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8章 平凉心事

谢青云又暗暗记下几遍长陵地图,烧毁了证据后才出了房间,却见东宫门口停着辆马车召她过去,她一打听便知道是平凉长公主心神又是不安又要召她。

她上了马车掀开帘子察觉到并不是“老地方”的行驶轨迹,已经早早就过了香铺的地点,便对马车夫说:“师傅,咱去的是长公主府中吗?长公主不是非常谨慎都是在香铺那边儿碰头的吗?”

车夫紧盯着前方:“姑娘别担心,殿下当时担心有人会跟踪谈话,现在谈话内容没那么重要了,就可以到府中来了。”

谢青云装作了解了的样子将帘子放下,却打开了窗外的帘子记住一半的路线,心想这平凉长公主府的确是偏僻得很,就算她记忆力稍稍提高也只能记得了大概。平凉长公主府坐落在偏僻的山丘之上,与京华相隔并不远甚至还可以看见京华的人员往来的热闹景象。

谢青云走下马车进入长公主府,被平凉长公主迎到正厅后谢青云直奔主题:“长公主此举寻民女是要?”谢青云看着平凉长公主的气色也比往常消散了许多,最近她与柳家的联姻在皇家内部传的沸沸扬扬若是公开于世不知还会如何,柳家是护国大将军,平凉长公主是当今圣上亲妹妹,两家婚姻看似郎才女貌门当户对,可是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却处处都指向圣上。

“我听说皇兄要彻查三年前的案子?”

谢青云奇怪得很,若说平凉长公主是圣上的妹妹,这个消息理应是对圣上问明情况可她偏偏来问自己……谢青云压下心中疑惑点头称是,平凉长公主抿紧嘴唇终是开口:“三年前姑苏谢氏那场大火,是柳家所为吗?”

“只差指证柳家的证据了。”谢青云抬头见平凉长公主表情无太大变化稍稍松口气,又想着她与自家兄长曾经风花雪月,现在又要忍辱下嫁予杀害自家的仇人之子,心又提了起来,“长公主不可意气用事。”

“皇兄也是这么说的。”平凉长公主只是默默地喝了几口茶,手里却把玩着什么东西,眼眸中已经没有了春日宴上的生气,“那日本宫去问皇兄,皇兄也是说只是差证据,但是他按住本宫,他说他肯定会寻得办法。若能找到证据,这柳家还能嚣张三年吗?”

面对长公主的疑问谢青云一时想不出应对的话语,现在首要的证据已经搜集了,但是她只是觉得他们还差一步,这需要宋钰的指认。谢青云站起身:“殿下切莫激动,现在离指认他们只差一步之遥,等到太子殿下回了京华调集兵权将其一举拿下,而且太子殿下手中也有他们历来对朝廷的罪证,足以判处死刑。如今圣上冒然行动难免打草惊蛇,虽然也能抓住柳家但是没有足够的证据,单单凭借一场姑苏谢氏他们就可以找个替罪羊。”

所以谢青云要前往长陵宫寻找宋钰和那个奶娘。

“长公主,您前些日子与民女说的话是何种原因?为何非要找她而不是随意找一个寻常人?”谢青云特意没有提及医女和医术相关的词语,她看着周围的侍女仆人不禁心惊。

“谢姑娘应该比我更清楚她比寻常人好在哪里,姑娘只管带她来就是,保证她一看便知。”长公主刚想说什么便见一个侍女走过要换了一壶茶水,止住了那位侍女,“不用了,谢姑娘就要走了,再换也是浪费,去催催嫁衣的进度如何了吧!”

嫁衣?平凉长公主与柳行的进程这么快?谢青云见着侍女离去靠近了长公主几分:“长公主连嫁衣布料材质和样式都已经选好了?进度有点快,不过快了也无事,也能早早地下嫁,没有那么多劳烦子事儿。”

平凉啧了一声:“不抓紧也不行,柳行像是提前预知般早早儿就将布料样式,甚至绣娘都已经选好了,这嫁衣的布料材质都不错穿起来很舒适,就是这下嫁的郎君不太满意罢了。这嫁衣的设计还是本宫三年前就已经设计好的,没想到三年后还能用。”

谢青云自然知道她怀念的人是谢念,低眸也没对此说什么,只是转变了话题:“那人民女会尽快为长公主寻来,长公主也对此放心,切不可做傻事。相信民女领人回来之日,就是柳家这几年的孽还清之时。三年前的案件圣上必然会查清楚的。”

“你不懂,三年前无论是京华还是姑苏,都牵扯了太多是非在其中,柳家也藏了一个惊天秘密,皇兄不是为了伸张正义而做,完全就是为了保住皇位和京华。本宫要你寻来的那位就是破除谜团的关键,希望你尽快得手,否则本宫……”

平凉长公主刹那间停止,挥了挥手让谢青云离开,陪同谢青云走到府外后,看着潺潺流水清澈而过的模样,手里把玩的物什也渐渐展现出来面貌——那是一个异常锋利的发簪,红色的表面嵌着凤凰的样子,是新娘子出嫁的极其贵重的首饰之一。

把玩的右手隐隐有鲜血落在泥土上,而背对着这一切的谢青云并不知情,上了马车掀开窗帘时,平凉把右手背后莞尔一笑:“谢姑娘路上小心,本宫成亲之时别忘了来喝喜酒,只是到时候希望谢姑娘能拿出谢家绝活儿,若是这宴席办不成最好。”

谢青云尴尬一笑,平凉长公主和二皇子一样,都是想让她煮茶,难不成像长公主这样的也对自己的定力没有信心么?谢青云嘴上答应着见着长公主附近有几滴血液,眉头皱起刚想发问长公主便催车夫行驶。

“谢姑娘,别忘了。”

“承蒙长公主好意,民女定当不负众望。”

平凉长公主缓缓拿出右手的簪子,用手帕布料擦了擦血迹,捂着右手的伤口将簪子插回盘好的青丝中,回府简单用清水冲洗了双手,再将手帕藏在枕头下方。

“本宫怕,等不及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叶疏窗叶疏窗画舫夏风|古言前世叶疏窗是震惊四海列国的杀手,倾尽全力助四皇子楚白泽夺嫡;前世的楚未艾隐瞒身份,潜入沧北,带着虎狼兵归来。夺嫡在一面倒的局势中失败,楚未艾带人包围四皇子府,叶疏窗本想拼尽最后一口气带着心爱之人逃出去,然而却被四皇子一刀捅死。 死后,被葬上京城外。叶疏窗心念爱人,魂魄多日不散,却看到楚白泽为了活下去,带人杀入白帝城杀了自己的哥哥,并迎娶了自己的胞妹。二人从白帝城归来,在孤坟前,道明真相。叶疏窗在震怒中重生。“来生定杀你白泽!”带着恨意,叶疏窗回到十二岁时。
  • 邪王专宠:倾世妃子要称皇邪王专宠:倾世妃子要称皇云外桑|古言她,秦素烟,将门虎女,为他征战四方。前一世,她为凌无绝打下天凌国江山,却被他残忍杀死。重活一世,她成为了异国的细作,成为了凌寒墨的王妃,被宠之入骨。且看这一世,她如何夺过凌无绝的江山,自己称皇!
  • 邪王追妻,媳妇,你别跑邪王追妻,媳妇,你别跑倾颜y|古言他,冷漠无情,只因他的好全给了她;她,善良可爱,对所有人都好,却独独忽略了他;他爱她成痴,即使付出生命也毫不犹豫;她对爱情懵懵懂懂,当他为救她差点被雪活埋的时候,她对他的感情,他对她的爱……
  • 灵妃误入邪王怀灵妃误入邪王怀悠凌烟|古言农家小女误入他的怀抱,被他哄回去成了他的王妃。 她曾被一人保护甚好,不经世事,单纯的像一张白纸。可这个人突然消失,留她一人在那“世外桃源”。她以为他丢下她不管了。 之后的她发现自己竟然有一种特殊能力,可以预知明日。可这样也会使她损耗精气神,身体变得虚弱。为了他,她一次次的使用这种能力。 他对她爱之入骨,谁知这平日里雷厉风行的三王爷竟然是个醋坛子!吃醋没什么,可醋吃多了可是会坏事的。这不人给你整没了,后悔了吧。醋精上线,腹黑王爷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汐婳,快回到千哥身边。” “她是本王的女人,谁都不许把她从本王身边带走。”
  • 名门女掌柜名门女掌柜汐还|古言房家是名门,是一门三进士,叔侄两翰林的名门,可惜作为房家三房唯一的嫡女房巽却嫁入了商贾之家,成为房家的摇钱树。 重活一世,银子还是要有的,可她却不想再做一个任劳任怨的女掌柜,至于名门闺秀么,不当也罢!
  • 一往卿深一往卿深衣锦呦呦|古言“于你而言,楚焱是什么样的存在?”秦顾君给自己倒了杯清茶,惬意地靠在窗边的软榻上,等待着眼前的女子给他答案。 可是在看到那毫无血色的脸突然变得流光溢彩,原本暗淡无光的眸子也清亮起来时,他突然觉得有些心酸,原来只是想一下那个人,她也可以如此的满足。 怔怔地望着高悬在东方的启明星,嘴角蓦地绽开一抹绝美的笑靥,渐渐地扩散,最后融进漆黑的眼睛里,刹那间光华流转,风华绝代,语气似无奈更似甜蜜,“楚焱啊,他是我放在心尖儿上的人啊。”
  • 魂穿之空间种田魂穿之空间种田嫣雨中|古言云朵穿越了,心塞!这叫什么事啊!云朵穿到一个没有手机连电都没有的古代,吃不饱穿不暖,这日子怎么过啊!还好有万能的空间,可这空间怎么也不令人省心啊!(本文架空)
  • 美锦如婳美锦如婳铁铃铛|古言如婳摸了摸自己有点凉飕飕的脖子,赶紧松了口气,还好还好,她的小脑袋还在。 上一世,如婳亲眼目睹姐姐被羞辱惨死,爹爹被奸人栽赃陷害,一家人一同被押上断头台落得个身首异处的下场。 这一世,如婳发誓绝不坐以待毙,她要保护姐姐不被渣男骗色,要赶走一窝自私恶毒的黑心亲戚以及虎视眈眈的阴险世交,最重要的是她要让凤锦楼强大到无人敢欺! 什么?跟你成亲? ~世子自重,你要是再过来,我就喊人了! ~你喊吧,喊破喉咙也……啊——! 一声惨叫后,宣韶看到自己变得像刺猬的手掌心,欲哭无泪。 ~你这个狠心的女人,真舍得拿针扎我,还扎了这么多! 如婳心一软,将手掌伸到宣韶面前,“好了,大不了我让你再扎回来。” 宣韶的唇轻轻落在如婳的掌心,抬起头粲然一笑,“我扎完了。” 看美人如画,云锦铺道,凤三小姐如何走出一条锦绣前程。
  • 等我穿越时空来爱你等我穿越时空来爱你卖萌的孩纸|古言一不小心穿越了?没事!正好来参观古代风景,一不小心爹病了?没事!这次不想出名都难啊!一不小心得知爹爹的大官?可为何不见有人伺候?没事!化作名侦探柯南了解疑题!原来是狗屁皇帝!看我化做穆桂英挂帅!一不小心他爱上了我!没事,姐有的是时间,陪你玩玩!一不小心让四大国争夺我?没事,先谈个恋爱再说!
  • 战妃倾城:妃入君怀战妃倾城:妃入君怀灵衣|古言强者为尊的斗澜大陆,四殿三国二阁一宫一教。当来自异世的魂魄来到这个世界,未婚生女,战王倾心,阴谋再现……某调皮鬼曰:自己的爹,我自己选,看中我娘的都来找我。某妻奴曰:女人是我的,女儿也是我的。某宫主曰:你们两个丢人的家伙都给我闭嘴。本书原名《洛水如歌华如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