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88章 已经注中未来的挣扎

随着藤条上身影最后一点生机的消散,树人们停下了汲取的动作,舒展着身躯,碧绿如玉石般的叶片迎风飘荡,被一层荧光笼罩。

它们吃饱了,前所未有的满足,难以置信,它们能在一个体积如此之小的小蚂蚁身上得到这种感觉。

当然,它们并不知道的是,比起饱腹,它们因管子宁而产生的恐惧才是真正的无价之宝,毕竟这是智慧体,才能拥有的情绪。

会感到恐惧的它们,在这一刻已经不是以前的它们了,它们成为了生灵,尽管现在还很愚昧。

也许,以后在漫长的时间中,它们能获得开化,发展出一个不劣于蓝星的文明。

可惜,它们已经没有时间了。

风在这一刻停止了,已经完全静止不变的天空画面出现了扭曲,越变越大,仿佛有什么超质量的物体出现在空中,它拉扯着空间,连光也赶不上这速度。

一个完全漆黑的圆球,凭空出现悬浮在空中,除了空间还在扭曲外,看不出黑球有什么危害,它平静到诡异。

B级秘境是不会成长的世界,表面上看似正常,但深处看,光速上限、强核力弱核力等各种世界微观部分便会与现实出现区别,因而,这里的空间显得相当脆弱。

在蓝星世界完全做不到扭曲空间的领域,在寄生树界中呈现出来的,是堪比黑洞般恐怖的天体,仅存在,便严重影响着世界的存在。

管狐小心翼翼控制着力量,心神过度消耗他的头开始晕眩起来,但他没法将领域收起,否则会瞬间被挤压出去,更何况不控制好的话,会伤到处在这里的管子宁。

“子宁……”

小心翼翼的呼喊,若管子宁听到,绝对没法相信,自己的父亲会以这种窝囊般的语气说话。

没有回应,也是,空间的扭曲影响到的不仅是视觉,还有声音的传播。

引力差、空气流体单位速度、声音声波高低频区分……

随着时间,管狐感知出一些基础的世界差数据,他开始控制领域对寄生树界加以适应。

漆黑的圆球逐渐还原原本金色的外貌,画面变得清晰起来。

可当管狐看清楚场上的情况时,他宁愿自己瞎了。

两棵狰狞的寄生树人正一动不动立在两侧,它们的树藤相互连接着一块干枯枝干般的物体。

血脉相连的触动不断提醒着管狐,这是管子宁。

原本俊俏白皙的面容已然变得褐黄,因痛苦而扭曲如同厉鬼,作为生命源泉的血液已经干枯,人得以自称万物之灵的大脑萎缩得如同核桃般大小。

怎么逝的?逝之前又经历了怎样的痛苦?

管狐根本不敢去想,直至现在他都有种不真实感,意识恍惚。

“管狐,我走后你一定要照顾好孩子们,子默很快就达到参加C级考核的标准了,你记得告诉她,别头铁,这次失败了还有下次,子宁……”一向大大咧咧的夏漓难得一幅柔情的模样,唠唠叨叨的说个没完。

“孩子不是我一个人的。”

所以,也不应该让我一个人照顾,留下来好吗?

“我知道,可是,我有自己的使命,你知道我的性格的。”

我,我当然知道,我就是因为这一点才无可救药的爱上你,可是,可是……

最终,在夏漓柔情坚定的眼神中,管狐一如既往的认输了。

“我答应你。”

一切的一切,在脑中短短的一瞬间的回忆闪过后,变得无比的真实,情绪瞬间失控,管狐梗咽着。

我……我答应过的,我明明答应过的,我答应过要照顾好孩子们,我答应要让他们有个幸福的童年,我答应过不插手他们的将来,我答应过当他们迷茫的时候我会陪在他们身边,我答应过……即使你不在了,我也……可是……可是……

“你们,该死。”

森然的语气带着无比的寒意,淡金色的领域瞬间又化为漆黑,这一次不再以适应,完全与对应为主,以破坏为主。

子宁的尸身已经带不回去了,他强行进入寄生树界的行为,使得寄生树界与蓝星世界的空间道路充满了裂痕,那恐怖的风暴中,他带着管子宁一同回返,恐怖路上,便只能眼睁睁看着子宁的尸身被空间裂缝化成粉末。

“即然没法把他带回家,那就将你们的世界作为他的坟墓,而你们,则作为殉葬品一起消失吧。”

黑域收缩,化为一柄黑刃,管狐一把握住,愤然往下斩去。

黑刃斩于半空突然停歇静止,随后炸裂碎开,一圈波纹自停歇点猛然扩开,一眨眼便扩大成了巨大的空间海啸,正铺天盖地的往外席卷。

那波纹,是扭曲的空间,其中,夹含着无数细小的空间裂缝,它会粉碎海啸经过的每一寸空间。

疯狂的景象蕴意毁灭一切,当致逝的危机出现时,整个寄生树界都沸腾起来了,一眼望去没有边际的碧绿全都乱舞起来。

所有的植物,无一例外。

它们全都是。

寄生树人。

“咻咻咻。”

整个寄生树界充满了杂乱的破空声,成千上百的藤鞭从每一棵树人身上,不约而同的挥甩向迎面涌来的海啸。

没有智慧可言的树人,在面临有形的危险时,应对手法便只有攻击。

能量稀缺,所以全员沉睡,只剩少部分个体在外行动吗?

哈,很好,相当好。

高空中,管狐居高临下看着这一幕,神经质般笑了起来,冷意与怒气并存,显然,丧子之痛让他的行为有了些异常。

以大地为画布,以管狐为中心,周边千米范围,景色依旧,如同时间静止般,所有的事物都被按下了时间暂停的按钮。

两棵树人成千上百的藤条横立当空,以管子宁为连接点,依稀可见,树身上岁月的纹理,树根下荧荧的土粒。

千米外直至空间海啸形成的那一圈白纹内,以树人的视角看,则完全可称是尸碎遍野,化粉的树人身躯与尘土混合,正被“海啸”余波的狂风搅拌着,是黄绿交加的马赛克。

白纹处,树人们前后不一挥甩过来的藤鞭,在高空处看没有了那些近在咫尺的空隙,它们连接成了一个整体,一圈碧绿的圆环,那是一面高几十米的宏伟城墙,正飞速得往内缩,气不可挡的,似乎想抵档住那一圈灭世的“白浪”,甚至更进一步压回去。

“可惜,没用那。”

“白浪”相比藤墙,看似脆弱不堪一击,但实际上却恰恰相反。

如果将空间分为表里两面层,能直接作用于空间上的“白浪”必然是里层的,其攻击力足以轻易斩钢断铁,以表层以完全的支配。

就好比地震,它的震点一般处于地下数万米下,一震便可以轻松的裂开地面,而地面哪怕你挖上一条长100万米的巨缝,对地下完全没有任何影响。

表与里,里的等级优先,可以轻易对表造成巨大的影响,而反之,则几乎没有影响。

白绿的接触,白没有任何减速或是被阻碍的迹象,绿则猛的扩散,数十公里长、几十米高、厚不知多少的藤墙刹那间化为曼天的细粉,那怕在那其后咆哮的狂风面前,也足足支撑了两分钟,才慢慢化为前面马赛克的一部分。

哗啦哗啦。

咯吱咯吱。

不少离的近的树人,更是被空间裂缝形成的空间扭曲直接卷了过来,刺耳的木头化粉声,以一声声震耳欲聋的沉闷响声消失在“白浪”中。

大自然是神奇的,当种群面临生死存亡时,当明白个体的力量在危机面前义毫无意义时,生命体总会做出连它自身都不曾想过的举动。

高空中俯视,绿点们开始聚集,前赴后继的,树人们形成树海,又形成树山,如行军蚁蚁球,为种群存活作着最后的贡献。

人类从史前茹毛饮血的日子成长到如今的全球霸主,其间毁灭了多少的种族,它们是否疯狂过,浩瀚岁月中,又有过多少大自然奇迹发生。

只不过,它们最终还是灭亡了,败给了人类,正如管狐与寄生树人,人类不曾在意过那相比渺小的奇迹,管狐也不在意树人那最后的挣扎。

白纹从树海中扫过,所过之处,尽数化粉,树海成了粉海,树山成了粉山。

树人们最后的挣扎是否有意义,在那高耸的粉山里面是否有希望延续下来,管狐不清楚。

自树山一侧扫过的白纹已然消失不见,足以证明树人们的举动有着一定的作用,不可否认,那高高的粉山之中也许真的有这么一两棵树人还完好无损。

但恰如之前所说的管狐不清楚,为什么不清楚,因为不需要。

白纹很快到了尽头,这一方有大小有尽头的世界边缘,远方的景色,突然出现一种前后位移的错位感,这是空间裂缝攻击到世界边缘的时空屏障形成的波纹,它作用于里,表现于表,产生的景象便是如此。

管狐低下头,最后又看了一眼管子宁,漆黑的领域重现,包裹着他往空间里处挤去,要离开了。

整个世界因为他的一击,面目全非,那么底下看似完好无损、宛如时空静止的一方作为中心,又岂会向它表面的那般。

之所以静止,是因为只能静止,粒子无法再运动,他那恐怖的力量,直接作用于原子层次,斩断了这一方土地里所有微观粒子的连接,束缚住它们的核力消失了。

核力是什么,是束博住粒子,作为于微观世界的一种力量,是世界得以稳固存在的基础力。

一种旧物质是否能分化,一种新物质能否合成,都必须处于核力规则允许下。

它允许了,你才能合成,才能分化,才能吸收和放出能量。

人类社会目前的核裂变核聚变便是基于这一基础上的放出能量。

但不管是裂变还是聚变,放出的能量、形成的质量亏损对物质总量的损失,都只占据其中微不足道的一点。

于是科学家们假想了这么一种物质。

反物质,它可以绕过核力的束博,直接释放所有的物质,放出所有的能量。

一张椅子大小的质量亏损,所放出的能量便可以轻易毁掉整个地球。

这种完美的能量利用率是人们梦寐以求的,但可惜,以目前的科技水平,很长一段时间都只能凭空想象。

现在,这种想象因管狐的手而诞生了,他斩断了粒子间的核力,以某种不讲道理的力量制作出了一个方圆千米的反物质炸弹,完全将世界的规则踩在了脚底板上。

白纹撞击世界屏障,引起空间震荡,这种震荡会沿途经过白纹度过的路径,然后重新汇聚到中心,将这个处于相对稳定的反物质炸弹引燃,摧毁所有的一切,包括那粉山中不知是否存活的残余树人。

从攻击落下那一刻,一切就已经注定,世界会成为坟墓,树人们的挣扎注定徒劳无功。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被逆推的日子被逆推的日子戏子当歌|都市一代地下世界的皇者霸王隐居都市,开始了一段新的校园生活,且看他如何风流潇洒。一代情圣楚墨自称没有攻不下的女人,然而事实却是一枚处男,来看他如何游戏花丛。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霸主
  • 我有无数维修点我有无数维修点元素巨龙|都市我有无数维修点,可修万物! 电器、法器、人体、灵宝、功法、灵泉、灵脉……啥都能修!
  • 都市霸王都市霸王三界不留|都市平凡的大二学生张立达,性格猥琐却又懦弱,突然得到了上古鸿蒙大仙陆压的传承和记忆,记忆中有各种极品功法,炼丹配方.本来猥琐懦弱的性格融合了陆压的孤僻、霸道意识,混迹于都市中,奇遇不断。演绎了一场上古功法、都市异能以及现代热武器的对撞。
  • 红颜情梦红颜情梦吕家|都市一个从农村走出来的穷小子,心比天高,在起落浮沉中,体味人生百态,彰显不凡人生......一位曾视爱情如生命的青年才俊,在多个爱与被爱之间,究竟何去何从......这是一个穷小子与命运抗争的奋斗史,这是一段反映人性真实美好的生命礼赞,这是一本生命情感的动人写真集,这是一种敬畏生命奋斗不息的正能量人生价值观!
  • 拳道争锋拳道争锋南柯一鹿|都市拳经有云:足击七分手打三,五营四梢要合全,气连心意随时动,硬打硬进无遮拦。且看屌丝学生,机缘巧合碰到绝世高手,以武入道,走出不一般的人生。
  • 重生之痞子特种兵重生之痞子特种兵风色随心|都市他是可怜的短命鬼,却因为一个神奇的小环获得了新生!他是顶尖的特种兵,却因为失手打死了战友被逐出部队!他是平凡的乡下人,却因为离奇的身世引发天大的秘密!他是苦逼的小处男,却因为痞子魅力无限推倒无数美女!他是天生的孤僻狂,却因为重感情讲义气迎来四海兄弟!他是规矩的老百姓,却因为老天处处与他作对被迫雄起!
  • 大国芯大国芯我是小卒|都市孙毅仰天长叹,唏嘘不已。我已不是大哥好多年,奈何你们硬要来逼我! 对手面面相觑,相视苦笑。 不是你太牛逼,而是你有黑科技。 这是一个勤奋的小蜜蜂,在两个世界联盟遗留的废墟上挖掘遗产的故事。
  • 医品宗师医品宗师步行天下|都市他是武林中最年轻的武学宗师,拥有神秘的绝对手感,可他现在却是一名普通的中医大学的大一新生,本想低调的学学医,看看病,恋恋爱,可在一次中秋晚会被迫表演中震惊了全场,注定闪耀的美好大学生活从此开始了……
  • 渔村崛起渔村崛起四月姬|都市生于斯,长于斯,要么看着它在自己面前渐渐消亡,要么通过自己的双手给与它应有的荣光。这是一个青年让一个逐渐走向消亡的小渔村再次崛起的故事。
  • 三界出乱世三界出乱世拳打镇关西|都市苏笑天本就是个纨绔子弟,只想花天酒地,可谁曾想,做了个梦,他从此变成坏人闻风丧胆的苏疯子,变成了国之利器,他是学生们眼中的全能老师,也是爱人眼中的完美老公,其实,在他看来不过是装了个逼!