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90章 女巫现身

经历了百年的战斗,第一次神魔大战终于以神族获胜而终结,可至高的创世神为了拯救苍生陷入了无尽的沉眠之中。在祂沉眠之前,为了世界不再陷入混乱,祂将混沌的世界分为了三个部分——神族的天界,魔族的地狱,以及我们人类的凡界,三个世界就像三条平行的直线一直向着时间的轨迹,前进。

----------《圣典,神魔大战篇,6:65、6:66》

当看到萧强成功混进了圣城阿斯加德后,已经被剥夺魔冥神将监视者职位的炽天使格洛流莎,便马不停蹄地赶到了处在神界最边缘的一个偏僻地界传送口处。仗着自己的天使阶级,她没有受到任何看门天使的阻扰,成功进入了这个名为“天堂之门”的巨型空中堡垒之中。

它只是一个传送口,让天使进入下界惩戒罪人,宣扬神之奇迹的通道,说白了更像是一个单方向的大门,所以天堂之门不像神家舰队总署般守卫森严,这让格洛流莎省掉了不少功夫。

在坐标长廊好一番寻找,她终于找到了通往阿斯加德的直接窗口。按照以往的步骤,格洛流莎先是将像一个天恒仪般的坐标器选择,放入到了一个充满齿轮的平台上,接着启动。处在平台上的坐标器开始急速旋转,随着管道移动至整个长廊的最前方——那一扇足足千米之高的金色天堂大门的中心,最后铺展,成为了直接传送门。

没有犹豫地进行了一切操作,但当她要飞进那一扇好似星云飞旋的传送门时,格洛流莎突然停了下来。上一次的传送门是瓦洛尔启动的,结果坐标有误,她被传送到了一个相距甚远的危险场所,若不是有防御斗篷,她可能没有那么幸运。而这一次她是单独行动,万一……

她虽然贵为炽天使,然而并没有任何攻击手段,某些方面,她甚至连地界最低等的魔兽体质还不如。

不过格洛流莎清楚,她所担忧的并不是这无关紧要的自我安危问题,而是撤销萧强魔冥神将通缉令后,所有炽天使都有参与,唯独没有邀请她的紧急会议讨论内容。

这一次她所采取的行动,将挑战整个天界的权威,她的兄长,米迦勒。

她又一次看向那扇流光溢彩的恢弘天堂之门,面无表情地踏前……

“没有经过任何思考就贸然前行,这么武断非常不像你的风格。”一个低沉冷峻的声音,毫无防备地在她身后响起,可格洛流莎好像预见到了一样并没被吓慌。

她默然转过身,看着后方的瓦洛尔:“瓦洛尔,好久不见,在我兄长米迦勒身边一切还习惯吗?”

瓦洛尔还是那一脸淡然,他摇了摇头:“你并没有防御能力,到了下界可能发生的事情,我相信你预想过了。”

“我作为炽天使依旧有自己的能力”

“而作为炽天使大人的您,应该在神之御座领域维持神界的运转,下界的事情就交给在下吧。”瓦洛尔身子稍侧,给格洛流莎让出了一条道。看着他淡然坚定,甚至还有些威胁的眼睛,格洛流莎嘴角轻挑,一阵风似直接略过了雕像般的瓦洛尔。

“你真的是一个非常称职的部下,我很怀念和你工作的那一段时间。”格洛流莎依旧保持着步伐,头也不回的说。

“我依旧会忠诚于我的最高指挥,永不动摇。”

格洛流莎停了下来,回首审视,冷笑一声:“谁都可以是你的最高指挥。”说完便风一般地离去了。

我还有预备方案,萧强,你别想靠近圣山!

===================================

清脆的破裂声,伴随着令人耳酸的节肢关节摩擦的声,又是几十只巨型螳螂与甲虫混合体般的昆虫,甩着巨大螯钳钻出了虫卵。这一次,带着后方那些五彩斑斓的蝴蝶,以及周围无数只重新孵化出来的虫型妖精,萨梯们又召唤出来了一个昆虫军团。

新的召唤物不再如之前那些小虫子一样,等级低下小打小闹。这一批敌人有了明显的职业分布,最前面的巨型甲虫明显是盾甲战士,螳螂为近战战士,那些诡异的蝴蝶像是法师或是加持者。

它们复眼之中闪烁着可怕的红芒,一幅要把萧强他们赶尽杀绝的样子。

青青和但丁非常清楚,这种巨型昆虫妖精在森林里属于最人畜无害的那种,只要不去招惹它们,完全不会被主动攻击,甚至有些胆小的会马上逃跑。现在,不管是萨梯还是这些小家伙,一只只血眼猩红,杀意横流,哪像人畜无害的样子,处在最后面那个黑袍人又一次成了他们怀疑的对象。

这一波看似壮观,其实敌人最高等级也不过五十,萧强这个平均等级都在七十的队伍,哪怕只上一个旺财都能撸翻对面,这让他们实在不知道对面意义何在。

本来萧强就对虫子有些不适,再加上是青青最爱的大自然生物,萧强更没有把对方赶尽杀绝的欲望,他现在都在想掏一掏自己的包裹,看看有没有蜜糖水果之类的,直接抛过去引开它们,然后去揍那几只喜羊羊。

可是,变身之后,旺财的性格也融入了进去,这种痛打小朋友的机会旺财一直不会放弃!敌人螯嘴那是锋利,大钳那是威武,但对于皮糙肉厚的旺财来说,简直毛毛雨。对付它们,一棒子汁水四溅,两棒子心心念念,三棒子肉甲横流,四棒子……萧强硬是忍住了抓起一只被锤扁的脆皮屎壳郎往口里塞的冲动。

青青看出了一些不对劲,她发现不管萧强将多少只妖精化为灰烬,总有等量的昆虫妖精再次破茧而出。作为自然的使者,身为精灵的她不忍心去伤害它们,现在唯一的方法就是破除萨梯的召唤链接,打断最后那个披着黑纱人的控制!

可是昆虫妖精之密集,加上对方同样也是森林大自然的使者,青青始终下不去手攻击那几只萨梯。

“不能再这么下去了,我们要先把那几只萨梯给干掉!虽然敌方暂时很弱,但我感觉它们会越来越强!”但丁停止了给萧强施展奇迹,手一摆,劈出了那柄金色长枪就要应战。

青青放下了颤抖着,抓着弓,不断瞄准隐秘在昆虫妖精后的萨梯的手,咬着牙道:“找到突破口,控制住他们就行了!”

“青青这时候就别圣母了,”轻纱舞风甩动着双手,上面赫然托举着两团散发着不详光泽的寒冰,“趁那个老太婆还没追赶上来之前,我们赶紧灭了它们算了!”

“不可以!”青青毫不犹豫地冲挡在了轻纱舞风之前,“他们为森林的守护者,若是我们在森林这神圣之地将他们屠杀,我们会遭报应的。”

“可是他们压根也没给你这个精灵面子啊……”

“萨梯作为中等阶级神奇生物,其攻击手段也只是弓箭和自然法术而已,其能力再强也不可能支配如此之多的妖精,”但丁指着依旧在奋战的萧强,“之前也说过,一个萨梯团队里一定会有一位法翁,做为引导智者老大的角色,相当于一个精英或者BOSS。可是,里面没有法翁,只有那个奇怪的家伙在‘引导’或者说‘控制’它们,结合这种魔兽的背景,在我映像里只有一种人有如此强大的能力。”

“谁??”轻纱舞风不解,“慢羊羊吗?”

但丁和青青的面色有些阴沉,他俩想到一块去了。

看着慢慢暗下来的天,青青突生一计!

正在这时,一阵凄厉的尖叫声吓了大家一跳,只见天空中,一枚黑影如被击中的黑鹰,坠落在了萧强身前,呼啦一声,一大片的昆虫妖精瞬间将其覆盖!身处其中的伯爵气势汹汹地跳了起来,一挥手就把成群的虫子打散一片。

萧强被这突然掉落的黑影吓了一跳,看清是伯爵后立马把她给拉了起来,奇怪地问:“伯爵你怎么了,你不是一向不屑欺负小动物么,怎么这次兴致上来了??不对,你一定是看你男人如此辛苦前来加油鼓劲的对不对?哎呀何必这么麻烦,直接跑到前面来一段热舞就好了!”

“放屁!你以为我是旺财,会对这虫子感兴趣吗?”伯爵嫌恶地拍打着身上的泥土,站了起,来指着远处的萨梯团体,“你在这打这些蚊子也只是无用功,没看到打多少生多少吗?擒贼先擒王,先杀了那边的!”说着,又是一个巴掌,跟拍蚊子一样拍晕了几只前来送死的飞虫。

“那你怎么掉下来了?”

伯爵气呼呼地骂道,“我早就觉得那个躺在那的人不对劲,本来想冲上去,把它给抓过来的,也不知道哪个家伙在暗中放冷箭,我感觉身子一热就掉了下来!”

“热?伯爵你中法术了??”萧强奇怪地问,突然脑子里联想到了些奇怪的东西,瞬间内涵地笑道,“伯爵你热别跑去乱飞啊,可以找我,我帮你扑灭身体里那股无名的熊熊烈火,嘻嘻嘻!”

“前面两个,小心!”正玩笑间,身后的但丁捏着一团闪烁着繁复符文的光球,朝萧强的方向做投掷状。还以为但丁又要给自己施加什么防御奇迹,萧强高兴又期待地敞开双手,打算拥抱着接下即将到来的快活,而身边的伯爵却好像是一个见到了蟑螂的小女生,尖叫着呼啦一下跑飞老远!

一脸憧憬的萧强猛然发现,那枚光球飞行轨迹不像之前的那般轻盈,其飞行气势貌似有些剧烈,甚至像一枚高速运行的子弹!当感受到来自它的危险时,萧强已经躲不开了!他只感觉眼前一阵眩光炸裂后就是一声悠扬的钟鸣,同时就被这光球所炸开出来的冲击力给推出老远!

“圣所”,能够击退光球炸裂范围内的所有黑暗生物,并且形成一个光之领域持续数秒,在其领域内队员可以缓慢恢复生命。

被炸开到一边的萧强浑身冒着白烟,像被强烈电流洗礼过了一般,抽搐颤抖着指着但丁大骂:“蛋疼,你,给我套盾就好了,我不要这种东西啊!”

刚刚一大片的昆虫不知受到了什么命令停止了攻击,一股脑朝光球炸裂所形成的发光区域飞去,刚刚还满是危险与杀意的眼神全变成了茫然状,围着那一光柱绕着飞翔。

看着天色已至黄昏,借着昆虫喜爱明亮区的特点,青青请求但丁施展了这一奇迹!看着黑压压的一片昆虫妖精都被那一片光柱吸引,萨梯以及那披着黑纱的人充分暴露在了他们面前,萧强立即明白了他们的目的,迅速转身,扬起大棒就朝离自己最近的那只萨梯挥去!不过顾于青青的面子,他力道减了起码八分。

没有了昆虫妖精的庇护,剩下的萨梯惊慌失措完全没有了刚刚气势汹汹的模样,只是释放着一些无关紧要的羽箭,期望着能够阻止已经飞奔而来的萧强一伙人!速度最快的但丁一个光之速度,移动到了一名萨梯身旁,将武器变为了金色的大锤,一锤下去直接砸晕!随之而来的轻纱舞风,两股冰冻术冻住了两只企图逃跑的,而剩下的漏网之鱼则被伯爵一捞,直接带上了天空,她还是抵挡不了鲜血的诱惑和好奇心,一嘴巴就朝其中一只多毛的颈脖子上咬下去,嘴巴刚要上去时,一股强烈的羊膻味直冲她脑门,吓得她赶紧松口,顺便把那俩可怜的家伙给扔飞老远。

自己拼死拼活在前线奋斗了这么久,到头来一瞬间就被其他人抢了风头,萧强不服气,直接冲上前,把目标瞄准为最后那个依旧侧躺在地上的黑纱人!可就要赶上时,萧强感觉身体一热,一股极大的不适狂涌上头,接着脚被什么东西一绊,摔倒在地!

他愤怒疑惑地四处寻找放冷箭的人,大骂:“靠!哪个王八蛋偷摸暗算老子?”此时,那个披着黑纱的人终于动了三分,也不管身体内的不适,萧强甩着狼牙棒迎面就上!

“等下,萧强小心!”青青大声吓止萧强的鲁莽,可跟旺财融合的萧强哪里听得进去。

只见一片银白色的雾气带着及其强大的魔法能量,以黑纱人为中心向四周爆了开来,与此同时,整个宁静的鸢尾花丛也发生了异常的震动。花朵们,像是活了一样,扭转花头,全朝那个正在缓缓站起的黑纱人方向扭动,紫色倒三角形的花朵,此时就像一个个摇曳的恶魔脸庞,朝着黑暗之王跪拜。

最终那个穿着黑纱的人转过了身。她是个女人,皮肤惨白的女人,画着极其浓艳妆容。她两手空空,以一种高贵的姿势揣在腰间。她只穿着一身贴合,将其身材体现得淋漓尽致的黑纱,就那么端然地站在那,冷漠又高傲地端详着萧强一伙人。

就像一朵巨大,散发邪恶气息的黑暗鸢尾,在这雾之花园里傲然绽放。

“北之地的女巫!果然是你们!”但丁恶狠狠地说道。

“女巫??”萧强一脸蒙逼地看着前面刚刚还是一坨,但现在已然是一名妖艳女子的黑纱人,虽然妆容艳丽了些,但其身材、打扮,无一例外都是女性之中极品,尤其是她那诡异却又端庄的面妆,配合一身薄纱朴素纱裙,极其强烈的反差,将她神秘优雅的气质突显的淋漓尽致。

她没有说话,只是双手环扣端在腰间,继续端详着他们,突然她笑了,这股微笑透着令人不安的危险感,仅仅是嘴角的一个轻盈的弧度,就让人感受到了凄寒之风的冻凛。

“萧强,快从她身边离开!!”但丁焦急着,仿佛用牙缝挤出来的声音提醒,小心翼翼地朝萧强那边移动,一边警惕地留意着那名看似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的一举一动。见距离够了,一个光之速度,把还在蒙逼中的萧强给扯了回来。

这位女人缓缓张开左手,五只手指轻盈地一旋,刚刚被他们打残的萨梯像是接到了什么指令,全部回到了她的身边,一动不动地蹲了下去,继续吹奏一开始的那首轻快而又诡异的曲子。

青青脸色大变,握紧元素之灵,搭箭上弦直指这个波澜不惊的女人。

女人微微一侧面,覆盖着浓浓一层黑色眼影的眼睛只是微微一扫,像是午夜黑猫的眼翊,青青如遭霹雳,整个人突然倒下没有了力气。伯爵先一步挥舞着拳头就冲了上去!除了被噬魂魔狱治过,平日里压根天不怕地不怕的伯爵压根就没把这装神弄鬼的女人放在眼里,本来想同为女人,稍稍教训她一下就好,却没想到在自己快接近她的一刹那,这个女人只是稍稍一抬手,便档住了伯爵气势汹汹的铁拳!伯爵那气势如虎啸般的冲拳仿佛撞在了泰山之壁,女人依旧岁月静好,波澜不惊,甚至都没移动三分。她仅仅稍稍一推,强势的伯爵犹如秋风中的枯蝶,踉跄倒地。

接连两位队友倒下,萧强生气了,刚想上前讨个说法,但丁就死死地挡在了他跟前,紧锁眉头示意他别轻举妄动。可萧强完全不觉得这一女人有多可怕,不服气说:“蛋疼平日看你挺爱护女孩子的,怎么今天看到咱们的女同志遭欺负了你不上去讨说法还……”

“小强,”但丁压着声音表情依旧没有放松,“如果没有碰到她的话,我们偷偷去圣山不管Signora Teresa的任务我听你的,但是现在你得听我的!”

萧强表示不解,刚想深问,却发现青青和轻纱舞风两人同时出现了恐惧的神色,萧强也觉得气氛有点不太对劲将旺财给分离了出来。经历过一翻大战的旺财,刚要找萧强要战斗工伤补贴,眼神不经意间与那个女人撞在了一起,瞬间,旺财就跟一个去网吧通宵结果半路上遇见了亲妈的初中生一样,腿突然软了,尖叫着死死地抱住了萧强。

如果说,这些都不足以说明那个女人诡异的话,刚刚被人家一只手就推翻在地的伯爵,竟然没有丝毫要报复的意思,安静如猫窜到了萧强背后,谨慎地打量着对方。

这下让他不得不重新定义这个女人了。

“怎么你们都这么害怕,那个女人是不是画的妆太浓了把你们都吓到了?”萧强莫名其妙。

“不是啊,老大!”旺财颤抖地说,“虽然俺不知道这位妆容过于朋克的小姐姐是什么,但是她散发出来的气息很像……”

“恶魔的气息。”青青和伯爵异口同声警惕道。

只见但丁警告般地对他们摇了摇头,接着试探性地向前踏了一步,严肃地说:“北地女巫,你越界了,这块地为教宗的领土,我命令你立即离开!”

女人连看都没看但丁,只是像看爱宠一般抚摸着一只萨梯的头,轻声道:“伊丽丝。”

“唯一需要你的名字的,只有异端审判所!”但丁继续威胁般地说,“如果再不走,我相信你也不希望你的名字出现在异端审判所的火刑柱上。现在,立即离开我圣地领土,回到你们的地方去!”

虽然他气势汹汹,好像随时要把这个女人就地处决一样,但丁被在身后的手却一直在给后面的人做着手势——别轻举妄动。

那个叫伊丽丝的女人轻笑了几声,抬头看向但丁:“亲爱的神职者啊,我想可能我的传送魔法出了点差错,现在我的灵力也耗空了,您就大发慈悲让我的哪点可怜法力恢复点,我再回去也不迟。”

“所以你就蛊惑了这一群萨梯为你的邪恶力量作为献祭吗?”

伊丽丝好笑一般摇了摇头:“一直说你们圣府城大书库里拥有全人类的学识,怎么就不见你那么渊博呢?我们女巫一族的恢复方法从来就不需要什么献祭……”

看着这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萧强完全摸不着头绪,立马问还没缓过劲来的青青:“青青,这个女人但丁一直说女巫女巫的,女巫不就是魔法师吗,我们见多了有什么好怕的?”

青青警惕地盯着伊丽丝,摇了摇头,为难道:“我该,怎么跟你描述呢?”

“萧强这家伙没你想的那么简单,小心点就是了!”伯爵心有不甘,却没有轻举妄动。

“女巫可以算是魔法师,但是魔法师不等于女巫,”轻纱舞风一边观察着伊丽丝,一边小声解释道,“我们魔法师可能只能对一种元素有所掌控,目前法师里,只有东皇太一能够掌握所有自然元素,而女巫就如同东皇太一一般!而且她们的魔法不仅限于元素魔法,同时她们还精通幻术、诅咒、召唤、古老巫术等等!最重要的是,她们完全不像法师一般的脆弱,她们近战一样不虚任何战士!听闻女巫是一群绝望的女人与恶魔签订血契换取力量,有些更高级的女巫,拥有的力量甚至可以媲美堕落天使。不过她们是一种顶级的中立魔兽,隐藏在梦幻世界的角落里,只要不去惹她们一般不会有事。”

“靠!”萧强才不吃这一套,非常不满道:“什么绝望不绝望的,这个什么斯德哥尔摩城种族歧视也就罢了,还有性别歧视!你看看把人家女孩子逼成什么样了,估计也是不符合那些神棍的口味,被赶出来,结果啥没学好,跑的去学非主流化妆、放牧放羊去了……”

萧强话还没说完,旺财突然跳了出来严肃批评道:“老大你不懂女人就不要乱说,人家心里可苦着呢,没听到小舞刚刚说是一群绝望的女人嘛?看她妆容那么火辣有情调,穿着一件丝衣,还饲养着一群精力这么旺盛的小公羊,这女人的绝望显而易见啊!”

萧强听得豁然开朗,两眼灼灼,立即锁定那个女人。与此同时,她那看似柔魅,如水,实则诡异锋利的眼神也凝聚在了萧强身上。萧强的身体刚刚还因为旺财那内涵连篇的讲话燥热不安,刚一与伊丽丝的眼神对上,他感觉就像在三伏天被浇了一桶液态氢一样,瞬间整个身体被没由来的寒意给冻得缩了回去。

“我不管你是如何越界侵入我们领地的,告诉我你的目的是什么?”但丁沉声道。

这个名叫伊丽丝的女巫没有回答他的话,饶有兴趣地盯着萧强,接着闭上了眼,像是嗅着什么芬芳无形的花朵般,自顾说道:“什么?如此纯净的黑暗气息,”说着睁开了眼,再一次将眼神凝聚在了萧强身上,“一个拥有如此纯净黑暗气息的人,怎么会跟教宗的海姆达尔侍卫走在一起?”

萧强左顾右盼,发现身边没人,便自信清了清嗓子:“这位小姐姐,看我的小弟这么激烈地对待你,说明你之前也被阿斯加德那傻逼的种族、性别歧视的条例给赶出城了?没有关系,我乃梦幻第一律师事务所首席律师,关爱妇女协会会长,专门负责种族歧视职业歧视的案例,对性别歧视尤其在行!只要小姐姐你肯跟我说明你的经历,我一定会给你讨回公道!本人收费一向透明合理,尤其是对您这样的小姐姐。这样吧,晚上来我办公室,我们详细讨论……”

“黑暗生物,还有魔法师,黑暗精灵,兽人?阿斯加德最近是不改革开放了,竟然能有这么多异端生物活着出来了?这真是喜事呢。”伊丽丝压根就没接萧强的话,她回头遥望了一眼落日余晖下的圣峰,又回头意味深长地扫视着他们,“你们在一起,到底是要去干什么呢?”

旺财本来还准备酝酿个什么大动作来对抗这个女人的无视,却没想到她竟然发现了自己,还是用自己梦寐以求的称呼——兽人!一时间得意洋洋,挥舞着棒子大喊:“本兽人战士终于熬出头了!”

“先别管我们去干什么,最近城内发生了很多起平民受到袭击以及失踪事件,失踪人员现在都没有找到。据说这里曾发现了其中一名失踪者的踪迹,女巫,我希望不是你是幕后主使。”但丁严肃冷静地叙述道。

“一名失踪者?”女巫好像若有所思,随即故作恍然大悟状一拍手,“哦,你说的是那个肥胖的女人?哎呀,真不好意思,她已经被吞噬了。”

但丁紧张地后退一步:“你……”

女巫搓揉着双手,抚摸着雪白的颈脖,闭着眼,自我陶醉:“虽然肥胖了点,但如此肥美的肉体和灵魂,却是异样的美味,作为我魔力的养料,再适合不过了。”

“啊呀,好变态,最近怎么回事?老是遇到什么献祭祭祀的,杀一只鸡,烧点纸撒点黄酒,点支香不好,怎么老打打杀杀的?作为梦幻社会进步委员监督会的会长,我在这里严重批评下!”萧强摇了摇头,拍了下紧绷的但丁,却发现他不知什么时候重新戴上了那副许久未见,如同鸟喙的瘟疫面具,平日开朗大方的神色顿时散尽,那夜白衣刺客的危险气息又一次归于全身!

还在嘚瑟的旺财还没见过那一夜但丁的凶猛,它扯了扯萧强的衣角,却生生地问:“老大,这蛋疼有啥异装癖好么?怎么突然带了个这么奇妙的面具??这鼻子……”

伊丽丝完全没把已经进入战斗状态的但丁放到眼里,继续轻描淡写般说:“走吧,阿斯加德的人,还有你们。你们攻击我的爱宠萨梯,我可以当没发生过,哎呀不过,可惜的是,夜幕中的森林可是出不去的。”

但丁右手虚空一抓,那柄金色的长枪现行:“我们不仅要出去,还要带着那个失踪的女孩一起离开!说吧女巫,你把她藏在哪里了?”

“说来说去还是要打啊?”萧强四下看了看,瞬间轻松许多,“咱们这么多人打一个女人,就算她再怎么厉害,也实在过意不去吧?”

“老大你刚刚还说你是关爱妇女协会的,现在打一个女人传出去会被人笑话的。”旺财打趣道。

萧强极为不屑:“旺财我这怎么能说是打呢?我们这是在教育,教育一个迷途的女人重新回到正确的生活轨道上,在我萧强看来,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比关爱一个迷途的失足女人更有责任感了!”

萧强正说着起劲,突然间闭嘴。

原来,眼前那个女人身上所发生的变化,让他瞬间闭嘴惊艳——地上的鸢尾花丛开始疯狂生长,草浪惊涛骇浪般狂舞!女巫身上的黑纱开始硬化成了纤维状,像是一条条藤条状触手,包裹住她的全身!与此同时,她随手一张,一条荆棘缠住了一只萨梯,扯进了她的身边,而那只萨梯完全没有反抗,像是被控制了一般靠近她……

接下来,伊丽丝与那只萨梯的表演让所有人目瞪口呆,让萧强一度以为自己是不是遇到了女流氓!片刻之后他才反应过来,马上挡在了已经背过身害羞得脸通红的青青,以及嫌弃地不行做恶心状的伯爵的身前,指着伊丽丝大骂:“一言不合就开车,有没有考虑这些新人的感受!”

旺财下巴都掉到地上了,扯着轻纱舞风好奇宝宝一样问:“小舞它们在干吗啊?她为什么要蹭那只羊下面?诶诶诶诶!进去了,诶诶诶?进去了!!物种不同也可以这样吗?你们女巫的战前准备竟然这么happy?!我也是兽人,我可不可以加入!!!”

轻纱舞风并没理它,又带上了那副眼镜,摇头叹息:“啧啧啧,有生之年系列,梦幻看片已经实现了!还是3D环绕全身息的!!原来她是个老司机!”

“这就是与恶魔签订契约的女巫,通过吸取生命强化自身的魔法,”但丁扶了下面具,“不好意思,忘记跟你们说,这就是女巫恢复自己法力最传统的方式。不过做好准备,接下来要有一场大战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外域之游戏外域之游戏宅神驾到|游戏等他一醒来,就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巨大的房间当中“我不会真的被那个鬼机器弄穿越了吧。”此刻司徒做为职业神偷的本能告诉他,要尽快收集一切信息,他还记的依天之前的话“他的话是什么意思呢?”司徒此刻充满疑问,但他相信自己能查出最后的真相。
  • 最强僵尸最强僵尸吃貓鼠|游戏内容简介:江诗,传说中的宅男加处男,平生最大的愿望就是找一个超级美女做老婆。奈何相貌平平,又胸无大志,长到现在竟然连一个女孩子的手都没拉过,这让他很苦闷,很恼火。为了要结束处男之身,江诗听信了铁哥们楚留的谗言,竟傻傻的跑进即将开放的游戏《魔唤》里面找老婆。就这样江诗怀着无限热情,展开了一段在《魔唤》追老婆大计。
  • 风云失落大陆风云失落大陆穿川雨雨|游戏这是一个混乱的世界,群雄割聚,争夺天下。看林枫如何一步步踏着磊磊百骨,君临天下!
  • 网游之我是一个NPC网游之我是一个NPC自有棒法|游戏玩家:“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NPC:“这位勇士可以帮我找一套高级装备吗?”...........................玩家:“您要的装备,您看一下。”NPC:“果然不错,那么我就放心的把这件装备给你了”系统提示:恭喜玩家获得【村长的内裤】玩家:“你别跑,这就是所谓的史诗装备,这NPC哪去了,跑的真快”NPC:“又坑了一个人,嘿嘿嘿”
  • 网游之时代复苏网游之时代复苏雾霾很新鲜|游戏划时代的虚拟游戏;濒临破灭的旧世界;莫得感情的男猪脚。 (PS:被迫改简介)
  • 被流放者被流放者清风易于|游戏第16届RECG的颁奖典礼。 作为独立电竞选手的主角在主持人的邀请下站上了领奖台,就在他要发表关于自己蝉联了12届单人赛冠军,和8届无限制赛冠军的感想的时候,眼前突然一黑,瞬间失去了意识。 等到他重新清醒过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不是单纯的昏迷,而是穿越到了一个瑰丽的世界,一个让他沉迷了16年的世界,一个带给了他无数荣誉的世界,一个他可以登顶巅峰的世界。 —— “…也就是说我可以跟着第一批探索舰队前往旧大陆了!不过我的身份是个问题,想要混上船可是有点难…” “…看来就只能想办法犯点事,然后等着被判个流放了…” —— 书友群:774354111。另:我们国家有完善的法律,请务必不要学习主角。
  • 我的世界无限战争我的世界无限战争水上的小船|游戏沙雕骚年吕天勇在一次意外中穿越到了我的世界,在这个战争不断的世界中,他又该怎么办?
  • 火焰纹章烈火之剑火焰纹章烈火之剑小泥偶大巨人|游戏原以为人龙大♂战后,世界能够和平一段时间。然而,坏人们可不这么想。草原上,少女与少年的相遇,是命运的指引,亦是宿命的召唤。
  • 无尚荣耀无尚荣耀痴情一锅端|游戏游戏中荣耀大陆的特殊存在,一个没有HP、MP的隐藏职业,一个只有精血的法师,一个灰常灰常暴力的法师。穿越、重生都不是重点,为了钱钱,为了美眉,为了荣耀,林箫勇敢的去努力练级,去拼搏赚钱,去创造属于自己的无上荣耀。
  • 网游:纵横网游:纵横南尘牧歌|游戏昔日的王者归来,带着逆天BUG再战网游,重走巅峰路!——————————特建QQ群:568653563——————————新人新书,求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