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40章 终局和婚礼(大结局)

陆一桀接到季璟城的电话,赶紧赶回家去了,这个乔宴欣真的要跟他们翻脸了?不行,万一她带来一行人去自己家,门都被她给拆了也不夸张啊。

他一边打电话,一边开车回去,可是几十秒后,没有人接,他给自己心里一个安慰,可能是她在厕所吧。

所以才没有接的这么快,两分钟过后,陆一桀又再一次的打回去,家里面,只有座机在响,然后就是空空荡荡的,没有人的迹象。

程宋宋刚刚进入商店,刚好和开过那里的陆一桀错过,他在看红绿灯,眼角好像看到了什么,想要看过去,就被一辆大货车给挡住了。

他不以为然的转过视线来,到底是去哪啦?不是叫她在家里好好呆着的吗?不是乔宴欣那么快赶到了吧?

然后她害怕逃跑了?这样的话,可就更加的难找了,陆一桀自己脑补了一个她遇到乔宴欣来到家撒泼的情景。

很是不好。

自己还是给季璟城打个电话再说吧,“什么,不接电话?那你呢?现在在哪?”季璟城又赶紧去启动车子。

一手倒车,调整方向,一边拿着电话,跟陆一桀通话。

“我现在正赶回去,刚刚她说家里没有水果了 我自己出来买,接到你的电话我才赶回去。”他的车子和大货车一并开,完全是挡住了侧边商店的视线。

程宋宋拿了一包自己用的牌子的,就去结账了,可是还得排一阵子队来,回去不了那么快,不知道等会陆一桀回到去,会不会见到自己不见了担心。

她踮起脚尖来,看了一眼,还有几十个人才到自己,可是自己不能不买啊,这种情况怎么能不用呢?

“程宋宋,你给我出来!”不知道乔宴欣为什么要一口咬定是她,可是她就是觉得,除了程宋宋,就没有其他人的了。

所以只有她了。

季父本来就不想管的,自己儿子怎么就弄了这么一个撒泼的人进家呢,看着这个冷清清的房子,还是觉得程宋宋的好。

知至少自己在家的时候,还可以和她下两盘棋,现在她不在这了,觉得那种乐趣突然间就没有了,还有点手痒痒的。

季父抹着棋盘,很是怀念。

“爸,不然我和你下一盘?”季孟然若有所思的走过去,坐在季父对面,还细心的给他切了一杯他最爱喝的茶水,双手奉上。

季孟然端起来,喝了一口,涩涩的,果然没有程宋宋泡的好茶艺,“好。”还是答应了让他来陪自己下一局。

下棋给季孟然的感觉就是有点单调的,季父却是享受的,季孟然挑起了话题,“爸,你说,大哥那样做,为了什么?”

季父没有回答,认真的下棋,用手挠了挠下巴,吃了季孟然那边的一个棋子,“少说话,多做事,少动那不该动的心思,那样的人是找不到吃的,还会自食其果,嘿,你看,我又吃了一个。”

说着,开心拿起那两个棋子,叠在一起,发出响亮的声音来,蹭蹭蹭的,很是脆耳,可是季孟然怎么就觉得他是在说自己呢?

这一盘棋,还真的是下了一个世纪那么久了。

乔宴欣喊了那么久,里面还是没有一丝丝的动静,五分钟过去了,她的人到了,“小姐。”一行人,有规矩的排成了一行在乔宴欣面前。

“给我把这门给拆了!”乔宴欣指着那道“坚固的防线”。

他们看了一眼,低下头,没有人敢直视乔宴欣的,他们是乔家的手下,自然就成了“走狗”一样,还没有这个资格来与主人直视。

而且今天出来,是她强行叫出来,说五分钟不到的话,就滚出乔家,他们害怕,这个家,老爷和夫人都是最宠他们的,不得不服从。

“小姐,这是陆家……”但这可是陆家啊,惹不起的,确定要拆吗?他们很不确定的开口问道,嗓音都是颤抖的。

乔宴欣踢了那个说话的男人一脚,男人只敢抱着脚,不敢吭声,来痛喊都不敢,怕她给他爸爸打小报告,自己的小命就没有了。

“管他是什么人,我叫你拆,就拆,活腻了是吗?”乔宴欣质问着。

他们一致直摇头,“不敢不敢。”就赶紧动手去拆门了,门被他们用工具敲,打,锤,都变形了。

还是没有打开,如此的坚固,乔宴欣着急了,怕程宋宋在里面的话,会趁这个时候偷跑,“你们一个个都都是饭桶吗,这点小事都干不好?”

直直的戳着他们的脑袋,让他们一瞬间就没有了男人的自尊,一个个涨红着脸,被她这样一说,顿时就觉得自己很没有用了。

只能拿出最后的武器来,他们把一小块东西,安装在大门中间,上面立刻就有一个亮红的小点。

“小姐,我们到那边去,这里危险,等会就可以打开了。”他们护着乔宴欣,走出离这个门二十米多,远的地方。

“嘭”的一声,巨响,季璟城差不多到陆一桀家,就听到了,这么响的响声,赶紧地板都震动了一般。

陆一桀也是,就要到家了,就听到了这么大的一声声响,发生了什么,还以为是火箭发射了呢。

等烟消的差不多,乔宴欣看到门被炸开一个大口子,她顿时愉悦起来了,“总算有点用了,走,给我进去,把程宋宋找出来,谁先找出来,赏!”

乔宴欣他们前脚一进去,季璟城和陆一桀后脚就停在了陆家的门口,两个人同时打开车门出来的。

都看了一眼,被炸的破烂不堪的门,心里只有,遭了,出事了。

看见乔宴欣带着人,进去了,把里面搜的,一片狼藉的样子,东西都乱了,还有点易碎的东西,已经是被碰倒在地上了。

“乔宴欣!你发什么疯?这里是我家,我给你进来了吗?”陆一桀现在是有理的,说话自然也是是非常的强势的。

乔宴欣没有理会他的叫喊,就是叫自己的赶紧把程宋宋给自己搜出来,这次是赏双倍的钱,他们的动力也就越大了。

没想到,最后没找到人,反而把自己搭进去了。

乔宴欣就这样死在爆炸现场。

季璟城就出了程宋宋,他终于和自己心爱的女人在一起了。

季璟城和程宋宋大难不死,有情人终成眷属,两人很快举行了一场盛大的世纪婚礼,漫天飞舞的花瓣雨中,他虔诚的亲吻她的眉心。

全文完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最痛不过爱上你最痛不过爱上你南歌|现言那一夜,他贴在他身上漫舞,看着他嘴角挂着邪笑,眼里,是怎么也遮不住的欲望。相处两年,他说他们应该现实一点,可他原本以为他们是彼此相爱的,却没想过他会说出两人终究要各自结婚的话语。他为了他,公开出柜,众叛亲离。他为了他,被废左手,错失良机。他为他做了太多,却只换来一句:忘了我。他终究,还是失去了他的他。十年后,再次相见,他对他说:你好,我叫蒲晨,好久不见。他一如初见时的那般的从容、俊朗,只是眉目间多了些成熟与沧桑。他,终究不再是当年的那个他了。他说:好久不见,这是我儿子,安思玄......
  • 玥珊思玥珊思木子星槿|现言就算我自私,自私的自顾着我爱你。这辈子,我需要感谢上帝,他还给我留了一扇窗,让我遇见你
  • 顾少,你媳妇儿又跑了顾少,你媳妇儿又跑了一笑醉千场|现言两年后的一次偶遇让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感情! “你是我的,是我一个人的,不许你去看别人!”他偏执霸道地将她留住。 “顾总,有人在餐厅欺负叶小姐!” 他俊脸一沉,怒斥道:“哪个人没长眼,敢欺负我的人!”然后亲自去给她出气! 他小心翼翼地护着她,为她挡风挡雨。 一遍一遍地对她说道:“只要留在我身边,我都愿意给你摘星星!” 直到一个晴天霹雳,她重蹈覆辙,冷漠地留下了一纸离婚协议。 顾淮南咬牙切齿,声称翻遍整个地球都要将这个该死的女人找到! 三年之后, 一个萌萌的小包子拿着离婚协议书眼睛眨眨地看着他,“爹地,我妈让你把字签了!” 顾淮南暴怒:“让那个死女人自己过来见我!” 小包子扁扁嘴:“我妈说了,爱发火的男人靠不住!看来还是离婚的好!” 顾淮南瞬间偃旗息鼓,低着头瞅着小小的他,小心翼翼地商量道:“那我不发火,你帮我追你妈……我给你买全套的变形金刚!“ 小包子瞬间叛变卖了亲妈,点头同意道:“那我勉为其难得先答应!” 顾淮南:“……” 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爹?!变形金刚比我亲?!
  • 浪子的一百八十度回头浪子的一百八十度回头叶梳雨|现言在被虐掉一层皮之前,男人们的眼睛看这个看那个,就是看不到真正爱自己的好姑娘。林阮纯的任务就是替被弃如敝履的原身狠虐他们。想回头来找她,脖子都要扭断。她要他们为自己之前不长眼睛付出代价。
  • 棋凯颖战之樱花初恋棋凯颖战之樱花初恋Dazed|现言小时侯的承诺究竟能不能兑现,他们的爱情将何去何。
  • 影后成了他的黑月光影后成了他的黑月光灵笉|现言重生前,云城的人都喊她辣手摧白菜·钮祜禄·南栖。 重生后,她变成了一个大声说话会呛到,打人用力会闪腰,踩个高跟鞋还会扭到的弱娇,这怎么能忍! 于是,所有人看到,娇滴滴的小姑娘撸撸袖子,扛起了桶装矿泉水,抬起了剧组的道具箱,手一扬,就朝剧组内的女演员扇了过去,笑眯眯,“手滑”;脚一抬,就朝剧组的投资人大佬踹了过去,勾勾唇,“脚麻。” 在场媒体:好可怕的金刚小芭比。 可偏偏,影帝拿着冰敷袋急吼吼跑过去,“手疼了吧?” 翱承集团的大佬快步上前,“脚还麻么?” 在场媒体:条条都是头条,先拍哪个好?
  • 心灵旅程心灵旅程爱莲娜|现言几个来自不同地区,拥有不同职业的底层社会青年,因为一场很普通的旅行而相遇相知,这一路上,他们各自讲述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故事,有的震撼人心,有的发人深省,有的让人义愤填膺,有的让人潸然泪下……这些故事的主角,就是平凡的我们。这些故事不传递任何价值观,不想说明任何道理,只是想告诉你们,在世界的另一端,有这样一群和你们价值观不同的人,他们也可以生活得很好。
  • 梦之离殇梦之离殇赵超越|现言虽说是言情小说,但是其中也会有一点悬疑的味道,希望大家喜欢,每周五更文哦~
  • 亓木半夏亓木半夏一瞬花火|现言他和她,小时候曾经遗忘的记忆,却注定了他们的缘分,她怎么也不会想到,那一次放学之后完全改变了她的一生,而他,在她的身上总是感觉到清清淡淡的熟悉,却怎么也无法忆起,为了他,她选择离开,可是到最后,她才发现,这些,都是不可避免的,逃避,无用。他,苦苦寻觅,苦苦追求,三年,他变了。爱,所以离开,爱,所以放下,也是因为爱,她放弃了一切的一切,只是希望,他能好好的,但是,她却没有想过他的撕心裂肺……
  • 他从光里走来他从光里走来北点|现言人人都说顾余是一座冰山,只有她知道他是温暖的太阳。 人人都传她是一个没教养的野丫头,只有他明白她有多珍贵。 人间烟火气,最抚凡人心。 多年以后,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 她双手撑在办公桌上,将一张浅笑嫣然的脸直接凑到他面 前:“顾总,我想问你,你到底是什么时候看上我的?” 他放下手中的文件,低头略微沉思,薄唇扬起一抹弧度。 “年少时初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