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60章 造孽吗

元婧笙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纠正道:

“我跟你能一样吗?我这是御赐婚姻,逃婚就等于抗旨不尊欺君罔上。

你懂抗旨不尊欺君罔上是什么罪吗你,我爹那惜命的人怎么可能会放着我不管?

他那么臭不要脸的一个人不是也想腆着个厚脸皮多活几年吗,这才费那么大劲把我找回来。

如果跟我定亲的不是王爷你看呢,要换了旁人,他倒是巴不得我跑了呢,最好是死半路上了他才叫高兴呢,这叫永绝后患。

我那个便宜爹就是贱得很,自己亲生闺女不疼,把后娶的老婆带来的别人家的拖油瓶当宝贝,你说奇葩不奇葩,贱不贱!”

元婧笙这一说话就跟倒豆子似的,开了闸就停不下来,就跟喝多了酒似的,该说的不该说的说了一溜够。

给钱鑫给吓得呀,赶紧捂住了她的嘴。

“嘘!你这……怎么急起来连自己亲爹都骂呢?”

元婧笙却毫不在意,扒开钱鑫的手,不屑道:

“骂他怎么了,他都敢做我有什么不敢说的?骂他都是轻的了!你瞅瞅相府现在多富贵啊,富贵吧?”

说着她还拽了拽莲心,试图让她附和自己的话。

莲心也是听的眉间突突直跳,小声的劝说着。

“小姐,您……这这么多人呢,有事咱们回家再说啊。”

元婧笙却小嘴一撇,很明显情绪到了,不吐不快。

起身就一屁股坐在了钱鑫身边,勾着他的肩。

“你看现在相府吃的喝的用的,看上去光鲜亮丽的十分体面对吧?告诉你,他们花的都是我娘的嫁妆!讽刺吗?我问你讽刺不讽刺,能不能要点脸!

我这亲生女儿被扔在又小又破的芳园十年都没有人管,他们倒好,拿着我娘的嫁妆给我找了后娘。

而我那后娘,花着我娘的银子还来虐待我。

笑话,就是天大的笑话!”

元婧笙的声音并不大,可句句夹枪带棒深深的刺进了钱鑫的心里。

针扎一般的痛,自小备受宠爱的钱鑫实在是没办法理解元婧笙所说的一切。

那是一种怎么样的痛,会让一个妙龄少女突然失控,说出这样诛心的话。

钱鑫沉默了,一时之间他不知道是该安慰元婧笙还是该安慰自己。

一旁的莲心也沉默了,虽然她很不想承认,但是元婧笙所说的都是事实。

这些年元婧笙的待遇如何,她是亲眼目睹,堂堂一个正经的嫡出小姐却过得如此凄惨,恐怕整个京城都找不出第二家了吧。

元婧笙说完狠狠的叹了一口气,努力的平复着自己的心情。

今天话一敞开了。她就觉得有些停不下来。

心里总是堵的慌,就好像今天不说就没有机会说了一样。

“我也是个活生生的人,也渴望有人宠着,惯着,爱着。我不是生来就会坚强,会忍耐。

可是为什么是我?偏偏是我,要遭遇这些,是我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吗。”

元婧笙突然安静下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一行泪不经意间就留了下来。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倾城半面妆倾城半面妆丹蝶凤|古言八岁那年,林蓁蓁的脸上突然多出来一块丑陋的胎记。 年纪渐长,胎记越发明显。 林蓁蓁遭到未婚夫的嫌弃,被骗到小树林,安排人想要毁掉她的名节。 然而,林蓁蓁却被一人掳走,并且成为了一个戴着金色面具的男人的解药。 林蓁蓁自尽前得知未婚夫阴谋,发誓要报仇,却在报仇的途中,遇到了她这一生最大的劫。 公子羽:你这磨人的小妖精,朕为你废了后宫三千,你竟然还想逃? 林蓁蓁:富贵荣华皆如云烟,我向往的是归隐山林的生活,自然不想待在皇宫。 于是,天元王朝出现了第一例,当今皇上扔下江山社稷,万里追妻的大事件......
  • 九酒归一之华灯恋九酒归一之华灯恋墨染湛|古言折扇折往昔,纸灯照来世。三世可有缘,华灯初上恋。 我叫小九,是阎罗王的第九个孩子,但一生下来就被鬼帝爷爷养在了冥池里,我因前世的诅咒需亲自搜集九种聚灵石方可救命。灵物有灵,混合感情。最终的那杯酒,便叫做九酒;最终的那个陪伴,便叫做鸾一。
  • 匣中曲匣中曲烛犀|古言第一次见,她骂他无礼;第二次见,他因兄长之命给她送了只猫;第三次见,他便生了不该生的念头。 没皮没脸的闲散王爷怎么能栽在一个女子手中,更何况这个女子还是他皇帝二哥所爱之人。 你冷若冰霜那又怎样,我扛冻。
  • 腹黑王爷的痴情妃腹黑王爷的痴情妃月月记|古言只是一眼,变认定了你。不管你怎样我一定不会放弃,因为认定了你。
  • 长嫂当嫁长嫂当嫁仙长欢|古言萝莉外表汉子心的林多鱼穿越了,家徒四壁,田无两亩,冲喜当天还冲死了丈夫留一堆弟妹给她。 什么?都这么惨了,致富路上还有牛鬼蛇神来捣乱? 亲娘带着龟儿子来,想再卖她一次?后婆婆巴巴盯着那点小家产?便宜小叔贪财又好色?还有玻璃心绿茶婊想踩着她越位升级? 林多鱼表示,挨骂我从不站着,坏人我从不惯着,揍他们! 面白如玉不辨雌雄的小侯爷往炕上一躺: “娘子!我被你骂了揍了也救了!你得负责啊~” 林多鱼咬牙: “我克夫克亲克全家。” 小侯爷斜眼:“我克你就够了,娘子咱们就寝吧~” 窗下两小只嘀咕:嘘!爹爹说了这叫妖精打架! 旧文,三月种田:傲娇将军农门妻 圣手农女:忠犬王爷娇宠妻
  • 农女萌妻要亲亲农女萌妻要亲亲墨七洛|古言洛清清穿越了,捡到一个大美男,还没来得及擦口水,却发现这个人又痴又傻,内心一万点吐槽,“这特么是什么鬼?除了帅简直一无是处啊!”萧元琰表示:“真的,我傻,生活不能自理,求喂饭,穿衣……”在角落里偷笑的某男:先把媳妇儿骗到手再说,嘿嘿。
  • 云鸳吟云鸳吟落羽染尘|古言一个阴谋,改写了两段姻缘,颠覆了四个人的人生。王爷钟情之人,遭人利用误会王爷,因爱生恨,痛下决心报仇。王爷发誓要夺回原本应该属于自己的一切,皇位,还有心爱的女人。一见误终生,郡主一片痴心错付王爷,辗转于太子和王爷之间,受尽折磨。太子为了得到皇位接近郡主,多次利用,却在不知不觉中爱上了郡主。得不到郡主的爱,心有不甘,想尽办法得到她并在怀疑和怜爱中反复纠缠,最终虽然登上皇位却因痛失所爱而郁郁而终。
  • 干了这碗恒河水穿越印度干了这碗恒河水穿越印度木丁白|古言一朝穿越,大梦初醒……为什么空气里都是一股咖喱味儿?为什么周围的女人全都干瘪瘦弱,麻木不仁?为什么我这具十岁的身体明天就要入洞房?夏枫无语问苍天!苍天变无语:乖,古印度欢迎你,这里绝不会是你的地狱!--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君可知妾心君可知妾心南桥曦|古言她是他的心尖宠,是他的白月光,是他的朱砂痣,是他的......嗯......都是他的。 作为一个新时代的女性,吕卿是理性的,初 到古代的她知道,这里的一切都有自己的生存法则,她没有远大的志向,也不求能多富贵无双。但求自己的人生能平安喜乐,衣食不愁。 为了逃离当地恶霸,为了自己的亲人不在为自己的安全担忧,她决定去与人为妾。 她知道,妾,不过是婢女的另一种称呼,并不比谁高贵多少。她的性命和人生都将拿捏在别人的手里,一言一行都容不得自己做主......
  • 穿书之拯救病娇男配穿书之拯救病娇男配阿宅师傅z|古言讲述拯救与被拯救,攻略与被攻略的故事。 一个试图拯救的对象,他竟然是…… 悲催小透明誓死完成拯救任务女主VS扑朔迷离鬼畜且病娇男主 第一幕/倒夜壶的阿香,替男主喝了毒药,卒。 第二幕/王府大管家吴伯,替男主挡刀子,卒。 第三幕/贴身丫鬟翠儿,替男主认罪,下狱,卒…..卒不了…… 第四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