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8章 反守为攻

“你把自己顾好就行了!”凌燃神色轻松,并未因为自己被白发老者锁定而感到压力,身形急转,犹如陀螺一般,将那偷袭而来的梭镖震开,同时接连打出九道剑芒,以不同的方位,朝着白发老者急速飞掠,任何一道剑芒,都足以取他的性命。

反守为攻,以快打快,凌燃的反应速度和攻击手段,丝毫不弱于白发老者,再加上他强悍的身体,简直无往不利。

“小娃娃,果然有些门道,不过想取老夫的性命,还嫩了些!”白发老者手中的梭镖上下翻飞,刺破空气,发出尖利的啸声,竟然在间不容发的时刻,将那九道剑芒全部击溃,最后一道剑芒,距离他的眉心不足半米,他却不闪不退,显露出强大的自信和超凡的操控能力。

凌燃暗暗吃惊,只有本命法宝,才能达到如此随心所欲的地步,后天法宝再怎么强势,驾驭起来,始终没有本命法宝如此顺畅。

两人以快打快,方圆十米之内,无人可以靠近,短时间内,难分高下,白发老者虽然有攻击速度上的优势,可梭镖的攻击力并不强悍,即便能够刺中凌燃,也无法造成实质性的创伤,只留下几道小口子而已,有他牵制这名白发老者,正道修士渐渐就占据了主动。

阮天逸长剑横空,身法飘逸,跟鹰钩鼻激战正酣,鹰钩鼻的本命法宝是一对尖刺,长约半米,锋利异常,而且攻击速度极快,尤其适合近战和偷袭,但是阮天逸却有一套上乘剑诀,挥洒开来,犹如闲庭信步,不急不缓,却能护住周身要害,形成一道坚不可摧的剑幕,任凭鹰钩鼻的攻击角度有多么刁钻,都无法突破这层剑幕,陷入胶着状态。

剑诀是正道修士历经数百年,甚至千年光阴打磨雕琢而形成的精华,近乎完美无缺,若非实力上有着绝对优势,想要打破这种完美,绝非容易之事。

鹰钩鼻的实力与阮天逸相当,所以根本无法发挥法宝优势,这让他越来越心急,两大高手都被困住,难以发挥出刀锋的作用,收割地方的有生力量,这种局面再持续下去,对魔修可以极为不利。

“啪……”

混乱之中,只听见一声脆响,那是头骨被击碎的声音,这个声音并不大,却犹如一记重锤,敲击在这群魔修的心上。

沃风摆脱白胡子老者的纠缠之后,立即拦着了另一名修为在后天境三重的魔修,他本人的修为在后天境四重,占据了绝对优势,激战片刻之后,手中的铁锤直接敲碎了那名魔修的脑袋,再收割一条性命。

如此以来,魔族修士就只剩下五人,而正道修士却有六人,明显处于劣势,而且同等修为之下,正道修士凭借传承优势,战力要强于魔修,再坚持下去,结局会很悲催。

鹰钩鼻跟白胡子老者都意识到了这一点,攻击速度逐渐放缓,开始寻找机会脱身,阮天逸和凌燃自然不会放过,趁势反击,将他们死死缠住,以给其他队友出手灭敌的机会。

“哈哈……我来也!”沃风击杀一名魔修之后,精神大振,挥舞着铁锤,跟另一名正道修士合力攻击,那名魔修本就是苦苦支撑,此刻压力陡增,不得已落到了地面之上,咬牙坚持。

“砰……”

沃风的铁锤敲击在那名魔修的护体光幕之上,发出爆裂巨响,那可怜的家伙喷出一大口精血,跌落在地,已经失去了战力。

“段冬,我不抢你的功劳,去把他给灭了。”沃风拍了拍身边那名修士的肩膀,笑着说道。

每次行动,阮天逸都会根据各个队员的贡献分配命魂,只要能灭杀一名魔修,肯定能分到一道命魂,沃风此举,已经是非常的仗义了,要是他趁势灭掉这个家伙,那段冬可能白忙一场,什么都得不到。

“多谢了!”段冬向沃风投来感激的笑容,欺身而上,手中的长剑刺向那名魔修的咽喉,剑芒跳跃,锐利无匹。

此时那名魔修经脉尽断,已经无力反抗,可就在剑芒即将刺穿他眉心的那一刻,突然陷入疯狂状态,厉声道:“你们不就是想要命魂吗?老子魂飞魄散,也不会让你们得逞!”

话音未落,他的眼、耳、口、鼻之中竟然溢出猩红的鲜血,甚至全身的每一处毛孔,都有鲜血渗出,气海之中的灵力像是受了某种催发,开始自行急速运转,想要寻找一个突破口。

“快……快撤退……凌燃……防御!”阮天逸看到这一幕,神色大变,高声喝道,同时急速后退,身形有些踉跄。

不仅仅是他,鹰钩鼻、白发老者都在第一时间抽身飞退,凌燃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听到了阮天逸的提醒,立即祭出炼神鼎,灵力运转到极致,炼神鼎急速旋转,洒下一道青色光幕,将他周围的几名修士笼罩其中。

“砰……”

仅仅是在呼吸之间,那名魔修的身体突然炸裂,狂暴的气浪轰然倒卷,青色光幕剧烈颤抖,凌燃接连喷出两道精血,才堪堪稳住摇摇欲坠的光幕,心中无比骇然,如此奇特的攻击方式,简直闻所未闻,叹为观止。

凌燃只看见那魔修化为一蓬血雾,什么都没有剩下,而他身边的两名魔修,还有段冬,全都被爆炸产生的气浪所伤,匍匐在地,鲜血淋漓。

一个身负重伤的魔修竟然会爆发出如此强劲的攻击,这超出了凌燃的预料,如果刚刚他袭杀的那名魔修也选择这种自杀式攻击,那后果不堪设想。

“我擦,这家伙居然还会‘血爆’秘术,太可怕了。”沃风躲在青色光幕之下,心有余悸的说道,刚刚他要不是及时躲进炼神鼎的庇护之下,只怕此刻也跟着躺在这里了。

“什么是‘血爆’,以前怎么从未听说过这种攻击手段?”凌燃疑惑的问道,那股冲击力极为强大,已经对他的经脉造成了损伤。

阮天逸并未受到炼神鼎的庇护,但是他发现的最早,而且距离爆炸的中心最远,所以并未受到什么冲击,此刻已经折返回来,解释道:“这‘血爆’本是拜月教密不外传的秘术,以精血为引,强行燃烧生命元力,瞬间炸裂,爆发出强劲的威能,这种爆炸力极为残忍,一旦施展,什么都不能剩下,同样威力也非常恐怖,同阶修士根本难以躲避,即便是高阶修士,要是被正面冲击,也会受到严重创伤。

拜月教创出这种邪术,就是为了在被围攻之时,以牺牲个体,来保存团体力量,正因为如此,他们才能占据地狱之门将近一半的地域,即便是在云霄界,拜月教的势力,也非常强大,正道九大仙门,对他们这种近乎自残的方式,都是敬而远之。”

“原来如此,此等邪术的确是霸道!”凌燃点头说道,刚刚那名魔修的血爆,结束了混战局面,鹰钩鼻中年男子跟那名白发老者趁机逃走,剩下的魔修已经彻底失去了战斗力,这场狩猎行动,已经完美收场。

“此人应该是拜月教门下弟子,只是还未找到宗门而已,幸好你及时祭出防御法宝,要不然这次损失可就严重了。”阮天逸感慨道,他之所以迟迟不敢行动,就是摸不透这群魔修的底细,今日之战,凌燃起到了极其关键的作用,要是没有炼神鼎的庇护,至少还要折损两名修士,对于他们而言,即便是胜了,代价也极为惨重。

“咳咳……咳咳咳咳……”

段冬突然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鼻子都被炸掉了,露出一个血肉模糊的黑洞,满脸是血污,看起来无比的狰狞恐怖,刚刚他距离那名自爆的魔修最近,根本来不及躲避,受到了爆炸气浪的正面冲击,能够活下来,简直是个奇迹,他身边的那两名魔修挣扎了片刻,此时早已一命呜呼。

“兄弟,我可是一片好心,谁知道那家伙还会‘血爆’秘术,你别怪我啊!”沃风看着血肉模糊的段冬,有些苍白的解释道。

人各有命,沃风能够完好无损的站在这里,完全是他运气好,而且心中存了一份善念,当时的情形,他主动让了一道命魂给段冬,绝无加害他之心。

“咳咳……咳咳……我知道,不……不怪你!”段冬接连咳出几大口精血,这才断断续续的说道。

段冬一边咳嗽,一边朝他们靠近,可所有人都下意识的避开了,好像他是瘟神一样,只要靠近一些,就会带来致命的病菌。

“你伤势太重,已经没有机会了,把玉珏交出来,找个僻静的地方,自我了断吧!”阮天逸看着正向他靠近的段冬,突然开口道。

凌燃听到这话,心中猛然一惊,他没想到刚刚还是并肩战斗的队友,此刻却让他自行了段,这个决定未免太残酷了。

“我……我不想……不想死……我肯定能……能恢复,天逸师兄,再……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段冬哀求道,由于气力不继,说话都是断断续续,听起来非常的难受。

生命,只有一次,不可重来,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会轻易放弃,蝼蚁尚且偷生,更何况是一名本该拥有数百年寿元的修士。

阮天逸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沉声道:“你经脉尽碎,精血流逝过半,骨骼也断了七七八八,如果不是在地狱之门,或许还能保住一条性命,可在这里,你没有机会了。”

“不……我不交,我要出去……我要出去!”段冬的声音一下子尖利起来,如同厉鬼一般,张牙舞爪的朝阮天逸扑过去,还未靠近,就被一脚踢出,重重的摔落在草地之上,激起一片尘土。

“你加入我们已经一年有余,难道不懂规则吗?”阮天逸上前一步,厉声喝道。

“呸……什么狗屁规则……都是你定下的规矩,我们连说话的权利都没有,我……就算是死,也不会成全你!”段冬的情绪彻底失控了,他掏出玉珏,想要将他彻底毁掉。

“你这是找死,怨不得我了。”阮天逸手中的长剑闪电般划过,一颗面目狰狞的头颅冲天飞起,那绝望、无助,却也不甘的眼神尤为消散,深深的刻在了凌燃的心中,久久挥之不去。

如果面对魔修,凌燃可以果断出手,毫不留情,可是面对同门,要让他下杀手,真的很难,毕竟大家曾在一起战斗,经历过生死考验。

凌燃心有不忍,上前一步,喝问道:“你为何要杀了他?难道不能给他一个机会吗?”

在场之人,除了凌燃,只怕再无一人敢这样跟阮天逸说话,阮天逸的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甚至有凌冽的杀机闪现,气氛瞬间变得无比紧张,不过这种紧张仅仅持续了片刻,很快阮天逸已经恢复如常,淡然说道:“这就是我们的规则,狩猎行动中,一旦失去了机会,就要主动交出玉珏,把生存的机会留给他人。你应该知道,他伤势太重,这里即无灵药,也无法吸纳足够的灵力,根本不可能恢复,只能等死!”

这就是地狱之门的规则,残酷而又让人无法辩驳的规则,令人窒息,却又无法摆脱。

“我知道这个规则,但你没有必要终结他的生命,即便自生自灭,也应该由他自己来选择。”凌燃追问道。

“可是他不愿意选择,他连玉珏都能毁掉,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他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心中充满了愤怒,如果任由他离开,只怕会把更多的魔修引到我们的藏身之处,到了那个时候,所有人都要为这可悲的仁慈,搭上性命。”阮天逸的声音依旧是不急不缓,却同样让人无法辩驳。

“同门不可手足相残,至少我们不能收集他的命魂,沃风,来帮忙,把他埋了吧!”凌燃无法反驳阮天逸,却有着自己的坚持,以剑为锄,在地上挖起了坑。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孤傲书海孤傲书海巨龙在天|玄幻十亿星系千万世界,天地人三界之外有一神龙界,传说神龙界之龙神大帝,是大宇第一生命之源,没有神龙就没有人类,没有生灵万物。 第七任龙神大帝十个儿子,为争夺帝位,刺杀龙神大帝唯一的龙神之子。 龙神之子为逃避纷争,携带大宇至宝神龙宝塔,穿越星系,来到三界统治之下的人界,在成长的路上,解开层层封印,越来越强大,又遇到尾随神龙界黑龙为首的追杀,最终大破星系大阵,独闯万千世界,从回神龙界,历经千年年,擒杀以黑龙为首的叛军。 故事皆为星系历险记,每章一故事,十大魔兽,十大神兽,百家宗派道场,修真,修仙,修神。焚核鼎,天地炉,噬神枪,灭神剑。 佛、道、符、咒,神医、神器、神丹、魔法、仙法、阵法,取百家之长,构建一部神剧《孤傲书海》如同身临其境。
  • 神主殿下太妖孽神主殿下太妖孽云念陌|玄幻她是古武家族的大小姐云梦,她是十大域之一灵域的废材三公主,当她变成她,一切都将改变,神兽很稀有,然而她身边却一抓一大把,不求她契约,只求能跟在她身边打个杂。皇级丹药很稀有,她炼制出来当糖吃,乐灵师很风光,她偏偏不削一顾,乐灵师吗?她就是。但当她遇见他,她会怎么办呢……(说一下,女主到了一定时机会改名字,不要问我为什么,作者就是这么任性,要催更的妹纸,加作者QQ号:3409849115哦!)
  • 随风剑飞扬随风剑飞扬安静的男子|玄幻一身白衣白发飘,只身仗剑问剑道。少年追逐着远方,不过前方到底是什么,谁也无从得知
  • 伏仙风云伏仙风云一笑东流|玄幻星武神陆,大国林立。在这片神陆之中,有阳光照不到的地方,是为世间禁地。燕国,在神陆的极北。这是一个以武立国的国度。故事就在这里开始!
  • 渡苍生渡苍生十岳清风|玄幻众生易渡,人难渡。上下求索!打破桎梏!我要看尽那世间浮华虚渺!是为情?是谓,于国于民?还是终究是为那...?
  • 逆天神诀逆天神诀骑牛的仙|玄幻烽火连天,征战不休!背负家仇国恨,闯荡大陆!又将如何用其稚嫩双肩,托起一切?又将演绎何种人生!?又将有何种不平凡的经历?见证着少年之崛起!!!
  • 圣魄铁骑圣魄铁骑陌辰航少|玄幻骑士是荣耀还是屈辱,如果你只能做别人的肉盾,你又是否愿意?当你的努力都被别人窃取,甚至自己唯一的东西也要被人剥夺,你是否愿意转身和世界为敌!
  • 斩风斩风甲子|玄幻五百年前,冥界败于仙、人、鬼三界的联合大军之下,并签订了让冥界人口严重雕零的《四界和议》;五百年后,跳进冥河的斩风,带着前世被残杀的仇恨与记忆,走进了冥界。斩风不为别的,只为习得强大的冥武技,好回到人界为自己、也为亲人报仇……他那复仇的烈焰,将宛如死水的冥界烧的沸腾,冥皇惊喜的发现,冥界的翻身之日,也许就掌握在这个冷漠少年的手上了!
  • 我的专属升级游戏我的专属升级游戏猫娱|玄幻这是一名游戏玩家在异世界寻道长生果的故事。
  • 荒岛之恋荒岛之恋兰山笑笑生|玄幻一个懵懂无知、充满幻想的少年,变身为充满智慧、爱憎分明且侠肝义胆的世外高人。与一位集美丽、机智、敢爱敢恨于一身的侠女相识于荒岛。在历经无数的恩恩怨怨、无数的江湖险恶和三界内凶鬼恶魔的纠扰后。他们发现,自己深深的爱着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