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4章 或行或远或无书

大概很多人都有几个每隔一段时间就要重复一下的行为,在这里,我想将其称为“间歇习惯”。

这四个字并不是从书上看来的,自己觉得合适就突然这么写上了,至于书上到底有没有,不清楚,也翻不过来。

标题取自一句话:“渐行渐远渐无书”。

之所以小小修改,还是因为自个儿觉着合适,于是就这么放上去。

有关于我的“间歇习惯”,乍一想似乎是没啥,但仔细考虑一下下,还是有不少的。

比如时不时得抽个风当一会儿文艺青年,背靠着有阳光有植物的窗台,面前放上一壶茶,茶不能沏浓了否则准要犯肠胃的小毛病,目的完全不在沏茶饮茶品茶,六君子被搁在桌角更是碰都不曾碰,仅仅是为了在那儿坐上一会。想些什么呢,什么都不想。

比如时不时得从瘫着变成坐着,再由坐着变为站着,假作始终保持着健身习惯似的照例挑一挑瑜伽服运动衣垫子巴拉巴拉一应附属,等到了货,那些个动起来的热情差不离灭了一半儿。那些热情去哪了呢,哪儿没去。

比如时不时,哦,这次不应该说“时不时”,因为时候并不一定,短则半月,长则数年,突然间瞧着列表就不顺眼了起来,不指特地的里头谁谁,就是觉着那个东西不应该是那样,然后清理就开始了。列表里的人们之间相互的联系什么时候断了,没有什么断的联系。

企鹅里头在清理之前有多少人是没注意,因为列表太长当时也没想着多搞,于是随着看随着操作,接着就慢慢慢慢到尾了,最后才发现,诶,也就那么二百来个了。

最一开始有多少呢,具体的数字记不清了,有印象的是当时似乎因为好友数量超过上限啥啥的还开了个会员。

清理这两个字,用在代表一个个人的列表中“好友”身上,说实在的,还是有点不公平,跟个垃圾似的,凭什么呢。

大角度来讲,谁人不是个具有特殊性的个体,谁不是出生时被捧着的香饽饽,凭什么到我这里来就成了被清理的甲乙丙丁。

(虽说相对每个人自己而言,确实是那么个道理)

小角度而言,人与人之间的互动往往是双向进行,加好友的时候也得是一方发起另一方再同意,再者,谁能说清这种“清理”是甲清理乙,而非乙本就早早不被甲放在好友范围内了呢。

三段文字看起来有点像绕口令。

不过这时候想写也就写了。

……

清理,或者说整理扣扣列表,这一事叫我想起从前有次清理动态。

每清理一条从前发过的动态,说说或者相册等那些东西,总要感叹一句:当时的自己怎么那么能唠,吃个饭说一句,买个好看的杯子说一句,就连今天心情真好啦啦啦啦也得一发好几条,也不知道是bug还是心情太好。

那些“过去”,或许有的人会看但留着,或许有的人会看了后一笑删除,或许有的人连回头看都疲于应对,岂不正像是面对不同的回忆,不同的记忆片段中的与不同的人产生不同的互动。

这些东西,动态也好列表也罢,承载了很多的过去。

就像是突然找不着什么东西,然后在家中柜子里翻来翻去。

一览过去杂乱无章,可若细细辨认兴许还可以回想起来当时的自己出于什么原因把这件物品放进了柜子里。

偶尔翻到一二硌手的玩意儿,还得拿出来好好瞅瞅——啊,当初是多么有趣。

手指在屏幕上来回划动,划上去又下来,少有的几个停顿最后还是按下了键,一并地,很多画面过电影似的一闪而过,快的叫人来不及回味。

这个家伙当初训练总划水后来又捉着我非得问为啥跟叉叉叉分手不问出来原因就誓不罢休,那个家伙总要在放学后的车站前同我笑着挥手后来又好巧不巧赶着期中考前一晚壮胆诉心事,这个家伙曾经是铁四里头神经最大条的后来也央人推其轮椅到我跟前,那个家伙口口声声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五年之久后来也追随了许多旁人的脚步。

这些那些,那些这些,不管当初有啥是啥,如今都成了躺在列表当中的一串又一串昵称。

瞧着那几位最舍不得的游戏老伙伴,还是叹了口气。

这位蹲了半天就为在除夕晚上发个除夕快乐然后飞快买下我心仪已久然而抠门没舍得买的游戏皮肤传送过来,那位练了新号说是打完这段日子就彻底退游却还是在退游之际发了个没几行文字的邮件而下头附件是百万的游戏币,这位当初玩啥游戏都得使我真名当昵称的哪怕被我追着打了一整个楼道依然贼心不死,那位……

要去特地说个再见吗,可是那样未免过于郑重,而且对方如果没回还好,如果回了缺发现发不出去而看到红色感叹号……说了矫情不说别扭,最后按键的时候倒是嘎嘣干脆,可是那份心理挣扎堪比高考填志愿。

好吧,应该说堪比别人高考填志愿,毕竟我自个儿的高考志愿也没怎么费心,更没有费神。

大概会有不少人不理解这一行为吧,人很多所以做出的选择也很多,这很正常。

我也本可以不解释,可是大概是为了自个儿未来以后的某一天回头翻看这本随笔有个说法,记录下心里咋想的,顺便描述给那些想听的人听。

为什么要删除呢?

有些关系并不是大街上碰个面连话都不必说的那些某某与某某,姓名根本不必有,而实际上是曾经无数个时光共同经营下来的深切与真实的情感。

那样的关系并非随随便便,并不是随便放在列表一躺就能好几年甚至加上的时候也没有交流的,是曾经交流无数如今沟通再无,且双方心中均明确以后也几乎不会再有任何交集。

大概又有人想问一句,怎么可能,当初话多现在想有话也不是完全不可能——是,确实如此,可互动间的尴尬与结尾时的草草了事是无法掩饰的,尤其经由了那种无话不谈的对比以后。

很多关系的建立是以某种媒介或桥梁的搭建为前提的,当那种媒介或桥梁逐渐散去,且后来再无任何新的媒介或桥梁替补上时,那看似的坚不可摧也就成了没上钉子的庞大支架,轻轻一推就完。

至于那些无需媒介就能始终维持极好的关系……沙漠中的旅人各个期盼得见绿洲,有的精疲力竭半点希望也没碰到,有的自以为入了绿洲其实只是海市蜃楼到头来还是难逃一困,真正能够找到绿洲再存活下来的,寥寥无几。

当然了,找到绿洲再真正得以存活的人是不多,但也绝不是完全没有。

叨叨了一大堆也不知道到底是说没说清楚、解释没解释明白,好歹想说的是表达完了。

晚安。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我一直深爱你我一直深爱你小北姑娘|短篇顾淮把他所有的感情都给了一个叫弥蔓的女人,最深的爱和久久不忘的恨! “是你追的我,招惹的我,最后说分手也是你,弥蔓你还有没有心?” “你怎么能这么的狠?” “一走就是五年?” “我们在一起的两年的都是假的吗?” 这一句句的质问就像一把把锋利的刀插入弥蔓的心里,疼痛不能呼吸,连喘息都不敢。 所有的话都哽咽在喉咙这边,却无法宣之于口! “说话啊?” “为什么不说话?” “呵?”冷笑一声,冬天的寒风夹杂着微凉的酒气味道,在这个夜晚尤其的清晰明显。 就像是吹进了人的心里,骨髓里,从深处散发出来的寒气,身为平凡人的我们,根本无法抵挡。 —— 如果要用这样的方式来证明你爱我,我情愿你欺骗我一辈子,不在我身边也好,不能陪我一生也好,只要你能活着,在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活着就好。—顾淮 顾淮,我爱你,从第一次见你就爱上了你,此一眼至一生都不会变! 这是诺言,可弥蔓却真的实现了,用最直接的办法证明,用最残烈的方式守诺!—弥蔓
  • 春归云胡喜春归云胡喜沐小尘|短篇岁月若无故,离人犹可归。 陌上花已开,我道云胡喜。
  • 梓夕辞梓夕辞林梓夕|短篇【2016最美随笔,全网首发】写给你的歌,你的林梓夕。你的笑容,我的歌…在这个世界上,不要太依赖别人,即使是你的影子,也会在黑暗时离开你。所以亲爱的,要好好爱自己…
  • 三生馆三生馆清酒词|短篇何谓三生?人的一生,妖的一生,鬼的一生。此处有酒卖否?留下你的故事,便予你一杯酒如何?
  • 情意绵绵归无期情意绵绵归无期黄埔清欢|短篇她爱了他10年,而他在拈花惹草10年。 在这场爱的斗争里,她终于体力不支,她说:“龙景煜,我们离婚吧” 等她彻底离开后,他才惊醒他失去了最宝贵的东西。 5年后,他走遍天南海北找到了她,他说:“沫沫,这一次我会抓紧你的手不会再放开” 她说:“龙景煜,你放过我,我也放过你,我们就两不相欠了” 两不相欠,谈何容易……
  • 乡间灵异传说乡间灵异传说雷奕颜|短篇在农村,流传着许多灵异传说,比如有一种人,被人称之为‘老变婆’。有人说‘老变婆’有尾巴,也有人说‘老变婆’不是人,更有人说‘老变婆’是专门吃小孩儿的。还有毛狗精,又称‘白老冥星’,当然这些都是传言,各式各样的都有,然而在一个村子里,就发生过一些怪事在三个小孩儿身上……
  • 你追逐世界我追逐你你追逐世界我追逐你昼月熬星|短篇【一个小短篇甜而不腻死傲娇vs冰山少女】 【小助理和大明星的故事】 温菀喜欢上了一个叫余年的男孩 银屏上的他一个笑容就能俘获万千少女的心 可惜她并未见过真实的他 直到... “喂,你给小爷我做助理怎么样“ “喂,笨蛋你有没有受伤“ “喂...“ “喂...“ “喂...“ 温菀无奈扶额,话说的温柔甜心形象呢。 这分明是个死傲娇好不好。她是不是不该当他助理的... 【一个小短篇甜而不腻死傲娇vs冰山少女】 【小助理和大明星的故事】
  • 灯泡种子灯泡种子纸跃|短篇我想种下一个灯泡,发芽,开花,陪伴我!和我一起看电视,一起傻傻的笑!一起泡方便面!一起,,,
  • 漂泊是条青春的河漂泊是条青春的河刘永宗|短篇本书是一个年轻作者近年来发表在国内多家刊物上的散文作品汇编。在打工的日子里,作者耐得住寂寞,阅读之余,积极写作投稿,十多年后结下一些“歪瓜裂枣”,现在凝结成散文集,面告读者。
  • 神君您好,神君再见神君您好,神君再见艾水|短篇【短篇】通缉犯就在身边?神君你可要怎么办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