,快快将地狱莲交出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魔教圣主淡定的说道,眼神之中充满了不屑,面对冥界东方城的城主,以前的师叔,欺骗他的人间小寺庙之中的师叔,那个虚伪的小人,那个试图靠杀害一介凡人女子得道的师叔,他不屑与之为伍。

“不客气,好你个黑裟,今日我到要看你怎么个不客气法。面对你师叔,你竟敢如此猖狂,简直大逆不道!”语气之中带着怒火,铮铮有词的与黑裟对峙。

“就你,师叔?也配。虚伪的小人,今日我就要替天行道,取回你不应该得要的东西。”

“既然如此,那就决一死战吧!今日就要取你的头颅挂在这东方不死城之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阵对峙声之后,双方开启了剧烈的战争打斗,冥界东方城内,不死罗刹十万,恶鬼十万,其余鬼怪三十万,纷纷从地底拔地而起,而黑裟的魔域人马死侍也将近三十万,这场对弈悬殊的生死击杀,正在血腥的开展着。

双方惨叫之声不绝于耳,杀声打斗之声也厮杀响彻整个冥界东方城。

双方在打斗到中途之时,双方首领,冥界冥王,魔域黑裟都纷纷加入了战争的行列。

双方打斗的热火朝天,战争经历了一天一夜终于在黑裟的一招万法归终之下,将整个冥界东方城彻底的消灭。

魔域的死侍也伤的不轻,阵亡的人数也丝毫不亚于对方的人数,只剩下少数人口在苟延残喘。

“你们都回魔域疗伤吧!我一个人去寻找一件东西。”黑裟对着身后还活着的死侍将领们说道,自己便往冥界的地底下最深处的暗黑之水去了。

来到了暗黑之水的地方,只见四周一片漆黑无光,黑裟单手燃起掌中的心火,拋向了空中,围绕成了一圈,照亮了这黑不拉几的鬼地方。

只见地上的水面平静而安逸,在片刻后便生出来一朵紫色的莲花来,样子极其幽魅,散发着一股奇异的香味,朝四周飘散,黑裟对着紫色的莲花,将手中的血滴了一滴在莲花的花瓣之上,瞬间紫色的莲花便停止了散发奇异的香味,黑裟赤手将紫色的莲花摘下,将莲花藏在自己的手掌心,带着莲花离开了暗黑之水。

魔域之中。

花蔓正在给昏睡的女子疗伤,突然一群恶鬼魂魄出现,试图将昏睡的女子灵魂啃噬,还好身边的夜莺挥掌驱赶,只是这恶鬼魂魄赶走一批又来一批,怎么感都赶不走,杀也杀不死。

正在这时,一只恶鬼魂魄,猛烈的朝昏睡女子的床榻之上扑去,花蔓见此情况,一方面施法不能停的她,一只手将恶鬼驱赶,哪里料到这恶鬼扑上来就是一口,将花蔓的手臂咬着不放。

不停的吸食着花蔓的鲜血,这时候,只见一龙身呼啸而来,将所有的恶鬼魂魄驱赶,快速的幻化人形来到花蔓的床榻边,只见夜莺看着陌生的人前往花蔓的身旁走去,二话不说,与之撕打了起来。

“你们不要打了,都是误会。”花蔓赶忙的解释道。

“误会?”

“误会?”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双双都停止了打斗。看向彼此,互相都没个好脸色,一副仇敌见面的势头。

“蔓儿?你受伤了?”龙拓看着花蔓的手臂鲜血直流,担心的走了过去,用自己的灵力给花蔓疗伤。

花蔓双手依旧没有停止使用使用赤伶,依旧还在救着床上的昏睡女子,只是这女子的躯体不断的颜色变透,脸上私毫没有任何气色,仿佛越来越严重了,头发的发丝也不断的变白。

花蔓看着昏睡的小花,加重了力道,灵力法术,依旧不见起色。

这时候,黑裟幻化而来。

“主人你回来啦!”夜莺惊喜道,跟在自己的主子后面,未敢再多发声。

黑裟朝着夜莺点了点头,便来到了床头,将手中的紫色莲花逼出体内,将莲花的本体置入到了昏睡的女子体内,女子的体内立刻就起了变化,由于莲花的影响,女子的气色好了许多,身体也不在泛起透明色了,花蔓见此状况,将赤伶的威力发挥道了极致,只见一道道白色的光圈在女子的身体里闪现,片刻间,昏睡的女子的头发便由白色变回来黑色。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乱世成双乱世成双沐星冉|幻情消失光明大陆多年的废柴千金突然归来,她将如何改变自己的命运,继续深藏于家族中,还是,一鸣惊人?
  • 安与白原安与白原费原伶|幻情时间之镜被安遇打碎,时间纬度碎片落在了南域的塘子坞,为找回时间纬度碎片恢复时间之镜的裂痕,安遇开启了代号107无限制造计划。原本以为把时间之镜恢复如初就能和白原再续前缘,然而一切却并没有安遇想的那样简单。时间之镜重圆后,实验世界不复存在,安遇回到了拥有六十七万个星球的已知宇宙,为等荞乐在复古球现身,为帮白原在空星与陆无霄交手,暗中助朔云在交友星捣毁贼窝,为蓝鳍豚重寻家园,……,明明都是些毫不相关的事情,最后却编织成了一张网……
  • 秦时明月六焚书坑儒秦时明月六焚书坑儒同桌的我|幻情天下虽定,乱世未绝。天下第一剑客,始皇帝的近卫——盖聂,携故人荆轲之子——荆天明,为躲避秦始皇的追杀,踏上了荆棘密布的旅程。此刻,年少的天明对自己的身世以及未来将要经历的一切仍然一无所知,命运之手却已将一幅绚烂至极的画卷在其脚下展开。秦国边界,残月谷,盖聂虽一人一剑,却使得300大秦铁骑精兵全军覆没。这位天下第一剑客以满身伤痕告诉年少的天明何谓真正的强者。墨家天明,兵家少羽,蜀山石兰,阴阳家姬如千泷,儒家张良,纵横家卫庄盖聂,他们之间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天明能否成功救出高月?盖聂卫庄又会怎样?【本书是同人文,书名秦时明月六焚书坑儒】
  • 星际穿越:你和我的爱情故事星际穿越:你和我的爱情故事柒泡泡|幻情你是天边最耀眼的星星,你是这里最美丽的花田,你是最璀璨夺目的钻石,你是我的全世界——
  • 倾九录倾九录素緗|幻情闻人倾九与弟弟闻人清予同生共死,双双转世至异世大陆。然而奇怪的是,她和家弟竟都记得前世的记忆!这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世界?!这个被她破了封印的绝色男人是谁?为何世人皆恐惧于他?为何大家都言他是最强者?为何自己又被定义为神女?老者说的纠缠生生世世是怎么回事?踏上探寻“七色茻草”之路,危险重重、生离死别,这条不归之路,让我们终于明白情这字,何其复杂!
  • 春秋一夜鱼龙舞春秋一夜鱼龙舞麟潜|幻情仅仅三天,元灵现世的勿离就带着虞貂闯上了琢玉楼,化身螭吻的勿离势不可挡,龙族的强大血统在勿离身上丝毫未减,甚至犹有过之,毕竟这是整个蟠龙世家万年来唯一一条雷火青龙。那一日,雷火炼空,日月潜形,青龙在云雾中隐现,瀛洲人只道是风云突变,有龙族现身。
  • 同是异类,相煎何太急同是异类,相煎何太急吸血女伯爵|幻情她,是半天使半恶魔;他,是纯天然天使美男子一枚。行星饭进来吧!··································懒癌犯了,自己看吧~(づ ̄3 ̄)づ
  • 穿越之女王穿越之女王紫月王|幻情创世只为酬三顾,寻得一人方得休。只是,吾以当真,你却无所踪。桃树之下盼君一碗桃羹----
  • 悠莲印之宫主谋爱悠莲印之宫主谋爱落雪悠莲|幻情宇宙初现,混沌初开, 她是一缕芳魂,居无定所飘与尘世, 他是一缕清泉,无忧无虑流与尘世, 她沉入了他的身,也沉入了他的心, 一抹悠莲,独立于清泉中。 宿命开始!是一场意外,还是一场早已预订的‘阴谋’? 灵魄元神的撕裂,只为护你重生,无尽长流的昏厥,只为换你归来, 我的小狸儿,只要能让你心甘情愿的留在我的身边,哪怕是毁天灭地,倒转乾坤,我都在所不惜,天荒地老,此心不改。
  • 邪王的废柴逆天小姐邪王的废柴逆天小姐刘住你心n|幻情她,21世纪的国际金牌杀手,却在亲人爱人背叛,在临死前引爆炸弹!再次睁眼,发现自己来到了一片奇异的大陆。这一世!她要高调地活着!他,霸气!俊美!如同九重天的谪仙一般,受万人敬仰,不可一世却惟独对她痴心一片,苦苦纠缠!看他们如何上演一场猫捉老鼠的好戏!看他们如何傲视九苍!某女:“喂!你别总跟着我行不行!”某男满眼无辜:“亲爱的,为夫都是你的人了,你怎么能弃我于不顾~”某女:“你又要干什么?!!给我从我的床上滚下去!”某男一脸我明白了的表情,二话不说拔下衣服抱着某个一脸懵逼的某女滚到地上,开始了“嘿咻嘿咻!!”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