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72章 番外三

海景别墅刚好有四间房间,有三间里面是自带洗手间的。严枫和丁月可一间,陆辰和安娜一间,剩下的两间明寒让夏紫玉住仅剩的带洗手间的房间,自己则住在那间单间的客房。

苏墨在一旁黑着脸问道:“你们是不是把谁忘了?”见明寒瞄了眼自己,他戏多的抱紧自己道,“我可不跟你一个房间。”

明寒用下巴点了下客厅,道:“客厅有沙发,还有洗手间,而且宽敞。”

“这么好你怎么不住,这样,我成全你,你和小白菜住一起好了。”苏墨说着朝明寒挑了挑眉,然后一溜烟的钻进了那间单间内。

明寒无奈,转头和夏紫玉说道:“你进去休息吧,我睡客厅。”

夏紫玉一脸诧异的望着明寒,满心疑惑的问道:“咱两之前不是没在一个房间休息过,你今天怎么这么本分?”

明寒勾起嘴角,笑容魅惑的说道:“原来娘子喜欢我‘不本分’啊。”

夏紫玉白了明寒一眼,道:“我和你说正经的呢,你进来睡吧。”

明寒上下打量了着夏紫玉,接着俯身靠近她,小声的在她耳边说道:“娘子穿我的衬衫实在是太过诱.惑,我晚上可能不会好过。”

夏紫玉听完脸刷的一下红了,此刻苏墨突然一把打开门,把她吓一跳。

只见苏墨推出明寒的行李箱,坏笑道:“明寒,你实在是太让我失望了,居然连小白菜的门都还没进去。”

“现在就进去。”明寒一手拉过行李箱,一手揽过夏紫玉就进了房间。

夏紫玉无语的望着明寒:“不是说睡客厅吗?”

明寒笑了笑:“苏墨太吵了,这里安静。”

明寒收拾好行李箱,夏紫玉便蹲下身去打开行李箱道:“那我先去洗澡吧。”

明寒却握起她的手,拉着她走到一旁的沙发上,然后坐下仰着头打量着她的说:“娘子,让我再欣赏会吧。”

夏紫玉脸一红,羞得转身就要走,手却被明寒拉住了。明寒的眸光太过炙热,看的夏紫玉眼睛有些躲闪。

“嗯,以后不能在外人面前这样穿了。”明寒双手环上夏紫玉的腰,让她靠近自己,见她眸光中有慌乱,明寒笑意更甚,道,“娘子怎么还是这么容易害羞,这表情真的太可爱了。”

夏紫玉低头望着明寒,不满的蹙了蹙眉道:“你以为都像你,不论做什么说什么都脸不红心不跳,内心平静无波的。”

“平静?”明寒笑了起来,淡漠的眉眼显得十分生动好看,“娘子,面对你,很多时候我都是不平静的,只是我自制力比较惊人而已。即使自制力强的都能惊到我自己,但身体上的反应还是很难控制的。不信,你摸摸。”

摸摸?摸哪儿?

夏紫玉不知为何目光下意识的下滑,但......明寒却握着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口,然后问道:“是不是跳的......”很快两个字还没出口,明寒正对上夏紫玉来不及收回的目光。

夏紫玉一下子僵住了,自己竟然想歪了,自己刚刚的想法竟这般龌龊,这一下子被明寒抓包了,实在是不要太尴尬啊!

明寒一阵心猿意马,夏紫玉只是一个眼神而已,却让他心口一热,浑身燥热起来。他极力控制住自己,声音却有些喑哑起来,道:“原来娘子想摸的不是这里。”

夏紫玉触电般的抽回手,嘴巴都不利索了,道:“明寒,你......你流氓。”

“没想到娘子懂得很多呢。”

夏紫玉脖子都羞红了,她虽然未经历情.事,但活了20几年了,这种事当然还是知道的。她不敢再看明寒,因为明寒的声音,明寒的眼神都太勾人了,就像被一阵电流击中,整个人发麻。

夏紫玉只能落荒而逃,道:“我要去洗澡了。”

明寒拉住她,站起身努力调整了下自己,道:“还是我先去吧,拜娘子所赐,我得冲个凉水澡,冷静一下。”

之后明寒没再调戏夏紫玉,而是快步进入了洗手间,不一会便听到淋浴的水声响起。

夏紫玉跌坐在沙发上,整个人松了口气。她望了眼手机的时间,却发现安娜给自己发来好几条微信。

安娜发过来的大多是废话,总结下来就是:怎么还没和明寒同房,什么时候同房,干脆今夜同房......

夏紫玉把刚刚的尴尬告诉了安娜,说我们不能那样龌龊,人家明寒很单纯,而且自己也想等到结婚的时候再圆房。

安娜对夏紫玉教育一番,说明寒长时间压抑自己,也不太好,从生理到心理到两性知识,全都给夏紫玉普及了一遍,让夏紫玉顾及下明寒的心情和身体。

夏紫玉心里有些动摇,纠结了片刻之后,她听到洗手间洗澡的声音停止,忙和安娜说明寒洗好澡了,然后收起手机,拿起一旁不知什么书就看了起来。

之后夏紫玉差点就要流鼻血了,因为明寒仅下身裹着一条浴巾就出来了。这腹肌,这人鱼线,这身材......明寒这是赤果果的勾.引啊!

明寒揉着湿漉漉的头发,望着呆滞的夏紫玉,勾唇问道:“为夫的肉.体这么好看吗?”

夏紫玉收回目光,道:“你个变态,自恋狂。”

手机响了声,夏紫玉望了眼,安娜非常应景对时机的发了句:“自己的男人怕什么,上就对了。”

夏紫玉扣上手机,再抬头,发现明寒从行李箱中拿出一件浅色的简单T恤穿了起来。一边穿一边嘴巴还小声的嘀咕着:“刚熄灭的火,可不能再受刺激了。”

夏紫玉突然觉得明寒十分可爱,明寒又拿起内裤和一条休闲短裤就进了洗手间,不一会出来的时候,已经穿好了衣服。

明寒朝着夏紫玉笑了笑,道:“你去洗澡吧。”

“哦......好。”夏紫玉原本想和明寒谈谈这个问题的,但有些不知怎么开口,听明寒这么说,就听话的起身去洗澡。

夏紫玉洗完澡出来的时候,明寒正躺在床上看着夏紫玉刚刚拿起的那本书。身材匀称,双腿修长,那张精雕细琢的脸在暖橘色的灯下映衬下越发的英俊迷人。

夏紫玉心中默默地想着,面对明寒这样的美色,只怕守不到结婚的那个人是自己。

明寒侧眸望着夏紫玉,问道:“怎么了?”

“呵呵......没什么,就是平时你都是半夜摸进我房间的,现在这样,我有些不适应。”

明寒合上书,道:“那你适应下,以后可都要躺一张床上了。”

夏紫玉白了明寒一眼,接着掀开被子钻进了被窝里。但她现在可睡不着,心里一直在盘算着怎么开口问明寒说这个问题。

明寒见夏紫玉躺了下来,便关上灯,也躺了下来,然后就那样隔着被子从背后抱着夏紫玉。

夏紫玉转身摸了摸明寒,问道:“明寒,你怎么不盖被子。晚上空调太低,会冷的。”

明寒声音低沉的说道:“我还是不盖了,我怕会有所僭越。”

夏紫玉当然听懂了明寒的意思,道:“那你以前......怎么不怕?”

“没办法,我到现在脑子里都还是你泳装和穿我衬衫的样子,所以不可以。而且之前每次和你一起,我都是全副武装的。”

夏紫玉这才想起每次明寒和自己同床都是衬衫长裤,她十分艰难的开口问道:“明寒,那你平时这样......你累吗?要不......”

“别说。”明寒搂紧了夏紫玉,道,“我真的会忍不住的。我虽然自制力强,但你的一句话会让我冲破禁制变成可怕的猛.兽的。”

“那......那你......那只能先委屈你了。”

“既然你这么心疼我,不如我们结婚吧。”

“结婚?”

明寒语气十分认真的说道:“嗯,我知道你不同意婚前性.行为,我不想你为我打破自己的原则。也不想逼你做你不愿意做的事,所以,我们结婚吧。”

“结......结婚......你,已经想好了?”

“我今天原本想向你求婚的,可是严枫居然捷足先登了。原本不想告诉你的,想等两天给你惊喜,但是我可能忍不了那么久了。所以,等我求完婚,我们就定个日子,然后结婚吧。”

夏紫玉这才想起来为什么明寒察觉到严枫要求婚的时候,脸就黑了。而且之前还说什么很快了,原来早就准备好要求婚了。

夏紫玉说道:“可是结婚我得请示下爸妈,还得宴请宾客,而且......”

“这些事都交给我,我全都会处理好的。我要给你一个独一无二终生难忘的婚礼。”

“你有计划了?”

“当然。”明寒叹息了声,道,“这下好了,全被你知道了。”

夏紫玉那一刻大脑一片混乱,她突然坐起身,然后拉亮了床头的灯。

明寒坐起身,问道:“怎么了?”

夏紫玉一把抱住明寒就吻了上去,明寒有些僵硬,又不敢深吻,生怕自己擦枪走火。

明寒在夏紫玉换气间,推开夏紫玉,问道:“你怎么了?”

“我......我不知道,我就是很感动。”夏紫玉不由分说的又吻了上去。

明寒用尽所有理智,克制的推开夏紫玉问道:“娘子,你这样我会招架不住的。”

夏紫玉咽了口口水,忙问道:“你求婚,那求婚戒指呢?”

明寒了然了夏紫玉的意图,问道:“你不会是想让我现在在这儿求婚吧?”

“嗯。”

“可是,这也太随意了。”

“我想让你现在求婚。”

明寒挫败的望着夏紫玉,应道:“好吧。”说着起身去开自己的行李箱。

明寒握着一个精致的锦盒走到夏紫玉面前,夏紫玉忙起身站好,满眼冒心的望着明寒。

明寒单膝跪地,慢慢的打开盒子,目光深情的凝视着夏紫玉,郑重的说道:“夏紫玉,我这个人有些沉闷无趣,直到遇见你......是你给了我光和温暖,焐热了我那颗冷血的心,你是我生命中最幸运最美好的存在。往后余生,我都想执你之手与你度过。你可愿意陪着我这个了然无趣之人,度过这须臾年华?”

夏紫玉手指都微微颤抖起来,面对明寒深情告白,她内心澎湃汹涌。她含着泪说道:“明寒,遇见你,才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

明寒的眸子温暖而明亮,他扬起笑容,再次郑重的说道:“夏紫玉,嫁给我吧。”

夏紫玉激动的应道:“我愿意。”

明寒取出戒指戴在夏紫玉的中指上,接着他低头吻在了夏紫玉的手背。明寒抬头,道:“娘子,余生请多指教。”

夏紫玉双手捧着明寒的脸,在他的头上印上一吻,露出笑容道:“请多指教,我的夫君。”

之后夏紫玉靠坐在明寒的怀里,一直傻笑着看着自己的戒指。这枚戒指十分简单朴素,但是却很大气,关键是钻石的大小刚好,也不会太过碍事和显眼。

明寒也带上配对的戒指,他望着傻笑的夏紫玉,忍不住亲了亲她的头,道:“这是订婚戒指,结婚那天的戒指不一样,虽然会有些夸张,但应该不会俗气。你现在就这么高兴,我想那天应该会更高兴的。”

夏紫玉惊讶的望着明寒,问道:“怎么,还有戒指?难怪,我说你怎么戴在中指上,而且尺寸刚好合适。”

明寒道:“嗯,我看好了,这个月十六是个万事皆宜的好日子,就是十天后。我们当初认识那天就是十六,我们就那天结婚吧。”

“十六,你是说我揍章宇的那天,还是你和苏墨帮我解围的那天啊?”夏紫玉肯定是记不清了,询问明寒。

当然不是,是冰天雪地里,她给他买早餐,给他围围巾的那天。只是这件事,只能成为明寒的秘密了。他还是有私心,不想让夏紫玉知道那天的导.火.索是自己,更不想的是,让夏紫玉包揽罪责,永远活在愧疚中。

“是十六吗?你记性可真好,我记不得了。”夏紫玉突然反应过来,又说道,“十天后,那会不会太快了啊?”

明寒笑了笑,说道:“以后我们女儿乳名就叫小石榴好了。”

“我说太快了。”夏紫玉无奈的望着不搭理自己的明寒,又被他的话题带走了,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们以后生的是女儿。”

“我喜欢女儿。”

“那要是儿子呢?”

“那乳名就叫十六。”

夏紫玉被明寒逗笑了,虽然这还是很远的事,但似乎又会很快到来。如今夏紫玉对于未来,充满了憧憬。她握住明寒的手,忽然觉得“往后余生”是多么美妙的一个词语。因为往后余生,她都会和身边的这个男人在一起,直至死亡将他们分开。

全书完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妖孽巨星之恶魔男友妖孽巨星之恶魔男友蜚夜|现言从鬼门关前爬回来的他,命硬的注定连阎王也不收,当他从母亲冰冷的尸体中爬出来的那一刻,就注定风云变色,世界为之倾狂。她是说话毒舌的简悠然,华帝娱乐总裁简靖然同父异母的妹妹,同是姐妹却一个风光明媚,一个甘当富二代,混吃混喝混等死。意外重活一世到胆小懦弱的学生卓汐身上,她终于认清亲姐姐的真面目,也得知自己死亡的真相。一切从头开始,当腹黑轻狂的他遇上毒舌回来复仇的她,光怪陆离的娱乐圈又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呢?
  • 予我悲喜予我悲喜橘酱|现言她第一次尝试爱情,摔个粉碎。他带着疼痛的目的接近她,予她悲喜。亲人的死亡,爱人的抛弃,她带着满身伤痕狼狈逃离。四年后,他一把拉住惊慌的她,幽深的眸子里透着她看不懂的光,只见他薄唇张合:“顾久歌,还想着逃?这次,你休想!”得知所有真相的她和他是否还能有未来?且悲,且喜,都来自于你的给予。
  • 倾恋倾恋红苹果|现言刁娅娅知道,她和他的相遇,或许已是太迟了,但只有她自己了解,不真正占有才是爱情最美的地方,她在寻觅一条不妨碍他人又不伤害自己的路,可是能吗?
  • 霸宠换脸新娘霸宠换脸新娘五月紫丁香|现言她本是Z市慕容集团的千金,然后却在与相恋6年男友订婚前一天,家破人亡。慕容集团遭遇债务危机,面临破产,负债累累的父亲,被逼跳楼自杀!真相竟然如此残酷!五年后改头换面归来,取名慕唯复她说——冀容寒,我要你以十倍的方式,品尝我曾经感受的凄厉绝望的痛苦。他,权贵青年才俊。有钱、有权、有势、有貌又有才。本以为找到一个好玩的游戏——助她复仇!殊不知,在救起她那一刻起,这颗心就越陷越深。最后十分霸道的说道,慕容悦,我允许你亲自报仇,但是,你要记住,在你报仇成功那一时,就是成为我新娘的那一刻!(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这一生我为你画地为牢这一生我为你画地为牢珂玥君|现言这一生,我为你画地为牢十五岁时我抱你在怀里,愿你像雪一样纯净,我只愿守在你身边为你称臣我身边女人无数,直到遇见你,我学会了爱坚强倔强的你,我会默默握在手心,哪怕付出我的生命,我也要保你周全
  • 只许你似水流年只许你似水流年紫御琉璃|现言当初只一面,便埋下命运伏笔,如若一切能重新来过,能否只许你似水流年
  • 超能力女孩超能力女孩梦回心暖|现言一个女孩经历了什么?让她不再畏惧?什么人给予她如此强大力量?”都给我下地狱吧!“
  • 老婆大人求收留老婆大人求收留夏魁雨露|现言失忆多年忘竹马?相亲只为让竹马回国?这些都是什么鬼!小女人表示自己的青春自己掌握。搂她入怀的男人在她身上四处点火,薄唇咬着小女人饱满的耳垂说道:“老婆,我想了。”“想什么想!给我老实点!小心我踢出门!!”某男撒娇:“老婆!!”说话就说话,怎么动手动脚的。“君子动手不动口!不对,说错了,君子动口不动手。”某男邪魅一笑,在女人身上游走的双手更加猖獗,道:“老婆既然想让我动口也行!保证让老婆大人满意。”现在逃跑还来得及么?夜还很长……翌日,女人扶着腰酸背痛的腰指着某男“什么衣冠楚楚,什么优雅高冷,什么国民男神!都是骗人的!”某男用事实证明了到底是不是骗人的……宠文一篇……宝宝请放心入坑……
  • 冷boss遇上呆girl冷boss遇上呆girl小溪里的石头|现言“方柚柚。” “咳~咳~咳~” “小丫头片子,你吃慢点,没有人跟你抢。” “……”他钟宸手里不是拿着她的外卖烤串? …… “方柚柚。” “砰~” “方柚柚,你四肢到底有多不协调,这也能掉水里?” “……”她方柚柚竟无言以对,他不吓她她能掉下去? …… 她,方柚柚,一名又呆又迟钝的平凡小护士。他,钟宸,高高在上的驰骋集团冷面冰山总裁。 他本不想与她有任何交集,可事与愿违,她“连本带利”住进他的小窝。 后来她逃离了,他的小窝空了。 …… 他好不容易在捕捉到她:“这次,别想逃了,好好在小窝里呆着。”
  • 独家宠溺:言先生的契约宝贝独家宠溺:言先生的契约宝贝若存|现言一场交换她被当做玩物一样送到了那个男人身边,一直契约她为了复仇承诺用自己的身体做筹码,她以为自己得到的只有屈辱和伤痛,却不知道同时也得到了他的心。他是Z市的无冕之王,对所有人都看不上眼,偏偏栽在了一个小丫头片子身上,所有人都看得出他爱她爱到深入骨髓,只有她还傻傻地想要逃离躲开。“我的床,也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吗。”他有些急躁地在她肩膀上烙下一个吻痕宣誓主权:“你的整个人,都是我的。”面对这样腹黑霸道的男人,被伤透了心的她究竟该何去何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