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3章 昕澄的童年3

夜幕慢慢降临,月亮悄悄躲起来,取而代之的是星辰大海,淡紫的银河悬臂隐约可见

家家户户灯火通明,有的人搬着小板凳坐在自家门口,聊天取乐或吹风纳凉

不少孩童们则端着饭碗坐在门口扒着饭,旁边还跟着一直大黑狗,摇着尾巴,等着小主人给自己赏点食物

对比之下,柳家府邸则略显安静

正厅内,木架子挂着的两个大灯笼照明着整个房屋

一家四口,坐在饭桌前,规规矩矩的吃着饭

柳文堂夹了一只昕澄爱吃的鸡翅到她碗里

昕澄抬起头,露出了可爱的笑容后,夹起鸡翅慢慢啃起来,美味~

接着,也学着爹爹,夹了一块肉到他碗里

柳文堂见女儿现学现用,内心暖暖的,脸上不由露出一丝笑意

接着,见奶奶一直夹着青菜跟丝瓜,昕澄也夹了一小块肉到黄奶奶碗里

黄奶奶见此,有些变色,赶紧将肉夹回去,轻声说道

“昕昕,奶奶不吃肉”

“为什么?娘亲说,不吃肉不是乖孩子”

柳氏看着昕澄,随口敷衍了一句

“昕昕,因为奶奶老了,所以就不喜欢吃肉了”

听此,昕澄点点头,“哦~”

信佛者不可妄语,也不可断人慧根,黄奶奶便解释道

“奶奶不能吃它们”

这样子……昕澄歪着脑袋,不解的问道

“为什么不能吃它们?”

黄奶奶放下了手中的筷子,看着桌上那盘鸡肉,话语意味深长

“佛言,一切罪中,杀生食肉,其业最重。何以故,一刀还一刀,一命还一命,千万生中,相啖无休……”

柳氏一听,一边啃着鸡腿,一边抬头愣愣的看着自己老娘一会儿,吃个饭都不省心……老娘啊,你可别教坏我女儿

又是这番不杀生不食肉的言论…这不是柳文堂第一次听到的,他虽尊重却不认可,毕竟他们是人,是人就应该顺人道

忍不住说了一句,表面是说给昕澄听,实则也是说给自己老娘的

“昕昕,你若想吃,吃就是了,这都是天经地义顺应自然的……”

柳氏一听,总算说了句人话,忍不住竖起大拇指称赞

“相公,好样的”

见昕澄仍是一脸茫然,黄奶奶只是慈祥一笑,继续说道

“不可强求”话落,只是看了自己儿子一眼,不再作出解释,自顾自拿起筷子,慢悠悠吃了起来,她虽吃素,却不曾要求家人或他人也得吃素

昕澄则夹起碗中的香喷喷的鸡翅,挠了挠脑袋,不知道到底该不该下嘴

娘亲说不吃肉就不能长高高就不是好孩子,爹爹就说想吃便吃,可奶奶却说不能吃它们

小小的昕澄,每次都被这三个大人的话弄得疑惑不解,为什么大人这么奇怪?

---

八岁的昕澄,这天下午,柳文堂与昕澄照常在学堂里,家里只有柳氏一人,柳氏便想着,拿些点心去看看他们吧

这座私塾并不小,与普通府邸一般大小,两旁是一小片树林,太阳大的时候有人乘凉,也能听到学堂里传来的那书声琅琅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张。寒来暑往,秋收冬藏。闰余成岁,律吕调阳。云腾致雨……”

柳氏拿着一篮子糕点,还没走进学堂,便听到里面的传来的朗读声

走到房外,看着里面坐着十来个小孩,自家的女儿就在里面,看着昕澄一脸认真学习的模样,不由放柔了目光

柳文堂一身的素色长袍,很是儒雅温和,站在桌子前,手拿一本千字文,带领着下面的那群学生朗读

当看到窗外的柳氏时,点头示意了一下,柳氏看了一会儿后,便走到院子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等着他们读完休课

半个时辰后,学堂里的孩子们都乐呵呵跑了出来,柳文堂跟昕澄也跟着走了出来

“阿岚,让你久等了”

看着自己娘亲拎着篮子坐在椅子上,昕澄小跑了过去,欢声道

“娘亲,是不是带了好吃的~”

柳氏轻捏了一下昕澄软乎乎的小脸,笑道

“馋鬼”

话落,也打开了篮子,拿了一小块梅花糕出来

而柳文堂则坐了下来,跟自己妻子闲聊起来

昕澄接了过来,美滋滋咬了一口,当看着不远处一直盯着自己看的小男孩时,下一秒,那名小男孩迅速低下头

大眼睛转了一下后,从篮子里拿了一块糕点,小跑了过去,递给他,轻声说道

“你是不是想吃?给你吃”

那小男孩看着这糕点时,很想接过来,可看到其他小朋友看着自己捂嘴笑的时候,以为他们在取笑自己,顿时有些羞恼,好像他吃不起一块糕点一样!

愤愤说道“我不吃!”,话落,也一把推倒了昕澄

“啊!”被推到在地的昕澄,手中的糕点也掉落在地,发出来一声痛呼后,不解的看着他,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

听到这叫声的柳氏夫妇,也都转过头看着这一幕,见自己女儿被人推倒后,立马站起了身,走了过去

首先发声的是柳文堂

“发生什么事?”

柳氏快步走过去,将昕澄扶了起来,担心的问道

“昕昕,有没有伤到?”

周围的几个小孩则站在一旁看戏一样的盯着看

小男孩见到夫子跟柳氏走过来时,吓得不知所措,小手紧紧抓着一角,身体有些轻颤

柳文堂俯身看着这个吓得不轻的苏溢,询问道

“苏溢,是你推倒昕昕的吗?”

柳氏看着这小男孩,站起身,掐着腰恶狠狠说道

“你这个臭小子,你欺负我闺女,你谁家的娃?”

苏溢被柳氏这副模样吓得脸色一阵青白

见此,柳文堂轻斥

“阿岚,不可胡闹!苏溢,你为何要推倒昕昕,可是昕昕冒犯你了?”

见苏溢吓得不敢说话,柳文堂转而看着昕澄

“昕昕,告诉爹爹是怎么回事”

“我以为他想吃糕点,便拿了一块给他,可是他把我推倒了……”话落,看着苏溢,轻声说道“我不知道你不喜欢吃……”

闻言,柳文堂看着苏溢,认真说道

“不学礼,无以立,人有礼则安,无礼则危,苏溢,你可知道你错了?”

苏溢羞愧的点了点头

可柳氏却还是气冲冲的模样,揪着苏溢的衣领,扯了一下

“什么礼不礼的,臭小子我告诉你,倘若你再敢欺负我家闺女,信不信我抽你?”

高扬的嗓门让苏溢听了直接吓成一团

“阿岚,不要吓到小孩!”

“昕昕,告诉娘亲,平时在学堂还有没有人欺负你”

昕澄摇了摇头,不明白娘亲为什么那么生气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穿成农家小辣妻穿成农家小辣妻阁下无猫|古言眼睛一闭一睁,穿越了。 胡媚儿口嫌体正直,开启了开挂式的人生。 村中小霸王?棒槌帮你瘦脸。 村里一把手?棒槌教你做人。 胡媚儿拎着个棒槌,“大杀四方”。 小姐姐我是叫胡媚儿听起来像狐媚子怎样,长的好看遭人嫉恨又怎样,凭什么我得低着头夹着尾巴做人。 往日里欺负胡媚儿的人都惊恐地摇头:棒…棒槌……可以收起来了,我们再也不敢了。 母女情深走起,发家致富走起,寻找亲爹走起,谈个恋爱走起…… 不是,等会,这位楚齐大哥一副非我不可的样子是怎么回事? 楚齐:嫁我。 胡媚儿黑线蒙圈:大哥,咱们认识吗? 楚齐:抱过,亲过,还不算认识吗? 胡媚儿:……
  • 系统之贵妻临门系统之贵妻临门谢池春|古言贺青浣的爹天下第一好看!贺青浣的弟弟天下第二美!贺青浣的老公是天下第三美男子!至于贺青浣,她有败家系统就好啦。买买买,花花花,这就是贺青浣穿越到周朝后的日常生活。嗯,除此外,当然也有膜拜一下美男老爹,调教一下美男弟弟,调戏一下美男老公啦!系统在手,天下我有!贺青浣表示,这样的人生,很幸福,很满足。【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城南花开曲未终城南花开曲未终傅易烟|古言她本是这京城里最红的角,在那梨园唱着最好的戏…… 冥冥之中那个人便走进了她的世界,一切都乱了…… 她该何去何从
  • 浴火重生之第一王妃浴火重生之第一王妃倾颜红颜笑|古言你,你这么对我,我恨你,我恨你。一声绝望的声音传来:哈哈哈!这就是你对我的承诺,一生的荣华富贵,一生只娶我一人,哼!现在你要将我废掉,打入冷宫,她为你做过什么,你对她这般的好,我对你做过的事情都比不上她的一句话,你真让我心寒,只见几个太监端了一杯酒上来,皇后娘娘请,不要为难小的们。临死前最后的一句话在整个皇宫中不断的回响:我要是有来生我会让你们不得好死,哈哈哈!哈哈哈!说完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 天上掉下个胖妹子天上掉下个胖妹子是居居鸭|古言苍天呐,谁家穿越不是美美的醒来?我这是搞什么?从天而降还摔断了尾巴骨!这啥地啊!这是谁?“帅哥你相信一见钟情嘛”五皇子:“衮!”
  • 邻家有好女邻家有好女玼兮|古言他是宋家老二,文武双全,及冠之年还未曾娶妻。“爹,若您下回管着三弟四弟,外头便不会传儿子我不懂风流,徒有其名。”她是秦家老四,沉鱼落雁,眼看及笄却无人求亲。“爹,丫鬟说她听见外头有人议论我身有顽疾,病入膏肓,这才没人敢娶我的。”秦宋两家老爷叹气,对视一眼,这是生生要把冤家凑成亲家的走势。
  • 邪王狂宠:纨绔小毒妃邪王狂宠:纨绔小毒妃西茜的猫|古言一朝穿越被抓去睡了王爷,却没有想到,回到家里面居然要被退婚,没关系,反正她已经睡了前任的王叔了,算起来,前任要叫她王妃婶婶哦……大半夜的王爷来袭,床榻之间,女主跪地求饶,“王爷,我错了……”【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邪王追妻傲世女帝要逆天邪王追妻傲世女帝要逆天九枯anr|古言她是北冥家族的掌权者,却遭到亲人的背叛,一朝穿越,她变成顺安国的暴君。废材,草包,风流是暴君的代言词。传闻暴君从不过问政事,每日在后宫寻欢作乐。当她变成她,风云涌起,必当走向巅峰。不过那些追在她身后的美男,还有一位邪魅的神秘男子又是怎么回事,exm?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呢!(请大家见谅,名字没改过来呢)
  • 殿下诱情:强宠呆萌悍妃殿下诱情:强宠呆萌悍妃璐咖|古言【1V1宠文加爽文,女强男亦强,身心干净。】她吃饭,他买单。她逛街,他提货。她打架,他助威。她杀人,他毁尸灭迹。云栖拍拍他的肩:“好兄弟,一辈子。”某男眸光隐晦,“既然是好兄弟,睡在一起也正常。今晚就让我们兄弟喝点小酒,秉烛夜谈吧。”于是,夜深,蜡烛灭,云栖醉。“咦,你怎么脱衣服了。”“我喜欢裸睡。”“你怎么把我的衣服也脱了。”“你热。”第二天,云栖醉醒,某男委屈:“我把你当兄弟,你却上了我。如今清白已给了你,如果你不负责,我就不活了。”
  • 以权谋华以权谋华朕非良人|古言是权利,让你我相遇,有缘无分或许就是结局。 宋扶曼:我见过人世几许,回过头,只见你。 沈江行:我会一直陪着你,或许就是我对你的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