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章 楔子:荣幸

身为男尊大陆的男儿能做到这一步,的确算是可以的了。

若绯月烟只是绯月烟,或许会在他的磨啜之下回心转意。

可是她却不只是绯月烟,二十年前的金蝉脱壳却没想到在她的一剑之下复苏了之前的记忆。

如果可以,她宁愿不再醒来。

眼眸一睁一闭的功夫,绯月烟已然想了许多。

恢复记忆后,如今所想的不是报仇。

而是师兄的安危。

如今师兄是否还健在,当年她一意孤行,执意拖他下水,以断干无心的性子,定然是不会放过师兄。

这样想着,绯月烟便离开了床榻,她必须要离开,师兄不能没有她。

而后闷头之下只是将自己给撞个满怀。

瞬间明黄半透明的结界隔绝了整个寝室,想软禁她,那也要看她答不答应。

凝起灵力,却骤然发现明明无上境的修为却发挥不了三分。

!!!

怎么回事?

不过就算如此压制她也要一试,虽然有预感破不了此种结界,可当真破不了的时候心上不是一般的塞。

想她无上境大能,能与她为敌手的,一只手也能数过来。

而如今……

“不用白费力气了。”

绯月烟的面前忽然到来一位女子,别的不知道,眼眸特别尖锐,眼神特别锋利。

绯月烟:???

“神主研究多年的结界,只为困住妖族大能,就凭你之前有如何翻天的手段,到了这里,就算是龙,也得盘起来!”

这位姑娘,你说错了,我不是龙,是凤!

白衣姑娘忽然低头,低眉顺眼起来,绯月烟的确与她阿姊极为相似。

几乎一模一样。

就差点,她就错认了,就差点,她就露馅了!

还好她机智反应够快。

“小九,你此做甚?”

断干无心端着一大盘吃食,冷眼望着低头的的女人。

说是一大盘,那的确是一大盘。

“小九只是路过。”言语间话不喘,语不断。

她其实是确认一些事情。

如今确认完了,便不打扰老大了。

“那老大,小九告退?”

断干无心亲自为绯月烟步菜,从来他只对她的阿姊如此,而如今这样做着,竟然觉得习以为常丝毫不反感。

定是绯月烟与她阿姊相貌、性格都极为相似的缘故。

“没什么。”

只是些小事,无需什么都向他禀告,他又不是她的谁?

是啊,他又不是她的谁。

在她还是绯月微寂的时候,他或许是算得上她的凡间时候的记名师兄。

兼过命的夫侍。

只是如今她已是绯月烟,已他再无关系。

虽说如此,绯月烟却不会因此折磨自个的肚子,他的好心,她心领便是。

在断干无心转身离去前,绯月烟淡淡开口,“你这是打算把我囚禁到什么时候?”

“直到你愿意嫁给我为止。”

“可是我记得,你是我阿姊的夫侍。”

断干无心面色一顿,“所以,才是你嫁给我,而不是我嫁给你。”

嫁给一个男子,就她而来说算得上是侮辱。

她知道他离开了。

虽然她自从记忆恢复之后便知晓她与他再无可能。

毕竟他还在爱着绯月微寂的同时还爱上了绯月烟。

就像当初她爱上断干无心的同时还爱上了师兄许世魅影。

可是她是女子,她与他不一样。

断干无心爱上了绯月烟便代表他对她的不忠,即使她们是同一个人。

可是她就是感觉自个被他出轨了。

无力摊在地上,她倒不是在意他的侮辱。

其实这些她并不在意,她在意的,是断干无心将绯月烟与绯月微寂分得如此干净。

渣得如此明白。

九长老再次归来,眸光望着绯月烟的模样,想来这个时候她是极不好受的。

就让她再来试探一番。

不再停留,抬步上前。

平静的水面之下,包围是一株极大的桃花树,桃花树的下面,断干无心自顾自倒酒独饮。

心不止乱了一次。

他想娶绯月烟,可每每一闭眼,入脑海的便是心上的谴责。

是他负了绯月微寂。

当初的确是他杀了她。

虽然……

虽然这并非是他的本意。

摇摇欲坠几乎快要睡着的时候,垂下的眉间多了一抹身影。

小九果然是与绯月微寂有几分相似,也难怪在凡间的时候许世魅影将小九错当了绯月微寂。

他并没有错认。

即使小九与她再相似,也无法代替她,成为他心上的噩梦。

绯月微寂早早就成了他心上的噩梦,每每一闭上眼眸,便是那一抹场景。

他的剑没入她的心上,灰飞烟灭。

本来不是这样的!

在凡间的时候,当着他断干无心的面,绯月微寂迎娶了许世魅影。那种感受,现在想想都是泪。

绯月微寂也知道有愧于自己,所以离开凡间之后,她给了自己的誓言。

她说,

“我也是喜欢你的。”

她说,

“我会娶你的。”

她说,

“只是我不太喜欢长辈。”

所以熬到父亲大人归墟她便娶他,他信了。

在以往她说什么他便都会信。

可是,他错了。错得离谱至极。

直到她潜入魔殇宫开始,就是一个错误。

直到再次与许世魅影大婚,仍记得,便是她们大婚那日,他就是抱着这课桃花树发呆。

果然是女人。

女人的嘴,骗人的鬼。

其实绯月微寂也未算是食言,毕竟她还算未忘了他。

以有夫之妇的身份来这片海上与他完婚。

其实,是他不该奢望才是。

毕竟奢望越大,绝望才越大。

绯月微寂给了父亲大人一酒,她亲自炼制的,可谓是一片心意。

的确是绯月微寂的心意。

“你知道我这妖帝之位是如何得来的吗?”

“弑母杀父得来的。”

断干无心当场就是脸色一白,望向了父亲大人,果然看到父亲大人惨白的倒下。

落入他的怀中。

分明是中毒的症状。

“我说过,不太喜欢长辈,你不用白费力气了,这是本座以心头血为药引,炼制的剧毒,解药唯有以本座的骨血以特殊手法才能练成。”

“你应该为你爹感到荣幸,能享受与本座娘爹一模一样的死法。”

荣幸?或许吧。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太白道仙太白道仙公子遥|仙侠他是一个公司员工,在一次火灾中穿越到了修仙世界!在一次试炼中,获得了传说中的宝贝,从此获得了无上法力!从此他便玩转修仙世界,降妖除魔。别人都称他为太白道仙,因为他出自太白逍遥自在!不管别人怎么强,敢惹我,那我就废了你,我就是太白第一仙
  • 溶溶月下灵有溪溶溶月下灵有溪妮叔|仙侠一万年前神魔大战,胜负难分,是以人界,冥界,生灵界,妖界,神界讨伐魔界之局面正式形成。 生灵界一株极不起眼的灵花在生死日月潭边孕育而生,吸收天地之精华,品日月之璀璨余光,与灵藤大伯日日做伴,与灵草姐妹玩耍嬉笑。 神君与饕餮一战,咬伤右臂,随即下日月潭沐浴,却不料被一株不开花的灵花所吸引。 大病初愈之魔君,差最后一步便修得大成,寻来生灵界君主,议论万年前立下之盟约,万年前以龙血为引种下生灵界最后一株七彩灵芝,以保生灵界万物生生不息,万年后灵芝若能修得人形便与魔君双修,助其一臂之力。 却不料… 灵芝,竟不翼而飞…
  • 问天修符问天修符闪烁路少爷|仙侠我可能是七万年前天下第一人的后裔,但是这和我并没有什么毛关系,因为我那个没良心的祖先竟然什么都没自己家留下,自己独自出去闯荡,然后成了天下第一人,又独自成仙,成仙后又留下一段几万年的希望话语,但是这并没有什么卵用,因为几万年来根本就没有实现过,我能怎么办,只能成仙去问问这个祖先到底什么意思,最起码留点家底给后人吧!你是不是成仙太早走的有点急了,最少也要回家吃顿饭,留点余粮在走吧。
  • 凤丘凤丘天道渺渺兮|仙侠一只蚂蚁想获得自由,一只狐狸在追求爱情,一名将军想守住自己的家园,一个流氓他说想做个好人......一串链子,串出了一个故事。
  • 神鬼传神鬼传天河御鬼|仙侠【起点第五编辑组签约作品】当蝙蝠遇上鸟人……———QQ群———-书社4035765(将满)40223792以及41329706
  • 这一生,为你,足矣这一生,为你,足矣柳徐涛|仙侠这一生,为你,已足矣,若下一世,我一定再也不会活的这么拘束了,我要随心所欲的活着。
  • 我本大圣我本大圣灵山王|仙侠道是超脱者,是天、法、无的自然体。 佛是觉悟者,是净、思、善的综合体。 佛道本无相,是人给他们下了定义,就如同很多人会给他人,给自己下定义。 所以才会有神、仙、佛、魔、鬼、妖、兽,其实归根到底,都是生灵,又都是人……
  • 修真女主翻身记修真女主翻身记月半屏子|仙侠王小满作为21世纪一个普通女屌丝,做梦也想不到会穿越到一个未知世界未知年代的未知农村,以为穿来当小农女体验生活的,头顶上踩着木剑飞来飞去的是什么鬼,以为自己是仙侠世界注定的女主,传说中的空间神兽又在哪?话说,我怎么会认识这么两个货,一个气运超天,一个一脸总裁范,难道这两货才是女主大人,那么,穿越大神,姐姐我穿来是干嘛的?绿叶还是炮灰?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且看我们仨此番唱得是啥大戏
  • 我要你这种系统有何用我要你这种系统有何用玉阶无尘|仙侠穿越到修仙界,成为一个又老又丑的修仙者,怎么破? 幸好有一个原主留下来的系统,不过,使用强化技能为什么需要消耗修为! 那我要你这种系统有何用? …… 在红尘大世界里,修仙浪潮之中,你是擎天的柱子,架海的桥梁。
  • 雷神回天记雷神回天记南宫踏雪|仙侠传说神婴的出现将代表着天下六块大陆的通一,众说纷纭。楚天娇不信这个邪了,偏要会会这个神婴,却不想被通吃干净。“待我统一天下后,就纳尼为后,管理整个后宫。”“还敢有后宫?”“不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