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9章 人生如梦 牢记初心

黑暗、空灵、飘渺……

一丝光线轻轻飘入我的眼帘;

微风徐徐撩动我的发梢;

清甜宜人的空气悄悄溜进我的嘴巴;

一阵阵花香缓缓萦绕在我的鼻尖;

朦胧中我犹如一缕烟雾游荡在一片陌生的空间。

这里,春意盎然、碧空如洗;山间,百花齐放、红酣紫醉;宾鸿逐暖、仙鹤随云;流光溢彩、东皇西游……

我揽入一朵彩云,喃喃自语“这是哪儿?”

“我等了你很久!很久!你终于来了!”

天地间突然有一道洪钟般的声音回荡。

此时,我才惊醒。

“啊!这是哪里?我不是应该回家了吗?”

我准备站起身来,可惊奇的发现我的身体飘飘荡荡根本站不住脚,我随着半空中的云朵四处游离。

“现在是你决定的时候了!”

那道苍老的声音再次传来。

“你是谁?你是谁呀?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

我竭力嘶喊,这一路我经历了太多困难,我无法再忍受心中的委屈。

可是无论怎么喊,我都没有收到回复。

忽然,天空中出现一块光幕,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把我吓了一跳。

只见,光幕中出现了一个人,他正在草丛里伏着,看到光幕里的那个人,我深深的愣住了,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我自己“熊不鱼”。

从光幕里的我那个视角来看,那正是马拉维湖附近的战场。

此刻,光幕里风云突变,天空的滚滚黑云中心形成一个漩涡,疯狂转动,四面八方所有的层云全都朝漩涡中心极速汇聚。

隔了不知道多久,黑云消失,天空中缓缓降下来一群人。

大冰熊称呼其中一个人为“制度院院长”。

接着,院长说:“任何反叛势力以及阴谋都不可能成功!因为空间站的一切都在大星宿的掌控中……任务院全员已经被囚禁……本院奉大星宿的命令将你们这些叛逆全部逮捕回去!”

刚一说完,第一团、第二团的所有人浑身上下都被一道道金黄色的闪电给囚禁住。

“唰唰唰”

正当我震惊中,天空中的光幕再次更换,这一次出现的画面完全不同。

只见,那是一个黑漆漆的山谷,山脚下一个衣衫破烂,鬓发如银的老头儿,负手而立,仰头望向山巅,他的背后站了一个人,那人正是我自己。

这时,我手中拿着一块拳头般大小的散发青色能量的石头。

老头儿负手说:“我在无数个空间流亡了一千年,现在由你来决定这个空间站的存亡。”

光幕里的我神色凝重,而光幕外的我却大喊:“毁了它,那是个害人的东西!”

不过显然,光幕里的我根本听不见。

白发老头儿:“我活了一千多年,我看到了无数人离我而去,我也经历了无数个阴谋诡计!”

光幕里的我:“你到底是谁?”

白发老头儿:“我没有名字!空间站创立之初他们都叫我大星宿!”

光幕里的我:“啊……你是...大星宿?那,那刚刚在马拉维湖...制度院院长口中所说的大星宿是谁?”

老头儿:“大星宿是这个世界的最高权利象征!而我就是创立这个世界的人!”

屏幕里的我:“啊?那...那你为什么穿着成这样?你为什么会说自己流亡了一千年?”

老头儿:“我一千多年前从遥远的星际来到这里,而我发现自己在这片空间有着特殊的能力。我可以创造空间,我可以穿梭这片空间的时空。我可以让他们以另一种方式存在!可是……可是我救了许多人,我让他们自由的生存在我创造的这片空间,他们奉我为大星宿,可是背地里他们心怀鬼胎……他们结党营私……他们研究武器……他们把我推翻...可他们用尽办法也不能把我杀死……只能将我流放...哈哈(苦笑),”

屏幕里的我:“原来是这样!那你说你在等我,等我做什么?我从来没有见过你呀!”

老头儿:“几百年前我遇到一个奇人,他为我观测星象,卜测命数,说我的命运将在今天决定!”

屏幕里的我:“老人家,大星宿,你不是说你不会死吗?”

老头儿:“哎......可是我并不想再继续流亡了!也不想与他们争夺什么!我已经忘记了我来自哪里,我也不知道我继续流亡有什么意义!所以由你来帮我做决定吧!”

沉默良久......

“大星宿,我觉得你很可怜!所以……我帮你解除痛苦吧!”

说着,“我”拿着手中的青光能量石朝着山顶走去……

只见,“我”越往上走越发现难以走动,到最后只能用爬……

忽然,天空中黑云涌动,白云翻腾,紫色闪电在其中萦绕,滚滚巨雷震荡大地,黑云白云犹如两条云龙互相撕咬交缠,情况非常骇人。

屏幕里的我:“还差一点,就差一点!”

屏幕外的我:“加油啊!加油!”

一分钟后……

“我”跪在山巅之上,双手举着青色能量石狠狠将它砸了下去。

只见,山巅之上那块色彩斑斓的能量巨石碎裂四散。

就在这一刻,山石崩塌,江河逆流;日月重光,天降流石;斗转星移,顷刻昼夜;地涌火浆,天坠巨雹;风雨骤骤,百兽哀嚎……

……

屏幕外身体游离的我见到这一幕不禁为之骇然。

“哇撒!好莱坞大片吗?”

这一头我刚刚惊叹完……

瞬间,光幕崩裂,黑暗骤然降临;美景无限,姹紫嫣红的世界,眨眼便不复存在。

……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的身子似乎在黑暗、虚无的空间不断飘荡游离。

许久……

许久……

冥冥中一道如清泉流水般的声音唤醒了我游离的意识……

接着,一股芳香沁入我的心脾。

终于,我缓缓睁开了眼。

天色微微昏暗,晚霞醉人。

这般美景为什么有人在哭?

她泪光盈盈,面若桃花,三分纯洁,七分暖人。

“钱……喜儿!”

我一字一顿的说。

“啊?……熊不鱼,你醒了,你吓死我了!”

接着,钱喜儿用力的将我搂在了怀里。

我的头倚靠在她的肩上,感受着她带给我的心安和暖意,我不由得忘记了脑袋为什么那么痛,为什么她会在我旁边?

我再次醒来时,人已经在医院了。

老爸老妈,钱喜儿、阿江、苏小苗都围在我身边。

等到所有人都走了以后,我将钱喜儿叫了回来。

通过她口中我才知道,刚刚我在学校后面被人打伤了,脑袋撞到了尖锐的石子,流了好多血

钱喜儿因为看到黄金史说要去找我,所以她就偷偷跟着……

“原来是这样?难道那些都是假的吗?”

“怎么啦?熊不鱼?胡说什么呢?”

“喔!没什么?”“我头上的纱布谁包的?太难看了!我要拆掉!”

……

一阵欢声笑语后,我盯着钱喜儿……

“你干嘛盯着我看!”

“我想和你一起上大学,好不好?”

钱喜儿娇羞的转过身,默不作声……

出院后……

家中……

“老妈!我答应你,您儿子一定好好念书,考上大学,为国争光,为您争光!”

……

“老爸!我陪你喝一杯!别老是愁眉苦脸的,你看外面的阳光多好!”

……

高考结束以后,回家路上……

钱喜儿笑着对我说:“怎么样熊不鱼,有没有信心?”

我理所当然的说:“必须的!有您这位优秀的师傅在,小徒儿怎敢丢脸!”

我:“话说,你知道什么是天涯海角吗?”

钱喜儿:“知道啊!那是一个好美好美的地方!你怎么知道我想去?”

“那我们一起去吧……”

钱喜儿笑而不语,羞而不答。

夕阳下,我们如往常十多年一样并肩回家……

这天,我悄悄的拉住了她的手……

青春踏晚霞,少年并肩行!

当通知书下来后,我们如愿以偿的上了同一所大学……

一个阶段的结束意味着另一个阶段的开始。

人生很长,纵然跌宕起伏,惊涛骇浪,我们也要扬帆远航……

本书完结

树下酒徒

2020年02月14日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倾一梦浮生倾一梦浮生扶风观雨|短篇李铭信遭遇未知袭击陷入昏迷,生命进入倒计时,于锦研爱子心切决定对李铭信进行激进、超前的治疗。当李铭信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的世界与他的零散记忆却相差甚远。外有强敌来犯,内有家事频仍,面对真挚的爱情、复杂的亲情和黑暗的官场,李铭信选择坚持自我、不忘本真,出生入死保卫扬州并一步步铲除家里的小人......
  • 无尾案件无尾案件胡学文|短篇乡村失火案,真相大白时,调查者却不得不想法掩盖,一个卡夫卡式的荒谬故事。
  • 青春我们待在原地青春我们待在原地洛殇陌心|短篇如果上天一定要她的生活一塌糊涂,那拜托,不要让她的爱情一败涂地。
  • 那小孩,你过来那小孩,你过来冰冰想长高|短篇最开始,叶子和大多数农村的孩子一样,一心想要去外面的世界看看,直到转过一圈后才发现,终究是回到原点
  • 午夜的气味午夜的气味胡学文|短篇牵着公猪的兰妮看见牵着母猪的杨大撇。公猪未经许可爬到了母猪的背上,公猪与母猪的爱情引发了人与人的战争。
  • 一生亦安然一生亦安然小北的墙|短篇安然在很多年后依旧还能记起曾经路过的爱情。有人问她后悔吗!安然说,此生既无憾,又何来悔……
  • 认清自己认清自己伊界|短篇很多时候,我们都觉得自己所做的决定是正确的,就是自己想要做的。但,你认识自己吗?真的就是真实的自己所下的决定吗?其实,很多时候,我们都不了解自己,不了解自己的一言一行,直到错误发生时,才恍然大悟,会出现懊恼,忏悔等,各种情绪。可惜,世界没有卖后悔药的,错了之后,只能默默自己承受,如果不长记性,下一次这种事还将发生..
  • 小城车站小城车站孤星朗月|短篇大学学了个冷门专业,毕了业也找不到工作,在家蹲了半年,参加公务员考,差点因为专业选不上。好容易考上了,结果分数低调剂到了一个我从来没听过的地方当铁路警察……
  • 爱你我有病爱你我有病希衍|短篇林思语是真的有病,见谁都说:“别碰我!”特别是面对这个叫顾易的俊美男人,五米以内的距离她都无法容忍。 顾易也很崩溃,时刻琢磨哄人计划‘ABC’表现的特好说话:“好,我不碰你。” 林思语简直把他排斥到了骨子里:“你离我再远点,我的影子也不许碰到!” 顾易低头一看,正踩在她细长的影子上,头冒黑线,挪脚,再接再厉:“好,你的影子我都不碰,那你试着碰碰我好不好?生孩子这事儿迫在眉睫啊姑奶奶。” 其实他俩都很懵逼,明明记忆里不熟悉彼此,却有了个四岁的白血病儿子。 孩子怎么来的? 俩人脑子里天雷滚滚…… PS:感觉碰一下就会死的心理阴影女VS通体发光暖死人不偿命的无敌假直男
  • 静候你一句别来无恙静候你一句别来无恙总有一半|短篇他忘不了那个人眉眼带笑的样子,也忘不了那个人张扬放肆的样子,他想起他抱过的医书,想起他拿着剑的模样… 如果你还信守承诺,可否一定记得我还在这里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