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章 血染帝都

顾槿愿看着窗外的景色,翠绿提拔的槐树上偶尔有几只不知名的鸟儿飞来飞去,嬉戏打闹,好不欢喜!

“小姐,你在看什么呢?这么入神?”灼华询问道。

“没有看什么,只是觉得有些无趣。”她收回视线,看着她手中的绣了一半的嫁衣外襟,绣着的兰花栩栩如生。

“小姐觉着如何?”灼华有些期盼的问?

“不错,只是为何绣兰?”她有些疑惑的问?

“兰花花中君子,衬小姐,小姐不就是女郎中君子吗!”灼华打趣的说。

“你个妮子,越发放肆了”她虽然是这么说语气中却没有丝毫怒气。

灼华吐了吐舌头。

“桃夭呢?今儿怎么没有见她?”

“夫人,叫她去采购了,怎么了小姐找她有事?”

“哦,无事,你慢慢绣,我去母亲哪里一趟!”

“好的,小姐你真的无需担心婆媳关系,夫人看你比亲生闺女还亲”灼华玩笑道。

“你啊!此话在我跟前说说便摆了,切莫乱说,让人听去了不好!”她用手撮了撮她的头说道。

“这有什么,谁敢乱说我第一个不饶过他”说话的是从门外刚刚走进来的红衣少女,她就是顾永清,顾城长女,也是神威大将军之妻。朝廷一品告命夫人!

“阿姊,你怎么来了?”

“怎么不欢迎?那我可走了!”顾永清故作要走的样子,顾槿愿连忙拉住她“阿姊,我没有这个意思,你莫冤枉我!”

“好啦,逗你的!要我走我还不走呢,我可是想你这的马蹄糕许久了”顾永清一屁股坐到椅子上笑着说。

“阿姊,你还是这般贪吃,灼华去拿些马蹄糕来!”

“是”

“你这儿格外幽静,让人心里呆着都舒坦。”顾永清四周环绕的看了一眼赞叹到!

“阿姊,你若喜欢以后就常来走走,与我解解闷。”

“若真如此,怕以后阿颢见了我怕是都嫌弃。”她用帕子捂嘴偷笑道。

“定不会的,他也想阿姊呢?前儿还与我说找个时间去看望阿姊!

“对了,与你说着说着忘了正事,母亲说让你从将军府出嫁,你意如何?”

“好,只是怕麻烦你与姐夫了!”

“不麻烦,那就说好了,到时候我与永梓一起风风光光的送你出嫁。”

“好”顾槿愿眉眼带笑,在阳光下格外的明亮!

“小姐,小姐,不好了……”侍从慌慌张张的跑进来。

“怎么了,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顾永清呵斥道

“小姐,三爷受伤了!”

“什么!”

顾永清和顾槿愿马不停蹄的赶到前院,见顾母担心的坐立不安。

“母亲!”

这时郎中走了出来,三人围了上去,只见郎中叹了一口气“辛好没有伤及经脉,不然三爷的手可就保不住了!”

三人松了一口气。

“母亲我去看看三哥”顾槿愿担心的说。

“好,快去吧,我命厨房熬药送来!”

屋内,顾永颢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左手上还绑着绷带,见她进来了,干涸的唇勾起一抹弧度。

“阿七?,你来了!”

“三哥,感觉怎么样,怎么会伤的这么重?”

“好多了,是骑马的时候不小心,无碍的。”

顾槿愿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看着他,眼里都是愧疚与心疼,顾永颢看着她像是决定了什么“阿七,我们成婚后,我们就游历山河吧!一起去看看这大好河山好吗?”

顾槿愿笑了笑,忍住想落下的泪,隐隐克制“好!”

某客栈

“事情怎么样了”说话的是穿着黑色锦衣,脸带面具的少年,他逗着笼中的八哥,冷冷的问。

“顾永颢,已经受伤了,也按照爷的意思给槿愿小姐送了信”

“好,去告诉顾城老东西,这次顾三少的手算是给他一个教训,若不然,本王,不介意拿顾永颢的头送给他做祭军供品!”他一把捏断了木支,他就微服私访的陆玄明。

东宫

“看来,有人比我们先出手了”林越泽轻轻转动手中的茶杯。

“一只手,不愧是他的手段”楚兰胤冷笑的说。

“不管是他,还是你我,都只是为了阿愿!

楚兰胤沉默的看着,没有在说,眼睛看着窗外,若有所思!

夜骤临,虽说有满天的繁星,但是却人感觉寒风刺骨。

陆玄明右手把玩着茶杯,像是等待着什么。

“爷,槿愿小姐到了!”

他冰冷的眸里,终于有了一丝暖意,他细细的打量着她,一身紫色的衣裙外裹着同色系的披风。

顾槿愿慢慢的取下头上帽子,五味杂陈的看着他。

四目相对,谁也没有开口说话,最后还是顾槿愿打破沉寂

“不知,摄政王殿下,不辞辛苦来,所谓何事?”

“你从来都知道?我要什么!”

“殿下言重了,殿下身份高贵,民女身份低微怎会知殿下心中所想?”她疏离的语气与姿态让陆玄明有些懊恼的看着她“你一定要如此跟我如此说话吗?

“那你要我怎么样,是你打破我现在安逸的生活,你以为我不知道三哥坠马的事是你安排的吗?你知不知道你差点毁了他一辈子,你永远都是这样冷血无情,不顾别人死活,刚愎自用!”

“你给我收回去,谁都可以这么说,唯独你不行”陆玄明捏着她的下额,隐忍薄发。

“无论你是独孤槿愿,还是顾槿愿你都只能是我的!我的,我陆玄明的!任何企图窥视你的人,都得死!”

“你疯了!”顾槿愿有些害怕的挣脱他的手

“是,我是疯了,被你逼疯了,阿愿,浸了血的手注定只能拿起屠刀!成不了佛,你是,我是,他们都是,所以阿愿跟我走,不然我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来”他带着威胁的语气让人听着不寒而栗

“所以,你杀了我爹娘,阿姊,夏师弟,毁了独孤家,你怎么能那么冷血无情!那也是你的师傅啊,那个不顾一切将你带回来,教你武功兵法,你怎么能够,怎么能……”她哽咽的质问他

“是他们该死,他们企图分开你我,难道他们不该死吗?”

“他们是我的亲人,我的父母,你的师傅啊”

“正因为如此,所以我给了他们一个痛快”

啪~

陆玄明的脸被打偏了,可想而知她用了多大的力!

“你这个疯子!”

唔……

陆玄明用力的撬开她的嘴,像是想把她融入骨血,两人的泪的混在口腔,酸涩的味道溺漫开来。

顾槿愿一把推开他,声音嘶哑的说“陆玄明,你应该比我跟清楚,无论我是独孤槿愿,还是如今的顾槿愿,你我都绝无可能,我们前面是无数无辜人的森森白骨,我们跨不过前面血淋淋的河,余生我只能是顾府三少夫人,若你杀了三哥,我也只会是她的未亡人!或许阿爹说的对,如果当初相信预言,也许很多事就不会发生”说完她头也不回的走了。

陆玄明蹲下捡起,她遗落的发钗,喃喃自语“阿愿,你至今还不明白,你是我看这世间的眼,若没了你我之有无穷无尽的黑暗”

血从他指间流出,在烛光下格外的鲜红。

顾槿愿魂不守舍行走在大街上,与宣闹的街市成了鲜明的对比

“阿愿!”只见林越泽一袭白袍犹如这夜里的白光

“阁主,好久不见!”

“你还好吗?”

“好与不好还重要吗?”

“阿愿,跟我离开吧,我们离开这些是是非非,好吗?”他语气中有些许乞

“走,哪里又可以容下我们,我们已经回不到昨日,怎么奢求离开!”

林越泽静静的看着,眼里五味杂陈,是啊,他们都回不去了。

“师妹,我现在恐怕已经没有资格唤你一声师妹了吧,就像我明明知道我必须要放,但却怎么也放不了”

东宫

楚兰胤衣衫不整的躺在贵妃椅上,手持白玉酒壶

“师傅,为了一简寓言,你毁了我们四个人,就为了“三龙逐凤,世人皆王亡呵呵呵!可是您算到了开始却没有算到结尾,您从来没有想过这一切是您一手促成,哈哈哈哈哈哈……”虽是笑着,眼角却含着泪

“阿愿,我只想与你相守在那山林间,不想做什么太子,不想争那什么劳子权力,但是这么简单的都成了奢望,呵呵呵呵……”他仰头酒水顺着脖子流到衣襟里。

这个夜注定是杀戮前的平静!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贵妃娘娘是绿茶贵妃娘娘是绿茶山夕月14|古言非双洁,介意勿入 当今圣上独宠西凉小公主,小公主从七品美人越至一品贵妃仅三年! 众人皆以为,皇后之位迟早是她的。 小公主表示:当皇后多麻烦,当个红颜祸水不挺好~ 某男:你说的对你说的对,媳妇说的都对~ 于是,前朝大臣联名上书该当斩杀的小公主,长命百岁,成了后妃中活的最久的那个~ 要什么贤良淑德母仪天下,老娘就要当红颜祸水霍乱朝纲的妖妃!
  • 萧常在又又又被陷害啦萧常在又又又被陷害啦江幻蝶|古言萧婉清本想在后宫当一条默默无闻的小咸鱼,和后宫的各路小姐妹们搞好关系,怎么就被突然被莫名陷害进了冷宫?! 萧常在表示,就这样隐忍一次。 谁知,刚在后宫安了家,哼着小曲二打着麻将时,又被陷害进了大牢。 萧常在这次表示,绝对不能忍! 于是开始了自己的反击! 正当自己走向人生巅峰时,半路突然杀出了个皇帝,还表示,要给自己封啥⊙?⊙?皇后?
  • 重生之宁为屠夫妻重生之宁为屠夫妻Vicky秦|古言早已习惯了火辣辣的疼痛,宁香感叹着这辈子活得真是不值,忠心耿耿这么多年,从小长大的情分敌不过一个男人的挑唆?只怪她被蒙蔽的太彻底。想起主子从前对她的万般态度,原来早有预兆,是自己蠢,如果有来生,再不愿就这样被人支配一生! 可重生一世,还没来得及报仇,小姐就非要让她嫁给屠夫?怎么办?一咬牙,嫁就嫁!可这屠夫…怎么刮了胡子比自己都好看呢?
  • 倾世邪王宠倾世邪王宠苏子然|古言她,温柔且腹黑,时空特工,因一次任务而来到一个陌生的世界,这里灵力横行,兽宠遍地,以实力为尊,一切都充满着神秘感。他,邪魅嗜杀,实力深不可测,对谁都是一副拒人以千里之外的冷漠,唯独她是他的例外。“然儿,有我在,谁也不敢欺负你”,他说。“沐默然,你真是一个笨蛋”,他第一次尝到了心痛的滋味。“然儿,就算天下人负了你,我也会陪在你身边,守护着你”
  • 传说中的王妃是大佬传说中的王妃是大佬朝歌久念|古言大佬降世却无人知晓。明面上在外地生活了七年,实际上,人家逍遥了七年。一朝回府,看她如何将众人惊呆。第一天,进铺子拿了东西不交钱,没人敢追。第二天,抗了圣旨不尊,皇上不敢说啥。第三天,将何家小霸王收成小弟……什么吊打小白莲,不存在的。因为都是渣。当回府为虎作伥多日,终于,溟王府那位呆不住了。“媳妇儿,你就不能收敛收敛吗?” “……” “滚”只见房门忽开,他们心目中的战神,成功的第九百九十九次被踹出房门…… “嘶……好疼”
  • 月票竟要达到30万月票竟要达到30万沐爷520|古言一觉醒来竟来到了古代? 这难道不是小说中的套路吗?结果竟被告知竟是误打误撞进入了别人的小说主线里 月票不达30万竟然不可以回去 玖熙:好吧,竟然无都是女主了,只能发挥我那神奇的脑回路了!
  • 废柴小姐初长成废柴小姐初长成鸢枭离|古言万年难得一遇的穿越戏码居然被她遇见了,居然穿越到一个整日被欺负的废柴小姐身上。这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简直是个废柴。最可怕的居然还是无意中招惹了个腹黑的恶魔王爷,。 某日里灵泉池边 “本王救了你。”某王爷得意的看着浑身湿漉漉却怒火朝天的女子。 “我差点就能晋升,被你打断,你说是在救我?!”wtf?!女子更气了,什么鬼道理。 “没错。” “好,就算是你救了我,那您现在能走了吗!”某女子咬牙切齿的瞪着眼前的人,恨不得一巴掌拍过去。 “不行,我救了你,就要为你负责。” 啥?“你哪来的鬼道理?救人还要负责?。” 某王爷突然深情款款的凝视眼前女子,眉眼里闪着柔情。 “因为是你,才想要负责到底。”
  • 天医山天医山周素秋|古言人生在世,眨眼间不过百年,岂料一场意外招惹上了他。 往后余生,他都追随她而动,永远守护她、保护她,是她最坚强的后盾。 岂料一场意外令他犹豫,便永远的失去了她。
  • 盛宠妻宝,腹黑竹马绕床来盛宠妻宝,腹黑竹马绕床来画得清风|古言班师回朝之际,就是我迎娶你之时等他凯旋归来,身边却多了个美娇娘成婚后她每天看着白莲花和夫君恩恩爱爱于是她决定要揭竿起义正当她准备爬墙时夫君不说二话就将她拖回了房“有话好好说,拒绝家暴!”妖孽将军莞尔一笑,应允了她。第二天她揉着酸疼的腰,怒瞪“不是说好不家暴吗!”狐狸眼轻挑,笑的魅惑众生,“夫人,为夫这可不是家暴是...体罚。”
  • 世子在线求生世子在线求生团子123|古言“你这般女子我当真是看不上,肤浅又庸俗……” 叮咚,耳旁一声清脆提示音:“请立马安慰池姑娘,违者终身瘫痪……” 陆世子…… “你走吧,我是不可能娶你的。”陆世子厌恶的看着面前女子。 耳旁:“叮咚,请深情对视,违者就地眼盲…” 陆世子在线求生,脸是啥?就是用来打的! 陆世子被求生系统绑定,需得不断花式吹捧曾经的牛皮糖才能活命,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