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74章 霍宁生气了!

第五百七十四章霍宁生气了!

“真的?”一声无比冷淡的话语终于穿刺到林沐汐的耳朵里。禹宜漫脸上流露的无疑就是对林沐汐的嘲笑。突然林沐汐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了,被禹宜漫的语气愣住了,只是静静的看着禹宜漫。

她有些不解,躺着也中枪的事居然在她林沐汐的身上灵验了!

眼前的这个跟她共处事这么长时间的女人这次看着她的眼神特别的犀利,好似是一把冷冷的刺刀,直戳林沐汐眼中!

互相对视了几秒,林沐汐也明白了一些,也就想起刚才在洗手间听到的那些话了,可是就算是禹宜漫也那样想,她也可以来找她问清楚的啊!

林沐汐刚想要说些什么,却被站起来瞪着她的禹宜漫打断了“哼…你装什么装!你不就是看我喜欢霍宁,所以才故意去接近他的吗?好让我难堪是不是?

我一开始就和你说过我喜欢霍宁,你为什么要跟他单独一起出去办公,我怎么觉得你看霍宁时,你那双贼眉鼠眼的眼睛就已经出卖你了呢!

呸!我还一直相信你把你当朋友!这么的相信你,你就是这么对我的?你就是这么对待我的吗?”禹宜漫发疯般的说完,眼里是满满的嘲讽!死死地盯着林沐汐!

“在你眼里我就是这个样子的?”林沐汐身一直了直,随着脱口而出的就是这句话,她仅仅只想问禹宜漫这一句话,就这一句话!

林沐汐说话的同时眼里是满满的失望,她心想着撕扯掉伪装的人可能就是禹宜漫现在这个样子的吧!

看着一副高高在上的禹宜漫,显然是还在自我感觉她禹宜漫不可一世中!

禹宜漫看着气急败坏的林沐汐,嘴角微微一抽,邪恶的笑了一下!

接着禹宜漫又大声的嚷了起来:“对,你在我心里就是这样的,你明明就是这个样子的,还装什么清纯,你敢说你不喜欢霍宁?你若是说你真的不喜欢她,我就不跟你计较!”

林沐汐没有说话,她不知道该怎么跟禹宜漫说,或者说她没有必须跟现在的禹宜漫说她喜不喜欢霍宁,因为她觉得禹宜漫不值听她讲!

看着林沐汐没有说话,禹宜漫一阵冷笑,嘲讽般的嘴脸依旧显的很是恶意十足,明显就是不怀好意。

“看吧,大尾巴狼装不住了吧!说啊,说你不喜欢霍宁!呵…你还真是不要脸啊你!”

“禹宜漫,你给我好好说话。不要脸的人是你吧,你要知道,凭什么你说有急事我就火急火燎的赶了回来,别把什么事情都觉得理所当然。

你不是谁的祖宗,没人无缘无故把你供起来,我把你当朋友,你把我当什么?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还有…我跟霍宁去办公怎么啦?就算是我跟霍宁去私会也都跟你没什么关系的吧!”说完林沐汐恶狠狠瞪了一眼禹宜漫,头也没回的甩手而去!

林沐汐霸气侧漏的这一大推话确确实实把一直认为她是没有脾气的禹宜漫吓了一大跳!她愣愣的站在原处,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愣着!

霍宁这边看着林沐汐接了禹宜漫的电话说公司有事就留下他一个人走了,望着窗外的霍宁觉得很是失落。明明好好的一次独处就这样被打破了。

他眉头一皱,手掌狠狠的朝着桌面拍了下去!坐了好一会,他越想越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会是禹宜漫给林沐汐打电话,不会是那禹宜漫有什么猫腻在等着林沐汐吧?

霍宁想着想着有点心慌了,他打算去林沐汐公司看看!

霍宁拨通了一串电话号码:“喂,现在我有些事情,有什么事都给我推了,不太重要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不是重要的事情不要给我打电话!”霍宁的语气不温不热,没事任何情绪的吩咐完就挂断了电话

套上椅子上放着的外套,大步走了出去!

来到林沐汐公司,霍宁直接奔向主编办公室。他也没敲门就直径走了进去!很奇怪的是,映入眼帘的是不急不忙工作的主编,看着埋头工作的主编霍宁也是懵了,不是说公司出事了吗?怎么看着主编不像是公司出事的样子啊!

看着推门而进,也没有敲门的霍宁,主编也是一头雾水。“著名的霍建筑师怎么有空来大驾光临呢?出什么事了?”主编急急忙忙的站了起来,走过来迎接霍宁。

霍宁礼貌的打了个招呼:“你好,主编!听林沐汐说你们公司出事了,她也就匆匆忙忙的走了!所以我过来看看出了什么事?”

主编瞄了一眼霍宁,还是一头雾水,这著名的建筑师来她办公室就是来询问她公司出了什么事?可是她们公司好端端的呢,怎么可能会出什么事呢!

“我们公司没出什么事啊,你看这不好好的吗?若我们公司出事了,我这个主编还能安稳的坐在办公桌前这样悠闲吗?”主编看着霍宁笑了笑,摊了摊手表示公司好好的,没事任何事情。

“不过你说林沐汐回来了,我也没看见她啊!”主编眼睛时不时的瞄一眼霍宁,她是个明眼人。这个霍大著名师来她这儿肯定是因为林沐汐,可是她还是没明白为什么林沐汐要说公司出事了呢?

听到了主编的回答,霍宁脑子里突然明白了。禹宜漫――肯定就是这个女人伎俩!原来他猜想的真的没错。

霍宁知道禹宜漫喜欢他,所以禹宜漫就是嫉妒他们两个人在一起所以才说公司出了急事把林沐汐叫了回去!

看着没有说话的霍宁,主编会意一笑!心想这个林沐汐看样子是把眼前男人的心迷的一塌糊涂!他们杂志社再找他拜访可就简单多了!

想着想着高兴的眼睛里都要冒出星星来了!

想到林沐汐是因为禹宜漫这个女人骗回去的,霍宁的怒火一下子被点着了!一张脸拉的墨黑墨黑的,眼神冷的能杀死人!

霍宁的拳头慢慢的攥紧,带着要去杀人的表情走出了主编办公室,只给主编留下了一个冷冽冽的背影!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女人,你别嚣张女人,你别嚣张影知|现言从成为女朋友的第一天起,她就知道他有无数的女朋友,李美人,王美人,张美人,都是乖巧懂事的。但唯独她,嚣张跋扈,从来不把他的话放在心上。比如他不喜欢女人在她床上过夜,她就一倒头睡去,被踹下了床,半夜还要爬上他的床。比如他会在心情不好的时候,会脱口而出:“滚!”她却还口:“又不是陀螺,我怎么会!”再比如他约会别的女朋友的时候,她会突然出现:“成总,你避孕套忘车上了,要不要我给你取来。”
  • 豪门隐情之养女的报复豪门隐情之养女的报复孤夜雨|现言八年的忍辱负重,她不是圣人,也不是善人,她有想要保护的人。当那个人如畜生般的趴在地上,低声下气的祈求她的原谅时,她没有一丝同情,冷冷的注视。“好了,老婆,小心胎儿,我们回去吧。”男人的臂膀圈住他心爱的女人,俊脸上满是宠溺,犀利而冰冷的眸子落在那个女人身上,带着狠厉……
  • 一米阳光入心扉一米阳光入心扉兰因十三|现言分手后本以为再不会相见,没想到一次危机再次讲他们绑到了一起,一生一世 (根据真实事件改编)
  • 美味小佳妻:帝少吃上瘾美味小佳妻:帝少吃上瘾阮妹子|现言一次机遇,她从上不得台面的私生女成了红透半边天的歌后。同时,也遇上了一生都甩不掉的麻烦。他是只手遮天的楚少,权倾黑白两道,却专注睡她一辈子!靠!禁欲系男神?你确定说的是这个不仅路痴还精虫上脑的人?这一定是打开方式不对,嗯……一定是这样……
  • 总裁夫人是律师总裁夫人是律师猫瓷鸭|现言“老公,我要诉讼你”某女说 “冤枉啊老婆大人,我干什么了?”某男很冤枉的说 “因为……你夺走了我的心”……
  • 选你深爱选你深爱忆心|现言履历简单的蔚娆碰上了履历复杂的单清风,注定被他吸引,几年分离,终思念倾覆,为他漂洋过海,得偿所愿是意外——加州机场突袭事件,让每一个在场的人,以及与在场的人有关的不在场的人,都深深体会了一回世事无常的冷酷。 他是劫,无常是劫,到最后劫成全了劫,反倒修得圆满,得偿所愿。 “事物一旦圆满,就要往下落,没有什么永垂不朽。” “所以就不稀罕圆满了吗?” 丈夫对上妻子的眼睛,求生欲就上头:“稀罕。” 他只是不明白:“你为什么就喜欢我?” “一见钟情。” “……没逻辑。”他有点嫌弃。 她笑一笑:“你长得好,说透了多俗啊。” “呵,女人!”他极度嫌弃。 她指关节抵着下颚,望他:“你呢?” 结了婚,才敢问呢。 “你比我好,坏的人总是会被好的人吸引……”他看她一眼,突然作恶,“就像丑的总是会被好看的人吸引,一个道理。” 蔚娆:……她现在退货,还来得及吗?
  • 香软甜妻是病娇香软甜妻是病娇阮拾柒|现言有人说: “幸运的人用童年治愈一生,不幸的人用一生治愈童年。” 在没有遇到他之前,楼星晚一直以为像她这样的怪人是根本不配拥有幸福的。 可他的出现却又像世界突然赠予她的恩赐般,以一种特殊的方式照亮了她早已死寂荒芜的心脏最深处…… “为什么招惹我?为什么要对我好?” 舌尖抵了抵腮帮,男人视线情不自禁落在她娇艳的红唇上,低声道:“没有为什么,我想,自然就那么做了。” “你……喜欢我?”楼星晚拧眉,眸光复杂。 “喜欢?” 男人认真想了想:“其实我不太懂什么叫喜欢,可我却清楚,我一看见你,便忍不住想走向你!”
  • 盛宠,本少好高调盛宠,本少好高调羽西西|现言娱乐圈男神,俊俏的面容,桀骜的耳钻,男装好迷人,女装迷死人,谁会是她的裙下之臣? 矜冷低调的他不小心撞进了她的罗网后,从此黑化为狼,夜夜缠她;女人,来一朵掐一朵,男人,来一双掰一双。 ★ 掌权云家,出身高贵的云少爷是一个低调到没有新闻,传闻和绯闻的人。 有一天,云家人眼睁睁地看着洁身自好,冷漠矜持的少爷被一个叫洛晨的男人给一步步糟蹋了。 从此,云家低调的作风被这个洛晨打脸到鸡飞狗跳! 后来,云家人只能跟着少爷,把小狐狸少奶奶宠得无法无天—— 再后来,云家人惊恐地发现,自家少奶奶哪里是一个小狐狸,明明就是一个腹黑阴险,坐地为王的森林之王! ★ 女主异常强大,武力值爆棚,性格腹黑狡诈。 男主清冷强大,高智商加持,反洛晨者杀无赦! 写一个爱与被爱的故事,【无论你是谁,我都会在原地等你。】
  • 微险橘势不稳微险橘势不稳西瓜冲吖|现言古有拔苗助长,现有拔喵助人。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一时间,林微微成了这个“奇”。 一场莫名其妙的车祸,让林微微有了此生难以为忘怀的经历。 如果有一天睁开眼,你发现自己变成了前男友的宠物猫; 再睁开眼,又成了飘荡在空中的一缕幽魂; 是否也会像林微微一样怀疑人生呢?不对,是猫生? 对于林微微来讲,这可能是人生中的一场“梦”中奇遇。
  • 给大佬递糖给大佬递糖李李爱吃糖|现言整个德文高中的人都知道,高三九班的转学生唐七,是个社会姐,还是个暴躁又有钱的社会姐。 对别人永远是一副“别烦我”、“离我远点、”“你是傻逼吗”的气场。 直到某天,同学们看到印象中的大佬软软抓着某位休学回来的同学的衣角。 “阿鹤,你别听他们胡说,我是个好学生。我兜兜里有糖的。”众同学愕然,好学生?您是说您倒数第一的宝座吗?还是说您因为困了而打断校长的讲话? “阿鹤,他们都是胡说的,真的。我超乖的。”众同学点头,嗯,您说的都对。当然如果忽略掉某人射过来的杀人的视线的话。 说好的高冷呢?说好的暴躁呢?七姐。您人设崩了呀。 还能说什么呢,给大佬递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