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6章 ??繁花落尽如一梦

他回头看了看江夏村的方向,心下安然。就让我们这些男人,用血肉之躯,为你们铸一道铁的防线吧!

他从怀中掏出了那瓶昙花一现,仰头喝下,随着空瓶掷出,他将长枪一抖,朝着蒙多的大旗而去。

手下虎威军紧跟着策马飞奔。

旗杆下堆满了柴草,并浇上了麻油,见殷紫宸闯到近前,早有人拿了火把,扔在了柴草之中。

见情势危急,殷紫宸仗着药力,竟然从马上腾空而起,竖起的枪尖挑断殷子墨身上的绳索,随后一伸手,将向下坠落的殷子墨揽在腰间,这一切,他做的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可惜,人还未落地,蒙多的大刀已到,他急忙在马上翻滚,随手将殷子墨抛给远处的一个虎威军,只这么个功夫,刀锋擦着殷紫宸的后背,削了过去,还好险险避过。

只是,不等摔在地上的殷紫宸站起,蒙多把手一翻,一刀又到,殷紫宸只得用枪架住。身后,殷子墨惊呼了一声:“哥,小心。”

身后五六个易国军兵,举着兵刃,一齐向殷紫宸刺来,想要再撤回大枪去抵挡,已然来不及。

五百人早被易国军队分别阻断,殷子墨又在远处,远水不解近渴,想要活命比登天还难。

眼看小宸王就要血溅当场,身后的一个易国兵,忽然反水,左右没有防备,被他砍了个正着,几个军兵哼都没哼一声,死在当场。

殷紫宸眼底露出困惑的神情来,电光火石之间,他忽然明白了什么,那个娇小的易国军兵是个女人,而且,还是颜艺。

只是,他明白的太晚了。

蒙多已撤回大刀,向面前的这个叛徒砍来。

殷紫宸趁势站起,他出手很快,甚至于颜艺都没看清招式,身子已被殷紫宸推出了十丈开外。

大刀结结实实的砍在殷紫宸身上,迸出一道血线。与此同时,殷紫宸的长枪,也刺进了蒙多的心窝。

两个人忽然相视而笑,蒙多比了个唇语,身子轰然倒地。

那个唇语,殷紫宸明白,蒙多说的是——你赢了。

赢得了战场,赢得了颜艺。

城楼上,皇帝亲自观战,见殷紫宸他们中了埋伏,急忙下令苏哲带兵营救。

战场上乱成了一片。

颜艺飞扑回来,双手捂住殷紫宸的伤口,伤口血流如注,沾满了颜艺的手,她颤微微地把殷紫宸的头扶上膝盖,“你再坚持一下,援兵到了。”

殷紫宸双目微睁,仔细看着眼前的人,“颜艺......”

“是我。”

平平淡淡的一句,四目相触,却似已隔了千年。

“你怎么到了边关?”

“他们说你死了,我就来易国替你报仇。”

“我还活着......”

“那你为什么不来找我?”

“我怎么可能还来找你,我连自己都自顾不暇,”殷紫宸虚弱地一笑:“从我宸王府被血染透,从我们写下和离书的那一刻起,我们就不可能再回头了。”

颜艺声音哽咽,“一日夫妻.....就是一辈子的夫妻......是你,背我出的颜家大门,是你,给了我无尽的盼头,要不是那一场意外,我们早就是一对恩爱夫妻,难道,这一切,你都忘了吗?”

殷紫宸艰难地吞咽了一下,他喉结耸动:“别说了......那些事情,都已经过去了,纵然我可以不计较,可宸王府数十条的人命,又该怎么算?那么多的无辜冤魂,我一闭眼,就会看到,怎么能说忘就忘......”

“一场陷害,爹爹是为了我颜家上百口人命,也是为了稳固姐姐在宫中的地位,都是人性的自私。说到底,说到底还是我颜家利用了你......”

殷紫宸惨笑,一口鲜血流了出来:“要说利用,何尝不是殷紫宸连累了你颜家,若不是我锋芒太露,颜家不会被牵涉其中,若不是我答应皇上的赐婚,你也不必经历这么多的是是非非.......”

颜艺摇了摇头,“不,当初的赐婚只是皇上的一场阴谋,并非你我真的两情相悦,而如今,这场婚姻,我只为我自己。”

殷紫宸喃喃低语,“当初的赐婚,你又怎知我不是心甘情愿......”

“什么......宸哥哥,你说,你当初是心甘情愿?那你......你......现在还愿意娶我吗?”颜艺两眼含泪,眼巴巴的看着殷紫宸,让他有些不忍。

殷紫宸瞳孔开始放大,他的脑子已经模糊了,记忆也跟着混乱了起来,空洞的双眼没有焦距地睁着,他点点头,仿佛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愿意......我愿意......这一次......你为我而嫁,我.....我也为你而娶。”

颜艺笑了,刹那间如桃花盛开,仿佛又回到了幼年的初相遇。

什么生死,什么恩怨,在真情面前,又算得了什么!

颜艺俯身,将他抱在怀中:“走,我带你回上京城,带你回家,回我们的家......”

怀中的人意识涣散,许久她才听到那一声回应,“好......我们回家......”

庆丰二年,持续了几个月的这场战争,因为易国统帅蒙多的阵亡,终于落下了帷幕,经过青阳和易国的再三和谈,双方以江边城为界,定下了两国盟约。自此,青阳、易国连同大梁国,再次形成了三国鼎立之势。

同年三月,大军起拔回到了上京,庆丰帝追封殷紫宸为护国战神,并另赐将军府邸一座,因为殷紫宸当初的托付,想要加封江氏姐弟,大有为他们抚养一生之意。江月楼拒绝了圣恩,以不习惯上京的繁华为由,依旧带着江小楼回了江夏村。

同时,皇上还下令大兴土木,为殷紫宸以及战死沙场的各位将军,建立了一座气势宏伟的将军台,

颜艺经过再三求旨,奏请皇上为她和殷紫宸赐婚。虽说两人阴阳相隔,庆丰帝还是被她们真情所动,答应亲自操持这场hunli ,在那年的五月,颜艺终得偿如愿,与自己心爱的人结为了连理。

时间,终于在熙熙攘攘中一点一点淡去,只剩下了尘世的喧嚣。而那个在青阳百姓眼中的战神将军,也终成了说书先生口中的传奇。

待得风光褪去,只余了寒夜的冰冷。

以后,有谁还记得?或许,只要颜艺记得,江家姐弟记得,青阳百姓记得,这就够了.....

更深露重,落花成冢。

颜艺把头贴在殷紫宸的墓碑上,将剩下的酒一滴一滴倒在上面,宛如当初她们大婚时,那杯还来不及喝下的交杯酒。

她彻底醉了,蒙松的双眼瞧着夜幕,都增添了一抹蜜色,恍惚中,仿佛将军台上人头攒动,那个少年将军正对着前方振臂高呼,眼中的人影愈行愈远,颜艺踉踉跄跄地扑过去,越过了将军台的边缘,一把抱住了那抹虚幻的影子。

耳边是呼呼的风声,身体在不断的下坠,她却毫无惧色,脸上满是幸福的颜色。

夜风里,她终于笑了,笑得如释重负,笑得倾国倾城:“宸哥哥,我们终于在一起了,再没有人能将我们分开。”

半空中,颜艺的青丝飞扬、衣诀飘舞,她的双手依旧保持着拥抱的姿势,紫宸哥哥,你开心吗?从今天起,你不再属于天下,不再属于青阳百姓,你只属于颜艺,属于我一个人了。

这温馨的一幕,别人看不见,樱桃却忍不住尖叫了起来,但颜艺却是一副十分幸福的模样,她将头贴在殷紫宸肩上,细细倾听殷紫宸的喃喃私语。

仿佛,殷紫宸那年的话,早已穿行在风里,静止在时光中——“我在边关之时,就曾听人说过,上京城中有个颜家二小姐,姿色倾城,容貌无双,求娶之人不计其数,无奈那二小姐早就芳心暗许,一腔决绝伤碎了无数公子的爱慕痴心。放眼这上京,却独独便宜了二小姐心中之人。我想,他们说的那个人,会不会就是殷紫宸?......”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人生一受人生一受读者的孺子牛|短篇一出生就瞧见父母,陌生的世界不再孤单。青年时爱情依偎、友情伴身。老年有所追忆,怡然自乐。可如果出生就是孤儿,养成孤僻性格,终是爱情无门、友情无望。老年凝神眺望、无思无挂。孤独的人爱吃苦,苦中有乐,苦中有理。于是受苦的道理何人能懂
  • 雪羽白鸾雪羽白鸾sokia|短篇六离雪自从被魔帝带回来后,搅的魔界不得安宁。 “魔帝大人,王妃她打碎了您的六叶冰心花”“再找一盆”“魔帝大人,王妃说今晚让你睡书房。”“去准备被子。” 任由她做天做地,魔帝宠溺如一,却不知前世他对她爱而不得,今生终于找到她,他不会再重蹈覆辙。
  • 红颜旧枯骨红颜旧枯骨萘粿|短篇骨女走进火中,枯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为灰烬。这世间再无她的痕迹。和尚念着经,脑海里突然传来骨女的声音,她说,你也不必为我念经了。我怨恨太过深重,并不能再入轮回,只能魂飞魄散。和尚,我说的下一世,是骗你的。愿你早日修得正果。 他仿佛看见了貌美心慈的楚清漪看着他笑,眼神温婉,却在下一瞬消失不见。 和尚紧闭的双眼,忽然流出泪来。
  • 沉睡中的王沉睡中的王七古猫妖|短篇这是一种使命,从一开始就注定回不去了。如果可以重来,也不悔任何的决定。
  • 贝尔特画出恋爱贝尔特画出恋爱宸家|短篇贝尔特是印象派油畫的代表,引用她的名字帶來愛情故事. 善良的單親媽媽,由插畫家變成網絡游戲的首席設計師.
  • 暖夏不暖冬暖夏不暖冬筠佯|短篇在心灵最幽微之处,生命因诗而苏醒,在提笔和翻开书页的那一刻,除了诗,我一无所求。但愿,可以留下只言片语……
  • 假装我们是同桌假装我们是同桌胖遥|短篇【爱一个人就要趁早说出来,别等到大家都走散了才后悔莫及。】 江小敏是一个相貌平平的女生,她第一天上高中,就和一个帅气的男生做了同桌。 这个男生叫做郑宇,平时喜欢打篮球、看小说和弹吉他,他跟江小敏做了三年同桌。 在这三年里,江小敏发现自己深深地爱上郑宇了,但由于一些不可抗力因素,江小敏迟迟不敢向郑宇表白。 直到他们都高中毕业了,大家都各奔东西了,江小敏仍然没有对郑宇告白,这也成为了她人生中最大的遗憾。
  • 诗和路迅诗和路迅路讯|短篇人生如梦,几度秋风吹白发。江山如画,不尽青春夕阳下。一枝笔写出天下,一点墨染尽苍生。我只是个作家,却希望有一日——掀起一个世纪风……
  • 喊出你的名字喊出你的名字香辣小蟹|短篇他是校园广播站男神,一副嗓音能够令人耳朵怀孕。 彼时,社团面试,他用英语面试她,所以她并未认出他来。 后来,她惊讶地指着他,“你你你,你就是——” “我就是你打算给他生猴子的那个人。” 季朵大囧。 后来她才明白过来,“你这是在追我?” 可男神只有一句,“不是你说要给我生猴子的吗?”
  • 暮深星点点暮深星点点宋小软|短篇刚认识江约的人,都会被这个近乎完美的男人吸引。 他俊美,儒雅,绅士,博学。 是心理学的传说人物,屡次协助破获要案。 可是只有走进他的人,才会发现,靠近江约,是多么压抑的一件事。 他从阳光中走来,走进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