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03章 结局

司夏在社交平台上的任何动向,司雨涵都是不清楚的,此刻,她正被纠缠到一起车祸事件中。

“我说,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想碰瓷,我给你钱就行了,别装了。”看着地上耍无赖的少年,司雨涵心中就很不爽,若是按之前,这暴脾气早就冲上去了,那还任有这人撒野。、

只是如今...

想到这里,司雨涵不由得手就攥紧了起来,就连牙齿都咬的挺响的。

“什么叫碰瓷,我可是真的受伤了。”说着,男人从床头站了起来,捂着肩膀向着司雨涵走了去。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人,男人微微挑眉,有些诧异,不过随后神情就恢复如常了。

“那你说说看,哪里受伤了?”

因为刚才的事情,司雨涵的心情一下就不好了,说话语气也跟着不太好。

将袖子撩开,露出了自己的肩膀,“你自己看。”

这一看可就不要紧了,眉头皱起,司雨涵连忙站了起来,朝着驾驶座走了去。

“喂,你不会是要逃逸吧?”

听着窗外的喊声,司雨涵还真的是有这个心,不过她丢不起这个人,将后座的车门打开后,不爽的对着男人叫着,“上车,我送你去医院。”

“对嘛对嘛,这才是正确的,你要是逃逸了,警察叔叔都不会放过你的。”

“要我说啊,我们这一次肯定要好好看看,好好地检查一下,谁知道我身体里还没有内伤呢,是不是啊?”

听着身后喋喋不休的声音,司雨涵恨不得当场把人给赶下车,只是最后还是放弃了。

“我说,你闭嘴可以吗?”

皱眉,不满的说着,司雨涵的车速又加快了一些。

等到了医院的时候,男人已经上吐下泻的了,样子看着很是狼狈。

“你看看,都怪你,如果不是你的话,我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一边抱着垃圾桶吐个不停,男人一边埋怨的对着司雨涵。

“我说,你差不多可以了,不然我就扔下你走了。”嫌弃的看着不远处的人,司雨涵怎么也想不到,这将是未来和她纠缠许多年的那个人。

“姓名。”

听到这里,司雨涵目光这才向着男人看去,“你叫什么?”

她到现在,都不清楚,这人叫什么。

“你们两个不是夫妻吗?”诧异的看着两人,护士很是惊讶。

目光向着男人看去,司雨涵轻呲了一声,面上满是不屑,“夫妻?就我和他,别想了。喂,你到底叫什么?”

说着,司雨涵忍不住的轻轻地碰了一下男人的肩膀,随后,就听到了不断的喊疼声。

“白...白宇展。”

听到这个名字,司雨涵却是愣了起来,上上下下,审视的看着他,“原来,你就是白宇展啊。”

“我说,你家里过得好好地,为什么要离家出走?”好奇的对着白宇展问着,司雨涵心中满是奇怪。

毕竟,在她看来,这样的事情就是愚蠢的表现。

“我乐意行不行,护士,我们走吧。”瞪了一眼,白宇展如同求救的对着护士说着。

挑眉,见到这一幕,司雨涵也不想多管了,转头就想要离开,只是,没想到,又被叫住了。

“兄弟,我可没有说让你走呀,付钱去。”

“堂堂白家小少爷,我可不相信你没有钱,自己缴费去。”说完,司雨涵就要走。

只是,刚走了一步,就听到身后有假哭声。

“姐啊,你忍心看着我在医院里没钱看病嘛,你刚才都说了,我是离家出走的,那怎么可能有钱嘛。”

“一分钱都没有?”

“一分钱都没有!”说着,白宇展将手举了起来,做了个立誓的动作。

看到这一幕,司雨涵倒是真的无奈了,只好一路跟着白宇展,听着他的唠叨声,到最后竟然觉得习惯。

不过,令司雨涵没想到的是,这货后来,居然仗着自己被撞了,硬是装可怜装到自己家里去了。

好在,有了这人,司雨涵可以减少不少的事情,例如说拖地做饭。

从房间出来,微笑的看着不远处的白宇展,司雨涵点了点头,满意的看着周围,“行啊你,几个月如一日,是个汉子。”

白宇展眼中带着宠溺,无奈摇头,伸手,按着司雨涵的肩膀,朝着卫生间推去,“行了你,赶紧刷牙洗漱去,不要在这里挡我。”

“我打你信不信,现在我是你的债主,你知道吗?还敢这样和说,不过,就你这个工作技能,要是谁能够嫁给你,还真的挺幸福的。”说到这里,司雨涵的神色暗淡了下来。

这几个月的相处,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竟然,对于这人,似乎是产生了些许的感情。

强忍着心中的不舒服,司雨涵在白宇展的目光中,将门快速地关了起来,伸手按压着胸膛,只觉得心脏一阵酸涩。

“原来,没有感觉错。”

看着紧闭的卫生间大门,白宇展带着笑意的低声说着,心中顿时涌上了一种莫名的感觉。

对于司雨涵,他是势在必行,从第一眼看到就是了。

想到那个在宴会上,因为喝了酒耍酒疯的女人,白宇展无奈的笑了起来。

自己刚把衣服给人披上,人老爸就来了,本以为是感情路不顺畅,没想到柳暗花明又一村。

司雨涵可不是一个纠结的人,在确认了自己对于白宇展的感情后,就开始了自己的部署。

而白宇展就这样看着她的行为,尽力的配合着。

在两个人的感情急速前进的时候,司夏和傅丞霖的感情就更加好了。

这也让他们更加的相信,旅游是加速感情最好的办法。

回想着那时候的事情,司夏就觉得心中高兴。

“吃饭了。”

听着身边的声音,司夏连忙回头看去,却见一桌子的好菜,若是放到平常,她肯定是非常高兴地,可是现在,却有些不太适应。

呕吐的感觉,终究还是忍不住了。

“会不会是怀孕了?”

如此一想,傅丞霖就连忙到最近的药店,买了检测怀孕的简单仪器。

看着上面的两条杠,司夏只觉得自己很是幸福,连忙冲了出去,伸手抱住了等候已久的傅丞霖。

带笑的看着,傅丞霖手上使力,就将人给抱了起来。

这一生,他不觉得还有什么遗憾,老婆,孩子,现如今是都有了,事业也非常的成功,傅丞霖觉得自己很是知足和幸福。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特工玫瑰之总裁boss跟我走特工玫瑰之总裁boss跟我走神深爱的少年|现言原是孤儿的陈惜北有幸加入了一个神秘组织,在为组织效力多次后,遇到一个任务——卧底在陆易丞身边。 “陆易丞,你能不能别这样?” “我怎么了?” “你这样,我不好下手啊!” “那就待在我身边呗!” 腹黑boss遇上沙雕特工,看他们斗智斗勇!
  • 初恋就是我选你初恋就是我选你白里寄风|现言【国民男神vs软萌作家?】 世界上有很多种爱情,这一种爱情叫,情窦初开是你,细水长流是你,柴米油盐是你,余生白首的也是你。 某一天,国民男神陆知行发了一条震惊娱乐圈的微博。 @陆知行V:狭路相逢勇者胜,陆先生的绵羊小姐,你好!@子非鱼V 随后著名作家子非鱼,转发了这条微博并回复。 @子非鱼V:温柔只给意中人,陆太太的狐狸先生,你好! 众粉丝:啊啊啊,哥哥结婚了!!!有没有组团跳楼的,约着一起! 男神恋爱前,温柔;男神恋爱后,活脱脱的小奶狗,天天微博秀恩爱。 【治愈夫妇日常片段】 “还是在家好。”郁随发自肺腑地说。 陆知行看着她,问:“难道不是因为家里有个我?” 郁随看着上方明亮清澈的眼睛,微笑着点头说:“嗯。” 单单一个“嗯”字就让陆知行心花怒放,他忍不住嘴角上扬,抬手顺了顺郁随的头发。 嗯,长发及腰了。 “什么时候嫁给我?” 话题不知怎的就转移到婚嫁上面来了。郁随玩着自己的手指,一脸惊诧:“什么?借个宿而已需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 陆知行也深谙郁随的套路,顺水推舟道:“那何止?这么算起来,你接下来的八辈子都要嫁给我了。” “你确定你接下来八辈子还是个男的吗?”
  • 霸道校草扛上呆萌少女霸道校草扛上呆萌少女吴墨晗|现言没想到莫伊一个长相普通家境不好的女生竟然吸引了三大校草,这三大校草对莫伊更是呵护有加,到底莫伊最后会和谁在一起呢?敬请期待。
  • 优女却劣质男神优女却劣质男神木落微染|现言从女到男,在从男到女,一步一步地走向巅峰
  • 慕香慕香雏禾|现言生生不息,奋斗不止……她只想做一名安安静静的美少女。事实上她却很忙——要养成天然属性的哥哥,还要铲除各路牛鬼蛇神;要发家致富走康庄大道,还要洗去女汉子的污名……向来游刃有余的她,在感情的道路上,却朝着她无法预料的路线狂奔而去……※本文架空民国
  • 唐少的隐婚娇妻唐少的隐婚娇妻落九六|现言一日,韩娅收拾房间,居然翻出一本结婚证,正咬牙切齿,想要看看是哪个狐狸精勾引了自己的男人,当看到上面的名字,韩娅傻眼了。正窃喜着,却看到上面的领证日期,竟然是4年前,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原本以为单身美少女一枚,没想到,早就是已婚少妇。蹦跶了那么久,原来一直被这个腹黑,可恶的男人给算计着。“唐天南…”一声河东狮吼,震耳欲聋。“老婆,老婆,发生什么事情了?”唐少以为发生了恐怖袭击,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了进去。却被韩娅一个过肩摔,俊美的脸,一下变成了猪头脸。
  • 蓝缘星韵蓝缘星韵欧卡喵|现言从青春到成熟,从校园到社会,从军训到军队,从无知到全能。一个来自未知星空莫亚的少女,重生来到蓝星。我曾见证你们的存在,我曾观望你们的未来,我是时间的操控者。我是莫亚,我将用我的一生,给蓝星留下我的存在。
  • 甜心天后很倾城甜心天后很倾城左小宁|现言血泊中惨死重生,她摇身一变成为娱乐圈人气最高,绯闻最多,最讨人厌的“四个字”女明星,八卦娱乐记者爆料某“四个字”女明星与某总裁有亲密关系,她立刻否认:“那只是普通朋友。”某男冷哼,只是普通朋友吗,隔天她与他的接吻照登上头条新闻,她再次澄清:“那是网友造谣无中生有,图是网友P的!”吃瓜网友翻白眼,这图P的也太激情了吧!某男气的咬牙,放出杀手锏:怀孕的B超单,她气的离家出走,他发出全网娇妻通缉令,逮到她奖金一千万,三分钟后她乖乖的回家:“老公,一千万给我吧!”她财迷,他立刻上交千亿财产,她说不想公布恋情,他答应,他宠她上天,唯独一件事情没得商量,那就是……
  • 总裁大人你好棒总裁大人你好棒清月|现言阴差阳错的相遇,让她和他走到了一起。然而越熟悉,她越清楚的知道他的危险。他想要逃离,却发现自己早已身不由己。伤痕累累,她高傲的选择离去,归来时,他想重新爱她。她却笑着说:对不起,晚了。
  • 老公,我饿老公,我饿婷音|现言一次意外的相遇将他们连在了一起“放手”“喔”“我让你放手”“我就放手了啊,”“那你腿压在我唔…”“他用唇堵住了她想说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