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9章 逐流梦醒

同一时刻,逐流皇朝帝天域外,青云萦绕,霞光溢色。

数十位大臣,十余万逐流卫正装威严,守在帝天域外。每个人都情绪高涨,其中夹杂着激动,恐惧,更有几分荣耀。帝天域是皇帝阴逐流沉睡之地,被誉为“神域”,能守护在帝天域外本就是无上的荣誉。

作为逐流皇朝最为神秘的地域,除了皇帝和长期留域不出的十大神将外没有任何人有机会进入。传言,帝天域由十大神将的神力汇聚圆满道法衍生而化,里面蕴藏着未知的秘密,无人知晓更无人敢问。

“老陈,你确定今日陛下出关?这已经过了四个时辰了。”大臣中居首一名身着青狮兽纹长衫的苍髯老者眯着双眼冲着身旁的黑衣男子问道

黑衣男子乌发垂肩,嘴角堆笑。狭长的眸子透着狡黠和冷冽,腰间锦带环束,右手扶着一柄白红相间的玉剑,小指此刻正轻轻的敲打着。

“姬太师,为人臣者,怀仁义以事其君,只区区片刻你就等不了了?”黑衣男子语气中透露着轻蔑道

“陈玄霸!注意你对老太师说话的语气。”

陈玄霸感到身后一股森然杀气骤然而至,但他却并不以为然,而是继续敲打着手中的玉剑轻笑道:“宁远将军,你的武器是用来杀敌的,而不是用来逞能的。”

“废什么话!!!”身后宁远哪里听得进这些,直接拔刀冲着陈玄霸脑后劈了过来。

姬姓老者依旧眯着双眼,一言不发,似乎并没有任何劝阻的意思。

宁远这一刀砍的极快,更是将力道运用到极致。

“宁远!!”

“宁远,你疯了吗?”

“快住手!!”

临近众臣见二人冲突在即,这一刀就要击中陈玄霸,纷纷亮出兵器。

铿!!!!!!

“!!!!”

“?((?????‖))?”

众人刚待要冲过来阻止,见到眼前一幕,纷纷收回了各自武器。一侧老太师此刻也无法再镇定下去,缓缓睁开双眼,面露凝重之色。

眼前,陈玄霸既没躲也没闪,而是硬生生的受了这一刀的斩击,可他不但毫发无伤,还震碎了宁远的断魂刀,后者抖动的双臂此刻血流不止,整个人显得颇为狼狈。

“断魂刀,也不过如此,不痛也不痒?比起我陈家三代弟子还尚有不及,宁远,你这般实力如何做得大将军?。”轻描淡写间,陈玄霸身形一闪,一掌拍在后者胸口之上

噗嗤......这一掌的冲击将宁远胸口轰开一道血口,整个人随着崩裂而出的碎肉倒飞而出,轰的一声撞在山石之上。

“这,宁将军??宁将军被杀了??”

“陈玄霸?你竟敢当众击杀我朝将军,待陛下出关,我看你怎么收场。”姬姓老太师怒喝道

“姬邝,我还要问你,这就是你老太师带出来的将军?倘若遇上魔,鬼、妖等族,他将会是第一个送命的将军,这般实力,死了也无没什么可惜的。”

“强词夺理,他实力不济自有帝国章法约束革职,岂由你来做主?若非老王爷诛杀翼妖出外,你陈玄霸敢这么嚣张?”姬邝寸理不让道

“我相信,陛下是跟我站在一起的!”陈玄霸正色道

“好,我且不与你计较,咱们走着瞧。”姬邝愤愤道

······

姬邝话音方落,帝天域入口处忽然一阵颤动,旋即一道流光射出,化为一只五爪金龙,盘旋一圈后缓缓凝聚成型。

“化形,凝!!!!”

半空中一声断喝响起

丈六金身现,霞光映万丈。

一道数以千丈的神压气浪向四周横扫蔓延。

姬邝,陈玄霸虽催动神力抵挡神光的冲击,却瞬间被破了神念罡气,登时整个人变得精神恍惚起来,其余大臣以及逐流卫更是昏厥了大半。

金光散去,其内显现出一名青年男子,身着盘龙锦鲤袍,双手负于身后,浅蓝色的长发垂于后方,眉宇间颇具威严,明亮洞彻的双眸中自有睥睨天下的傲气。

伴随一道金光缓缓下落。金靴轻点地面,带来盎然生机,以脚尖为中心,四周晦色俱净,绿意丛生,不远处早已重伤濒死的宁远此刻却奇迹般的被金光缠绕身躯,伤口加速愈合,慢慢恢复了生气,周遭本来昏厥的逐流卫也纷纷清醒过来,彼此面面相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看来,孤还是控制的不到家啊,龙息对这些兵来说似乎远超他们承受的极限。”青年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道

“陛下出关了!”

“姬邝”

“陈玄霸”

“携全体文武大臣,逐流卫恭迎陛下出关!!!”

“恭迎陛下出关!!!”

青年男子望着刚刚回过神来的一众人等叹了口气道:“真是为难你们了。”

“为陛下做事,我等在所不辞,没什么可为难的,只是陛下,下次能不能不要释放龙息,老臣承受不住啊。”姬邝最后几句虽然放低了声音,但后者依然觉察到了其语气中的不满。

“老太师,勿怪勿怪,是我修为不够纯熟,难以做到收放自如。”青年见状,轻笑一下,不慌不忙,言语中满是平和。但越是如此,老太师脸上的表情反而变得阴晴不定。

这青年不是别人,正是如今大荒之中第一人,逐流皇朝皇帝阴逐流。

阴逐流一手扶着姬邝的肩膀笑嘻嘻的安慰着,话说一半又看到了有些慌张的陈玄霸旋即对后者使了个眼色。

“?⊙?⊙?”

“愣着干嘛?他妈的给老子过来。”阴逐流见后者一脸懵逼的望着自己不自主的爆了粗口。

“是是是。”陈玄霸蹑手蹑脚的凑到阴逐流旁边,乖巧的像个孩子。

阴逐流指着角落里刚刚苏醒的宁远冲着陈玄霸质问道:“你干的?”

“是!。”

“他是不是咱们的兵?”

“回陛下,是。”

“你把他跟你,跟姬老头比,你觉得合适吗?”阴逐流边挖鼻孔边问道

“不,不合适。”

“是不合适,不过你也没错,那么,我也想和你比比。”

“陛下......!!!”陈玄霸惊恐的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不敢再发一言。

“宁远,还能站起来吧?”阴逐流正色道

“回陛下,受您的龙息吐纳滋润,臣的伤已无大碍。”宁远勉力支撑起身子弯身一拜道

“好,带着你的逐流卫,先行退下吧,哦还有,去余财神那领两万道玄币,回去调养几个月。”阴逐流嘱咐道

“卑职身体并无大碍。”

“听命便是。”

“是!谢陛下。”

“好了,带着他们马上离开。”阴逐流对着后者挥了挥手道

“老太师,玄霸,你二人留下。”阴逐流对着两人继续道

“是”

“是”二人应声道

待到宁远与逐流卫大臣等缓缓退去,阴逐流方才和顺的脸色瞬间变得凝重起来。

“天人计划,已历三载,进展的如何了!!!”阴逐流冷冷道

“陛下,我们有罪!!!”

两人对视一眼,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独孤家那个小子出问题了对吗?我已经感受不到他的生气”阴逐流蓦然道

“陛下,独孤弃与阴宁太子一命双星,本来计划是待他成年之时令其受创虚弱以夺舍之法强行逆魂复活太子,可是。。。”陈玄霸吞吞吐吐的说着

“可是什么?”

“他,他却不明不白的惨死在了狼口之下。老臣本来安排好了一切,让其族人下手使其受了重创,时机拿捏的非常好,只待他虚弱直接行夺舍逆魂之术,未曾想还是疏漏了。”姬邝娓娓道

“也就是说,宁儿复活无望了??”阴逐流冷眸扫了扫姬邝道

“臣,正要向陛下说明。”

“在我还有耐性的时候,继续说下去。”阴逐流冷冷道

“我们发现了阴宁殿下的灵魂印记!!!”

“什么?宁儿的?灵魂印记!”阴逐流急切道

“宁儿”

“当年为保殿下躯体完好,我们将其安置在雪劫寒地,那里临近劫源,可以重塑修缮灵魂,想必阴宁殿下正是获受此益,才得塑聚灵根,只是。”陈玄霸话到嘴边,支支吾吾半天没了下文。

“只是什么?”阴逐流冷眸扫过后者道

“你倒是继续说啊,别让陛下着急!!”姬邝催促道

“老姬,还是你说。”

“我说就我说。”

“陛下,阴宁殿下的灵魂印记,是在道宗一名弟子身上发现的。”姬邝蓦然道

“哦?你快给我说说,那弟子体态,样貌如何?”阴逐流眼含溢彩整个人犹显精神焕发,就如一名寻常人家的父亲听到儿子在战场平安归来,荣耀故里,内心的喜悦难以言表。

听着姬邝和陈玄霸滔滔不绝手足并用的描述道宗弟子样貌体态,阴逐流脸上的笑意却越来越淡,因为他们口中所述并非是自己的孩子。

“陛下,这还得多亏陈玄霸,要不是他那个女儿......”

“闭嘴吧你!”

“你老糊涂了?你没看陛下不高兴吗?”陈玄霸扯着姬邝的衣袍提醒道

姬邝这才发现阴逐流面色阴沉,此刻抬头看着天空,负手而立,不发一语。

“二位辛苦了,这终归是一件好事,今后还要在那少年身上下功夫,看看他和宁儿究竟是怎么回事?”阴逐流叹了口气说道

“陛下,臣方才失语,还请您责罚。”姬邝自知方才的描述并非是阴逐流所期待的那样,后者之所以如此阴沉,是刚看到了希望,又瞬间跌落谷底。所带来的失落可想而知。对于阴逐流来说,阴宁的死,一直都是他心底最深的痛。

“我们都尽力了,如果此般定数,不可更改,那就随他去吧。”

说着阴逐流踏步凌空,金光映体,五爪金龙应声而出,旋卧身侧,阴逐流缓步踏上龙头,对着其下姬邝,陈玄霸二人蓦然道:“朝中,还需二位协力把持。”

“陛下?您这刚出关,就要走?”姬邝急切道

“一别数载,我要仔细看看大荒的变化究竟有多少?”阴逐流正色道

“陛下,现在狼域和帅府的战火未平,边域异族蠢蠢欲动正是多事之秋甚是危险。”

“悠悠大荒,我堂堂逐流帝皇走不得???笑话!”阴逐流冷笑一声,脚下五爪金龙一声啼鸣瞬息已然化为一道流光,遁入虚空。

“这陛下,还真是任性,说走就走,还让咱俩?”姬邝说着看向陈玄霸

“呸,谁跟你是咱俩?”

“老家伙,你别跟我套近乎就行。”

“你就是个这个。”姬邝冲着陈玄霸小指朝上晃了晃讥讽道

“呸,什么东西”

说完陈玄霸狠狠剜了一眼姬邝,拂袖而去。

......

凌云道宗外,一道金光掠过,凭空中探出一人,正是阴逐流。

望着眼前的五座沧浪云台,阴逐流眼前浮现的却是一个女子的身影

“玄衣,没想到兜兜转转,还是回到了道宗,阿宁的生死竟要靠道宗的人来定夺,这是命运的安排吗?真是讽刺!!!”

道宗长老殿

“!!”

“这股龙息”李道元张开双眼警惕道

“那家伙果然来了?”东离冷哼一声,身形一闪,整个人已飘至殿外。

青和故作急切道:“师兄,东离他?”

“未经他人痛,莫劝人宽容,对于东离来说,当初的道玄之乱让他失去了太多,哎,帝天域的这位老朋友,我也要见一见了!!!”说着李道元脚下生辉,罡风阵阵,身形如轻风徐来,不多时俱随风而去,所过之处只留下一抹残影。

青和眉头微皱道:“帝天域的那位?帝?帝天域???????”

青和被惊的一身冷汗,下意识擦了擦额头道:“我得找个地儿先躲起来!”

青和定了定神,起身就要走,怎奈肩膀却被一双手牢牢按住,整个人被一道白色光障罩住,用不上力。

青和缓缓抬头,后者狡黠的目光下,嘴角的笑意正舒展开来

“这家伙怎么会???”青和眼中满是惊异和恐惧。惊异的是后者的身份,恐惧的是后者的实力。

“青和长老,不对,我应该称你为狂门之主才是?在半路截杀黑齿洛尘,你以为真的就天衣无缝?我真是小瞧你了,济神尧好歹是个真英雄,而你恰恰是我最讨厌的那种人,小人。”

“济神尧?原来他的失踪跟你有关???”青和质疑道

“这些很重要吗?”

青和望着后者缓缓压过来的手掌,眼神中布满恐惧,他能感受到后者掌心的神力威压竟丝毫不弱于李道元。

“凌霄,凌霄,你饶了我,饶了我行不行?只要你饶了我,我就告诉你一个大秘密。”

后者闻言,伸出的手略微停滞道:“哦?什么秘密???”

“你看,我被你设了禁锢,动也动不了,我拿这个秘密做交换,只求一条活路。”青和见后者迟疑心里有了盘算

“聒噪,你说吧,我答应不杀你便是。”

“凌霄,我承认我栽了,没想到你才是道宗隐藏最深的人,失踪这些年,看来你是得了大的造化啊?你回来宗门也是和我一样有着同样的目的对吧?都是与失踪的那位宗主有关?”

“什么?你知道?”

“呵呵,果然,你也是冲着这个来的,我没有猜错。”青和此刻不由得有些后悔了,自己总扮黄雀,这次自己反而成了螳螂。

“从来都是我阴人,如今竟被别人阴了。”青和心下怒骂道

“这个秘密十分要紧,想知道?现在就放了我,解开我的禁锢。”青和试探性问道

“你是在跟我讲条件??”玄猎冷冷道

“那我告诉了你,你不放我又如何?”

“啰嗦,你说怎么办?”

“以道家五雷正法起誓,我说出一切后,你必须放我,若有违背受五雷正法焚体灭杀。”

“你妹的,还真够毒的,这五雷正法乃是天地正气所化,与道相通,真可谓百誓百灵,这家伙。”玄猎心下自顾自道

“你有资格与我谈条件??”

“你若不立誓?我就是把这个秘密带进坟墓,也不告诉你。你会后悔你的选择。”青和故作坚定道

“试探我?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那我就顺手推舟。”玄猎面上故作挣扎实则心里早就笑出了声。

“罢了,留你一命倒也没什么,立誓就立誓,听着啊!”

“我,济凌霄,今日向天地起誓,若青和告诉我真相后,我没有按照约定放他走,我济凌霄就是乌龟王八蛋,狗娘养的,猪狗不如,被五雷正法灭杀,死无葬身之地!。”

“行了吧?”玄猎放下手应道

“行行行,凌霄老弟,我信你!这样,你附耳过来。”

玄猎探过耳去,将其中事由听的一清二楚,长久以来的一团也都一一解开,不自觉的露出释然的神情。

玄猎背过身去,方才脸上的和气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森然杀意

“我说凌霄兄弟,你该放了我了。”

“哦?放了你?放你去另一个世界吗?”说时迟那时快,玄猎袖中一柄短刀快速落于掌心,玄猎手中凝聚神力缠绕合于刀身,刀身呈血色状

“你,你难道要违背誓言????”

“你不怕五雷轰顶???”

“怕啊!当然怕?但是。”

“啊!!!”

玄猎横握刀柄,脚下一快,紧贴着后者颈间一刀贯穿而过。

青和颤动的瞳孔不可置信的收缩着

噗嗤!!!!

血液自颈间溅射而出

青和恢复了直觉,双手捂着脖子,满脸的恐惧和不安。

“你杀人的时候,没想过自己也有这一天吧。”

青和摇摇晃晃的指着玄猎道:“你....”

轰!!!

玄猎又是闪身一击,双指捏碎了青和的喉骨。后者仅存的一丝生气终于消散殆尽,瘫坐一团。

“五雷正法自然是有誓必应,但我从来就不是济凌霄,青和?被人欺骗的滋味不好受吧。”玄猎望着地上青和的尸体冷冷道

......片刻后,玄猎将青和身上的宝物一搜而空,旋即潜出长老殿

“道宗竟然把你藏的这么好,都把我骗过了。”玄猎想到青和所说真相后,不忘自嘲几句。

轰!!!!!!

“??什么声音?”

玄猎离开长老殿不久,正门上空两道强光就碰撞到了一起,沧浪云台都跟着颤动起来

“那家伙是???”玄猎望着两道强光之一的金身男子,冷眸一凛

“阴逐流!!!”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瀚辰仙踪瀚辰仙踪咱家不怕酸|仙侠一只浩瀚巨爪破碎多元宇宙从虚无中伸出到达元央星域三十三重天外,玉皇大帝得悉后亲率百万天兵天将、诸天神佛前往征讨,而虚无裂缝后那只狰狞邪眼,仅仅只是一眼,就让天庭损失惨重,神佛两道招数尽出勉强将其封印后,却发现它仅仅只是开始......
  • 羽皇道羽皇道手中左道|仙侠穿越的多了,总会出现岔子。将近三十岁的宅男费阳终于如愿以偿的穿越了,只是洗澡的时候摔了一跤,头破血流直接魂穿。正打算穿越之后一展身手的他,忽然发现,主角居然不是他……
  • 太阴玄极经太阴玄极经云斛|仙侠生命伴浮萍,尘世摧心老.半生度十年,一步亦一劫.
  • 命有剑命有剑夜海浮月沉|仙侠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 冥王也为情殇冥王也为情殇皇浦沁澜|仙侠这个世界都要敬她,因为她是生命的主宰万人之上的冥王。千百年来,无数痴男怨女在她的面前魂飞魄散她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她为情所困生生世世永生永世,都现在他的局之中。
  • 娇宠蛮荒之姻缘赋娇宠蛮荒之姻缘赋青行公子|仙侠十万年前,天魔大战。 父神之子为阻止魔神降世, 也为了保护自己心爱的馄饨姐姐,以金身封印舍炎魔尊。 为了天下苍生及父神的嘱托,馄饨带着天外魔气形成的天海晶, 和父神之子残缺的元神, 耗尽全部修为, 回溯时空, 来到十万年后。 馄饨化身小白猪被瑞兽白泽收养, 而父神之子转世投胎为天族二皇子洛泽。 洛泽再次对小馄饨一见钟情。 阴差阳错,小馄饨在这一世终于遇到了她的命中注定,虽然她不懂情,不会爱,可就是在遇见那个人的那一天,山也是他,水也是他。 而她于他,没有什么美不美,配不配。他只知道,从见她第一面起,他便情窦开,从此白月光是她,朱砂痣是她,掌心珠也是她。 所以,姻缘随缘,半点不可强求啊~
  • 修真高手在都市修真高手在都市叫墨先生|仙侠修真者被家族当成神棍,遭自己的亲弟弟的白眼,家族大长老的鄙夷,最后惨遭抛弃。原本的未婚妻还将他挡箭牌使用。龙在池中,终是龙,且看修真高手如何玩转都市。
  • 保洲录保洲录两小鱼儿.|仙侠自秦国瓦解,一个神秘的组织便诞生。它隐没人烟稀少之地,却又时常游走人世间,带着属于它的使命。与同样隐没世间的神秘相斗,消失的楼兰,民家,墨家,法家,阴阳家,道家,儒家,还有神秘的纵横派。
  • 主神系统争霸主神系统争霸守护为谁|仙侠暂时无法修改书名,本文书名应该为史莱姆系统。剑士史莱姆,法师史莱姆,强盗史莱姆,牧师史莱姆,角斗士史莱姆,矮人王史莱姆,终结者史莱姆,熊猫史莱姆,神圣巨龙史莱姆......尽在史莱姆系统。
  • 惹我岁月惹我岁月绿萝w|仙侠穿越,失忆,拜师,成帝,成仙,只如你所念,为你守人间,情深者何过之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