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90章 貌合神离

不同于以往那个惊慌和恶心的梦,这一次的梦里,她梦到了高中的时候。

周围的同学把她的校服丢到厕所,让她在升国旗的时候被老师当着全校人的时候骂。

在她的校裤下面划了一道口子,一直让她扫地,把*****丢在她的课桌上,把脏水‘不小心’泼在她的全身

……

我们把那称之为——校园暴力。

恍惚间,宋弋清睁开了双眼,涣散的目光一直盯着天花板。

受外面灯光的折射,她还能看到屋顶灯的形状,就像是一张血盆大口,流出一道道鲜红的血液,想要把她吞噬了。

这种头皮发麻和神经质的感觉她自己都快要受不了自己了。没有选择开灯,她保留着这份恐惧,身体翻转了一百八十度,把脸死死的压在枕头下,最后因为呼吸不顺畅才把脸偏了九十度。

于她而言,陈书祁跟她算是同类。陈书祁很坚强,一个人在TG呆了两年,宋弋清不知道他在TG又受了什么对待。再一个人从上海到重庆,她应该能猜到少年当初来时的希望,但现在在MG他还是不被理解。

陈书祁的性格固然有问题,但周围人同样是加害者。

已经有人受过的罪,她不想要重演了,所以她想要救他。

这就是故事的开始!

一个同样伤痕累累的人,渴望给另一个孤独患者带来希望。

——

不知道也就是几时几点了,被窝里的人听到了一阵阵大力的敲门声,而且越来越急切,还带着呼喊。

“清清,宋弋清……”

宋弋清光着脚去门口开门,听声音就知道是谁了。

“你怎么来了?”并没有特别的惊奇,宋弋清表现得比较平淡。

门外的女人大包小包的提着东西,一看到屋内的人藏不住的笑脸,足可以看出真诚。

“这都什么时间了还在睡,我看今天周一来看看你。”

至于为什么是周一,宋弋清很清楚。

刘女士把东西提进来放在地上,看到了宋弋清的脚,一下变得咋咋呼呼了:“哎呀,这什么天,你还光着脚,快把鞋穿上,要着凉的呀!”

宋弋清立刻在鞋架上找了双凉拖鞋,刘女士还是不满:“都要过冬了,还穿什么凉鞋,晚上睡觉的时候穿双袜子……”

对于刘女士的念叨,宋弋清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只能照办,去抽屉里随便找了一双袜子穿上。

然后立刻瘫倒在沙发上。

也见识到自己女儿的懒散,刘女士还是收拾整个屋子。

宋弋清看她在屋里忙来忙去,也有心劝阻:“你别弄了,我自己知道收拾,有些东西我自己放的还清楚。”

也许现在的你们会觉得我是一个不孝女。

“妈。”宋弋清喊了一声那个还在忙碌的人的身影。

“宋弋阳在学校。”

她想提醒一下她的母亲,她还有一个儿子在学校里读书。

但那人也清楚,没有尴尬:“知道啊,今天不是星期一吗?他应该还在上课。”

听到这话,宋弋清以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冷哼了一声:“呵!”

不同于其他亲密的母女情深,宋弋清跟她母亲可以说是生疏,尽管她的母亲极力给她营造出一副慈母亲切的假象。

之后她母亲又在厨房做饭,宋弋清想去帮忙。

“不用了,你看一下我拿来的那个白袋子,里面有些东西,上次那个中药还有吗?”

宋弋清有些心虚,就是她给王逸杰他们的那个。

“有。”

“那个治疗胃病是最好的,我请专家看过了,他们说能调养的,我这次又给你带了一些。这不是早入秋了吗?重庆这天气已经快赶上冬天了,我又给你抓了些调理身体的药,你体寒医生说就得多喝点,而且两位药都没什么坏处,不会有什么后遗症的。”

刘女士一直沉浸在她的个人发言里面,没看到旁边靠在墙边太空遨游的宋弋清。

她多想这种事儿发生在早几年,而不是现在。因为现在的她早就已经不在乎别人的关心了。

“下次别带来了!”宋弋清实在是不想打击她的关心。

她看到刘女士的笑容凝固了一下,手里切菜的动作也是一顿,转瞬间又恢复了,开始笑了。

“这药好,再怎么身体也要养的,我给你抓的都找专门的人看……”

“这药挺贵的!”那些钱来自他们家,她可能知道母亲也要受些脸色:“而且带上带下的太麻烦了。”

“不麻烦不麻烦,怎么会麻烦呢!钱的问题不用担心,没多少钱。”

借口!

没有哪个男人会让他的妻子,给她那没关系了的女儿花这些钱。

最后宋弋清心一沉:“我不爱喝,下次别带了吧!”

她也是真的不爱喝,太苦了。

明明生活已经太苦了,为什么还总是要去品尝其他的苦涩。

这下刘女士有些尴尬,嘴上说着:“那好…,好…,那你先出去吧,我来弄就行了。”

——

“多吃点,平时不好好吃饭,尝尝这个菜。”

饭桌上就两个人,她母亲一直在给她加菜。

不知道怎么,突然间她就来了一句:“谢谢!”

这种客气让两个人都有些别扭,明明该是最亲密的人。

刘女士还是关心了一下宋弋阳的:“弋阳现在生活得怎么样,谈恋爱了吗?”

“没有女朋友。”宋弋清说完之后顿了一下继续:“你有时间给他打个电话吧!”

宋弋清知道,宋弋阳虽然嘴上从来不说这些,但心里还是在乎。

“嗯。”

“妈~,你不用觉得亏欠我。”她当然知道她母亲现在更多的是觉得有愧于她,所以才一个劲的对她好。

“我现在一个人挺好的,特别好。”

刘女士依旧带着笑:“好,好就行。”

“谈恋爱了嘛?也马上二十四了,不小了!如果有喜欢的男生就尝试一下吧!”

“再说吧!”再说吧,她已经认命了。

刘女士小心翼翼的揣摩着宋弋清的想法:“那你今年回家过年吗?回你爸那儿?又或者是妈妈的家?”

家这个字她已经好陌生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我见过太多妩媚我见过太多妩媚爱睡觉的猪仔|现言被车撞死时谁能想到安已的一生才刚刚开始,以前的悲欢离合都烟硝云灭了【单女主、孤儿】
  • 血狱杀手血狱杀手沐雪如夏|现言他们生来就是宿敌。他们是血族,以血为生。他们以猎杀血族为任务,以猎杀血族的数量来衡量自己的等级。他们的结局,能否逃脱宿命的束缚?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那年的你曾是我的初恋那年的你曾是我的初恋苏离墨|现言夜色缭绕。 郊外一辆崭新的越野车上。 一个男人被衣衫不整的女人压在身下。 她呼吸……
  • 王源:你若成风王源:你若成风朴子俊呐|现言一次偶然,刚上高中的她撞见了同样年龄的他,冤家路窄的他们究竟会发生怎样的事呢?尽请期待。。。。
  • 女神求你别作妖女神求你别作妖陆小飘|现言丁诗薇发现,自从跟贺继旸在深山古寺里重遇之后,她好像就被迫沦陷进了一档名为“爱上贺继旸”的恋爱游戏,规则还特别奇葩—— 贺继旸:薇薇,我们炒CP吧~ 丁诗薇:不要! 倒带,读档重来~ 贺继旸:薇薇,我们谈恋爱吧~ 丁诗薇:不可能! 倒带,读档重来~ 贺继旸:薇薇,我们亲一个? 友情提示:这可是存档点哦! 丁诗薇:我……&*¥&#%!贺继旸,算你狠! 所以本书又名:别跟影帝唱反调。
  • 厉先生,偷心为上厉先生,偷心为上江独欢|现言新书《不止温柔》正在连载中!求收藏! 季未溪怀孕了,大着肚子被妹妹赶出家门,一无所有。 四年后,缩小版厉少陵奶声奶气:“爹地,你跪榴莲的姿势不对哦。” 曾经在商场上一手遮天的男人,为了讨老婆欢喜,撕渣男虐白莲,斩断一切渣滓,无情而冰冷的狗粮更是胡乱的往小奶包脸上拍。 “厉总,有人说你怕老婆” “说错了?” “厉总,有人向太太告白” “他找死?” 某晚,季未溪不满:“厉总,他们都说我靠你上位的。” 他勾唇:“分明是我靠你上位。” (1v1独宠文,男主极宠,虐渣发糖!)
  • 十年情深错过你十年情深错过你亦静秋|现言被迫流产、妹妹上位,她这个替代品失去了全部价值。一尸两命,季洛伊的爱,已经失去了全部力气。可是他,为何还要苦苦纠缠?
  • 你是我的可能吗你是我的可能吗紫烟寒山|现言年少时的她只觉得遇见他是今生孽缘与噩梦,两家的纠缠夹击下,她只当自己是荷叶浮萍寄人篱下,随着年纪渐长,拨云见日,又何知不是月老千里姻缘一线牵的良缘佳话?
  • 亿万枭宠,老公太强势亿万枭宠,老公太强势若安|现言婚前,沈慕橙拍着胸对俊美无害的男人保证道:“你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婚后,沈慕橙扶着老腰对邪魅狂傲的男人大声咆哮:“混蛋,我要离婚!”“离婚可以,不过你先前说要对我负责,那……就从现在开始。”男人不慌不忙地答道。整个B市的人都知道,雷枭是个冷酷,狂傲,不近女色的男人,唯独只有沈慕橙知道,雷枭是个霸道,狡猾,吃人连渣都不剩地魔鬼,不仅凶猛,而且无耻!
  • 绸缪之巧笑嫣兮绸缪之巧笑嫣兮杨景煊|现言每个女生心中都憧憬拥有一段轰轰烈烈的爱情,千帆过尽真正的爱情是细水长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