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77章 为夫的在呢

厉凌烨后悔了。

这一刻,如果不是在开车,他一定拿出手机百度一下怀孕的女人动了胎气是直接送医院,还是在家里等家庭医生过来。

不不不,不能是家庭医生,家庭医生可不擅长妇科检查。

不不不,不能在家里干等着,就算是等来的妇科医生再厉害,可是缺少了那些精密的检验设备,有些结果也不足以确定。

果然,白纤纤回了他一个白眼,“回家只能用验孕棒,与B超和尿检相比,准确率可是大打了折扣的。”

“好,去医院。”

“厉凌烨,就按照正常的行驶速度开车就可以了,不过遇到坑坑洼洼的地段开慢点避过去,这样就很安全了,我不会有事的,当初要生宁宁的时候去医院,我记得凯恩都开到了时速一百以上,你瞧,我和宁宁现在不是也挺好的吗。”

厉凌烨原本还是认真的听着,可听着听着就一脸的阶级斗争了。

又是凯恩。

白纤纤和厉晓宁以前的世界里,全都是凯恩。

不过,气怨归气怨,到底还是听从了白纤纤的建议提了车速,然后目光直直的盯在车前,谨慎的盯着路面,每一个小坑洼都稳稳的避过。

凯恩,找个时间,他得与凯恩再见一面,有些事情,必须要他亲自出面了结了。

否则,就如鲠在喉,每时每刻都是煎熬。

车厢里一阵安静。

白纤纤说完了,虽然没等到厉凌烨的回应,但是车速明显的提了上来,她还是能感觉到的。

悄悄的瞟一眼厉凌烨,一脸的阴沉,仿佛她欠了他十亿八千万似的,真不明白这男人怎么就象是变色龙一样,随时随地都能来一个山雨欲来。

好在,医院终于到了。

车门才开,就有医生和护士严阵以待的等在那里了。

其中,自然是包括了季逸风。

没办法,二十分钟前厉凌烨亲自给他打了个电话,让他必须带着医院妇产科里最好的医生和护士候在大门口,否则,他后果自负。

白纤纤望着车外清一色的白大褂,头有脑仁疼,正好下了车的厉凌烨伸手将她抱往怀里,她把脸埋在厉凌烨的胸前,小声的嘟囔着,“怎么这么大的阵仗?万一我没怀孕,多丢人。”

“有什么可丢人的,为夫的在呢,乖,别乱动,咱这就去检查。”厉凌烨却大大方方不以为意,此一刻谁都没有自家老婆来的重要。

虽然车外有护士推着最减震的病人推床等在那里,可厉凌烨就是觉得最平缓平稳的就是他的怀抱,只有他亲自抱在怀里,他才放心。

于是,他抱着白纤纤跟在季逸风身后,其它的医生和护士则是跟在他们身后,等了半天,等来的就是跟着走路,病人的家属根本不把病人交到他们的手上。

季逸风时不时的回头看一眼一脸凝重的厉凌烨,好笑的弯起唇角,“烨哥,我看小嫂子脸色还不错,你放松些。”

“啊……”厉凌烨这才发现自己紧搂的手臂力道好象大了些,也不理会季逸风,关切的问白纤纤,“老婆,有没有抱疼你?”

“……”白纤纤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后面一大排的人正盯着他们夫妻两个呢,她这还是第一次听说抱人能抱疼的。

有这种想法的人是不是弱智呢?

可她绝对不敢说也不能说自家老公弱智,“不……不疼。”

厉凌烨这才松了口气,两条手臂也没有再象之前那样紧绷了。

之前的样子,仿佛松了,就会把白纤纤给掉到地上摔坏了似的。

白纤纤很快就被抱到了妇产科的诊室,妇产科最好的主任走了进来,厉凌烨就抱着白纤纤站在办公桌前,主任医生还是第一次经历这样‘高高在上’的病人,只得仰头向厉凌烨怀里的白纤纤道:“厉太太现在有什么感觉吗?”

“我……”

“等等。”白纤纤才要开口,就被厉凌烨拦住了,然后转头看季逸风,“你一个男人,你留在这里干什么,出去。”

季逸风很想回一句‘你不也是男人吗’,可他发现此时此刻的厉凌烨智商根本是被狗叼走了,完全没脑子的。

“好好好,我出去。”他可不跟一个没脑子的男人较真,那傻的就是他。

等到季逸风退了出去,厉凌烨随手关了门,一改刚刚对季逸风的冷怒语气,温柔的道:“老婆,可以说了。”

“……”

“……”

主任医生和白纤纤都是一脸的懵逼。

好歹刚刚被赶出去的那个男人可是这家医院的副院长级别呢。

如果不是季逸风太年轻,早就是医院的院长了。

可厉凌烨说赶就赶人出去,半点都不留情面的。

很快的,医生问询了一下情况,然后开了单子,在白纤纤的强烈要求下,厉凌烨才勉强同意把她放到轮椅上,然后亲自推着她去检查。

白纤纤其实一点也不想坐轮椅,因为她现在的情况已经较之之前好了许多,真的可以走路的。

但是她一提她要自己走,厉凌烨就一脸的激动,一付她要是敢自己走,绝对会杀人的感觉。

于是,在轮椅和被厉凌烨抱着行动的两个选择题中,白纤纤选择了前者,毕竟,整个医院里除了她再没见哪个病人是被人抱着进来的了,那得多有力气呀。

于是,明明才二十三岁的白纤纤,在腿脚都很好的情况下,提前的‘享受’了一次轮椅的待遇。

B超和尿检是必须的,还有两项检查,不过这两项是厉凌烨强烈要求主任医生给加的,就觉得两项检查远远不够,没办法主任医生只好给加了这两样。

开单的时候,她也有几分无奈,就算是不差钱随便任由检查,可明明都没有那两项病的迹象呀,丁点都没有。

开完了单眼看着厉凌烨的脸色好了些微,主任医生这才敢抚了抚额头的汗,第一次遇见这种根本不需要检查却强行要检查的病人家属……

轮椅推来推去,终于做完了检查,白纤纤长出了一口气,手一指医生办公室外的长椅子,“厉凌烨,我要坐那里等报告单。”她好好的一个人,真的不要再坐轮椅了,浑身都不自在的感觉。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变美计变美计万不渝|现言啊!这不是她……她不美,在这个看脸的社会,平凡是她的代名词,她懒散,看上去大大咧咧实则内心懦弱,但她善良又心软。一次意外迎来完全不一样的人生,看她金手指在手如何变美!
  • 总裁大人,棒棒哒!总裁大人,棒棒哒!六月之花|现言一次突然的偶遇,他让她怀上了他的孩子,没想到家庭破败,也因这件事她才发现了自己的未婚夫出轨于自己的闺蜜,已经整整有2年了,面对亲人的背叛,父母的惨死。她发誓,5年后必定要报仇!…………五年后,她带着身旁的小包子,准备完美逆袭!
  • 星恋雅望—还好没错过你星恋雅望—还好没错过你凤止舞动|现言没有想到已死的她竟然重生了,并且“她”出现了。 “你到底是不谁!?” “我,你以后会知道” 梦境与现实,到底是梦还是现实,一层层迷梦在与他相遇时慢慢被揭开。 我们身处三维空间,你相信梦会是你生活的另空间吗?平行宇宙会存在吗? 神又是那一维度空间里的? 而她就是“她”吗? 又是什么链接她们相遇了? ………… “还好没错过你!” “傻瓜!就算你错过,我也会将你找到” 男强女强男帅女美,男女主身心干净,一对一,甜文
  • 若爱虔诚若爱虔诚梦去留声|现言若花飞的梦幻,若谜真的戏言,若孤寂的惆怅,若满怀的迷惘,若远若别,若即若离,若爱若虔诚...
  • BOSS大人,乖乖就范!BOSS大人,乖乖就范!挽月清霜|现言重生在娱乐圈,颜值逆天却演技辣眼还自带票房毒药,被网友称为“史上第一大花瓶”,那!又!怎!样!她的绯闻男友两个巴掌数不过来,影帝、少将、教父、大作家、音乐天才……实力告诉你什么叫集万千宠爱一身的人生赢家!!等等,我还没秀完,老公你别黑化——boss:“晚了,床上教你什么叫专一!”
  • 如果我们错过如果我们错过柠凉殇|现言母亲的遭遇,使她不在相信世界上有单纯的爱情。她把自己的心冰封了起来...可是遇见她后一切都变了,她爱上了他,却被伤的遍体鳞伤,满是伤痕...每天活在噩梦里,同学们的嘲笑中,是不是死了,就可以解脱了?车祸失忆是真是假?为什么她见到他还是会心痛...她离开了那个令她伤心的地方...五年后,她和他却再次相遇了...再但次冰封的心,破碎的心,是否还有挽回的余地?当年他离开的真正原因又是什么?当谜团一件件解开,他们还能在一起吗......
  • 锦色容华锦色容华薄荷不是猫|现言杀红了眼的人,除了血腥再也看不到别的,因为手上血腥与日俱增,心里的负罪便会被鲜血冲刷到无迹。 “我护着你。” “我会杀人。” “我护着你,不管你杀了谁。” “如果我杀了你呢?” “你想杀我?好啊,不用你动手,我自己来,心甘情愿。”
  • 宠妻万万岁:女王强势重生宠妻万万岁:女王强势重生蔷曼罗薇|现言阴差阳错之下她救了他。他却一声不吭的就走了。“靠!你人走了感恩话不留一句就算了,医药费,住院费,伙食费你倒是付给我呀!我又不是搞慈善的!”半年后,他们再次相遇。她在他的诚心追求下与他走到了一起。一场阴谋使她失去了生命,他失去了记忆。她重生后身在异国。七年后,她强势归来…“苗淼,你知道这六年来我有多想你吗?”他恢复记忆后抱住她说到。有谁知道掌控着整个华夏生死存亡的“活阎王”竟会这般温柔。“蜀黍,你认识我妈咪吗?”他这才注意到她身后还有两只小奶包…
  • 遇见你时间正好遇见你时间正好月初姣兮|现言于毅在第一次见林琦华的是时候,是在琦华九岁的时候,那时候于毅心里想,要当一个好哥哥,分别四年之后再度重逢,于毅决定要琦华的一辈子,陆景城第一次见林琦华的时候,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这个不是特别漂亮的女人所吸引,四年之后于毅归来,林琦华是坚守儿时誓言,还是与四年后相遇相知爱却不肯许诺她婚姻的陆易景?各位看官前面铺垫有点长,请耐心往下细看。
  • 吾卿尔尔吾卿尔尔流侠千|现言民国时期,军阀混战。 赵家和许家本是一同占据着江南一方,表面上相处的也算融洽。可是没想到,一场突然的洪水,将许家冲了个地覆天翻。原本平静的势力,突然有了异动。 赵家长子赵毓瑾本是已经娶了许家小姐许如卿为妻,经此变故,两人美满的婚姻也隐隐出现了裂痕。 她本是他放在心尖上疼爱的妻子,是众人羡慕的贵家小姐;谁承想一朝失势,自己却什么也没有。 那个原来最爱她的男人,现在却搂着别的女人要她滚出家门?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 三年之后从香港涅槃归来的许如卿再次踏上苏州的土地,这一次,她不再是任人宰割的小白兔了。 岁月蒙上的纱被一层层揭开,原来一切从最开始就已经错了。 那个无情将她抛弃的男人一开始就是一片假意;偶然救济她一把的陌生人却成了许如卿一辈子最重要的人。 许如卿本以为,自己的生活在父母出事之后便只剩下一片灰暗;直到那一天,那个神秘的男人出现,许给她一片阳光。 上天赐予的幸福,期限只有三年。回到苏州,许如卿的厄运似乎又开始了。 赵家的咄咄逼人,破败的许家和满心龌龊的旧属,变幻莫测的局势……一切的一切都在向着一个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 “你说,经此一别,我们还能相见么?” “有心相见,万山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