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51章 又是我了?

顾昔楼猜到了,这绝对就是金郁他们给她设下的陷阱!

呵,张本事了,还知道接孙柏的势来压她。

顾昔楼清楚,这件事一定有蹊跷,再加上吴郝森之前与她结下了梁子,大家似乎都认定了顾昔楼就是故意想害死他的。

脑子飞速运转,顾昔楼为自己辩解道“谁知道他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以外,或者被你们你们某些人活活害死了,还想栽赃给我。”

金郁嗤笑“这人证物证俱在,证据确凿,你还想狡辩?要不要找秋浦过来当着你的面告诉你啊,吴郝森就是修炼到你提出的那一段,就突然冲破死穴死掉了!不是你是谁。”

这怎么可能呢?苏怀当初已经证实过了,这功法不会对人体有太大的伤害。难度也并不高,对释温学院里这群天之骄子来说,根本不是问题。

整本功法里最危险的,就是顾昔楼提出的那一段。

将丹药和快速提升融合在一起的方法,正是整个功法中最容易出错的地方,危险系数不小。要维持二者的微妙平衡,必须小心谨慎,稍微一点偏差就可能导致失败。

但就算是最容易出意外的部分,秋浦也仔细研究过。虽然如果失误,的确会给人体带来不可逆转的伤害,但只要稍微注意一点,并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最多就是前功尽弃,不可能到暴毙的地步。

顾昔楼眉头紧皱,仔细思考着里面的秘密。就算是金郁真的恨死了她,想栽赃陷害,又怎么可能拿一条人命来开玩笑。

能更何况金郁说秋浦检查过了,的确是因为灵力错位冲开死穴死掉的。秋浦是楚芜衍的手下,按道理说不可能害她,难道这里面真有问题?

金郁看着顾昔楼这眉头紧锁的样子,不禁嗤笑道“呵,还在想什么呢,就是你把他害死了,别再自欺欺人了。”

顾昔楼没有说话,她搭上吴郝森的脉搏,卷起他的袖口想查出点什么蹊跷的地方。

金郁对顾昔楼的垂死挣扎不屑一顾,转头对苏怀道“苏老师,我申请将秋浦老师请过来,当面对质。”

话音未落,秋浦齐疏一等三个人真的推开门,从外面走了进来。

其实秋浦早就知道了吴郝森因为因为功法死掉的事情,只是因为刚刚孙柏情况危急,他忙着去找孙柏,没来得及和顾昔楼说。

本来准备等处理完孙柏的事情,先找到顾昔楼跟她解释一下的,谁知道顾昔楼没等他们,就直接来找苏怀了。

这下是直接撞在了金郁他们的枪口上。

秋浦一听顾昔楼来了医疗室找苏怀,心里暗道不妙,赶紧带着两人走进医疗室,还想赶在顾昔楼之前跟她解释一下免得吓着她的。

谁能想到顾昔楼动作这么快,唉。

这是你自己动作太快,这可不能怪我啊。

顾昔楼见秋浦他们来了,略微放松了神经,稍稍松了一口气。

一看秋浦,他却眉头紧皱,身边的姜清让,齐疏一两人脸色也不好看,显然是也察觉到了情况不妙。

秋浦刚刚在来的路上已经跟他们讲过这件事情了,事发突然,他们根本不知道怎么做对顾昔楼有利一些。

秋浦走近,环视了众人一圈,眼里看不出情绪。过了一会,他又伸手扒开吴郝森的眼睛,给他做了下检查,沉默了良久才道“这吴郝森,确实是因为修炼了不正当的功法死掉的。”

顾昔楼脸色大变,这秋浦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他也......

虽然她相信秋浦不会害她,但这也太蹊跷了。

顾昔楼把求助的眼神投向齐疏一,齐疏一轻轻眨了下眼睛,示意顾昔楼放心。

姜清让在旁边,悄咪咪给顾昔楼打了个手势。顾昔楼对这个手势倒是很眼熟,是她教他们的,也是“放心”的意思。

齐疏一看起来真的很为难的样子,眉头紧皱,走到顾昔楼旁边,轻轻拍拍她的肩膀,却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

秋浦沉吟一会儿道“孙柏院长现在还在外修习,暂时没有消息。如今已经证实了,是顾昔楼提出的功法导致吴郝森同学出了意外,所以,我作为孙柏院长委任的代理院长,决定先将顾昔楼同学关入禁地反思,等孙柏院长回来,再做最终的判决。”

顾昔楼眉头紧皱,她看出来了,秋浦的意思就是要把她送进禁地。

虽然顾昔楼对这个禁地并不畏惧,但这件事事出突然,她始终觉得有些蹊跷。那禁地,里面到底有些什么东西,才需要秋浦这么大费周章,不惜用这样的办法才能把顾昔楼送进去。

金郁还不知道里面的弯弯绕绕,她在心中暗喜“呵呵,顾昔楼,你本事再大,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这下谁都救不了你了,你就自求多福吧。”

这样的处理方式也算是给了死去的吴郝森一个交代,周围围着的一圈同学并没有对此提出异议。苏怀为吴郝森的死道歉,没说两句,就直接将顾昔楼带了出去,走向禁地。

路上,秋浦才开始给顾昔楼开始解释事情的原委。

的确跟顾昔楼想的一样,秋浦把她关进禁地,确实是故意的。

这件事是楚芜衍吩咐的,禁地里有些神奇的东西,需要顾昔楼亲自去取才能成功。禁地又特殊,常年有一位实力极其强劲的人在看守。整个禁地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要暗中潜入根本不可能,所以必须要有一个正当的理由,让顾昔楼大大方方地进去。

顾昔楼无奈扶额,怎么啥事儿都是我呀。

秋浦委婉地表示里一下,点名把顾昔楼送进去,其实是楚芜衍的意思。

行呗,楚芜衍的意思,那我还能咋地。

咱有意见咱也不敢说啊。

吴郝森确实是修炼功法过度,导致身体承受不住才爆体而亡,其中确实有一部分功法的原因,但主要的原因还在他自己。

如果真的要追究幕后推手,刺激吴郝森用这个功法快速提升实力的那人,才是幕后黑手。

这件事其实很简单,很容易就能想明白其中的前因后果。

听吴郝森周围的人说,他这两天一直都在死命修炼,想参加三校争霸赛。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绾青丝之邪魅王爷倾城妃绾青丝之邪魅王爷倾城妃某人蜀黎|古言他,邪魅腹黑的无良王爷,她绝美倾城的相府小姐,他视她如命,宠她入骨,“本王会子替你绾一辈子青丝”,他柔情似水,她本不与世争,奈何狠辣嫡母,桀骜姐妹处处相逼,看她斗嫡母,整姐妹,步步为营!
  • 木叶萧萧木叶萧萧苏浅夏01|古言一朝穿越,她成为爹不疼娘不爱的相府三小姐。什么?!一个区区丫鬟也敢在她面前撒野?且来《木叶萧萧》,看她如何逆袭。
  • 长离歌长离歌九叶菖蒲|古言五岁那年,文绡有视自己为珍宝的父母,娇纵自己的兄长还有亲如姐妹的丫鬟,一场大火将一切烧成了尘封的回忆.十年后她,开朗机灵,无拘无束,好似林间精灵。她说:”人活着就那么短短数十载,生死一瞬,转眼黄土,谁还记得你的存在?所以还是要快快乐乐地活着。“她以为她够自由,够洒脱,当一切昭然是,她才可笑地发现自己是最没有资格说这话的人。她,性情孤傲,出尘美丽,宛若空谷幽兰。然而被仇恨蒙蔽的双眼看不见任何温暖,除了好姐妹和那个挺拔的背影。可是,命运的拨弄,她只能痴望着那个背影,喃喃叫道:“哥哥.”交错的命运,无情的阴谋,她们还能去往哪里?他,腹黑睿智,苦苦伪装,运筹帷幄,誓要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最后,得到了,失去了,与他都无意义了,因为那个人已经不在他身边了。他,身份尊贵,工于心计,一步行错,满盘皆输,无情冷血的他最后躺在地上,看着清辉满月下那个染血的蟠龙佩,轻轻地笑了。金戈铁马,江山美人。彼岸花开,相思成毒。一生承诺,转眼陌路。一曲离歌,唤醒的,不只是尘封的回忆,还有那星罗交织的棋局。青丝万重,故人已无踪。错的,究竟是莫测的人心,还是我们相遇的时间?
  • 鬼王的倾城王妃鬼王的倾城王妃冰雪蔷薇|古言一个21世纪的死神毒医,因一场背叛来到一个空架的王朝和一个王爷的恩爱情仇!
  • 钦绝钦绝来而往也|古言若有重来,蒋钦舟绝对不做那最懒的一个。不对!怎可甩锅于此?嗯,当是懒也倒罢,偏她还好奇地回望一眼。至此,投身在滚滚红尘里,翻覆于湍湍激流中…
  • 迷糊王妃:相公要抱抱迷糊王妃:相公要抱抱沐笙四月|古言被人推下悬崖醒来发现自己竟身处异世,没人知道她是谁来自哪里。恰好那位有点冷的王爷受了点“小伤”被安雨落救回。“我身无分文,只好以身相许了”,‘什么,你穿得这么华贵的衣服还身无分文,虽然有点小帅,但我不能被你的美色诱惑!’几月后,“相公,要抱抱!”
  • 王妃她美颜盛世王妃她美颜盛世冬夜的雨|古言她是赫赫有名的美妆品牌总监,一朝穿越,成了被扫地出门的乡下丑女,前有恶毒继母恨她入骨,后有无知村民指指点点。 且看她系统在手,创品牌,做美妆,设备落后灵泉来凑,昔日弃她伤她坑她之人都悔不当初,妆品现世引领一代潮流! 小日子越过越红火,唯一让她发愁的就是无意间救下的某王爷,说好了只是合作呢?这是吃定她了吗?!!
  • 鬼王的医妃鬼王的医妃黎明醒梦|古言她,本是21世纪的天才神医兼杀手,但是因为彭到了自己的闺蜜和未婚夫上床了,而之后一不小心被车撞死了。醒来之后却莫名其妙的被人扇了一巴掌,发现自己竟穿越到了一个未知大陆,而她现在的身份是将军府的二小姐,爹不疼,娘不爱,兄弟姐妹欺负她,甚至连下人也辱骂她,这一切竟然是因为她是天生不能修炼魔法的废材(??ˇ?ˇ??)“好,很好,我会让你们知道什么是天才”。他,是人人口中的废物王爷,生性残暴,不进人情,有严重的洁癖,对女人更是冷酷无情。可谁也没有想到他才是隐藏的最深的。当两个“废材”相遇时…会发生什么呢????
  • 穿越之贫民王妃穿越之贫民王妃小妖跃跃|古言新婚就遭遇丈夫离家出走,一生被众人讥讽,不料穿越至富家女身上! 好哇,这一世她要潇洒过! 而前世丈夫竟然是那富家女同父异母妹妹的姘头! 好哇,这一世,谁负她,她定让对方付出代价! —— 潇洒?不!她穿越还背负着破除家族诅咒的沉重使命!!
  • 美人蛊:母仪天下美人蛊:母仪天下司晨|古言当代大学生风弋清一朝穿越成乱世王妃,披挂上阵,征战沙场,魅蛊成妖,母仪天下。君王多情,哀曲成叹,七年离分,尝尽世间情爱相思苦。身世结局打开,“妖女”风弋清最终能否与楚离相守天下?【情节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