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7章 乌折

“那是我爹娘——!”

紧紧握着手里的断剑,血液滴在地上渗入泥土里,血液周围聚集了一些附近的细小虫豸,皆是看到首领一般,头朝着血液的方向一动不动,仿佛是臣子跪拜君王。

乌蛰看了一眼右腿不停冒出鲜血并且还在颤抖着咬牙忍痛的老板,并没有理会,而是朝着古鹤风走去,双手凝聚,准备将其内力根基夺走。

胜券在握的乌蛰突然感觉自己背后有一股杀气,赶紧收手横移,却还是被一刀刺中了后背,更是划拉开一道长长的口子。

血液浸染了乌蛰的衣背,强烈的杀气爆发出来。

左少谦将申祁埋葬好之后,便根据其描述,找到了茶亭,基本听到看到了二人对战的全过程。

得知自己师父师娘已死,心中虽然愤恨,但乌蛰非常强大,自己定然不能轻举妄动,见其已经将古鹤风当成了囊中之物,正是掉以轻心之时,利用无痕步无声无息的优势偷袭了乌蛰。

虽然没能将其杀死,但是那背后的伤口,也能让他难受几分。

乌蛰怒了,想必不管是谁被偷袭至此都会怒气冲天。

“你找死!”

强大的内力爆发出来,三十多股内力从不同的角度向左少谦击去。

大感不妙的左少谦赶紧踏着缥缈步躲避,但那三十多股内力又岂是那么好躲的?

只感觉身体各处又有一道大力袭来,直接一口鲜血喷出,倒地不起。

“啊——!”

乌蛰的手臂突然痉挛,身体不受控制地扭曲在一起,身体上下只有头部还显得正常,手和腿都不受自己控制,忽而痉挛,忽而诡异地扭曲。

努力地想控制自己的双脚和双手,但就是不听使唤,甚至已经有些感觉不到身体的存在。

内视自身,被自己逼到后背脊椎附近经脉的蛊虫狂躁起来,不停想往自己头上钻。

背后的伤口不停有鲜血流出,加上身体的痉挛,乌蛰所处的地面已经被一层鲜血覆盖。

“身体应该是由脑子控制的,怎么这蛊虫在脊椎附近我还是控制不住我自己!?”

乌蛰在地上抽搐,老板瘸了腿,更是不用说。

古鹤风双眼赤红地站了起来,右手握着断剑,左手却是成爪状举起。

大量的毒物聚集在古鹤风身边,随着其手指向乌蛰,所有蛊虫都朝着无法控制自己的乌蛰涌去。

树林里更是有大量毒物涌出,原本已经跟丢了的荀老前辈看到这种状况,立马跟着这些毒物,往古鹤风的方向寻来。

“嗬啊——”

乌蛰发出一声凄惨而愤怒的嚎叫,内力竟然爆发出来,将涌到他身上的毒物震开了一些。

但这无疑是杯水车薪,天邪之子的怒火不是那么好承受的,聚集在乌蛰身边的毒物越来越多,直到将其全部吞没。

左少谦醒了,在古鹤风举起手的那一刻,他被疼醒了,他感觉自己的肉里有东西在爬似的,双眼突出,喉咙里发出嗬嗬的怪声。

“血……”

视线变得模糊,灵敏的嗅觉闻到了鲜血的味道,似怪物一般朝乌蛰爬去。

古鹤风显然注意到了这一点,手指微微一挥,左少谦便退去了嗜血的冲动,又倒在了地上,身上很快被无数毒物当成了踏脚石。

挣扎着爬起来,将身上的毒物抖落,下巴已经被鲜血覆盖,显然是伤的不轻。

震撼地看着眼前地一幕,看着无数毒物在古鹤风的指挥下将乌蛰掩埋,他突然明白了当初的杜熙为何对古鹤风如此畏惧,并不是古鹤风对杜熙做过什么,而是他渗人的能力令人畏惧。

“我的……亲娘欸!这……这都是些啥人啊!”老板看着满地的毒物从他身边经过,不由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就连腿上的疼痛感都弱了几分。

但看着老板努力忍着疼痛,偶尔还要整理一下自己的衣服,脸上冒着汗珠一声不嚎的样子,不由得有些钦佩。

古鹤风双眼赤红,浑身紧绷地盯着乌蛰的方向,仿佛不把他啃干净誓不罢休。

突然身体一震,放松下来,荀老前辈出现在古鹤风身后将其扶好。

“孩子,老夫当初帮你控制这血脉之时便说过,一定要管理好自己的情绪,否则伤人更是伤己啊!”

古鹤风倒在荀老前辈怀里,双眼空洞地望着天。

左少谦吃力地挪到了荀老前辈身边,看到了古鹤风的眼神。

那个眼神他有些熟悉。

好像自己曾经也出现过这样的眼神。

眼里没有光。

心里也没有牵挂。

“师父,和师娘,没有死!”左少谦吃力地用气声说着,担心古鹤风没有听清楚,又坐下来,靠近其耳朵,再次说了一遍。

“师父,和师娘,没有死!他们留下了,骨肉,还有你!你是,他们现在,最不想见到的人!”

古鹤风还是空洞地望着天,但是眼睛里却慢慢涌出了泪水,从眼角滑落,滴在了地上。

四周的毒物随着这滴眼泪的落下而如潮水般退去,乌蛰身上青一块紫一块,更是有无数红色的小点,和肿起来的鼓包,还有一些毒物留下的渗着血的牙印。

总而言之,浑身上下没有一处是好的。

乌蛰的胸口还在轻微起伏着,但显然这气息已经非常虚弱了,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乌蛰拼命地将头抬起来,眼睛死死盯着古鹤风的方向。

“我从白衣书生,到被人举荐做官,一步一步爬上今天的位置,如今竟栽在了你这毛小子手里!”

“呸!坏事做尽,还……痴望成神!?我的紫漫啊!啊!我的心好疼啊!!”断了腿的老板突然嚎叫了起来,手捶着地面,连带着腿上的疼痛一起吼了出来。

“哈哈哈!我就是神!”乌蛰笑着,头无力支撑倒了下去,亦是望着天。

“我就是神……”

“我当初是为何要成为神呢?”

乌蛰的眼神渐渐暗淡下来,他看到了一个七八岁的小孩,拼命扯着一个大夫的衣袍,嘴里不停地喊着,“求求你救救我娘亲,求求你……”

那大夫将小孩手里的衣袍扯开,“求我没用,你娘只有天神能救了!”

乌蛰的双瞳开始涣散,双眼盯着天,再也没有了生息。

荀老前辈开始查看三人的伤势,先看了看老板的腿。

“这!你的腿部经脉已经全部断裂,骨头也碎成好几块,我得将你这条腿截了,否则你活不过此月。”

“啥?你别瞎说!我这条腿怎么就废了!?”老板话强硬,但是语气已经信了七分,眼里也有些暗淡。

“哼!我荀觉从医数十载,从未说过假话,你不医便罢!”荀老前辈拂袖起身,又去查看古鹤风的情况。

“荀觉?好耳熟的名字,从医!?神农教的荀老前辈!”老板眼里闪着希望的光,但荀老前辈都说他的腿没救了,如今又是什么使得他有了希望呢?

古鹤风因为情绪波动过大,又控制那么多毒物,经脉破损不说,内力亦是在体内乱窜。

命古鹤风自己调息,荀老前辈又查看了左少谦的伤势,比古鹤风还要重些,不仅肋骨断了,体内内力更是一团糟,而且是突然增长的内力,左少谦自己都还没能很好地控制。

荀老前辈的内力亦是深厚无比,双掌轻按其背,缓缓引导这股强大的内力。

左少谦感觉舒服了许多,自己的经脉似乎拓宽了不少,想必等这次伤好了,实力又能更上一层楼。

将左少谦的肋骨接好固定,这才回到老板身边,看着他的腿。

灭一个乌蛰,一人腿废,二人重伤,中间死亡的人又有多少,这不得而知。

“你是神农教的荀老前辈!?我的腿不重要,我求你救一个人,只要你帮我,我沈平愿意为你做牛做马!我什么都答应你!”

老板看着荀老前辈将自己右腿上残余的布料全部撕开,并没有理会自己。

“前辈,我的腿你可以不用治,我只求你把救命的机会给我发妻,我求求你!”老板已经没了之前的吊儿郎当模样,而是不停地恳求着荀老前辈。

“前辈,我求你了!”

“前辈,荀老前辈不拒绝你,便算是答应了。”古鹤风闭目调息,顺便让老板闭嘴。

老板露出笑脸,欣喜若狂地赶紧弯腰给荀老前辈道谢,但只能坐着,这弯腰的样子便让人觉着有些滑稽。

不一会儿,从艾城的方向行来了一大帮人,穿着各式各样的衣服,有些是神农教的,也有些是柔剑宗的女子,各派虽然在一起行走,但光是服饰便可看出他们所属宗派。

“药主,艾城的弟子们已经全部撤出来了。”

“大师兄!”杜熙的声音传来,只见二人迅速跑到了古鹤风身边,正是杜熙和赵飞琼。

荀老前辈命两名弟子将老板抬进茶亭内,想必是要准备帮老板截肢。

古鹤风又运行了一个小周天,觉得好些了,便停了下来。

“大师兄,你怎么样?”杜熙担忧问道。

“无妨,艾城如何?”

“我们按大师兄你说的,趁着艾城所有精锐在百草谷的时候,抄了他们的后路,现在仅靠艾城里剩下的粮草,他们肯定熬不过两天!”赵飞琼眼里有着钦佩,原本他已经做好了拼个你死我活的准备,结果如此轻松便杀了乌蛰,还保住了百草谷。

杜熙和赵飞琼都是笑眯眯地看着古鹤风,突然二人都变了脸色。

“大师兄!你!你的头发!”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想逃离这个世界想逃离这个世界守财胖子|短篇偶然机会,开了一间小酒吧。安安静静的坐落在一个小城市里,慢慢生根发芽。
  • 倾城迟暮倾城迟暮司锦墨|短篇南城达奚家,北城冷家,东城澹台家,西城司徒家,四个大家族为何从不与皇族联姻?究竟有什么隐情?
  • 忆童趣忆童趣冷如意|短篇长大后才慢慢开始怀念当年,才明白无邪是真,无忧是多大的幸福!
  • 倒数人间一百天倒数人间一百天一只加一|短篇在人间的一百个奇遇。每个人都是主角,每个人也是配角。我们在生活里终将散场,潦草离去。
  • 此诚可待,已成追忆此诚可待,已成追忆焚鹤煮雨|短篇大学的时光一去不复返,而我也只能凭借着零星的碎片似的记忆将他们的故事娓娓道来。
  • 白狐蝶白狐蝶泪眼秋千|短篇千年之前,妖族化蝶枯萎、人间战火四起、魔界争斗不休,一时间天下大乱,妖界守护神被派驻幽冥大道,守护妖界与其他六界的通道,同时,曾经被妖族残害的生灵集合袭击妖界,身为幽冥镇守者的九尾白狐首当其冲。 适逢妖族卡娜诞生,危机时破茧而出,幽冥大道万物早熟,惊醒了沉睡的九尾白狐。 白狐于天际只看到一白衣女子的淡淡虚影,却不知那女子是谁,千年来,他日夜寻找,一段爱恨情仇由此而生。
  • 吕思道传奇吕思道传奇一剑泯恩仇|短篇一世兄弟,道却不同!究竟谁飞升?谁化龙?一个关于人和龙的故事!
  • 混沌末世之终极进化混沌末世之终极进化时空小丑|短篇一场流星雨过后,地球上出现了丧尸,男主在一次意外中,被感染了,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未来究竟会怎样?变成丧尸后不断进化,各种异能层出不穷,火焰,寒冰,金属化,异形。
  • 灵魂之舞灵魂之舞阿来|短篇《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家的短经典:灵魂之舞》是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家阿来的短篇小说集,《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家的短经典:灵魂之舞》收录了:鱼、月光里的银匠、永远的嘎洛、野人、灵魂之舞、格拉长大、银环蛇、红狐、槐花、阿古顿巴、老房子、声音、界限、清晨的海螺声、赞拉土司传奇、沃日土司传奇、末世土司、怀想一个古人、露营在星光下、从乡村到城市、看望一棵榆树、落不定的尘埃等文章。
  • 夜梦逐鬼夜梦逐鬼南山九叔|短篇灵魂存在于不同的世界,人有灵魂,鬼有鬼魂,夜梦逐鬼,幻梦求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