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2章

小鱼儿说的有些抱怨,梅娘住下她是高兴的,但是总感觉梅娘一来,尉君悦好像跟她就生疏了。

在家的时候也不主动找她了,也不主动说话,除了晚上吃完饭出来遛遛食之外,他们几乎都没有说话的机会了。

送她东西也都是在门外,送完转身就走,绝不多说一句话,跟之前完全不一样。

要是放在以前,尉君悦能在她屋子里坐上大半天呢。

虽然她知道,这件事跟梅娘肯定有关系,但尉君悦的转变也太明显了些,就好像…生怕被人误会他们之间有什么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每当她想到这里,心里就有点不舒服,不过还好,那种感觉并不明显,小鱼儿也没在意。

“鱼儿这是怪我”。

尉君悦缓缓开口,声音之中听不出任何情绪。

“怪不怪的又能怎么样呢”。

小鱼儿早就习惯了他这样机械化的说话方式。

尉君悦没有再开口。

小鱼儿又觉得心里有点不舒服,突然不想走了站在原地。

尉君悦往前走了两步,发现了小鱼儿的异常。

“怎么了”?

尉君悦转身望着小鱼儿,小鱼儿抬头看着尉君悦,心里乱的很。

“君悦哥哥你怎么了”。

没想到小鱼儿会开口问他,尉君悦愣了一下。

“鱼儿为何这样问”。

小鱼儿也不想啊,她也不明白为何要这样问,只是一瞬间的冲动,她就问出口了。

“没什么,君悦哥哥你别在意”。

说着小鱼儿自顾自的往前走,这回换做尉君悦站在原地,被小鱼儿落下好远之后才缓过神来,连忙追上去。

远处的林梅儿听不见他们的谈话,但是看样子感觉他们两个好像是吵架了。

吵架了好,吵架了她就有机会了,晚上她再吹吹鱼儿的枕边风,相信很快鱼儿就能看清楚尉君悦的真面目了。

这样一想林梅儿心情大好,也不准备继续跟着了,拍了拍手准备回家等着鱼儿。

一转身吓了她一跳,是村里的一个光棍,叫什么来着她没记住,但肯定是上门求过亲的,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她身后,看他犯花痴的样子林梅儿浑身一个机灵。

“梅子姑娘好巧啊”。

说着痴汉腼腆的挠了挠头。

梅子姑娘?这是什么称呼,她叫梅儿梅儿好嘛!

“不巧,我正要回家呢”。

林梅儿没心情跟他闲扯,直接越过他准备离开,可那痴汉并没有放弃,追了两步又挡在林梅儿面前。

“梅子俺是真心的,俺可以把心掏出来给你看,你就跟俺好吧,俺保证以后一心一意只对你好”。

听到这话林梅儿脸一下子就黑了。

“村子里好多人都这么说我凭什么信你”。

一般拒绝人家呢,林梅儿都会好言相劝,但是遇到这种死灿烂打的,林梅儿就绝对不会给一点好脸色。

“我,我…”

痴汉支支吾吾的半天也说不上来,林梅儿没了耐性。

“你什么你啊,难不成你以为就凭你长了个傻大个,身子看上去像头牛我就会多看你一眼嘛”。

“不是的,我…”

痴汉看上去很着急,但是他又说不出来,搞得林梅儿心情更不好了。

“反正我是不会答应你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说着林梅儿就要走,痴汉一着急伸手抓住了林梅儿的胳膊。

“别走”!

林梅儿一皱眉,紧跟着痴汉松了手,但是他刚刚抓着林梅儿的那只手已经开始泛红,伴随着刺痛,痴汉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林梅儿却恶狠狠的瞪着他。

“这只是个教训,如有下次,你这只手就别要了”。

说着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另一边小鱼儿突然转变的态度让尉君悦摸不着头脑,不管他怎么问,小鱼儿就是不说。

“鱼儿到底怎么了,我是不是哪里说错了惹你不高兴了”?

“没有”。

“那你倒是说出来啊”。

“没什么好说的”。

“鱼儿”。

尉君悦终于忍不住上前抓住了小鱼儿,让她正面面对着他,耐着性子问。

“到底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子就变了”。

小鱼儿抬起头直视着尉君悦,看得出来尉君悦很关心她。

“君悦哥哥故意疏远我”。

小鱼儿终于说了,可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他什么时候故意疏远她了,要不是林梅儿一直夹在中间,他恨不得天天去找鱼儿。

不过转念一想,鱼儿这样子是不是怕他不要她了?那是不是意味着在鱼儿心里,对他也是有那种感情的,瞬间心情大好,尉君悦甚至还想开怀大笑。

“鱼儿突然耍脾气就是因为这个”?

尉君悦忍不住嘴角上扬,哪里还有刚刚高冷的模样。

要说尉君悦面瘫吧,其实也不是,他只是很少有表情在脸上,这都是跟他爹学的。

不要把自己的心思表露出来,这样别人就猜不透你,自然就不敢轻易冒犯你,这是尉迟跟他讲的。

尉君悦向来言听计从,对于自己的表情管理一直都很到位,直到遇到小鱼儿。

几次三番他根本就控制不住,就好比现在,他心里乐开了花,而表面上就算想绷着也绷不住啊。

“有那么好笑吗”。

小鱼儿完全误解了尉君悦的意思,不过尉君悦现在心情好,自然愿意多说些话。

“我笑不是因为这个,哎呀,你跟我说实话鱼儿,你是不是怕我不理你”。

小鱼儿翻了个白眼不去看他。

“才没有”。

可是她白里透红的小脸蛋已经出卖了她,尉君悦看着口不对心的小鱼儿心里喜欢的紧,恨不得在她的脸蛋上狠狠地亲上几口解解馋。

理性克制住了尉君悦,他不能让鱼儿觉得他是个禽兽。

“没有嘛,那鱼儿为何耍脾气”。

尉君悦明知故问,小鱼儿编慌解释。

“那,那是因为,谁说我耍脾气了,我没有你别乱说”。

“那你刚刚丢下我自己一个人走”。

尉君悦决定追问到底。

“那,那是因为…因为你不理我,对,就是这样,近些时日你明显疏远我”。

好家伙,绕来绕去又绕回去了。

尉君悦是不是应该夸赞一下她,真是个机灵鬼。

上一章第51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快穿之不仅只是喜欢你快穿之不仅只是喜欢你燕江烟雨|古言这是一个慢节奏的快穿之旅。慕苒很荣幸成为快穿大军中的一员,可惜没有金手指(你确定?),没有作弊器(你确定?),有的是打不死的小强精神(你确定?)。在任务发布者(某男子)和可爱小光头的指引下,在任务世界中不断学习,不断成长,不断……【说人话:好吧,这是一个拯救恋人的身穿历险之旅】本文轻松愉快,计谋存在,美女如云,帅哥常在,作者可爱,望你喜爱~
  • 穿越之缘起穿越之缘起安雅i|古言翻了这天下又如何,若说恨,她怎么能不恨,爱她的人为她而死,她爱的人一手杀了她。若能重来,我定强势!!!渣男背叛,绿茶婊威胁。一场车祸她穿越,搞什么狗血,她的娘亲竟然是神女?穿越一朝,大大的容王殿下竟然是渣男,看我虐渣男。被迫跳进湖中,却被美貌如他的晋王殿下给救了。喜欢的加作者QQ:1772934576
  • 逆天宠妃不好惹逆天宠妃不好惹低眉流光|古言我伏在小几上,看着青葱的五指,修长而又细嫩,转过手心,却因为过多的练字,而微微起薄茧。掌心上,纹路交错,细细碎碎,看相之人说,我一生命运会坎坷。我从不信这些东西,人的命运,三分天注定,七分靠自已。--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祸心王妃祸心王妃菱七月|古言“叶止音,是不是你的心里可以装下所有人,却唯独装不下本王!” 一朝落水,异世醒来,却嫁给了自己的仇人,那个与自己现代男朋友有着相同容貌的宁睿王,眼神里永远透着骇人的冰冷; 温雅的清平王,与她的男朋友有着相同的名字,跟她身子的主人亦是有着纠缠不清的过往; 异世寻夫,斩获情敌无数,屡遭暗算,幽暗的柴房,绝望的等他相救; 清高孤冷的王,在她面前终于变成了一只“纸老虎”,吓吓她,可还行? 朝堂风云诡谲,各方势力蠢蠢欲动,杀机暗藏,不知不觉中她竟早已经成为搅动朝局的一颗棋子; 穿越?难道只是巧合?还是前世的注定?
  • 夫娇夫娇夏木果子|古言学艺下山的沐佳人,决定通过自己的努力,过上有车有房有钱有粮的好生活。 可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桃花开,各种可盐可甜的男子出来阻拦她前进的脚步,用衣食无忧,夫宠子孝的生活,迷惑她的心智…… 沐佳人:如何逃离宠妻夫君,实现人生梦想?在线等,挺急的。 某男:为夫身娇体贵,易推倒,夫人不尝试一下吗? ps:本书画面甜腻,容易引起极度舒适,慎入
  • 爱宠缠绵之鬼王蛮妃爱宠缠绵之鬼王蛮妃白靥蕖|古言一句话:一个边界小国刁蛮王女,和一位颜艺双绝口蜜腹剑的没落皇子从相杀相爱到携手同勉,破衲芒鞋力挽狂澜,最终共览天下的故事。【甜到牙疼,虐……虐……呃……】鸢飞戾天。她是大夏王朝叛军建立的国家中的泼辣公主。从小策马啸西风,舞枪迎乱雪。可自从她白竹鸢进了洛阳城,运气却奇差无比。一头栽在醉金坊,不得已给城中有钱有颜,传言温柔无比的颜枳做了小丫头还钱。自此,城内的流言蜚语就没消停过。只道是那眼瞳泛碧,脚踩笏头的姑娘入了颜家门,从此顺风顺水,哄得颜二爷服服帖帖,软语相向,教人好生慕艳!她挑眉暗骂:放屁!家中,颜青葙大人给她约法三章——二爷说话,要从;二爷抬手,要应;二爷生气,就得俯首帖耳温言软语哄他高兴。这就是他们口中温柔艳丽,冰清玉洁的颜枳?这特么真的不是污妖王笑面鬼转世?白竹鸢气的起的呲牙咧嘴,本姑娘可是那茫茫大原上舞刀勒马翻云覆雨的康国长王女!动若脱兔矫若惊鸿!哪容你放肆!他名下青楼赌场,她通通吃干抹净,他束她身心,她干脆奉陪到底!——连枝共冢,流水桃花。大街上。他一掷千金买下各色布匹。本以为他良心发现给自己做点新衣服,结果——“好希望鸟儿能给我缝新衣服(比心)”他明明知道自己不会女红的!这个混球,为了早日赎身,她忍!可惜手艺不精运气不佳好好蜀锦愣是让她缝的似袈裟披在身上。“鸢鸢,缝坏的银子就算在你欠我钱上面吧。”???这是颜枳挖个坑给她跳吧!!!照这样她一辈子都得待在这颜家宅子里了吧???有时候,她还得费劲打发一些爱慕颜枳的无知姑娘。“白竹鸢,你……”“我?我好得很,一身轻松吃喝不愁,不劳姑娘费心了”“……我告……”“你要告我?对不起我身无分文安分守己实在没什么好告的,姑娘请回吧。”“……”一旁颜枳眯眼笑得满城飞花,“鸟儿好伶俐的牙齿,果然是最‘妒’妇人心。”“别叫我鸟儿,恶心死了。”某人瞥他一眼,“你再这么说我就在你的苦荞茶里下药,看看到底是你妒还是我毒!”颜枳毫不在意,依旧笑得山花烂漫……大概,人不要皮,天下无敌吧。——一朝幻灭,姻缘散尽。他说心中有魔,一切皆可为障;她说一朝国破,深仇俯身而上。纵横裨阖,运筹帷幄,重获尊位,朝堂漩涡,他挡。顶珠带翠,鸾衣上身,秣马厉兵,铁甲战场,她上。迂回,踟蹰,两情似缱绻却又貌合神离。立场不同,责任不同。入骨相思,相同。是荣辱与共比翼连理,还是,蛟鸾相争必有一伤?——皇子是隐藏身份,不要误会。简介无能,求戳正文。
  • 南宫之后南宫之后大脸熊猫|古言在没认识陈烨之前,南宫离只想当一个潇洒自在的江湖侠客,就像她爹一样,想去哪儿去哪儿,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后来遇上了陈烨,陈烨说,阿离我现在想要一把刀,于是南宫离就变成了一把刀,江湖上人人听到就闻风丧胆的刀,陈烨说,阿离现在我想要权势,于是南宫离便甘心从一个宫女做起,努力争宠,成为了皇上最最宠爱的妃子,皇上知道了南宫离进宫的目的,想要杀她灭口,陈烨说,阿离你在等我一下,我现在还不能放弃,你能不能晚点再出宫。再后来,陈烨说,阿离我后悔了,你现在愿不愿意跟我走? 南宫离却笑着摇了摇头,我曾经给了你那么多次机会,那现在,我也想留一次机会给自己。
  • 邪王嗜宠:医妃太倾城邪王嗜宠:医妃太倾城沐之篱|古言某王爷来到山洞中,问道:王妃呢,为何不在练功? 暗卫抚了抚额,回答:王爷,王妃还在房中睡觉呢! 某王爷的脸瞬间黑了下来……房间中,风云幽正梦到一个大鸡腿,一口咬下去,却硬邦邦的咯得牙疼,。 睁开眼,发现眼前是某只妖孽的冷眸。 王爷:“王妃是不是该解释一下,这个时间点为什么还在床 上呢?”风云幽一脸咬牙切齿:这只混蛋,好好的不当他的 王爷,非要把她这个草包小姐给掳来,还非要逼着她练功, 一时间,春光无限。 只听到风云幽嘴中吼出的:楚哲翰,你大爷…… 她风云怎么就这么倒霉啊!!欲哭无泪。看着这只小野猫一 副抓狂又无奈的样子,楚哲翰眼中流露出点点笑意。 楚哲翰勾了勾嘴角:我的王妃,既然你不愿练功,那我们就在这儿完成吧!
  • 大掌柜,小厨娘大掌柜,小厨娘轻卿|古言冰山大厨VS呆萌吃货的爱情故事。没有大起大落,只有细水长流。让我们打着美食的幌子,谈一场甜蜜美好的爱情吧!
  • 凤凰劫仇心挽天下凤凰劫仇心挽天下君弦月|古言八岁的那场大火,烧毁了顾府的一切,也烧毁了顾雪依的童年,八年后的赶尽杀绝让她深知,不反击只有等死,此后余生,她的眼里只剩复仇。 一念起,风云涌动,一剑发,血染帝都, 浴血归来,她誓将所有背后之人屠于剑下。 慕容璟澜:那一年南宫府后苑,她从秋千上跌落在他怀里,明亮的笑容,温润了他的整个世界。 君陌尘:为了复仇,他算尽一切,却独独漏算了自己的心。 萧九夜:他费尽心机,倾尽所有,只想与她携手,可终究还是站在了她的对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