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55章 社交无能

白明心视线追着自家哥哥和阿墨望了一阵子才回过神来,方意识到身侧还静悄悄地立着个人。

傅弋虽哑疾在身,口不能言,可就那么温润立着,连一丁点儿旁的动静都没发出,也是挺人高马大的一号,就这么在一旁杵着。

白明心不知道一旁的傅弋在想什么,她只觉得失去了自家哥哥和阿墨在一旁烧包,气氛已逐渐走向冷场。

作为两人中口舌健全,能言能语的那一个,白明心虽仍保持着远望的姿势,可心中已出于礼貌自觉挑起了打破沉寂的重担,正眨巴着眼思索去哪儿寻一个自然又不尴尬的开场白。

脑中来回打了好几个弯儿,可余光略过身旁负手而立一动不动的傅弋,白明心又有些偃旗息鼓了。

说啥嘛?!前后两辈子也没和哑巴打过交道,任自己说出花来,那傅弋也应不了声,比划几下子又猜不出是什么意思。

更何况,瞧着这傅弋虽行事稳重,可说到底也才不过十七八岁,比前世的她还要小个几岁,算是个弟弟都不为过。

这个年纪的男孩儿又正是自尊心强的时候,且身患哑疾,别哪里说不对,场子没热起来,再把人得罪了……

想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也没想出个合适的话头来,白明心保持着原姿势没动,一双眉头却不禁皱了皱,垮了口气,颇有些懊恼自己这社交无能的臭毛病。

傅弋本负手而立目光深邃地望着茫茫水面不知在想什么,突然于一片安静中听到身旁的小丫头重重呼了口气,不禁微侧目瞥去,只见小丫头正皱着眉,半是困惑半是懊恼地眨巴着大眼出神。

想到之前白明心在牧叔问话时,面上佯装被吓到,实则背了手在玩着身后石头缝里冒出来的嫩绿草叶,傅弋眸光闪了闪,不自觉又好奇多看了白明心两眼。

明明是个胆大机灵的姑娘,这当下能碰上何事让她如此困惑着恼?

白明心要是知道傅弋心里的好奇,定会抚掌长叹,小老弟,你但凡出个声儿起个头,我都不至于因为找不到合适的开场白而浑身上下每个细胞都觉得尴尬!

傅弋抬手比了两个手势,因站得位置偏后些,白明心一时没有注意到,傅弋便顿了顿,犹豫着抬起手来想轻拍一下白明心。

还未触到白明心的肩膀,便听到后面有人高声问话,傅弋又轻掸衣袖,极其自然地收回了手。

“都干嘛呢!”说话的人是来视察水情的村长同村中几个汉子,走近后看了一眼这边干站着的白明心和傅弋两人,又盯着不远处水边聚在一起的十几口子村民,又问了一遍。

白明心听到这话,如听仙乐,总算有人来救场了,再不来人,这场子就冷得要结冰了!

“村长爷爷,是李木匠李叔他们一家在水上漂着呢,其他的叔伯们正想法子搭救呢!”白明心扭身解释道。

傅弋也随之转身微笑着向村长几人点头示意。

村里人虽然都知道傅弋身患哑疾,不能言语,但更多的却是不了解了,村长几人亦是,招呼了一声傅弋后,重点就放在了还在水上漂着的李木匠身上。

“李木匠?咱们村儿的人不是都撤上山了吗?”村长皱着眉头,看向右手旁的中年汉子。

“是都撤上山了啊!”那汉子挠着头,“咋把李木匠他们一家子忘了?说起来,自打进了山洞,倒还真没看到李木匠……”

“二叔,我想起来了!”村长左手边的汉子看向村长解释道:

“昨儿咱们村儿的男人们都去了河边围河堤,虽然有几家的妇人孩子们先往山上去了,可剩下的还是河边的男人们商量好分批回家组织人上山的。

打从二叔你喊人围河堤这事儿开始,李木匠就从头到尾都没露过面,也怨不得上山时把他一家子漏掉了!”

白明心在一旁听得直咂舌。

素日里就听说这李木匠一家性子古怪,平日里总闭门不出,不常与村中人来往,村里有个大事小情的也从来就当个隐形人,仿佛没有丝毫人情可言。

今儿能碰到这一出,莫非就是所谓的有因必有果?

“来来来!都让让!慢点儿,慢点儿!”说话间,李木匠几人已被人扯着上了岸,有人瞧见村长,一伙子便往这边走来。

李木匠一家三口在跪在那木板上一动不敢动地漂了近一夜,风里雨里水波里,各中心酸只有经历的人才知道。

李木匠被人架着麻木的身子往前走,瞧见打头站着的村长殷殷望着这边时,心中像是打翻了五味瓶,走到近前,哇地一声就扑到村长脚边哭了起来。

后面跟着的李木匠媳妇儿和闺女也嘤嘤哭着,倒没乱往旁人身上扑。

村长老爷子瞧着腿边的李木匠,虽然很想痛斥一声“活该!”,但眼下看着这场景,老爷子琢磨着再训话,万一李木匠哭得更狠了,那大鼻涕甩到自己身上咋整?

于是,村长一只手负在背后,一只手捋了捋自己翘着的小短须,语重心长道:“没事儿就好,没事儿就好,赶紧去山洞里歇会儿吧!”

听了这话,李木匠的哭嚎声又高了两个度,抱紧了老村长的大腿。

风雨中都屹立不动的老爷子,此时一条腿箍在李木匠的怀里,整个人都晃了晃,差点儿没站稳,还是左右两边的汉子及时伸手扶住了才罢。

可赶紧的回山洞吧!村长老爷子没好气地暗暗掀了个白眼,这时候哭,早干嘛去了?村里围河堤的时候你要是能来出一份力,没准儿那河水就围住了呢!

河水要围住了,全村人包括你李木匠,还至于平白受这份儿罪?

不等李木匠哭完,村长就打发了人强制性地送李木匠回了山洞,哪怕听着山下洪水的浪声心里发愁,也比听着一个大男人的哭嚎来的清净。

白明风走在最后,随着李木匠一行人回了山洞,路过白明心时轻咳了两声,拍了拍湿了半身的衣袍,低声道:“我回去换身衣服。”

大有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的架势。

阿墨则一身干爽,笑嘻嘻地回了傅弋身边。

刚才同村长说话,没顾得上看李木匠究竟是被谁救上来的,此时看白明风衣袍半湿,像是下过水的样子,而阿墨则连衣角都是干的。

白明心禁不住也犹疑起来,莫非李木匠一家是自家哥哥下水救上来的?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王妃太倾城,世子很无奈王妃太倾城,世子很无奈央皖|古言“卧槽,作者大大要不要这么狗,抢个红包都穿越!!!”(←某女表示抗议)
  • 嫡女重生那些事嫡女重生那些事无名晓晓|古言嫡女重生,最重要的是干嘛?当然是崛起了!可是,作为一个先是重生到现代,再回到古代的嫡女呢?宋筱晓笑得风情万种,当然,还是崛起咯!
  • 穿成女主死对头穿成女主死对头打死不吃素|古言云望舒穿成了书中的女配,兜兜转转一遭,还是跟她那个阴险狠辣的丈夫结为了夫妻。 成亲前,谢浔跟她说,“你被坑了,嫁给我只能当寡妇。” 云望舒觉得,只要谢浔死的时候不喊她陪葬,让她能回家照顾父亲,俩人将就点儿还是能过的。 后来,云望舒问他能不能要个孩子。 谢浔嘲笑她一个人怕寂寞。 她反驳道,“让孩子留下陪父亲,你走的时候,我陪你。” 我一心想把你从这修罗阎狱中救出来,免你惊惧,免你苦忧,我想度你一生,回过头来,却发现你已扶了我一世。 ———— 那天晚上,她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心想,他可真不是个良配,阴险小气还爱恐吓她。 心底却有个声音冒了出来,“可他从未伤害过你。” 她又想,他向来说话真一句假一句,为人实在不可靠。 那个声音又道,“可他从未骗过你。” 于是她对自己说,你完了,你把自己的命亲自送到了别人手中。 那个声音便笑了,“可你却甘之如饴。”
  • 惊红一瞥惊红一瞥上官品月|古言本篇为红楼梦的点评,文中评论代表个人观点。寻找红楼梦中的惊鸿一瞥,故曰惊红一瞥。
  • 奸臣当道顺为上奸臣当道顺为上度清闲|古言运势之争,揣度人心。 天朝丑女,嫁入当朝大奸臣的府中,做妾。宁府的掌上明珠反却做了妾,她能同意吗?她不得不同意,身家性命拿捏在奸臣之手,要听话,要哄奸臣开心,要帮奸臣做事,总之,一切以奸臣为中心! “一倾,打扫一下房间!” “一倾,过来,我手有点冷。” “一倾,我困了,你抱我睡一下。” “一倾……” 某倾想吐血,但是,这位奸臣可是她的靠山呢,得哄好来! “奸臣啊呸,相公,一倾来了!” 某奸臣一笑,拥人入怀!
  • 我的心苦快穿之旅我的心苦快穿之旅小小很好|古言嗯怎么说呢就是一个穿越的平常故事由于作者只是一名有想象力的初中生文笔有限所以非常抱歉,我控制不住我自己想要发功了。
  • 穿越重生之倾尽天下穿越重生之倾尽天下木枂兮|古言她,受上天眷顾,一朝穿越,自认女主,肆意妄为,却招嫡姐陷害,未婚夫领取他人,自己也失去所爱,再次重生,她只想平平淡淡是过一生,远离前世的纷纷扰扰,却总是不得所愿。 “国师大人救命之恩悦兮特来致谢,日后国师若有需要,凤府必倾力相帮。” “小姑娘,救命之恩不应以身相许么?”
  • 与君初识之轩王妃与君初识之轩王妃与君初识|古言遭奸人所害,一朝之间,家族之人尽数被流放,为还族人清白,她女扮男装,费劲千辛万苦成为轩王谋士,只为查清当年真相,这步步惊心中以为有他的陪伴,以为至少自己是幸运的,然而随着真相浮出水面自己竟然成为他的棋子,这段情中女主该如何取舍?是甘心被利用?还是发奋反抗?如果你有什么好的建议。我们大家一起讨论q群183293481
  • 独宠小萌后独宠小萌后妃笑不可|古言她来自二十一世纪,是爸爸妈妈的掌上明珠,是善良天真的小女孩,而正在读二年级的她,阴差阳错的来到异世,爱上不该爱的人,她该何去何从。情节一:某皇后看着某帝,说“臣妾要皇上侍寝。”情节二:“龙云墨我恨你,恨你花心,恨你无情,恨你背叛我,怎么可能会对你有好脾气呢?”“敏敏我再也不会花心,不会算计你。求你给我一个机会。”
  • 皇帝的极品新娘皇帝的极品新娘墨涵然|古言21世纪的爆红歌手萧甜甜在一次重要演出中不幸被身后大屏幕砸中,穿越到了一个名为花魂国的二次元国家…… 经历了一批又一批的波折,才得以虏获皇帝的芳心,在感受爱情的同时,她也在计划着如何将这个神秘的世界以及欧阳奕展示在众人眼中……预知故事如何发展,请各位宝宝们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