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1章 离开的那天,大雨倾盆(温墨和大嫂)

“我的事不急,等暖宝儿跟江寒步入正轨之后再考虑也不迟,况且,我这工作性质你也知道,哪个女孩儿能接受跟自己男朋友一个月才见一次,结了婚还要时刻为丈夫提心吊胆,就怕哪天丈夫牺牲了,自己年纪轻轻就守了寡?”温墨自嘲地笑了一下,思绪却不由自主地飘去了很远——

其实他也不是没有谈过恋爱,曾经有一段来去匆匆的感情,那女孩追了他许久,他对她也有好感,就稀里糊涂地在一起了。

那女孩性子跟温暖有点相似,看上去温温婉婉的,心里却比谁都倔强。他工作忙,总是没精力照顾她,她也懂事,什么事情都会为他考虑。

就是因为她懂事,因为她的迁就,让他有些得意忘形似的,一次次忽略她,一点点耗光她对他的容忍。

他们在一起不过半年时间,他很清楚地记得,在一起的那一天是冬日里的艳阳高照,分手的那天是夏日里的倾盆大雨。

那天接到她的电话时,是养育她长大的奶奶去世,电话里听不出情绪,她只说:“温墨,我奶奶去世了。”不等他问就已经挂了电话。那是第一次,他真正感受到了她的不满,而直觉告诉他,那是最后一次了。

等他向上级请了假,再匆匆赶回来,她的奶奶已经下葬,她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房间里没有开灯,一路进去他磕碰到了好几次,终于来到她面前,他却觉得,他们之间已经是千沟万壑。

“我回来了。”温墨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安慰她,只能伸手把她抱进怀里。

她没推开,但也不像往日里那样迎合,许久之后,怀里的人才开了口:“温墨,分手吧。”她情绪很淡,仿佛这只是一句无关紧要的话,仿佛站在她面前的……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那天晚上,他抱着她在沙发上安安静静地坐了一晚上,除却他来时那一句“我回来了”和她那一句淡的不能再淡的“温墨,分手吧”,他们再没有一句交流。

她在他怀里,可他却觉得他们前所未有的疏远。

角落里堆了几个空酒瓶子,空气里也弥漫着一股很淡的酒味。

天亮了,他也要走了,关于分手,他没有说一句话,只是在看到角落里的酒瓶子的时候,像是很疑惑地问了一句:“什么时候学会喝酒的?”

“有半年了。”他们在一起半年,在这之前,因为职业原因,她很清楚酒精对身体的危害,所以她从来都不喝酒。这半年,到底是有多少次她需要他的时候他都不在,才让她借酒浇愁?

“对不起。”其实他还爱她,但他已经没了纠缠她的资格,只盼着,以后她能遇到一个疼她爱她,在她需要的时候能守在她身边的人。

那天下着暴雨,他们都走出了彼此的世界,她没抱怨,他没纠缠,他们,和平分手。

——

离开黎明的办公室,给温暖把手续办好,回到病房的时候江寒和温暖已经收拾好了,温墨送他们两个去了江寒的家,接下来,温暖会住在江寒家,夫妻两人算是正式同居了。

同类热门
  • 倾笑颜:番外协会倾笑颜:番外协会醉初心|现言当别人说土豪我们做朋友吧,只适合你该怎么说?神回复:“我这钱都是放弃治疗省下来的。”当旋风少女众人接到绑匪电话时……晓莹and亦枫绑匪:“喂,是若白吗?”此时若白的手机在亦枫那儿亦枫:“是,怎么了?”绑匪:“范晓莹在我手里,要她活命速速送来20万!”五分钟后.....亦枫拿钱来救晓莹,看到的是晓莹:“让你打给若白师兄,你怎么打给了这个胡疯子,你去死吧你!”绑匪卒......若白and廷皓绑匪:“喂,方廷皓,你家百草妹妹的男朋友若白在我手里,要他活命,速速拿来30万!”廷皓【愤怒】:“谁说他是百草男朋友了,我才是!”绑匪:“你救不救啊?”廷皓:“你要喜欢送你了!”
  • 捡只小猫回家当媳妇捡只小猫回家当媳妇修子一|现言他本是找自家作死蠢猫,却意外地捡到了一只“馋猫”。捡回家养着就算了,还给养成了个小祖宗! “臭凌瑾!”某只炸毛的小奶猫一口咬在凌瑾脖子上,这里咬一口那里要一口地泄愤,直到累瘫在床上。 “咬够了?”凌瑾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有危险!某只猫意识到不对,扭头就要跑.。 “咬完人就跑,哪有那么好的事儿?”凌瑾一把将她捞了回来,危险地笑着“你咬够了,是不是该我了?” 说完,一口咬在她的小耳朵上。 “嗷呜!!”某只猫生无可恋,她作为一只五百多岁的猫,向来只有她咬人的份,今天居然让一只两脚兽咬了??!! 太特么丢猫脸了∏_∏
  • 朴智旻对我致命的爱朴智旻对我致命的爱感情医生|现言朴智旻,金泰亨,长心,的三角之恋,随便问这篇文章,会有一些肉的甜的和虐的?
  • EXO后知后觉爱上你EXO后知后觉爱上你勋鹿有爱|现言在逛街的时候被星探发现,加入sm这个大家庭
  • 易烊千玺卖萌犯规易烊千玺卖萌犯规千惜|现言我想这应该是一篇校园文and甜文,也可能会有一点小虐。。。
  • 叛徒娇妻:又把总裁出卖了叛徒娇妻:又把总裁出卖了时煦|现言她是他商场征伐的利刃,是他披荆斩棘的马前卒,更是他独一无二虔诚的信徒,所以周逸辰做梦也想不到,陆薇有一天会出卖他。于是他决心把她抓回来,凡自己所经之痛苦,也要她一一承受。但痛苦加诸于她,为什么疼的依然是自己?其实他本就没有选择。只能臣服本性,臣服于爱你的本性。---------------------------别被简介吓到,其实是甜文,这种一边闹别扭一边宠的感觉——特!别!苏!
  • 顾少的贴身小辣妻顾少的贴身小辣妻许寒|现言后妹夺夫不算,居然联合老公夺家产,害她性命。重回二十岁,她背负血海深仇为了改变前世命运主动逼婚。本来是契约婚姻,不料某男强势出手,将两人的利益紧紧捆绑在一起,互相利用,只为报仇雪恨,谁知却越陷越深……
  • 婚不由己:总裁的专属甜心婚不由己:总裁的专属甜心绾儿|现言我亲身经历过媚药和迷药,一定要远离这种男的,不然下场真的很惨。一场有预谋的算计,她误入陌生男人的房间,一夜春宵后仓皇而逃,原以为再无交集,未料隔日,A市最有魅力的男人找到她递上一纸协议,挑眉道:“你要对我负责。”她欲哭无泪、欲逃无门,稀里糊涂被他拐进民政局,以他之姓冠她之名,命途多舛的林浅开始了豪门太太的隐婚生活。林浅一巴掌拍出去,吼道,“厉南堰,你咬我!”“记住,厉南堰吻你是这样的!”男人攥住她柔软无骨的手,笑的一脸邪魅。林浅脸颊滚烫:“……”
  • 你是我一的N次方你是我一的N次方大只舒|现言“简单一点也不简单。”这是认识的人对她评价。 有人嘲讽她不择手段,可有人却说她精明能干。 可只有南宫童却像母狼护着幼崽那样恶狠狠对着那些人说:“谁敢伤了简单,我送他下地狱。” 当他遇到简单时他看到她眼里的恐惧。 他害怕她再次“消失”便小心翼翼拉着她的手极度讨好她说:“我不管你是丫丫(南宫雅)还是简单,别再离开我了好不好。” 他笑着替简单捋了捋耳边刘海柔声说道:“还记得你教我那道数学题吗?我问你一的N次方是多少……而你是我一的N次方。始终如一……”
  • 亿万总裁:绝美甜妻,宠上天亿万总裁:绝美甜妻,宠上天泱泱之苇|现言“寒夜,你爱我吗?” “爱。” “好巧哦,我也爱你呢!” 甜言蜜语,爱慕追求,一切一切的美好,到头来不过是场阴谋,苏暖之于江寒夜只是复仇工具,性欲奴隶,没有半点情爱可言…… “江寒夜,你......爱我吗?” “你说呢。” “那就放我走......” 爱与恨纠缠,痴与怨相交,在欲望的黑暗深渊中,谁又能够得到救赎? 苏暖拼命离开的男人,四年后再次出现,她到底该不该相信? “江总,您这是干嘛?” “追妻。” “我们不是离婚了吗?” “协议被我撕了,不算。” 苏暖气急,想要转身离开,一刹那,手腕被人攥住,世界天旋地转,她稳稳地落到了江寒夜的怀里,熟悉的味道扑面而来。 下一秒,娇唇被封,抵死缠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