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850章 当年旧事,都成云烟

容闲舟将所有的可能都罗列了一圈,却还是发现那些可能很难成立,还在秦枫眠宁愿选择自杀,也不让他动手,这事可以理解为秦枫眠清高,但是他又为什么会在死的时候说到叶淡烟?

容闲舟虽然聪明绝伦,却依旧想不明白这中间的种种。

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之前他在刑部看的卷宗,上面记载的东西实在是让他有些想不透,他直觉很可能和这件事情有关。

容闲舟因为心里有事,一回到京城就去了刑部。

刑部的几位主要官员已经全部换过,现在的刑部尚书是之前在晋州掌管刑罚的,很是公正。

容闲舟一来,他立即就引着容闲舟去了档案室。

只是容闲舟到那里的时候,却无论如何也找不到当时的卷宗,他便问那位官员:“你上任之后可有动过里面的卷宗?”

那位官员回答:“没有,我刚刚上任,还在整体资料,就怕有所遗失,所以所有的资料看完之后就回归原处,半点都不敢动。”

容闲舟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知道那份资料不是废帝就是秦枫眠动了,如今只怕已经毁了。

他的记忆力虽然很好,但是那卷宗他只匆匆看过一眼,上面的字又都没有点规律,就算是他一时间也记不清了。

他知道可能有什么秘密已经消失在这个世上消失,关键人物的死,注定了所有的一切都是无解。

容闲舟觉得那些事情细算起来都是前朝的旧事,根本就动不了新朝的根基,他也就懒得去想。

他回宫的时候,叶淡烟正在跟礼部的官员商量容玉雪的嫁妆。

因为容闲舟的登基,容玉雪也就再长一级成了公主。

公主出嫁算是本朝建立起来的第一桩喜事,礼部尚书打起十二分精神来操办,开出来的单子极长,看得叶淡烟眼花瞭乱。

叶淡烟原本就不是处理这些事情的料,她和礼部尚书讨论了半天,两人却差点没吵起来。

她嫌那张单子复杂,礼部尚书却嫌她太不知礼,公主大婚,哪里能草率?

叶淡烟一看见容闲舟回来,立即把手里的单子递给他:“皇上,这个要不你来定吧!”

容闲舟一看这光景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心里不禁有些好笑,他飞快的将那单子看了一眼,然后极快的给出了大致的方案。

只是他和叶淡烟的想法差不多,那些繁琐的礼法能免则免,都是一家人,真不需要那样去折腾对方。

礼部尚书没料到容闲舟也是这样的想法,他是老大,礼部尚书再不敢多说什么,便按容闲舟说的标准去制定大婚的方案。

叶淡烟把礼部尚书送走后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这老头事真多,快把我烦死了!”

京中的官员容闲舟基本上没用,只留下了这位礼部尚书,他之前其实也不是礼部尚书,只是礼部的一个郎中。

他因为性格的原因跟那些官员不和,事做得最多,却一直只是一个小小的郎中。

因为他在容闲舟登基大典的时候展露了才华,且现在朝中也极度缺人,容闲舟就给他指了一个礼部尚书的位置,没料到他是个极为较真的,就出现了刚才的那一幕。

容闲舟轻轻一笑:“你现在已经是皇后了,他要是不听话你就收拾他。”

叶淡烟摊手:“他是皇上你的臣子,再加上他今天说的也没有错,我如果因为这些事情就去为难他,往后你还要怎么用人?”

容闲舟知她的性子最是跳脱,之前脾气上来的时候都是不管不顾的,到如今却已经懂得为他着想了。

他轻拥着她道:“淡烟,你也不用顾虑那么多,若我成了皇帝你还天天怕这怕那,那我这个皇帝做得还有什么意思?”

叶淡烟哈哈一笑:“好有道理啊,下次再有这样的事情,我一定捋起袖子把他怼上天!”

容闲舟只是一笑,叶淡烟又问了今天的事情,他便如实都跟她说了,顺便把他的猜测也一并说了。

叶淡烟也想不明白,便道:“不管秦枫眠是因为什么原因回来,反正他现在死了,再不会造成大的危害,这都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

容闲舟轻笑一声:“你说的有道理。”

这事就此揭过,夫妻二人都不再多想。

三日后,容玉雪和晏玉道大婚,整个京城一片喜气洋洋。

容玉雪难得安安份份地坐在那里听太后的絮叨,左右所有的话都不过是让她乖一点,不要再像以前那样调皮,让她尽早收心,最好是早早为晏玉道生下一个孩子。

正在此时,有宫女端着一盆肉经过,用做祭祀。

容玉雪一闻到那股味道一个没忍住就吐了起来。

太后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你这是怎么了?”

容玉雪回答:“可能是昨夜没有睡好,所以就有些想吐。”

叶淡烟却对这事有其他的看法,她伸手把了一下容玉雪的脉,然后眉梢微挑:“你的月事多久没来了?”

容玉雪的面色微变,叶淡烟这话问到了关键处,她一向心大,对这事还真的不太在乎,几乎就没有记过这个日子。

但是她却还记得叶淡烟当初有孕时是什么情况,当时大夫似乎也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容玉雪仔细想了想,发现她已经有两个月没来月事了,她忍不住问:“嫂子,我该不会……”

叶淡烟叹了一口气:“好在你们的婚事准备的及时,要不然你怕是会被人笑话死。”

太后直接拿起一旁的拂尘照着容玉雪就抽了过来:“你个不省心的!”

容玉雪这一次自知礼亏,由得太后打,缩着脖子道:“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你居然还想有下次!”太后的嗓门拔高了几度。

容玉雪的眼珠子转了一圈:“母后,你刚才不是让我早点有怀孕,给晏家开枝散叶吗?我现在就有了,多好!”

太后觉得自己真的会被这个逆女给气死,这丫头说的都是什么话!

叶淡烟立即在旁道:“母后你也看到了玉雪多不省心,我这个做嫂嫂的可不好管她,你可得好好管她,要不然她以后还不知道闯下什么祸来!”

太后觉得叶淡烟的话很有道理:“我觉得我这几天身子好了不少,她再淘气,我还能抽她!”

叶淡烟见太后这两天的气色是略有好转,她莫名就觉得容玉雪总弄些乌龙也未必全是坏事,至少能让太后打起精神来,有活下去的心思,这样便能再多陪他们一段时间。

很快晏玉道就过来接亲了,原本太后对晏玉道是极为满意的,现在知道他在婚前弄大了容玉雪的肚子,她直接甩脸子给他看。

晏玉道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且现在四周到处都是人,他还没法问。

只是他在抱着容玉雪下花轿的时候,她轻轻附在他的耳畔道:“玉道,你要当爹了!”

晏玉道刚开始没有反应过来,还应了一声,他走了两步后才算是彻底回过味来,他反问了一句:“你刚才说什么?”

容玉雪在他的耳畔轻声道:“我说,你要当爹了!我有两个月的身孕了。”

这个消息来得太突然,晏玉道差点没腿软跪倒在地,他也终于明白太后为什么没有好脸色了。

他在大婚之前弄大了容玉雪的肚子,不管是哪位母亲,只怕都不会给好脸色。

容玉雪吓了一跳,轻声道:“你别抖啊!真要摔了,伤到孩子可怎么办?”

晏玉道忙打起精神道:“娘子说的是!”

容闲舟和叶淡烟恰好都看到了这一幕,两人隐约能猜到是怎么回事。

容闲舟轻笑一声:“我怎么觉得晏玉道和玉雪在一起之后就变傻了?”

叶淡烟轻挽着他的手道:“我倒没觉得他变傻了,只是因为在意,所以才会失态,我最初见到晏玉道的时候,见他虽然温和却和谁都保持着距离,总有些疏离冷淡。”

“他每次遇到玉雪的时候,整个人才鲜活有人气,现在的他,我觉得和玉雪很配。”

容闲舟轻掀了一下眉,叶淡烟朝他靠近些:“当然,在这个世上,我和你是最配的!”

容闲舟看向她:“我也这么觉得!”

四目相对,温情满满,他们将是这有史以来,史书上记载最为恩爱的帝后。

(全文完)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摄政王使心动啊摄政王使心动啊奈凉的鹿|古言楚祺均有两大愿望“一是喝最烈的酒,二是拐走权倾天下的摄政王。”但是这第二个愿望让他屡屡受挫,可某男却越战越勇,最终抱得美人归。 他本是23世纪的军王,却不可思议的穿越了,来到这异世,成为不受宠的九皇子。 她本是红妆却为这国家穿上男装,成为权倾天下的摄政王。 他为她选择登上皇位,统一天下;她为他谋划一切,卸下男装。 浮生万千,吾爱有三。一为日,二为月,三为卿。日为朝,月为暮,卿为朝朝暮暮。
  • 深闺毒女:重生嫡小姐深闺毒女:重生嫡小姐是以卿卿|古言太历二十二年,至亲蒙辱,幼子惨死,她的善良换来的是夫君无情,长姐无义。这仇,这怨,只能以血来还!曾经执意相随的夫君变成势均力敌的对手!曾经倾心相赴的邀约变做险象环生的战局!腹黑冷面的睿智王爷,志同道合的世子殿下,竹马情深的少年将军……一切重来,她不允许自己的命运被操纵!这一世,她要手刃仇人,也要享受一世的锦绣福缘。
  • 花落风散花落风散kiyo蜜|古言身世高贵,绝世倾城的暮嫣笙下嫁给一个没落的大学士府的嫡子唐上松,女主唐清晗得知父亲宠妾灭妻的行为,改名换姓为暮清晗,从此与唐府断绝血缘关系,踏上了此生不归路……
  • 田园俏厨娘田园俏厨娘云涂涂|古言发现自己穿越后,魏云岚想着自己终于能够离开喧嚣的城市和逢假必有的逼婚相亲,发现自己什么都做不了;终于不用工作做表格了,可做表格好歹能养活自己,现在都快要饿死了!想着培养一个小竹马,两小无猜什么的,这下不用在相亲了吧,结果自己又要搬“家”了,优秀的竹马他爹也为他订了一门婚事;看来放飞自我的前提是长大,是挣钱!是挣钱?还是挣钱!其他都是浮云!后面发现有些人的钱不好挣,挣的不好把自己给卖了,呜呜,还要给别人数钱。
  • 星若明兮星若明兮墨湘漓|古言一个身世为迷的少女,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恋。一个控人命运的神明,一段相望相守的情谊。我已等了你太久,久到忘记了自己是谁。我已寻了你太久,久到抛弃了我的一切。当你有什么不明白的时候,就看星星吧,星星系着神明,他会告诉你答案。星若明兮万事清——其实明的哪是星啊是心啊!
  • 痴颜痴颜风泠月|古言"风吹大地,他执起她的手,温柔地说道:“你是我今生的唯一!”此时星河黯淡,日月无光。她回眸浅笑,这一刻她是那样的愉快。静静地看着他琥珀色的眸子,那里倒映着清波,正是一个自己。可是奈何在自己身怀有孕的时候,却纳了侧妃,从此她一直想与他决绝。难道权利真的比她重要?如若此,她决定远走天涯,开始自己新的生活。和青梅竹马相处的日子是那样的愉快,以至于忘了时间的流逝。但是尽管愉快,还是掩饰不了想你的寂寞。你依旧在我心里,只是相思刻骨。忘不了你痴笑时的容颜,忘不了你轻声的昵语。如果有来生,我一定会把你找回,不让你一个人远走天涯……"
  • 一笑江山回眸醉一笑江山回眸醉苏执染|古言苏执染是21世纪的新时代特工,在一次逃亡中,穿越了时空,灵魂附在了与自己同名的人,难道无情一定要沦为坏人吗?难道无情之人,都要被沦为坏人吗?那么,我心甘情愿。因为,情才是人的一生牵绊,如果人人都沦为有情之人,那么,世界将永无宁日。一切皆为虚幻,旖旎而动人的爱情故事,因为结局凄美,才格外的牵动着我们的心弦,梁山泊与祝英台的生死相许,罗密欧与朱丽叶的忠贞不二,是故事,是传说,却寄托了人们对爱情的美好向往,其实虚幻的爱情往往都是绚丽的,因为距离遥远而无法触及,心底的痛在蔓延,情感在蔓延,期待长相厮守的愿望也在蔓延,无法拥有,却成就了永久的思念……她明白,即使是再漂亮的女人,也经不起岁月的洗礼。
  • 韶华倾恋韶华倾恋沫雨恋璃|古言一列永远不会停的火车最后将她们带入了另一个世界,待再次醒来,火车却已经到站,而她们又会在何方与他们相遇。
  • 红颜祸之魅世乐师红颜祸之魅世乐师余舒简|古言一曲妙音魅朝堂,红颜祸,爱恨两茫茫。青云帮的少主妙音,有着倾世绝丽的姿容,弹得一手出神入化的好琴。她虽出身江湖,却名动帝都,只因云台寺高僧断言他是凤凰命格,娶之夫尊子贵……具有双重身份的弱女子,身处皇权漩涡,周旋在权高位重身份不凡的人之间,纤纤素手掀起狂风巨浪。-------------两军对垒,巴蜀铁骑并排而立,前头的主帅戴盔披甲,娇容肃穆。“你不用劝我,今日不是你把我的尸体踏平,就是我把你赶出巴蜀。”马上,男子禀禀身姿坐立,秀目哀戚。“我两者都不选。”娇容转哀:“时过境迁,我已没有执念,你又何必再纠结过往。”男子抬眸凝视:“爱你如故。”女子闭目转头:“亡灵难安。”
  • 杀手狂妃十三岁杀手狂妃十三岁蓝殇飞絮|古言她,现代第一杀手代号“火狐”,一朝穿越附身在叶丞相家不受宠的三小姐身上,受尽嫡姐的凌辱和旁人的冷眼,一睁眼,原本懦弱的眼神已不在,而取代的是一双冰冷的毫无感情的眼神。他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就被她身上的杀气震慑住了,不知怎么的他的心好疼,心疼她这么小就有这么强的杀气,这是什么样的环境下才能练就出来的人,而且他发现她的杀气都是面对她的爹叶丞相还有大夫人所散发出来的,他们之间又发生了些什么。她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就被他身上邪魅的气息所吸引了,虽然表面上没有表现出来,但是心里不得不承认眼前的男子是邪魅的,她前世是杀手,很少有人能激起她心中的波澜,他,到底是谁?当强者对上强者,且看他们如何颠覆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