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8章 老爸张书毅病倒

新生和济茹到实验小学接着济泓,连夜赶回家,见挤了一屋子人,爸爸躺在炕上。

乔桂芳见他们进屋,像是见到了救星一样,一把拉住闺女和儿子嚎啕大哭:“济茹!济泓!你们可回来了,快看看,你爸这是咋了?中了邪了?见谁骂谁,见谁打谁,要不是这些人拉着,就出事了。”

屋子里的人也都说:“幸亏这些人拉着他,要不可出大事儿了!这是让屯子里的医生给吃了安眠药,哎!折腾这一天一宿了,你看他,也不累,也不困,眼睛瞪得跟铃铛似的,闹起来,那劲儿大得哟!十头牛也拉不住。”又有人说:“是啊!可能是中邪了!老张可不是这样的脾气,平时老实巴交的,也不招惹谁,要不,咱们叫个跳大神的看看,是不是冲撞着了什么?”

济泓抓住妈妈的手,安慰着说:“妈!别担心,有我呢,不管咋着?咱们就去县医院看看,医院啥病都能治,你看看,现在吃了药,他不是睡着了吗?也不闹了。”济茹抹着眼泪说:“是啊!妈!咱们马上收拾一下,新生开拖拉机来的,咱们就去医院。”这时有人附和着说:“也是,现在谁还信那个?都啥年代了,还跳大神?咱们可别信那个,耽误了治病。”

五婶子说:“快去吧!家里交给我,我给你看着,济浩和济琳就先到我家住几天,委屈不着他们,嫂子,你就放心吧,给他二哥看病要紧,这一家老小还指望着他呢,他可不能病倒了,要是像这样,一家人可咋办呢?”

五婶子这么一说,乔桂芳忍不住又大哭起来,济茹也忍不住哭出声来。五叔摆摆手说:“你婶子总扯些没用的,二哥这是一着急,迷住心窍了,到了医院,让医生看看,就好了。快点去吧,要不,一会儿药劲儿过去了,他要闹起来,咱们可没辙了,连送他去医院都费劲儿呢!哎!你们是没看见,就刚才,四五个小伙子,才把他按住,灌进点药,你们还得带个绳子,把他捆上,免得他半路醒了,闹起来,那可了不得。”

济泓和济茹不忍心捆爸爸,乔桂芳一咬牙说:“还是听你五叔的吧,要是你爸半路醒了,咱们几个真弄不住他,到时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更不好办,多带两床被子给他盖上,别冻着他。”

新生开着拖拉机往县城走,一路上张书毅没醒,到了医院门口了,几个人松了口气。新生停下车,济泓扶乔桂芳和济茹下车。这时张书毅突然醒了,手脚乱踢乱抓,嘴里大喊:“你们抢了我的牛,还来害我,放开我!放开我!你们这些畜生!王八蛋!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正是早晨八点多钟,医院刚上班的时候,人们听到叫嚷声,纷纷停下脚步,有些人好奇地围过来,还有人指点着,小声嘀咕着:“这是咋了?怎么把人绑起来了?”“出了啥事儿了?要不要报公安局啊?”

济泓吓得脸色由红变白,济茹也慌了神儿,新生赶忙跳下拖拉机。赔着笑脸对围观的人说:“这是我爸,犯病了,又打人又骂人的,怕他伤着人,才这样的。”转过头对济茹吼道:“你还不快点儿去挂号,找医生来!我和济泓在这儿看着咱爸,别出事儿。”

济茹忙跌跌撞撞往医院里跑去,一会儿,几位医生抬着担架跑过来,把张书毅抬进医院。

济茹把身上带的钱都交了住院押金,这只够两天的住院费,医生说,张书毅的病是精神分裂症,需要住院治疗,住多久得看看情况再说,让先准备住两个星期的住院费。

医生给张书毅打了一针,张书毅又昏沉沉睡过去了,乔桂芳整理好病床,拉过济茹说:“这住院得多少钱啊?咱们去哪里弄钱呢?家里是一点钱也没有了。”济茹攥着妈妈的手,安慰着说:“这两天的钱已经交上了,我和新生再想法子。”新生也说:“别急,咱们总能想出法子来。”

济泓也说:“妈!别担心,我回学校跟同事们借点钱,再不行,就跟学校借点儿。只要能把我爸的病治好,咱们多花点钱也值。”

乔桂芳说:“这可真是屋漏偏逢连阴雨,越是没钱,越要花钱,哎!你爸这个老倔驴,咋这么不让人省心呢?”说着眼眼泪就涌出来,她用衣袖擦了擦眼睛。济茹说:“妈!你在这儿守着,我们出去买点吃的来。”说着,三个人走出病房。

济茹说:“我看这样子,一时半会儿的出不了院,咱得想法子凑点钱啊。”新生说:“是啊!得想想法子,住院这钱花得像流水一样,一百两百块,不顶啥事儿。”

济泓说:“钱的事儿,你们别管了,我去想法子。”济茹说:“你刚工作,同事都还没熟悉呢,能有啥法子?哎!真是愁人啊。”

这时,一个女孩急匆匆走过来,边走边向走廊两边的病房里张望,没留神和济茹撞了个满怀,济茹说:“哎哟!我的天啊!你这小闺女,倒是留神点啊!”济泓一看,惊喜地叫道:“如英,你咋来了?姐!这是如英,我同学。如英,快叫大姐。”

叶如英用手捂着胸口,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济泓!你可真是的,叔叔病了,也不跟我说一声儿,我去你们学校找你,才听说,你看看,让我这一顿找。”说着嗔怪地斜了济泓一眼。

济泓赶紧笑着拉起她的手:“我爸病得急,我还没来得及跟你说呢,你没上课?这时候来了?”如英说:“找你有事商量,谁知你们学校老师说,你爸病了,回家了,我一想,说不定你们得来医院看病,就找到这儿了。”

济茹见济泓和这女孩这么熟,这么亲热,就猜出了他们的关系,她认真地端详起这女孩。

女孩圆脸,个子不太高,眼睛黑黑亮亮的,像是黑水晶一样,一说话,嘴角先上扬一下,前奏比较多,好像放电影前的加演片儿,她不算太漂亮,可是,身上像安装了弹簧一样,蹦蹦跳跳的,边说话手还边比划着,表情和动作有点夸张。

如英见姐姐盯着自己看,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姐!你看,我们俩只顾说话了,叔叔的病咋样了?好点没?”济茹笑笑说:“刚住院,医生给打了一针,现在安静多了,睡着了,我妈在看着呢。”济茹说:“我和新生出去买点饭,你们先聊。”济泓赶紧说:“我和如英去买吧,正好我要买点别的东西,你和姐夫回房里休息一会儿。”说着拉起如英向外走。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渔民的风险渔民的风险渔民生活|现实是本人的亲身经历当渔民的一些事实经过大家应该对船员这个职称有些陌生大家可以看一下我会介绍船员苦逼生活
  • 成长的道路很漫长也很艰辛成长的道路很漫长也很艰辛井底之蛙慎独|现实小说讲述的是主人公周崇墨从小到大,从出生到大学,一路走来的成长故事,其中以周崇墨成长为主线,以母亲叶秀竹贤惠持家善良做人为辅线,因一部“周家家训”而引起的一家三代人对生活不同的理解和诠释。 生命有限,生活无限,在无限的生活中,要把有限的生命活得精彩,而不是选择抱怨,即使命运不曾取悦你,也要努力去做到内心的安静,在人生的路途上不断地去突破原生价值观所带来的枷锁和束缚。
  • 刑警苏眉刑警苏眉光盲之神|现实出身高贵多才多艺的美女刑警,却自称是铁血女汉子,对身边众多追求她的青年才俊不屑一顾;来自小山村的年轻警员,在大都市里追寻自己的梦想,却屡经挫折,仍不忘初心;人气如日中天的少女偶像,卷入商场和豪门的纷争,而她内心却除爱情再无他物……各色人等错踪复杂的情感纠纷围绕一个一个案件展开,两代人的恩怨情仇,最后能解决这一切的唯有一个人,那就是刑警苏眉!
  • 朝来寒雨晚风急朝来寒雨晚风急书余|现实父亲离世以后,母亲将她抚养长大,当她终于长成窈窕淑女,却成为了孤儿,大家族的生存,亲情许多时候被物质所淹没,不论如何,生活得继续
  • 倴城往事倴城往事自得至乐|现实80后乡村少年摸鱼捉虾、下暗钩、赶大集、做土味美食、自制玩具…… 记录年少时的欢乐生活。
  • 我只想要你们好好的我只想要你们好好的少尘羽|现实花若凋零,方知其幽香静美。叶若衰败,方知其茂盛青翠。人若离去,方知情浓意切,方知何为心碎、何为珍贵。得,只叫人快乐;拥有,只让人满足。唯有失去,才教会人知晓与懂得。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
  • 寻找最佳合伙人寻找最佳合伙人林湖雀舌|现实简凡不想麻烦,曾经想过就这么和她过下去,吵吵闹闹的,或许也能将就一辈子。可惜的是,在一起有千般的缘分,离开时只能是我不再爱你。从未感到寒冷孤寂过的简凡,在那一刻觉得很想有一个家,有一份细水长流的温情,至于它是不是爱情,已不再重要。 林枫习惯爱了就爱,不爱就走。讨厌勉强,厌烦将就。她总说自己有一套爱人的标准,但每次都放弃原则,爱上一个违背标准的人。她的世界里,除了爱情,也只剩爱情。 万千世界,饮食男女,相逢凭缘,离别含恨。这里没有霸道总裁,没有萝莉大叔,只有一对对在城市里忙碌奋斗中寻求一丝丝所谓真情的男女。这里没有主角光环,升级打怪无所不能,只有一个个现实职场中存在即合理的生存故事。
  • 我的专科学校我的专科学校小情新|现实我是一个高考失败,但觉得自己的人生还可以绽放的一朵鲜花。
  • 那些迷失的记忆在奔跑那些迷失的记忆在奔跑堃于存.CS|现实中国第一部病例小说,中国第一部关于各种癌症晚期患者的悲惨经历,本书以乐写悲,以笑写苦,表现了各类患者在生命线上苦苦挣扎的乐观心态,谨以本书向那些在生命线上苦苦挣扎的人们致以诚挚的敬意。
  • 青月戏青月戏李多好|现实她本是一个千金小姐,可由于一些变故,却意外成为了唱戏的杀手。 某个杀手组织的老板说:“青月,只要你嫁给我你就可以安心过日子了” 她:“滚!” 某个家财万贯的男人说:“青月,你嫁给我,我所有的钱都是你的!” 她:“不稀罕…” ……… 后来,那个为了她甘愿付出所有的男人,也到了她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