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1章 结章

顾朝1015年,凌雪诞下七公主顾安乐。

顾朝1016年初,温县令长女温妩媚被顾乐天看上,被册封为温贵妃。年末,温贵妃诞下八公主顾安然后,因难产而逝。贤妃诞下八阿哥顾泽汀。

顾朝1018年初,温贵妃的妹妹温淑婷被册封为淑妃,八公主记入她名下。年末,温淑婷诞下九阿哥顾泽衍,被册封为现任温贵妃。

顾朝1020年初,温贵妃诞下九公主顾安冰。年末的某一天,凌雪站在坤宁宫后院的槐树下,手拉着5岁的顾安乐。

顾安乐看着面前的槐树一脸好奇地摇着凌雪的手,她可爱的声音响起:“母后,母后,这是什么树啊?”

凌雪温柔的笑着蹲下摸摸安乐的头:“安乐啊,这棵树是槐树。”说完,她出神了。

顾安乐看着面前又看着自己出神的凌雪,叹了一口气:哎,母后又出神了,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凌雪心想:骗子,五年过去了,又说自己还会来的。喏,人呢?哼...

这时,那个身穿玄青色衣服的骗子翻墙进来。

他温柔的道歉:“雪儿,为师来了。”

凌雪心一惊,强装镇定地说:“如意,把安乐带下去。”

“是!”

空气安静了一会儿,凌雪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他一脸愧疚地拉起她的手,带她回沐山。

到沐山山下,凌雪一把甩开他的手,淡淡地说:“你带我回来这里干什么?”

“雪儿,今天招生大会又开始了。”

“所以呢?”

“所以,我想让你帮我选两个特级弟子做我弟子。”

凌雪闻言,看了他一眼,不说话。

沐雨居内,十几位特级弟子安静的等待着。凌雪扫视了好几遍,还是觉得那对龙凤胎(指司徒楚恒和司徒楚怜)好。

她淡淡的说:“就他们吧。”

北堂殷之闻言,眼一亮,一把捉住凌雪的手:“雪儿,没想到我们竟如此心有灵犀。”

凌雪瞪了他一眼,但没甩开他的手。他看着他们相握的手嘿嘿笑...

顾朝1027年,也就是今年年初,七公主顾安乐嫁往秋国,成为秋国太子妃。

此时,坤宁宫后院槐树下躺椅上睡着觉的凌雪眨眨眼,手指动了几下后,美丽的桃花眼轻轻睁开。

她站起身,看着天空上美丽的夕阳心想:咦,本宫睡了多久呢?现在才傍晚啊,可是感觉本宫已经睡了很久了呢,因为本宫把和他相遇到和他相爱的全过程都梦了一遍...

过了一会儿,她淡淡地说:“如意?如意?”

在后院一个角落浇着花的如意听闻,连忙跑去凌雪身边。

她清脆的声音响起:“娘娘,您有什么吩咐?”

“本宫睡了多久?”

“娘娘,您睡得并不久,您睡了两个时辰。”

“行啦,你去忙吧。”

“好嘞!”

如意走了后,凌雪心想:才两个时辰啊,感觉本宫睡了好多年...

博学偏殿外,安乐匆匆忙忙推开殿门进去,看到里面的情景,她石化了一会儿。

一会儿,然后她果断转身,一脸歉意地关上门:“抱歉,抱歉,打扰了,打扰了,你们,继续,继续!”说完,她一溜烟的跑了。

发生了什么呢?让我们回到几分钟前:柳苑夕端着茶进门,放下茶后,三阿哥顾泽枫一把把她扯倒在床上,扯掉她和自己的腰带,压上她的娇软的身体,这就是安乐看到的情景。

三阿哥顾泽枫整理好衣裳后,前往博雅殿。

他便推开殿门边喊:“安乐?”

此时的安乐正站在离殿门不远的桌子前,拿着杯茶,喝着冷静。她听到他的声音,嘴里的茶瞬间喷了出来。

三阿哥顾泽枫看着满脸茶水的安乐,一脸惊讶:“安,安乐,你没事儿吧?”

“咳咳咳,没事儿。”

“你刚刚这么急找我,是有什么事儿吗?”

“呃,也没什么事儿。就是上上次集合派你去温贵妃那打听她们的计划,你打听到什么了?”

“也没打听到什么,就是温贵妃托她的远房亲戚帮她想想办法,对付母后。事成之后,她打算把安然许给她那个亲戚。”

“她竟然这样对待她的亲侄女,难怪前朝的百姓都说,自古贵族之人最薄情。不行,我们要阻止她们的计划,不能让安然落到她们手中。”

“安乐,你说自古贵族之人最薄情,这不是把咱们给骂进去了吗?”

安乐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并拍了一下他的头。

她淡淡的说:“你有听到重点吗?”

“呃...那个...”

安乐一脸无奈的看了他一眼,她叹了一口气:“哎,行吧,就让她们继续她们计划吧,咱们别管了。”

她说完,转身意欲离开。

顾泽枫一脸纠结的拉着她:“安,安乐,咱们就这样不管,真的好吗?”

安乐转身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说:“不然呢?”

“安乐,三哥错了,你原谅三哥好不好?这样吧,接下来调查他们计划的大部分任务都交给三哥干,行吗?”

安乐犹豫了一下,点头答应。顾泽枫终于松了一口气...

最终,两人联合母后党其他人一起调查温贵妃的计划,但都没有什么收获。

顾朝1029年,御史大人之女司徒楚怜在选秀大典上被顾乐天选中并册封为楚妃。年末,楚妃娘娘不知因何而逝。民间流传,有人说楚妃娘娘是温贵妃下毒毒死的;有人说楚妃娘娘是被气死的;还有人说是皇后娘娘眼里容不下这么美丽又年轻的楚妃娘娘,所以命人杀了她,凌雪表示对此流言感到很无奈...

顾朝1032年初,顾朝南面的楠国发生皇室纷争。最终,楠国七皇子镇压纷争并坐上皇位。年末,顾朝东面隔着一条河岸的一座大岛国秋国发生兵变。最终,秋国太子成功镇压兵变并坐上皇位。一个月后,秋国皇后顾安乐顺利诞下一儿一女。

消息传到坤宁宫,凌雪听闻后双手合十,松了一口气:“太好了,终于顺利诞生了。”...

顾朝1033年初,顾朝南面楠国开始攻打顾朝南面的小城镇。顾朝北面的北堂国听闻此消息,立即出兵攻打顾朝北面的小城镇。顾朝遭受两面夹击的消息传到汐月国,汐月国君李淋漓差点晕了过去。他虚弱地发布命令,命令军队派兵援助顾朝。怎知,大殿内的将军和战士们都不愿听从他的命令。

这时,摄政王独孤子澈邪魅一笑,缓缓走到李淋漓面前。

李淋漓看着他白皙的脸,浮起温和的笑容:“子澈,快,快让他们带兵去援助顾朝。”

可谁知,独孤子澈来这里的目的却不是为了援助顾朝。

他淡淡的说:“淋漓,这一次,本王不会再听你的了。本王说过,上次是最后一次。我们汐月国国土本来就少,而且国力又弱,根本帮不了顾朝。还不如和北堂国还有楠国联盟攻打顾朝,打败了顾朝,说不定,我们汐月国还能分到一杯羹。你们说,是吧?”

大殿内的将军和战士们,还有大臣们听闻交头接耳,互相点头:“摄政王说的有道理啊!”

李淋漓虚弱地说:“子澈,我们汐月不能做忘恩负义的国家啊!”

“那又怎么样?再说了,他们派兵来保护我们汐月,我们求过他们这么做吗?”

殿内众人附和:“就是!”

“你,你们...”

独孤子澈转头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说:“来人,把国君带下去,让他好好休息。他太劳累了,这几天就不要让他出来了。”

“是!”

几个仆人把李淋漓带下去后,独孤子澈淡淡的说:“座下众人,可愿听从本王的安排?”

座下众人集体行跪拜礼:“臣愿意听从摄政王的安排,摄政王尽管吩咐!”

“好!”...

现在的顾朝被三面夹击的消息传到秋国,秋国墨黛宫(秋国皇后的寝宫),安乐把手中的杯子往桌子一嗑,发出“咣!”一声:“可恶,北堂和楠国夹击我朝就算了,他汐月也来凑什么热闹,还嫌现在不够乱吗?真是的,枉费我朝对他们的支持和扶持。养一个汐月,没想到养出了一个白眼狼!父皇和母后现在一定很着急吧?”

秋博卿听到“咣”一声,身体震了震。他看着安乐那被溢出的热茶烫红的手,连忙拿起旁边的冰块敷上去。

安乐感受到手传来那冰冷的感觉,面部扭曲,连忙甩开冰块:“啊,疼疼疼!”

秋博卿一脸无奈地抓住安乐的手,把冰块强行敷上去。

安乐凄惨地喊道:“啊!秋博卿,你是想死还是不想活了?快点把冰块拿开!”

秋博卿一脸严肃的看着她,认真地给她敷手:“我两个都不想。还有,你的手还要不要了?”

安乐闻言,面部逐渐扭曲,撅着嘴,眼泪一颗颗地滑落在她宛若白瓷的脸上,身体还一抽一抽的。

她委屈巴巴的说:“呜,你凶我!呜呜你凶我!呜呜呜,你竟然敢凶我!呜呜呜呜呜...”

秋博卿假装生气大喊:“闭嘴!”

安乐闻言,身体一震,愣住了,眼泪还连绵不断的滑下她白皙的脸。

秋博卿看着她的呆样,努力憋笑。可惜..憋不住。“哈哈哈...”

安乐听到笑声,边站起身边追打他边喊:“啊!秋!博!卿!你竟然敢嘲笑我,我跟你拼了!”

“哈哈哈”...

过了几天,楠国和北堂国分别攻下顾朝南部和北部的一大半城市,汐月也攻下了顾朝西部的小部分城市。在如此紧急的情况下,凌雪和各宫嫔妃还有顾乐天不得不骑上战马,参与战争。秋国皇帝和皇后也带兵前往顾朝,援助顾朝。

在秋国和顾朝皇帝顾乐天和皇后凌雪的共同努力下,他们成功打败北堂国并把北堂国之前被北堂国攻下的一大半城市收回来。还有,他们成功打败汐月国,独孤子澈死于凌雪剑下。他们占领了整个汐月,扩大了顾朝国土。现在,他们还没有击败楠国。于是,顾乐天和凌雪加快马鞭前往与楠国交战的地方沐城。

到达沐城,凌雪看到一片凄凉的情景:许多店铺被攻打的破败不堪;有的甚至被铲平了;有好几个破败不堪的房子,门口有老人抱着受伤的儿子,女儿或者小孩子痛哭...她回想起沐城以前繁华盛世的情景,再对比一下现在的情景。她的眼泪先是一颗颗掉落下来,然后就是波涛汹涌。

顾乐天骑着马停在她旁边并拍了拍她的肩膀:“别哭了,我们一定能打败楠国,还百姓们一个安稳的世界。”

凌雪闻言,转头含泪带笑看着他并重重的点头:“嗯!”...

他们休息了一会儿,安乐和秋博卿也到这里了。凌雪不会武术,只精通医术。所以,她成为救护人员的一份子。

突然,楠国发起猛烈进攻,打了顾朝一个措手不及。不过很快,顾乐天,北堂殷之,秋博卿和顾安乐联合率兵反击并取得一定优势。

凌雪坐在帐篷里静静等待,但是她还是很担忧他们。于是,她走到帐篷外。远远的,她觉得楠国率兵的两个人的身影有点熟悉,不禁感到好奇。于是,她骑上一匹马,拿起一把剑飞奔过去。一路上,她杀了几个敌军的小兵。

当她看清率兵的两个人时,她彻底愣住了:那是!师兄和亦谌?!怎么会?怎么会是他们?

这时离她不远的北堂殷之转头看到了她大惊:“雪儿,快回去!”

可惜,凌雪现在什么也听不见。

南宫亦谌注意到了凌雪,他微微一笑:“姑姑好!招呼,亦谌打完了。那么接下来,姑姑可以走了。”他拉着自己手中的弓,松开,原在弓上的箭瞬间朝凌雪飞去。就在箭快到凌雪面前时,一个身影快速挡在她面前。那是顾乐天,顾安乐顾及不了感动了,连忙骑马到他们身边,为他们防御。

她嘶吼:“母后,快走啊!”

凌雪还沉溺在震惊中,北堂殷之骑马过来大喊:“雪儿,快走!再不走,乐天就要没救了啊!”

凌雪听到他的话的后半句,连忙回过神来,骑马奔往帐篷。可惜,因为她太急,导致马翻了。她抱着顾乐天重重摔在地上,她下半身的衣服已经被染成血色。顾乐天的脸已经毫无血色,他胸膛在不断地流血。

这时,他轻轻抬起手摸了摸凌雪的脸,微微一笑。凌雪一脸焦急的看着他,他有气无力地笑着:“雪儿,放弃吧。自从战争开始的时候,朕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这场战争因朕而起,就应,由朕停止!雪儿,都怪朕,怜儿才会死了。都怪朕!要不是朕封她为楚妃,她也不会遭受到,那样的伤害。这都怪朕!要不是朕害死了怜儿,亦谌,亦谌他也不会一气之下攻打我朝了。为什么,为什么朕没能早知道怜儿是亦谌的心上人呢?要是朕能早知道亦谌喜欢怜儿,朕也就不会,就不会封她为妃了。虽然,虽然朕真的,真的很爱,很爱怜儿。可惜,朕知道怜儿至始至终都有一个心上人,那个人不是朕,是亦谌啊,哈!”

凌雪闻言愣住,身体颤抖:“乐天,你,你是说...”

顾乐天自嘲:“对啊,怜儿正是朕间接害死的啊。”

突然,顾乐天喷了一口血。他看着地上他的血轻轻笑着:“雪,儿,朕,大概,要去给怜儿道歉了。接下来朕不在的日子,你一定要幸福。”说完,他倒在血泊中了。

凌雪身体颤抖:“乐天,怜儿的死,不是你的错,是我们,是大家的错。乐天,安息吧,希望你在那边和怜儿好好的。”

这时,南宫亦谌和叶玄冥攻破人墙,同时朝凌雪后背射箭。在箭快要到崩溃的凌雪身上时,北堂殷之骑着马冲到凌雪背后。

为她挡住了箭,大喊:“雪儿,不要管我,快走啊!”

凌雪闻言,转身看到为她挡箭的北堂殷之,瞬间崩溃:“我怎么可能不管你!”说完,她毫不犹豫抱起他,快速骑上马,一路杀敌,奔向帐篷。

安乐转头看到凌雪骑马进了帐篷,松了一口气。她转头回来看到一支箭往自己射来,连忙躲开。她躲开后,发现射这支箭的是叶玄冥。

她一脸崩溃:“玄冥叔叔,您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叶玄冥邪笑道:“不为什么,无聊而已。”

“安乐不信,您一定有什么苦衷的,对不对?”

叶玄冥闻言,眼底闪过一瞬无奈,自嘲道:“苦衷?呵呵,我叶玄冥才没有那种东西。我想杀人就杀人,想灭国就灭国,你管不着。”他心想:你能明白刚那种得知自己的亲生女儿还活着,还来不及高兴,就得知了亲生女儿的噩耗吗?你们这些人,当然不懂!

南宫亦谌拿起一支箭放在弓上,拔紧弓弦淡淡的说:“师父,别跟她废话了!”说完,他松开弦,箭往安乐射去。

秋博卿连忙身轻如燕地往安乐飞去,终于,他成功为安乐挡住箭并倒在安乐的怀中。

他轻笑,他的嘴边还挂着一丝血丝:“安乐,好好活下去,好好,照顾孩子...”他的话最后一个“们”字还来不及说出口,他就已经安静了。

安乐看着怀中安静的像睡着了的人儿,愣了一下。然后,她一只手一把拔起秋博卿最宝贝并随身佩戴的剑,另一只手拿起马鞭快速拍打,快速往叶玄冥那里去。她的速度快得只剩残影,叶玄冥和南宫亦谌还没来得及反应。待南宫亦谌反应过来时,叶玄冥已经倒在血泊中了,而安乐已经在他面前并把剑插在了他的胸膛。他用尽全身最后的力气把腰间的小刀拔出来,并插进安乐的胸膛。插完后,他喷了一口鲜血,倒在血泊中。

他看的腰间那不沾任何污秽的粉色手绢,扬起美漂亮的笑容:“怜儿,我来陪你了。”说完,他永远的安静了。

安乐连忙骑着马杀死剩下的敌人,当把最后一个敌兵杀死时,全军呼吁!安乐连忙奔回帐篷...

到达帐篷时,她抱着秋博卿的尸体倒在帐篷门口。

她扬起漂亮的笑容看着凌雪:“母后,我们赢了!您要,要幸福啊,再...”话还没说完,她喷了一口鲜血在地上。她看着地上的鲜血愣了一下,随即抬起头笑了起来补充刚刚她还没说完的最后一个字:“见。”

然后,凌雪跌跌撞撞的跑到帐篷门口,抱着安乐的尸体。她看着怀中那个才18岁的年轻少女像因睡着做了美梦笑着,她终于痛哭出声...

一年后,秋国墨黛宫后院墓园秋博卿和顾安乐的墓碑前,凌雪拿着酒壶倒了一些酒在地上,又倒了一些在杯子,自己抿了一口。

然后,她轻笑说:“安乐,博卿,现在的秋国被我们打理的很好,樛桔和樛蓁他们都很好,你们放心吧!”说完,她继续倒酒喝。然后,继续说有关顾朝现在的发展的事。

这时,凌雪身后不远处墨黛宫门口有两个小孩子,他们分别是秋樛桔和秋樛蓁。

秋樛蓁轻轻叹气:“哥哥,外婆又在念叨了。”

“唉,没办法,外婆没人陪她玩。”

“那我们陪她玩不就行了?”

秋樛桔点了点秋樛蓁的额头:“妹妹,你别忘了,未来外公嘱咐我们的事情,咱们现在可不能跟外婆玩,得完成事情先。”

“啊,对哦。”

两个小孩子跑到凌雪身边,一人拉着凌雪的一只手摇了摇:“外婆,别念叨了好不好,陪我们玩嘛!”

凌雪慈祥的笑着:“好好好!陪你们玩,陪你们玩,那你们想去哪里玩呢?”

“外婆跟我们来!”

然后,两个小孩子带着凌雪回到了顾朝,他们来到了顾朝御花园。

秋樛桔笑着说:“外婆,我们想玩躲猫猫,所以你在这里从一数到十,好不好?”

“好。”

说完,凌雪蒙上她的眼睛,慢慢的说:“一,二,三...十!”说完后,她睁开眼睛。

她看到眼前的一幕,瞳孔一缩,顿时热泪盈眶。

捧着花跪在地上的北堂殷之看到凌雪的眼泪,瞬间慌了,连忙站起身,走到凌雪面前为她擦眼泪:“雪儿,你,你怎么哭了?你是不是还不愿意嫁给我?所以你哭了。那这样吧,我不求你嫁给我了,你只要让我一辈子都陪在你身边就行了。”

凌雪眼睛红红的,瞪了他一眼:“谁说我不愿意嫁给你了?”

北堂殷之闻言愣住了,凌雪脸一热转身就跑。北堂殷之反应过来,连忙追上她,一把抓住她的手:“雪儿,你,你愿意嫁给我了?”

凌雪看了他一眼,没甩开他的手,也不说话。但她脸红红的反应,足以让北堂殷之激动的要差点疯掉...

几天后,他们成亲了。洞房花烛夜时,北堂殷之一把抱住凌雪:“愿我们白首不分离!”

凌雪微微点头,轻笑道:“嗯,白首不分离!”...

(全书完)

上一章第10章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公主有点毒公主有点毒柠木乐橙|古言这个公主,有毒≧﹏≦这个男主有病(????ω????)
  • 腹黑王妃:见王妃绕着走腹黑王妃:见王妃绕着走百里刁刁|古言叶一心一走进御书房,就毫不客气的吩咐太监总管刘公公给自己泡茶,拿点心。也不看皇上那边的反应,奇怪的是太监总管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恕斥全都照做了。也不问过皇上就照办了,面上还带着宠溺的笑容和无奈。叶一心将一块糕点噻进嘴里才含含糊糊地说“老头子,你找我来有什么事?首先说好啊,别跟我说,嫁给你儿子的事。我已经101次说过了,我是不同意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就你那些儿子我还真看不上。”“死丫头就你不识好歹,我那些儿子怎么了,个个都是人中龙凤,别人挤破头还得不到呢”,“你就是自我感觉良好,那麻烦你直接给那些挤破了头的吧!我走了。”说完就走出了御书房,对于这个人见人怕的王妃,皇上是即喜欢又无奈。
  • 绝世倾城:至尊神医绝世倾城:至尊神医素颜如初|古言“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东蝶落!”她原本是21世纪王牌完美型特工,没有名字,代号‘鬼迷蝶’,最后一次的任务“夺取神秘宝物”时,被组织里的背叛着通风报信,被迫跳下悬崖,却带着“神秘宝物”穿越,受到可怜的少女嘱托,代替她活下去……王牌特工,是否可以横扫天下?
  • 倾城之恋倾城之恋踏雪寻梅|古言一道圣旨,将连城和倾城两人连到一起,倾城生性刚烈,不满皇帝指婚,将婚宴搞得一塌糊涂,新婚之夜与新郎打个翻天覆地。她将连城的家弄得乌烟瘴气,还买回一个丫鬟给连城做小老婆。这对欢喜冤家,经历种种磨难,倾城最终明白,原来自己早已心系连城,一场命案让两人明白真情,只可惜连城竟然要被处斩!
  • 废柴小姐初长成废柴小姐初长成鸢枭离|古言万年难得一遇的穿越戏码居然被她遇见了,居然穿越到一个整日被欺负的废柴小姐身上。这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简直是个废柴。最可怕的居然还是无意中招惹了个腹黑的恶魔王爷,。 某日里灵泉池边 “本王救了你。”某王爷得意的看着浑身湿漉漉却怒火朝天的女子。 “我差点就能晋升,被你打断,你说是在救我?!”wtf?!女子更气了,什么鬼道理。 “没错。” “好,就算是你救了我,那您现在能走了吗!”某女子咬牙切齿的瞪着眼前的人,恨不得一巴掌拍过去。 “不行,我救了你,就要为你负责。” 啥?“你哪来的鬼道理?救人还要负责?。” 某王爷突然深情款款的凝视眼前女子,眉眼里闪着柔情。 “因为是你,才想要负责到底。”
  • 帝王情美人恩帝王情美人恩六月夏蓁蓁|古言侯门独女,一入宫门深似海,难得有情郎! “我以江山为聘,封她为后!” “这个江山是朕的,你拿什么为聘?” “我想要,就是我的!” “你。。。。。。她是我的皇后,你是他皇叔!” “我是你皇叔,不是她的!” “你们俩闭嘴!大敌当前,你们俩要吵,有命回宫再说,再耽搁下去,这江山是谁的还不一定呢!”
  • 乱世樱花:王族复起乱世樱花:王族复起糖璇雨儿|古言"圣旨到,请接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见丞相府三小姐娴良淑德,特赐三小姐为帝皇妃,位置与皇后平等,赐黄金一千两,彩绸50匹,樱花玉首饰一套,凤簪一支。钦此!"谢皇上恩赐,吾皇万岁万万岁!”这丞相府中的三小姐究竟是谁?是一个被自己父亲抛弃的弃女,还是一位跟丞相没有血液关系,东方王族的公主,还是原本的她,倾国倾城的第一美女?在一场樱花梦中,她与他的爱恨情仇终究还是拉开了...
  • 江山画情江山画情月下影客|古言他,是江湖一殿之主,有着不苟言笑,杀人如麻,冷若冰霜的江湖称谓。他,是大雍拥有十万麒麟军的夜王,有着铁血手腕,淡漠无情,傲睨万物。她,一抹异世之魂,出生武将世家,喜欢文韬武略,熟读兵法,精通医药,时而静如美玉,时而动如狡兔。她是踏雪庄主,花落酒君,身份重重,复仇路上,且看她如何与他江湖相遇,江湖情许。再回京雍,他闻声识她,且看一场江山盛宴,一场江山情缘如何开展……
  • 穿越成了炮灰女配穿越成了炮灰女配小二兔|古言林晓词穿越了! 身份是一本古言里的恶毒女配,为了接近男主一路作死。 得知真相,她决定远离男主一家,珍爱生命。 动作麻溜的拟定好休书送到因原主设计而不得已娶她的男人跟前:“夫君,我想改过自新,重新做人。以前利用你是我对不起你,现在还你自由。” 男人一把扯过休书揉成纸屑,凶神恶煞的说:“做梦!”
  • 一棋春秋一棋春秋李形色|古言一次偶然的青楼之行,一场尴尬的邂逅,一只命运的大手从此翻转搅弄。一朝被择入宫,一夕挂帅出征,一腔热血只因情根深种。是良人?幕后操棋人?抑或伤嗟愚痴人?当时只道,悲也为他起,喜也自他生,一颦一笑皆由他牵动;如今却叹,那日,翠竹林旁桃花树下,白衣带风徐徐来,是劫数,也是结束。只是遗憾,那年十七,年华花样,却不懂珍惜,不知这无忧无虑十七载,竟是上天多么奢侈的馈赠。可我不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